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

婁師德被人請了出來,事實上,此時的他,已是疲憊到了極點,可精神卻還算不錯。

只是此時,面上滿是風霜,嘴脣也乾涸的厲害,佈滿了血絲的眼睛,在喝了一盞茶之後,稍稍又銳利了一些。

可聽聞太子和陳正泰到了,他不帶半點耽誤,便疾步而行。

等見着了陳正泰,這來時,本是有許多話要說,卻在這剎那之間,突然如鯁在喉一般,心口好似是堵住了似的,一時之間,竟是無言。

他只能垂下頭,而後雙手抱起,長長的作揖,眼角流下了淚痕,努力想要張口,可第一個音節還未發出,人卻已哽咽了。

於是抽泣了幾下,努力的忍住要奪眶而出的淚水,終是拜下來,佝僂着身子,終於開口說話:“門下婁師德,無一日不想念恩公……”

李承乾起初還以爲這傢伙給自己行禮呢,正要滿臉堆笑的上前去,想着親切的攙起他,道一聲婁校尉不必多禮。

哪曉得居然自作多情了,尷尬了一下,便立馬將臉別開去。

陳正泰心裡一時感慨,萬萬想不到,婁師德這般的有良心,倒是虧得自己平日待他不錯,於是上前去,將婁師德攙起,微微笑道:“今我奉陛下之命ꓹ 特來請你入宮,哎呀ꓹ 都是自家人,何須行此大禮?你這一路,辛苦了吧ꓹ 海中行船,本就不易啊ꓹ 起來,趕緊起來。”

婁師德心裡則在想:恩公開口便是海中行船不易ꓹ 這般的體恤ꓹ 可見他是將我放在心上的。

當初本是萍水相逢,婁師德攀上陳正泰,其實是頗有功利性因素的,現如今,心裡卻只有真心的感激涕零了。

他只是點頭:“是,是,陛下有旨ꓹ 那麼不能教恩公誤了時辰,免得陛下怪責ꓹ 恩公ꓹ 你先請吧ꓹ 門下這便隨你去。”

李承乾在旁乾笑道:“是啊ꓹ 是啊,趕緊走吧ꓹ 不然讓父皇等急了ꓹ 又不知要撒什麼氣了ꓹ 他近來脾氣不好。”

婁師德這才意識到太子也在,便連忙恭恭敬敬的給太子也行了禮。

陳正泰讓人給婁師德備了一輛馬車ꓹ 曉得他這沿途來辛苦,卻又見婁師德的隨員中,有幾個百濟人,一問之下,方纔知道,有一個乃是百濟王!

此人一路被捆綁而來,已是累的虛脫。另外兩個,乃是一對父子,見了陳正泰,忙是行禮。

陳正泰沒怎麼理他們,讓人將這些百濟人都塞上了馬車,一路入宮。

這扶余威剛坐在車裡,左右看了一眼,便不禁潸然淚下的道:“兒啊,你看這大唐的車馬,真是舒服啊,我乞降時,其實心裡還是不安,可現在坐在這車馬裡,便曉得爲父做對了。”

扶余文懵懂的道:“父將,何以見得?”

扶余威剛道:“你懂個什麼,你沒注意到嗎,這車子是四個輪子的,耗費一定驚人,我方纔見路上有許多這樣的車馬,這說明什麼?首先,說明這唐人的糧食足夠,有足夠豐富的糧產,方纔養活這許多的匠人,再看這沿途許多馬車的用料,都很下工本,這說明他們不只糧食豐富,而且物華天寶,有的是生鐵和漆木。再有,這馬車絲絲合縫,這說明他們的技藝精湛。只憑這三點,便可證明大唐的國力之強,遠在百濟之上了。”

“說起那高句麗,爲父當初也是曾出使過的,名爲大國,有城一百三十七,號稱沃野千里,可現在看來,和這大唐比起來,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。我們一直蜷縮在百濟,太不知天高地厚了,這世上,歷來是強者爲尊,你我雖爲百濟宗室,可又能如何呢?想在這個世上生存下去,讓我們的後代延續,只需記得一句話。”

扶余文一臉不解地看着扶余威剛道:“還請父將賜教。”

扶余威剛意味深長的看了扶余文一眼,很篤定地道:“誰強,我們就投靠誰。”

扶余文一時又是無言。

扶余威剛又道:“還有那陳駙馬,竟與大唐太子在一起,而婁將軍卻又自稱自己是陳駙馬的門下,可見婁將軍在大唐的背景深厚,你我父子將來的富貴,可就寄託在婁將軍和陳駙馬的身上了。”

扶余文不由皺眉道:“可我見陳駙馬對我們不理不睬。”

扶余威剛一拍大腿,道:“這才顯得這陳駙馬是真正的貴人啊,似你我這等外族之人,又是亡國之臣,雖是此次降了婁將軍,立了些許的功勞,可陳駙馬若是見了你我,竟還以禮相待,那麼就說明,陳駙馬不算什麼顯貴,可他鼻孔朝天,愛理不理,這纔是真正貴人的樣子啊!哎,你還太年輕,不曉得眼觀四路,耳聽八方!你得知道,要做有用的人,除了要學好文武藝之外,卻還需人情練達,心思縝密,切切不可用自己的心思去揣摩別人。”

扶余文又是悵然:“可是……我們終究是百濟人。那陳駙馬越是顯貴,自然更不會理睬我們了。”

扶余威剛便眯着眼道:“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,天底下,哪裡有不勞而獲的事呢?待會兒,我們極有可能以亡國之臣的身份去見大唐皇帝,到了那時,你看爲父怎麼說,咱們得在大唐皇帝面前,好生彰顯一下婁將軍的赫赫武功纔好。而陳駙馬與婁將軍乃是同黨,若是應對的好,定能對我們刮目相看。除此之外……我們是百濟人,這也未嘗沒有好處,你想想看,百濟歷來爲高句麗的藩屬,而我曾出使過高句麗,對高句麗的情形甚爲熟稔,大唐一直視高句麗爲心腹之患,如此,爲父豈不是有用了嗎?人在世上,無論你是什麼人,就算你是一塊地上尋常的石頭,是一個破瓦,也必有它的用處,可就看這石頭和破瓦,能否抓住機會,用在能用它的人手裡了,如若不然,你便是奇珍,也有蒙塵的一天。”

說罷,扶余威剛輕輕的靠在了車廂壁上,眼睛閉上,輕輕道:“好了,爲父要打個盹,養足精神,待會兒,有很重要的事做,你不要吵鬧。”

扶余文便不再吭聲,靜靜的回味父親剛剛所說的話。

過沒多久,車馬便到了宮門前停下。

李承乾與陳正泰還有婁師德先行入宮。

三人疾步而行,進了太極殿。

婁師德邊行大禮,口裡道:“臣婁師德,見過陛下。”

李世民早已等得不耐煩了。

其他文武百官,此時聽聞傳說中的婁師德來了,紛紛打起精神打量。

只是看這婁師德,相貌平平無奇,實在沒什麼風采可言,不禁讓人失望。

李世民隨即露出了喜色,大悅道:“婁卿乃是大功臣哪,朕聽聞了你的事,很是震驚,朕聽說,你只一支偏師,便大獲全勝嗎?”

他這話裡,帶着明顯的喜悅,當然,也帶着幾分和百官們同樣生出來的疑惑。

顯然,這個功勞實在太大,讓人不敢盡信,總覺得好像是帶了一些水分似的。

難道,是因爲百濟水師恰好遇到了海難,讓婁師德佔了便宜?

又或者是……所謂的盡殲百濟水師,頗有浮誇?

婁師德顯得不卑不亢,畢竟是傳閱過汪洋的男人,生死都看慣了,他正色道:“陛下,臣俘來了百濟王,會同他的宗室族親,百濟水師的將軍。”

既然許多人不信,其實婁師德若不是親自經歷,只怕自己也不能相信。

那麼……就讓陛下親眼看看就好了。

李世民頓時振奮精神,還有什麼,比俘獲了敵國酋首到御前更有說服力呢?

他迫不及待地道:“既如此,一併召上殿來。”

李世民一聲令下,隨即便有宦官飛也似的跑到了太極門,讓人押着百濟王與扶余威剛父子來。

百濟王其實早已嚇得面如土色了,一進入大殿,便嚇癱了去,整個瞠目結舌的樣子,又是羞愧,又是悲哀。

李世民則是眯着眼,細細的打量着百濟王,口裡道:“此人……便是百濟的國王?”

“陛下,此人正是百濟的國王,臣有百濟王的金印爲憑。”婁師德道。

李世民眼睛只一瞥,頓時對百濟王沒了絲毫的興趣。

這看着……不過是個被酒色掏空的中年人而已,何況又受了顛簸和驚嚇,怎麼看着都像一隻被閹割的公雞一般。

“臣下扶余威剛,拜家大唐天子。”倒是那扶余威剛,很是恭敬地上了前來。

李世民的目光,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扶余威剛的身上。

扶余威剛隨即道:“罪臣乃是百濟國‘奈率’,這奈率,實則爲中原的左將軍一職,雖不敢說位極人臣,只是倒是在軍中,頗有幾分威望,因而罪臣統領的,乃是百濟水師。”

李世民頷首,打量着扶余威剛,卻見這扶余威剛,只是一副忠厚的樣子,他便道:“卿有何言?”

“罪臣實是萬死,王上事高句麗人,而與大唐對抗,罪臣也對大唐多有無禮。直到那一日,婁江軍帶着天兵,突從天降一般,到了罪臣面前,罪臣方知大唐天威,實非凡人可抵擋。”

“嗯?”站在一旁的房玄齡不禁道:“這樣說來,當初百濟水師,確實遭遇了我大唐的水師?”

“這是當然。”扶余威剛慨然道:“那一日,臣下的快艦發現了一支大唐的船隊,於是連忙回港密報,而罪臣忙是點齊水師軍馬,傾巢而出,正想爲王上立下功勞。等發現婁將軍的水師,不過艦船十數艘的時候,當時尚且還洋洋自得,自以爲必勝,於是命人攻擊,哪裡知道,這大唐的艦船,竟是如有神助一般。”

李世民和百官們此時都聚精會神地聽着。

此戰的結果,實在讓人覺得匪夷所思,現在有百濟的當事人來敘述經過,所以他們格外的用心去聽。

偏偏這扶余威剛,漢話起初並不熟稔,不過這一路來,拼命和婁師德以及其他的漢人水手交流,漸漸矯正了不少的口音,已能對答如流了。

此時,他繼續道:“這婁將軍,見我們艦隊浩蕩而來,明明有大唐艦船的十倍有餘,依然凜然不懼,率隊攻擊,哪裡想到,我百濟艦船,固然有十倍之衆,竟是對唐船毫無辦法,且這些大唐的將士,個個悍不畏死,罪臣的艦隊,竟是折損了七七八八,罪臣實非是不忠不義之人,只是見這大唐天兵,猶如天神下凡,心裡大恐,只想着,大唐只區區十數艘艦,即可覆滅我水師精銳,我百濟有什麼資格敢捋鬍鬚,竟是愚蠢到與高句麗聯合,與大唐爲敵呢?何況罪臣又見那婁將軍,每臨戰,總是身先士卒,他的座艦,親冒矢石,有萬夫不當之勇,因而心中總算明白,百濟冒犯天威,實是萬死,於是率衆降了。”

他說話的時候,顯得很老實本分的樣子,話裡也透着一股真切。

而且這一戰,他只是描述自己的敵人。

吹噓自己的人很多,吹噓自己敵人的人,總是少有的。

因而,李世民和百官們,倒是覺得這個人誠懇,至少應該沒有浮誇的成分。

這樣說來,大唐當真是以少敵多,竟在海戰之中,獲得了大捷。

扶余威剛又道:“罪臣已是萬死之罪,既降了唐,已做好了萬死的準備,哪裡知道,婁將軍非但沒有責罰,反而對罪臣說:我大唐乃禮儀之邦,而大唐天子乃是千年未有得明主,光照四海,德被蒼生。此番討伐百濟,實乃百濟有不臣之心,今日罪臣幡然悔悟,只需心中時時刻刻都有大唐皇帝,願意將功抵罪,以陛下的恩德,定能寬恕。又對罪臣說:今他率船隊冒死而來,便是要爲陛下分憂,剪滅百濟,以安天下,只殲滅我百濟水師,不算英雄,當深入虎穴,攻陷百濟王城,方纔能報效大唐天子對他的隆恩厚愛。”

李世民聽的暈乎乎的,眼角的餘光瞥了婁師德一眼。

心裡默默的冒出了一個問號……

朕可有施恩給他嗎?

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。

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二十章:急奏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兩百章:馬賽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
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二十章:急奏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兩百章:馬賽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