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

高陽帶着一隊人馬在後壓陣。

起初的時候,那炮雨已讓他心驚。

不過……他對於重騎還是極有信心的。

至少他覺得,這火炮的威力,雖然可製造大量的殺傷,可只要能闖過去,便沒事了。

他看到漫山遍野的重騎朝着那仁川如烏雲一般的壓過去。

心裡還頗有幾分欣慰。

可很快……殘酷的現實,立馬讓他的心態徹底的崩潰了。

槍聲響起,數不盡的人倒下。

而後……重騎開始不穩,短短半個時辰不到的時間,重騎的傷亡便達到了兩成。

一萬多人……倒在了馬下。

其餘的重騎……終於崩潰了。

他們瘋了似的開始竄逃。

高陽不得不下令約束逃亡的重騎,重新組織起來。

這一次……顯然是大敗,可高陽相信,只要重新組織了士兵,自己手裡依然還有八九萬兵馬,足以穩住大局!

而後再想辦法……試探出這唐軍到底是什麼武器,再徐徐圖之便是。

因而,高陽覺得還有機會。

他雖然是痛心不已,可至少本錢沒有輸,那麼就依舊還有勝算。

這種心態,倒不是自大,而是事實。

畢竟在他看來,那些躲在溝裡的唐軍,是沒辦法追擊的,兩條腿再怎樣也沒有四條腿跑的快。

這一點,他心知肚明,就好像當初高句麗的敵人突厥人一般。

那些突厥人當初常年和高句麗人作戰,可突厥人敗了一次,還可以捲土重來,因爲他們即便敗了,也可迅速的依靠騎兵脫離戰場,重新休養,而後打起精神來再戰。

可是高句麗卻是輸不起的,因爲一旦潰敗,擁有騎兵的突厥人便會趁勢掩殺,而後全軍覆沒。

古人們對於騎兵的恐懼,就源於此。

可就在此時……高陽卻見識到了真正意義上的重騎威力了。

只見三千重騎,風馳電掣一般的殺出,那氣勢,就如同踏破大地!

於是那些慢吞吞的高句麗重騎,即便是亡命,竟也迅速地被追上,而後……被反覆衝殺。

所過之處,屍首遍野,血流成河。

而這……顯然更加製造了敗兵們的恐慌情緒。

於是敗兵們在驚慌失措中相互踐踏,猶如沒頭的蒼蠅一般,完全沒了章法。

“將軍……敗了……敗了……”

有人悽聲大吼:“快走啊!”

是啊……再不走就來不及了。

那大唐重騎,如火如風,肆意追殺,一旦他們察覺到了後隊的高陽人等,還跑得掉嗎?

高陽看着眼前血淋淋的場景,已是徹底的心亂了。

這是五萬重騎啊……就這麼的沒了。

這是高句麗集了全國之力,才養起來的精銳!

不只如此……那五萬輔兵……只怕也逃不掉了。

想到這裡,高陽渾身打着冷顫。

他的身側倒還有一隊騎兵,當然,這都是輕騎,這些都是他的心腹,當然不可能都穿戴着沉重的重甲。

再後,則是無數已經開始恐慌的輔兵了,他們壓根連馬都沒有,一旦混亂,勢必成了任人宰割的魚肉。

這裡可是深入了百濟,一旦潰敗,就失去了糧草,還能往哪裡跑?

此時的高陽,已經很清楚,自己已經不可能再組織起敗兵了。

於是他紅着眼睛,咬了咬牙,毫不猶豫的道:“走。”

說罷,立馬帶着身邊的輕騎,匆忙地向北狂奔。

而那被留下來的數萬輔兵,尚未投入戰場,見了此情此景,已徹底的慌了,已有大半人轉身便逃,也有人不知所措。

很快,那些高句麗的重騎,便被殺了個片甲不留。

而後在戰場之上,有人大喊:“下馬者生,上馬者死。”

在生命的跟前,似乎一切都是浮雲,特別親眼看着自己一個個同伴一個個倒下,身在這猶如地域一般的地方,故而只片刻功夫,王琦和許多人便毫不猶豫地紛紛落馬了!

他們驚惶不安的丟下了武器,而此時……那一隊大唐重騎,卻已奔着後隊的數萬輔兵,發起了攻擊。

就在此時,天上下起了雪絮。

雪花飄落,落在這數不清的屍首上,襯托着這生靈塗炭的悲涼!

地上到處都是人的哀嚎,無主的戰馬打着響鼻,佇立於原地。

漫山遍野的步兵,已經開始拔出了腰間的佩刀,而後三五成羣,開始掃蕩戰場。

對落馬之人,繳了武器,喝令其自行捆綁。

若是重傷者,則是毫不猶豫補上一刀,算是給對方一個痛快。

步兵們掃蕩了一遍之後,而後便開始組織起仁川城內的難民們繼續掃蕩戰場。

但凡願去的,需將所有屍首負責掩埋,不過好處便是……所有的戰利品,統統歸屬他們。

一下子的,便徵集了八九千人,這些人浩浩蕩蕩的出現在戰場,忍着惡臭,卻是幹勁十足。

他們活下來了。

最重要的是……掃蕩戰場,本身就是一樁美差,尤其是對於那些窮苦人而言。

這些刀劍,還有甲冑,仁川城裡有專門的人收購,大幾十文錢一斤。

不只如此,這些屍首身上,說不準還藏着銅錢等物,若是遇到一個武官,那麼戰利品就更加的豐厚了。

原本這些事,是天策軍去幹的。

可顯然,天策軍不屑去搶奪這些戰利品,他們的餉銀豐厚,待遇也是極好,將來立了功,有遠大的前程,就算將來退伍,也會有較爲體面的工作。

仁川城已傳出了捷報,一時之間,城中譁然,許多人都不免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。

當日,仁川的土地和宅邸,價格便攀升了數成!

這其實也都可以理解。大唐的軍力足以一日之間擊破高句麗的精銳,這就意味着,這仁川已處於絕對安全的狀態。

在劫後餘生之後的人,是最懂得安全的可貴的,再加上仁川因爲大量難民涌入,各種資本價格本就在攀升,也有不少人想盡辦法在此投資,獲得盈利。

而就在此時……陳正泰卻是馬不停蹄,一面命人收容敗兵,一面命人預備好艦船。

因爲到了次日後,大軍便將登上艦船,沿着陸地一路北上,將直抵靠近高句麗都城的港灣,而後登陸,目標……國內城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朝廷的大軍,在兩個月不到的時間裡,抵達了遼河。

在此期間,徐達早已率軍到達幽州。

至十月,李世民的車駕先至定州。

在這定州的前線,李世民頒佈了許多的詔書,要求各地出征的府兵,若父子從軍者,留兒子在家,兄弟從軍者,留弟弟在家,各地府兵,若有老弱病殘,則可在定州待命。

此時軍中出現了一些疫情,李世民便親**問生病的士兵,把他們託付給州縣治療。

李世民的出現,大大的增加了河北之地軍民百姓徵高句麗的熱情!

於是,有很多人不預徵名,自願以私裝從軍,紛紛請命,口稱:“不求縣官勳賞,惟願效死遼東!”

李世民得到了奏疏之後,卻並不允許。

而後,他一路帶着禁軍疾奔,火速地親至前線。

唐軍的進展很快,因爲高句麗的主力都在國內城一帶,遼東諸郡多爲老弱病殘!因而,李靖輕易的率軍渡過了遼河,於是遼東諸郡的高句麗城池紛紛閉門自守。

不久,張公瑾率軍,向建安城進兵的途中,擊破了三千高句麗士兵,斬首千餘,獲得了第一場大捷。

捷報傳到了李世民的大帳。

李世民大喜,開懷大笑地對張千和隋軍的長孫無忌等人道:“張公瑾勇不可當,朕之虎將也,有此強將精兵,何愁遼東不能平定呢?”

於是,下旨犒賞張公瑾所部,敕張公瑾爲進封鄒國公。

長孫無忌等人的心裡都酸溜溜的。

其實他們心裡很清楚,張公瑾這一次的戰績很水,畢竟率領精銳,直接破了幾千高句麗的郡兵而已,這些郡兵,各部的將軍誰若是遭遇,都能大破。

可張公瑾的運氣也是見了鬼了,就是這麼的好!

這遼東各城的高句麗人都禁閉不敢出來,偏巧就有一羣無頭蒼蠅,還恰好又被張公瑾碰到,這張公瑾直接從郡公升爲了國公,一下子完成了人生的逆襲。

其實大家都知道,這一次張公瑾的功勞雖然很水,卻也知道陛下之所以重賞,其實就是千金買骨!

李世民的意思很明顯,這破了幾千散兵遊勇,朕便如此不吝賞賜,這高句麗號稱有官軍六十萬,還有十數萬精銳,大家還愣着幹什麼,帶着各部趕緊去搶人頭吧。

不得不說,這一手很有效。

不久之後,秦瓊所部,便破了建安城,一下子打開了遼東的門戶。

磨刀霍霍的各部,齊頭並進,以至於李靖的中軍居然有些追趕不上。

而李世民的大營,也是喘氣的功夫,便緊緊追上。

這也沒辦法,前頭的進展太快了,攻勢痕跡,大家都在拼命,一個個憋足了勁。

今天前線是在這裡,明日這前線就向西推了三四十里了。

李世民御駕親征,他的大帳,自然而然也要死死咬着前頭的各部兵馬。

只是如此一來,倒是糧草的供應,一下子的拉長了。

這令李世民意識到……這樣的打法固然進展很順利,卻容易出現戰線過長,被高句麗人反擊的危險。

於是又下旨,令各部稍作休整。

可這個時候,果然傳出了噩耗,李思摩所部攻打白巖城,終於受挫,將士損失了一千多人,而李思摩更是運氣不好,被弩矢射中。

這李思摩大爲恐慌,他心裡很清楚,各部的進展都很順,只有自己攻白巖城,卻遭到了高句麗人的拼命抵抗,這第一場敗仗,便出在他的身上。

李思摩乃是東突厥的貴族,早年便投奔了李唐,被李世民封爲了右衛大將軍。

他本是突厥人,此次作戰又很不順利,自然而然的就覺得李世民必定要懲罰他,於是忙上書請罪,一面又讓人圍了白巖城,在城外養病。

李世民得了奏疏,不免皺眉。

長孫無忌道:“李思摩貪功冒進,此次遭遇了大敗,使我大唐爲人所笑,陛下該罰他的俸祿,降他的爵位,以儆效尤。”

李世民頷首:“這裡距離白巖城有多遠。”

“七十里。”

李世民虎目一張,道:“命精銳的禁衛,輕騎隨朕來。”

長孫無忌大惑不解。

李世民卻已穿戴了甲冑,帶着數百精銳的禁衛,離開了御營,一路朝白巖城狂奔。

長孫無忌覺得這樣太危險了,雖有數百扈從,可這畢竟是戰場,誰知道各部的縫隙之間,是否還有高句麗賊軍,一旦遭遇,附近的各部兵馬,未必能營救及時。

可顯然,李世民是冒險慣了,一路疾奔之後,在當日傍晚,便抵達了白巖城外。

此時天寒地凍,即便李世民的面上,也已凍得發紫,他先命人前去李思摩的大營報信,過不多時,軍中的將校紛紛出營行禮。

這李思摩部,有小半乃是當初投降的突厥人,衆人見了李世民,皆是惶恐不安。

衆人都猜想,此次受挫,想來陛下是來懲罰了。

“李思摩何在?”李世民騎在高頭大馬上居高臨下地道。

一名副將連忙上前道:“陛下,將軍受了傷,不能下地,聽聞陛下來了……”

“帶朕去。”李世民口裡呵着白氣,他覺得自己渾身都要凍僵了。

等進了大營,這營地裡的篝火,總算緩解了他身上的寒意。

到了一處大帳,李世民下馬,帶着衆將掀帳進去。

李思摩此時正躺在榻上,滿心的焦慮不安。

弩箭已經拔出了,不過他的情況並不是很好,他的兒子李建策此時正小心翼翼的在榻前,小心地服侍着。

一見到李世民來了,李建策忙是行禮。

李思摩一看,便掙扎着也想起來。

李世民卻是上前,道:“將軍別來無恙?怎麼會被流矢所傷呢?好啦,你不必行禮,有傷在身,便躺在着和朕說話吧!”

李思摩便慚愧地道:“陛下,臣貪功冒進,實在愧對陛下。”

“不是你的過失。”李世民搖頭,嘆了口氣道:“是朕太心急了,以至各部不得不勠力,你被弩箭所傷,定是你身先士卒,敢爲人先的緣故。爲將者就該如此,來,朕看看你的傷口。”

李思摩這才放下了一些心,他沒想到李世民非但沒有責怪,反而爲他辯解。

小心翼翼的掀開了被褥,卻見這傷在李思摩的大腿外側,這傷口觸目驚心,已是生了濃血。

於是李世民低頭,親自爲其吮血。

將傷口上的膿血吸出,李世民隨即起身道:“將軍好生休息,白巖城……暫不必急着攻下,朕這一路來,也是乏了,且先休息,明日再來看你的傷勢。”

衆將在後,個個垂淚。

李世民一走,李思摩卻已是老淚橫流,他忙將自己的兒子李建策以及衆將叫到進前,動容地道:“陛下如此厚待,爲人臣的怎麼可以不效力呢?明日清早,點齊人馬,疾攻白巖城,此時白巖城中的守軍,已是疲憊不堪,不得給他們休養的時間,明日再攻,定能克城。”

說罷,他目光一轉,落在自己的兒子身上:“李建策。”

這李建策便行禮:“父親。”

“明日你親帶兵爲先鋒,不拿下城就不要活着回來,你是我的兒子,這白巖城,你務必要先登。你的這些叔伯,都是我的舊將,其他的話就不說了,我下不了地,破白巖城的事,便交給你們!從前我們作戰,性命相托,明日,我便將我的兒子託付給你們了。”

衆將此時個個眼睛通紅,沒有不感動的,紛紛咬牙切齒地道:“敢不從命。”

次日一早。

李建策親帶將士攻城。

城中的高句麗人以爲唐軍受挫,一定會減緩攻勢,哪裡曉得,這一次攻勢更加猛烈。

到處都是架了雲梯密密麻麻攀上城牆的唐軍將士,即便是弓箭和滾石都沒辦法遏制唐軍的進攻,城下早已是屍積如山,可唐軍格外的頑強。

到了正午的時候,一人率先登城,正是李思摩的兒子李建策,隨即便被城中的守軍刺中了後腰。

李建策齜牙裂目,揮刀斬了刺自己的守軍,而後用腰帶捆住自己的傷口,繼續作戰。

守軍沒見過這樣拼命的人。

此時攀爬入城者越來越多,數不盡的唐軍喊着突厥話或是漢話,瘋了似的清理城牆上的高句麗人。

不久,城樓上的高句麗旌旗被李建策親自斬斷,一副大唐的旌旗飄揚在了白巖城中。

李世民早已得知李思摩已經開始攻城了,並沒有阻止,直到奏報傳來:“陛下,校尉李建策,取了白巖城。”

李世民只頷首點頭道:“這是勇將啊,有這樣的將士,朕何愁區區高句麗呢?敕其爲右驍衛副將……待平定高句麗,令其衛戍宮中。”

這可是年輕人至高的榮譽,不說加官進爵,單一個衛戍宮中,隨時保護和隨扈天子,這便意味着將來的前程,一定是不可限量!

要知道,這可只有最親近的貴族子弟,纔有如此的殊榮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章送到,求點月票。

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十章:大禮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
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十章:大禮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