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

陳正泰不相信兩個大活人就這麼不見了。

而且就算不見了,也得勢必得把人找不出!

於是立即命人繼續尋訪。

只是就算心急,可這等尋訪,卻不能大張旗鼓。

若是傳出什麼風聲,讓人知道……他可就真的要遭殃了。

最可怕的是,明日就是朝會,而這個時候,太子再不出現,怕是要糟糕。

到了次日,依舊還是沒有李承乾的消息……

陳正泰一大清早起來,懷着心思,卻也只能穿帶好朝服,悶悶不樂地入宮。

上午的時候是大朝會,只有到了下午的時候,其餘人統統退散,此時……就是小朝。

小朝的規模也是不小,足足有上百人。

幾乎都是李世民在位時期的重臣。

李世民坐下,其餘百官紛紛就坐,衆人濟濟一堂。

隨即,禮部尚書起身,給李世民呈上了一份關於吐谷渾的國書。

李世民今日的心情似乎還算不錯,取了國書看了一眼,便道:“這吐谷渾對我大唐倒還算畢恭畢敬,他們現在遇到了難處,希望大唐能予以一些支持,若是能援助一些刀劍,亦或者箭矢,那就再好不過……”

李世民一面說着,一面目光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。

其實今日朝會的時候,李世民就看見太子的位置空着了,陳正泰乃是詹事府少詹事,太子不見了蹤影,當然得找陳正泰。

只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,李世民卻沒有去問,雖然百官們也是疑竇叢生,他卻像是無事人一般。

李世民隨即道:“朝中對吐谷渾頗有幾分爭議,此事朕也是踟躕難決。豆盧卿,你是禮部尚書,想來已和吐谷渾的使節有過接觸了,你有什麼看法?”

豆盧寬上前道:“陛下,吐谷渾人事我大唐猶如父母,來了長安的使節,倒是對我大唐畢恭畢敬,他們一再哭訴鐵勒部對他們的侵奪,希望大唐能夠主持公道。”

這態度已是不言自明瞭。

長孫無忌見此機會,便連忙道:“陛下啊,一旦吐谷渾兵敗,鐵勒部必定要一統整個大漠,到了那時,少不得要成爲我大唐心腹大患,依臣之見,還是給與吐谷渾人一些支持,如若不然……吐谷渾是決計無法抵擋鐵勒部的。”

李世民點點頭:“過幾日,將那使節叫到朕的面前,朕再問問。”

見李世民踟躕,長孫無忌趁熱打鐵:“不能再耽擱了,現在朝中有些人故意從中作梗,陛下啊……一旦鐵勒部吞併了吐谷渾,我大唐……勢必要陷入被動啊,現在我大唐百廢待舉,正是與民休息之時,而一旦讓鐵勒部在大漠崛起,到時,唐軍就不得不出擊,又不知要耗費多少人力物力。”

長孫無忌一再苦勸。

李世民卻不爲所動,他還是想再看看。

對於這件事,他表現得很謹慎!

卻在此時,羣臣之中一人站出來道:“臣有一些話,不知當講不當講。”

衆人朝着此人看去,卻是御史劉峰。

劉峰這個人……據聞此前出身貧寒,是靠着長孫家的舉薦,這纔有了今日。

因而……百官心知肚明,此時劉峰站出來,肯定和長孫家有關聯。

長孫無忌則是一副和自己好像什麼都不相干的樣子,只是輕描淡寫地看了一眼陳正泰,而後又收回目光。

李世民看了劉峰一眼:“卿要言何事?”

劉峰就道:“陛下……臣察覺到……有一夥不明的商賈向二皮溝定製了不少鐵器,聯想到現在鐵勒部和吐谷渾之間的戰爭,臣斗膽預計,這隻怕和鐵勒部有極大的關係……”

李世民聽了,皺起眉來,隨即看向陳正泰道:“是嗎?陳正泰,可有此事?”

陳正泰心裡一直在想着太子的事,他現在有點後悔當初對太子實在太放心了,不過朝堂上的話,他還是聽進了耳朵的,這劉峰的話雖令他感到有些突然,不過他依舊氣定神閒地道:“陛下,既然是打開門做買賣,有人來買,鋼鐵的作坊就賣,至於來者何人,若要細細調查對方的身份,這買賣就沒有辦法做了。”

“這樣說來,陳詹事和資敵又有什麼分別?難道爲了生意,可以沒有是非呢?”劉峰勃然大怒,義正言辭的樣子道:“陳家在長安做了什麼惡事,老夫風聞了不少,我乃御史……今日……自當具實稟奏,陛下,臣已列下了孟津陳氏十三條大罪,懇請陛下過目。”

劉峰顯然是早做好了準備,他說罷,便立馬取了一份奏疏來,呈交李世民。

李世民皺起眉來,這陳家一下子的,就犯了十三條罪嗎?

他打開了奏疏,飛快地將上頭所寫的看過,裡頭果然有不少駭人聽聞的事。

這名列頭條的,就是欺君罔上,爲了獲取暴利,一味偏袒和縱容鐵勒人,可謂遺禍無窮了。

李世民臉色有些不好看了。

而這劉峰話音才落下,百官之中,便又有人起身道:“陛下,臣也以爲,陳詹事因私廢公,實爲不妥,國家大事,怎麼可以因爲陳氏的買賣而隨意興廢呢?若是人人如此,苦的最後還是我大唐的百姓啊。”

“陛下……鐵勒部興兵十數萬衆,現在在大漠之中,能制衡鐵勒部的,也只有吐谷渾了,突厥現在依舊內部還在相互傾軋,臣聞有大量的突厥人投奔鐵勒,長此以往,我大唐好不容易解除了突厥這心腹大患,而如今,卻又需面對更爲強大的鐵勒,此時若是不救援吐谷渾,大唐則永無寧日了啊。”

長孫無忌依舊閒坐着,像是這一切的事都和他沒有關係一樣。

可是一個個的大臣站出來,既有御史,還有禮部的郎官,這樣的人越來越多,竟頃刻之間,佔據了這百官之中的三成。

此時,繼續有人道:“陛下,此事非同小可,懇請陛下一定要三思,陳正泰爲了錢,已經昧了良心,陛下對他如此厚愛,他竟無視我大唐社稷,這樣的人……一日不除,只怕朝中不安。”

李世民看着一個個的人,他沒有想到,陳正泰引起了這麼大的公憤。

不過……

房玄齡等人依舊穩坐着,包括了杜如晦幾個,都沒有吭聲,從房玄齡的表情來看,這件事應該和他沒有什麼關係。

李世民不禁站起身來:“這只是無端的攻訐,並無實據,朕問策於陳正泰,陳正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何錯之有?諸卿今日是怎麼了?”

那御史劉峰便又立馬義正言辭地道:“陛下,臣等苦陳正泰已久了啊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劉峰哽咽了:“臣豈會不知陛下對他的厚愛呢,可是陛下啊……這陳正泰是如何報答陛下的……他爲了私利,居然暗中資賊,無視國法,實在可惡,這陳家上下在長安城中欺男霸女,仗着的乃是誰的勢?”

聽到這裡……陳正泰已經氣得發抖。

這一次事情鬧得很大,陳正泰沒想到自己的人緣壞到這個地步,居然沒有一個人爲自己說話。

而站出來彈劾自己的人……竟是數都數不清!

哎呀,氣得心肝痛!

陳正泰終於忍不住站起來道:“這是什麼話?劉峰,你這賊,我如何縱容家中的人欺男霸女了?我們陳家,但凡和我有親的,十之八九都送去了鄠縣挖煤挖銅,怎麼到了你的口裡,陳家子弟都是遊手好閒之輩了呢?”

劉峰面無表情,立即道:“那麼就更加可怕了,這些統統都是你陳正泰的親族,你陳正泰對待自己的至親都如此冷酷無情,何況是其他人呢?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陳正泰突然發現,這個劉峰就是個專業的噴子,無論你怎麼說,他都能找到噴的地方,而且永遠都這樣冠冕堂皇,大義凜然。

倒是長孫無忌,一副看熱鬧的樣子,他端坐着,一言不發,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陳正泰。

長孫家乃是皇親國戚,又是立唐的大功臣,更何況……長孫無忌現如今還是吏部尚書。

在他的手上,不知道多少的官員從他手裡選拔出來,表面上,他雖然不是宰相,地位在房玄齡和杜如晦之下,只怕很多時候……便連房玄齡和杜如晦都要敬他三分。

此時不少人蜂擁而出,顯然就是針對着陳正泰來的。

這是掐準了李世民的一個軟肋,李世民想要做明君,而明君的標準就是會比較注意言官們的影響,現在一下子,朝中突然數十人一起彈劾陳正泰,若是李世民全力保護,這件事傳到了外朝,只怕人們要議論紛紛了。

李世民不得不注意這個影響。

這陳正泰,其他的事,長孫無忌是可以容忍的,哪怕是他支持鐵勒,壞了長孫無忌與吐谷渾的約定,這也不算什麼。

長孫無忌不至於在這方面和陳正泰計較,可是陳正泰這傢伙,居然想破壞長孫沖和長樂公主的婚姻,這便是觸犯了長孫無忌的逆鱗了。

今日不一悶棍將陳正泰打暈,以後長孫家還怎麼在長安立足?

…………

第二章送到,求月票。

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
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