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

等韋玄貞和崔志正到了車站,卻發現這站臺上已滿是人了。

這裡有不少熟人,大家見了二人來,紛紛見禮。

只是大家看崔志正的眼神,其實同情更多一些。

連崔家人都說崔志正已經瘋了,可見這位曾讓人敬仰的崔公,現在確實有些精神不正常。

崔志正也和大家見過了禮,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大家別樣的目光,卻是看着站臺下的一根根鐵軌發呆起來。

許多人見了這鐵軌,議論紛紛:“你看看,還真將鐵鋪在了地上,這鐵……只怕是精鋼吧,真是好東西啊,可這麼多價值不菲的好東西都被這麼的鋪地上去了……這得糟蹋多少錢啊。”

“唉……別說了,這不就是我們的錢嗎?我聽聞陳家前些日子靠賣精瓷發了一筆大財,他們雖然咬死了當初是七貫一個賣出去的,可我覺得事情沒有這樣簡單,我是後來纔回過味來的。”

“噓,這種事無憑無據,就少說一些吧,如若不然……以後減你的配額,到時就真要一家老小吃西北風了。”

“不說,不說,你說的對,要平常心,往事已矣……”這說話的人一面說,一面故意放高了音量,顯然,這話是說給崔志正聽的。

裡面隱含的意思是,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了,就不要再多想了,你看看你崔志正,現在像着了魔似的,這清河崔家,日子還怎麼過啊。

其實大家都是一片好意。

精瓷的巨大損失,所有的世族,都感同身受。

而崔志正對這些,卻是充耳不聞,一丁點的表示都沒有,依舊一眼不眨的盯着地上那鐵軌,非常入神的樣子。

於是乎,大家看了看,便不免的心沉了下去,這傢伙……不聽人勸,也罷了,隨他死活吧。

其實這個時候,崔志正雖說盯着地面上的鐵軌發呆,可他腦海裡卻是在想象着各種的可能,是否這馬拉着車在鐵軌上更爲快捷?又或者……

他想象着一切的可能,可依舊還是想不通這鐵軌的真正價值,只是,他總覺得陳正泰既然花了如此大價錢弄的東西,就絕不簡單!

直到這時,有飛騎先行而來了,遠遠的就大聲道:“聖駕來了。”

一聲聖駕,衆人頓時收起心神,人人肅然起來,飛快地各自整了整衣冠。

而陳家人早已列隊,在陳正泰的帶領之下,親自前去迎接聖駕。

李世民是在天策軍的護衛之下前來的,前頭百名重甲騎兵開道,渾身都是金屬,在陽光之下,格外的耀眼。

這些只一對眼睛露出來的重甲武士,個個肅穆,道旁的人見了,不禁生出恐懼之心。

偏生這些人格外的魁梧,體力驚人,即便穿着重甲,這一路行來,依舊精神奕奕。

李世民倒是覺得,這樣的重甲騎兵,當做儀仗也是非常好用,盡顯大唐風采啊。

甚至在暗中,李世民對於這些重甲騎兵,其實頗有些詫異,這可是重甲,哪怕是尋常將軍都不似這樣的穿戴,可這一個個騎兵,能一直穿戴着這樣的甲片,體力是何其的驚人啊。

可以想得到,這一個個人脫下了甲片,放在軍中,無一不是耐力和臂力驚人的精卒。

甚至李世民還認爲,即便當初他橫掃天下時,身邊的親近近衛,也難覓這樣的人。

這就足以可見陳正泰在這軍中投入了不知多少的心血了。

李世民穩穩地下了車,見了陳家上下人等,先朝陳正泰頷首,而後目光落在一旁的陳繼業身上:“陳卿家別來無恙。”

陳繼業一時竟是說不出話來。

陳正泰他爹本就是內向之人,很是平庸,李世民自然清楚陳繼業的性子,也就沒有繼續多說,只笑了笑。

而後,目光落在陳正泰身旁的一老者身上,便道:“這位是陳家哪一位耆老?”

陳正泰立即道:“這是兒臣的三叔公。”

“是他……”李世民似乎有了些許記憶,好像以前見過,不過……印象並不是很好。

三叔公卻是立即道:“老臣見過陛下,陛下肯屈尊而來,實在陳家上下的福氣,老臣一直教導正泰,當今陛下乃是……”

李世民壓壓手:“知道了。”

三叔公討了個沒趣,他話都還沒說完呢,他覺得這有點不太正常啊,好歹他也是個老人家嘛,怎麼陛下一點面子都不給?

這令三叔公心裡頗有幾分不平,當今陛下望之也不似人君哪,思來想去,還是當初的李建成可以,就是可惜……運氣有些糟糕。

李世民隨即便領着陳家人到了站臺,衆臣紛紛來見禮,李世民笑道:“我等都是被陳家請來的客人,就不必多禮啦,今日……朕是來看熱鬧的。”

他龍行虎步,顧盼自雄,衆臣只好亦步亦趨,尾隨李世民身後。

李世民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鐵軌,又忍不住心疼起來,於是對陳正泰道:“這隻怕花費不小吧。”

陳正泰這時倒是耿直,道:“一里路鋪下去,差不多七八千貫……”

衆人頓時瞠目結舌,一里路竟是要七八千貫,而據聞陳家要鋪的,乃是數千裡的鐵軌,這是多少錢,瘋了……

真的瘋了……這錢若是給我……

一時之間,所有人死一般的沉寂。

有人終於忍不住了,卻是戶部尚書戴胄,戴胄感慨道:“陛下,這靡費……也是太大了,七八千貫,可以足夠多少百姓活命哪,我見許多百姓……一年辛勞,也不過三五貫而已,可這地上鋪的鐵,一里便可養活兩三百戶百姓,更遑論這是數千裡了。臣見此……真是心如刀割一般,錐心一般痛不可言。朝廷的歲入,所有的錢糧,折成現錢,大抵也只是修這些鐵路,就這些錢糧,卻還需擔負數不清的官軍開支,需修築河堤,還有百官的歲俸……”

“此言差矣。”這戴胄話音落下,卻有人道:戴公此言,想然是將賬算錯了。”

戴胄回頭,還以爲陳家人反駁自己。

其實他也只是感慨一下而已,畢竟是戶部尚書,不表示一下說不過去,這是職責所在,何況苦民所苦,有什麼錯?

可戴胄回頭看過去的時候,卻發現說話的竟是崔志正。

崔志正不屑的看着戴胄,崔志正的官職雖不及戴胄,可是家世卻遠在戴胄之上,他慢悠悠的道:“鐵路的開支,是這樣算的嗎?這七八千貫,其中有大半都在養活無數的百姓,鐵路的成本之中,先從採礦開始,這採礦的人是誰,運輸礦石的人又是誰,鋼鐵的作坊裡熔鍊鋼鐵的是誰,最後再將鐵軌裝上道路上的又是誰,這些……難道就不是百姓嗎?這些百姓,難道不用給錢糧的嗎?動輒就是百姓疾苦,百姓疾苦,你所知的又是多少呢?百姓們最怕的……不是朝廷不給他們兩三斤黃米的恩惠。而是他們空有一身力氣,連用自己的勞力換取衣食住行的機會都沒有,你只想着鐵路鋪在地上所造成的浪費,卻忘了鐵路鋪建的過程,其實已有許多人蒙受了恩惠了。而戴公,眼前只見錢花沒了,卻沒想到這錢花到了哪裡去,這像話嗎?”

戴胄一時瞠目結舌,說不出話來。

倒不是說他說不過崔志正,而是因爲……崔志正乃是清河崔氏的家主,他即便貴爲戶部尚書,卻也不敢到他面前挑釁。

只是崔志正此言一出,許多人都不禁搖頭苦笑起來。

崔志正卻旁若無人一般,一臉認真地繼續道:“你看着鐵路上的鋼,其本質,不過是從山中的礦石凝練的鐵石之精而已。早在十年前,誰曾想象,我大唐的鋼產,能有今日嗎?只計較着眼前之利,而忽視了在生產這些鋼鐵過程中養活了多少技藝高超的匠人,忘卻了因爲大量需求而產生的無數崗位。忘記了爲了加快生產,而一次次鋼鐵生產的改良。這叫鼠目寸光。這歷代以來,從不缺少打着爲民疾苦的所謂‘博學之士’,叫一句百姓疾苦,有多簡單,可這世上最可悲的卻是,那些口裡要爲民疾苦的人,恰恰都是高高在上的儒生,他們本就不需從事生產,生下來便飯來張口,衣來伸手,這樣的人,卻成日將仁義和爲民疾苦掛在嘴邊,難道不覺得好笑嗎?”

“就說戴公吧,戴公來過幾次二皮溝,見過多少商賈,可和他們攀談過嗎?是否進入過作坊,知曉那些鍊鋼之人,爲何肯熬住那作坊裡的高溫,每日勞作,他們最害怕的是什麼?這鋼材從採礦開始,需要經過多少的工序,又需多少人力來完成?二皮溝現在的糧價幾何了,肉價幾何?再一萬步,你是否知道,爲何二皮溝的物價,比之長安城要高三成上下,可爲何人們卻更樂意來這二皮溝,而不去長安城呢?”

這一個又一個問題,問的戴胄竟是無言以對。

這些問題,他居然發現自己是一句都答不出。

今日的崔志正是吃了槍藥嗎?老夫又沒招惹你,卻是將話說的如此的難聽,倒像是老夫和你有殺父之仇似的。

此時,只見崔志正繼續道:“真是荒謬,這民部尚書,就這樣的好做,只需開口幾句爲民疾苦就做的?我勸戴公,以後還是不要發這些譁衆取寵之語,免得讓人取消。我大唐的戶部尚書,連基本的學識都不知道,成日開口閉口便是節儉,若是要節儉,這天下的百姓,哪一個不曉得節儉?何須你戴胄來做民部尚書,便是隨便牽一個乞兒來,豈不也可佩金魚袋,披紫衣嗎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戴胄本來不想反駁崔志正的,可哪裡想到,崔志正居然直接侮辱他的人格了。尤其這還是在陛下和百官面前,無端一句臭罵,讓他頓感無地自容,甚至崔志正還拿乞兒來形容他,彷彿這戶部尚書,照他戴胄這樣做法,便是一條狗都可以做一般。

於是戴胄勃然大怒,偏偏……他知道自己不能反駁這個精神失常的人,如若不然,一方面可能得罪崔家,另一方面也顯得他不夠大度了。

他見李世民此時正笑吟吟的作壁上觀,似乎將自己置身事外,在看好戲一般。

歷來皇帝,都喜歡作仲裁者,這臣子們之間吵得厲害,反而是求之不得。

戴胄終是不忿,便陰陽怪氣道:“我聽聞崔公前些日子買了不少西寧的土地,是嗎?這……倒是恭喜了。”

他這話一出,大家不得不佩服戴公這陰陽人的水平頗高,直接轉移開話題,拿西寧的土地做文章,這其實是告訴大家,崔志正已經瘋了,大家不要和他一般見識。

於是……人羣之中不少人莞爾,若說沒有取笑之心,那是不可能的,起初大家對於崔志正只是同情,可他這番話,等於是不知將多少人也罵了,於是……許多人都忍俊不禁。

便連韋玄貞也覺得崔志正說出這樣一番話很是不合適,輕輕拽了拽他的袖子,讓他少說幾句。

崔志正卻是面上沒有絲毫表情,居然道:“不錯,老夫在西寧買了不少土地,恭喜就不必了,投資土地,有漲有跌,也不值得恭喜。”

戴胄想不到……崔志正的臉皮竟這樣的厚,一時之間,竟是無所適從。

便乾笑兩聲,不再吱聲。

李世民見二人結束了爭吵,心裡居然有些遺憾,他還以爲會打起來呢,索性每人給他們一把刀,幹上一場,至少還熱鬧。

李世民而後當做無事人一般,卻是看向陳正泰,道:“正泰,這通車儀式,是何物?”

陳正泰也在旁看熱鬧看的津津有味,這時回過神來,忙道:“陛下,再往前走一些,便可看到了。”

於是沿着月臺,衆人步行,此時……卻見鐵軌上,一個巨大的東西,上頭張掛着一個巨大的紅布。

“這是什麼?”李世民一臉狐疑。

陳正泰朝身後的陳福使一個眼色,陳福會意,於是吹了一聲竹哨。

隨着尖銳的竹哨響長鳴。

便有幾個力士,將紅布猛地一扯,這巨大的紅布便扯了下來,出現在君臣們面前的,是一個巨大無比,匍匐在鐵軌上黝黑鋼鐵‘猛獸’。

哪怕是遠遠眺望,也可見這鋼鐵猛獸的規模很是巨大,甚至在前頭,還有一個小煙囪,黝黑的車身上……給人一種鋼鐵一般冰冷的感覺。

李世民見此……也不禁心頭一震。

“此……何物?”

李世民問,眼睛則是目不轉睛的看着那猛獸。

“這是蒸汽火車。”陳正泰耐心的解釋:“陛下難道忘了,當初陛下所提到的木牛流馬嗎?這便是用鋼鐵做的木牛流馬。”

李世民聽罷,眉一揚,露出狐疑之色,他顯然有些不信。

世間還真有木牛流馬,倘若如此,那陳正泰豈不是諸葛孔明?

衆臣也紛紛翹首看着,似乎被這龐然大物所攝,所有人都一言不發。

李世民又問:“它能動?”

“當然能動。”陳正泰心情愉悅地道:“兒臣請陛下來,便是想讓陛下親眼看看,這木牛流馬是如何動的。不過……在它動之前,還請陛下進入這蒸汽火車的車頭之中,親自擱置第一鍬煤。”

“朕親自來?”李世民此時饒有興趣,他覺得陳正泰好像在使什麼妖法,不過……他還真是很想見識一下的。

倒是一旁的張千嚇了一跳,立即道:“陛下……不可……”

李世民卻是對張千的話,置若罔聞一般,率先帶着羣臣到了這蒸汽火車前,從前頭看,這巨大的鋼鐵怪獸,看着像一頭猛虎,可現在從側面看,方纔知道,後頭竟還掛着幾節車廂,而這車廂,統統都是木製,宛如長蛇一般。

李世民嘖嘖稱奇:“這一個車……只怕要費不少的鋼吧。”

“花不了多少。”陳正泰道:“已經很省錢了。”

李世民笑了笑,火車頭的位置,有幾臺木製的階梯,李世民隨即登上階梯,卻見這火車頭的內部,其實就是一個爐子。

這裡附近裝載了許多煤炭,準確的來說,是經過煉製的煤粉,而後不知伴了什麼液體,變成了泥狀。

陳正泰招呼一聲:“燒爐。”

於是一旁的力士則開始打開了爐底的蓋子,隨即開始引火,而後……

陳正泰道:“請陛下將第一剷煤澆進去。”

李世民興致勃勃的道:“好,朕來看看。”

說罷,他竟真的取了鏟子,一剷下去,一團煤炭隨即便被他丟入了火爐之中。

這火爐其實已經騰騰的燃燒了,現在突然遇到了煤,且還有水,頓時……一團的水蒸氣直接進入氣缸。

一旁的力士們再沒有猶豫,開始瘋狂的加煤和水。

而就在此時……噗的一聲。火車頭劇烈的晃動起來。

這一下子,站在火車頭裡的數人,頓時臉色驟變。

尤其是張千,臉直接煞白了,一把扶住一根不知做什麼用的鋼管,口裡發出了慘叫:“我的親孃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今日第一章送到,求月票。

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章:人才吶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章:人才吶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
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章:人才吶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章:人才吶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