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

李世民一聲令下。

不等其他人反應,已是率先疾奔而出。

隨即,浩浩蕩蕩的騎隊亦是一齊跨馬疾馳。

雖只是數百人,可氣勢卻是驚人,宛如長虹貫日一般,在刺破大地的馬蹄聲中,無數的馬蹄捲起塵土。

此時騎隊的人少,成員也很複雜,甚至在一個時辰之前,許多人根本素不相識,並不認識彼此。

這樣的騎兵,沒有經歷過訓練,其實是很難協同的。

可這一刻,李世民所過,幾乎每一個人都沒有絲毫的猶豫,顯得決絕,他們彼此竟心照不宣的擺出了鋒矢的陣列,在狂奔疾馳之下,開始進行殺戮。

這騎兵衝鋒的陣型之中,李世民就是這箭矢的最頭部位置,也是最鋒利的所在。

他一路狂奔,所過之處,長刀揮舞,猶如一根針,迅速的扎破突厥人的血肉,而後呼嘯而過的馬隊,便瘋了似的,開始將李世民給突厥敗兵們的傷口,不斷的擴大。

無數人或死於馬蹄,亦或者戰刀之下,突厥人已是徹底的膽寒了,原本還有些人心有不甘,捨不得敗退,可當這騎隊蜂擁而來,他們覷見了這漢兒騎兵的氣勢,竟一時之間,腦裡已是一片空白。

草原上,有各種各樣的騎兵,每一個部族,都是以騎兵作戰。

可即便如此。

漢兒騎兵所展現出來的一往無前以及衝擊,還是讓他們心裡生出了無以倫比的恐懼。

這彷彿是一隊來自於地獄中的殺神,他們自黑暗中殺出,長刀所向,盡都披靡。

生生的,騎兵竟是瞬間的殺出了一條血路。

李世民顯然並沒有興趣過多的斬殺任何的敗兵。

他的戰馬,永遠保持着高速的奔馳。

他在前,後頭的騎隊便信心百倍一般,更是一往無前。

李世民的目標只有一個,便是那狼頭旗!

那是突厥汗帳的象徵,自有突厥以來,突厥人便在這面旗幟之下,瘋狂的在草原和中原進行殺戮。

因而……快馬沒有絲毫停留,一條筆直的直線,直刺狼頭旗幟的位置。

他就如一頭猛虎,令所過之處的突厥敗兵更加惶恐,於是紛紛敗退,敗兵們,瘋了似地開始衝擊着突利可汗的位置。

不遠處的突利可汗,心驚了。

他此前見部衆們紛紛竄逃,心裡的第一個念頭也不過是,對方的火器厲害,令自己死傷慘重,這種死傷,是他作爲突厥首領所不能承受的。

是以,他覺得自己心在淌血。

可是……他並沒有畏懼之心,因爲他很清楚,自己手中依舊還有着雄厚的鐵騎,只要將敗兵們收攏起來,重新整肅,令他們恢復勇氣,自己依舊還可能組織起第二次、第三次的進攻。

當然……一切的前提,是他能破解這漢兒們的戰法,令突厥人不再畏懼膽怯火器發出的聲音。

可現在,他明顯的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。

那一隊鐵騎,開始出現在了突利可汗的眼前,他狼顧着這突如其來的變故。

起初,或許還不怎麼在意,因爲在這巨大的戰場上,一小隊騎兵,真的不算什麼。

他自覺得,對方不過是想追擊而已,自己的中軍雖然還遭受了敗兵的衝擊,可是一小撮的漢兒騎兵,沒什麼大不了的。

可是……當他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時,心裡頓時生出了駭然。

那騎兵……就猶如風捲殘雲,竟已越來越近,對方根本沒有給他任何準備的時間。

那雖只是數百的騎兵,此刻卻彷彿散發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。

面對着他們的突厥人,只有紛紛逃之夭夭的份兒,他們此時就如被漢兒鐵騎驅趕着的羊羣,竟是開始更加有力的衝擊着突利可汗的本陣。

突利可汗眼睜睜地看着這一切,已大驚失色,此時……他竟感覺有些心怯了。

分明他纔是草原上的王者,纔是騎兵的主宰,他的祖先們只要還跨在馬上,便是可以常勝不敗。可現在,他竟全然無措起來。

他下意識地開始四顧,希望中軍的親衛能夠主動請纓,能及時地將眼前即將衝殺而來的騎隊劫下。

可他能看到這些人的表情,他們的臉上,也是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。

實際上……其實就算是想要截擊這漢兒騎兵,可也已遲了,對方就是奔着這兒來的,而且速度之快,猶如狂風急雨,就在下一刻……

突利可汗猛地張眸,眸裡瞳孔收縮起來。

因爲衝在最前的人,他有印象。

他永遠忘不掉在那個傍晚,在那場金碧輝煌的酒宴,那個高高坐在金鑾殿裡俯視衆人的那個男人,這個男人帶着無上的威嚴,顧盼之間,文武臣服,他更記得,自己當初是如何討好地在那殿中給這個人跳舞助興。

而現在……這個人竟就在自己的眼前,面容如此的清晰!

漢兒天子,真在此。

青竹先生說的一丁點也沒有錯。

可是……

對方已至。

幾個親衛總算反應過來,妄圖攔截。

高馬上的李世民不帶一絲遲疑,手起刀落,直接斬殺一個,他長刀上染血,血淋淋的長刀竟是輕鬆的將一人斬下馬。

能成爲突利可汗的親衛之人,無一不是突厥部中驍勇善戰之士。

可現在,這樣的人在李世民面前,竟如土雞瓦狗一般。

李世民更沒有將被斬殺下的人放在心上,因爲他的馬依舊還在狂奔。

事實上,似這樣的所謂勇士,李世民這一生中,已不知斬殺了多少個!

突利可汗看着眼前鮮豔的血色,這纔有所反應,他高聲大呼:“騰格里……”

可回頭,中軍本陣的絕大多數人,竟都鬼使神差地呆呆佇立在原地,臉上有着明顯的驚恐之色,一時被這氣勢嚇住了。

下一刻。

李世民的戰馬交錯。

已是一頭扎進了突厥的中軍。

而這目瞪口呆的突厥中軍本陣裡,此刻就如同是紙糊一般,李世民就如尖刀一樣,輕易的捅穿。

狼頭的旗幟,迅速的落在了薛仁貴的手裡。

薛仁貴揮舞着狼頭騎,發出歡呼:“突厥狼騎在此。”

卻是後頭有人憤恨的朝薛仁貴大呼:“棄了。”

薛仁貴這才意識起來,好像戰場上揮舞着這個,似乎有鼓舞對方士氣的功效。

於是他又連忙將這旗杆狠狠一折,這狼頭的旗幟立即被他丟棄在地,隨即後頭無數的馬蹄踩踏而過,將狼頭騎踩入浸泡了血液的泥濘土地裡,於是這狼頭的旗幟很快地千瘡百孔。

突厥人敗了……

經歷了無數次的刺激之後,他們最終喪膽。

李世民帶着人,反覆的衝殺幾次,整個中軍,徹底的瓦解。

而此時,李世民也不禁鬆了口氣,戰場之上,大量的人匯聚起來,勝敗永遠都是無常的,甚至可能一個小小的意外,會引發無數大軍的崩潰。

關於這一點,李世民再清楚不過,雖然工人們擊退了突厥人,可是突厥人的實力尚在,若是不予以致命的一擊,對方隨時可能捲土重來。

而現在……他終於放心了。

漫山遍野的,到處都是敗兵,敗兵們有的逃竄,有的失了馬,在地上捂着傷口SHENYIN,也有人,口裡發出求饒乞活的聲音。

“陛下……”薛仁貴興沖沖的打馬而來。

李世民坐在馬上,猶如一尊戰神,所有人自覺的距離他一些距離,敬畏的看着他。

李世民卻是一臉的疲憊,卻看着薛仁貴騎馬迎面而來,他坐在馬上,手裡居然輕鬆的拎着一個人,而後隨手將這個人直接丟在了馬下。

“此人想逃,被臣拿了,我認得他,他就是突利可汗。”

想當初,突利可還是自己兄弟陳正泰的‘兄弟’,薛仁貴豈會不認得他,化成灰都認得,只是想不到,時過境遷,而今大家又成了仇敵。

此時,突利可汗就猶如一灘爛泥,跌落在馬下!

落地的那一刻,他悶哼一聲,薛仁貴的氣力太大,這一摔,他直覺得自己的肋骨要摔斷了。

李世民只低頭看了渾身狼狽的突利可汗一眼,似乎並沒有放在心上!

畢竟對於李世民而言,一個已經擊敗的對手,並沒有太大的價值了,無論對方從前如何的尊貴,又曾擁有何等可怕的實力。

不過他倒是很欣賞的看了薛仁貴一眼,他喜歡眼前這個年輕人,方纔衝殺時,此人一直護衛在自己的左右,這個傢伙的身上,總是帶着一股子衝勁。

李世民低頭道:“歸義王,朕又與你見面了。”

歸義王乃是李世民曾經賞賜給突利可汗的爵號。

突利可汗癱在血水裡,這些血水,來自於他的族人,他心裡已是絕望到了極點。

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

這自內心生出來的絕望,令突利可汗萬念俱焚。

他不由道:“敗軍之將,沒有什麼話可以說,那些漢兒從來都說,成王敗寇……”

“爾也敢自稱爲寇?”李世民突然大喝。

這一喝,竟如晴天霹靂,令突利可汗心裡陡然一驚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最近有個很大的情節在醞釀,資料蒐集的差不多了,到時候一口氣寫出來。

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六章:吃了嗎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九章:敕封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
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六章:吃了嗎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九章:敕封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