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

衆臣靜候着李世民的夢。

李世民卻道:“朕夢中,北方有異光,諸卿以爲,此夢何解?”

衆臣聽了,頓時懵逼。

房玄齡咳嗽一聲道:“北方乃是草原,這異光,不知從何說起?”

李世民很淡定地道:“朕也不知,所以才問。”

衆人又沉默下去了,此時,卻有一人道:“陛下,是否因爲朔方的緣故?”

李世民等人便朝那人看去,此人是裴寂,裴寂乃是開國功臣,他的家族也是極爲鼎盛,出自河東裴氏西眷房,乃是天下有數的大世族之一。

其實開國時期,裴寂雖是此後降了大唐,可李淵命裴寂領兵,結果裴寂兵敗,損失慘重,不過李淵並沒有責怪他,反而升他爲左僕射。

要知道,這門下省左僕射之職,可謂位高權重,幾乎和宰相差不多了。且他雖然沒有功勞,卻依舊將他升爲了魏國公。

可見裴寂此人的家世,實是連李淵都不得不進行籠絡。

此後到了貞觀三年,因爲犯罪,而被流放了,可很快的,便又東山再起,官復原職,還保留了魏國公的爵位。

不過裴寂雖然依舊還是左僕射,形同宰相,但是也因爲流放的緣故,其實已經不太管事了。

他從前深受李淵的信任,而如今的李世民,顯然對他並不親熱!

他呢,倒也心態還好,自當是養老,不問政務,這是典型的佔着茅坑不拉X的典範。

可即便如此,裴寂依舊還是沒有告老的意思!

此時,他已鬚髮皆白,臉上刻滿了皺紋,此時見李世民朝自己看來,倒是侃侃而談地繼續道:“朔方城現在是修建了起來,就不說大量人出關了,這許多的商賈,也紛紛出關。敢問陛下,這些商賈帶着貨物出了關,他們去哪裡交易,與什麼人交易,這些……約束得住嗎?這草原可不比中原啊,中原這裡,朝廷的法令一下,便可令行禁止,可是這草原之中,但凡是出關的人,誰可以約束呢?陳氏嗎?”

“陛下說北方有異彩,老臣以爲,這莫不是因爲上天的某種警示嗎?大量不法之徒出了關,不知做什麼勾當,朝廷無法約束他們,因而他們在關外可以無法無天。又或者,這些人將我大唐的寶貨,源源不斷的輸出關外,這胡人們藉此機會,也可得到莫大的好處。胡人狼子野心,可謂是昭然若揭,這些人一旦壯大起來,這對我大唐又有什麼好處呢?懇請陛下定要關切此事,臣竊以爲,這不是長久之計,定要小心提防爲好。”

裴寂老神在在的說罷,衆人又短暫的沉默起來。

能坐在這裡的人,說任何話都一定是冠冕堂皇,一副爲朝廷着想的姿態。

可是他們背後的心思,卻就令人難以猜測了。

比如這裴寂,表面上是說要防備胡人,可實際上卻還是因爲對朔方這樣的法外之地,心生不滿,藉着這些言外之意,表達了他的態度。

他希望的是……停止修建朔方,又或者是,不允許大量的人隨意出關。

李世民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裴寂。

而陳正泰看着這個裴寂,卻也不禁在想,這裴寂,莫非就是那個人?

說到河東裴氏,可是人才輩出,乃是河東最鼎盛的世族,而裴寂爲首的一批人,都是佔據着高位,他們若是想要走私,就實在太容易了!

各處關隘,不知有多少守將是他們的門生故吏,所有的關卡,對於裴氏而言,都不過是如平地一般罷了。

而且這裴寂乃是宰相,位居魏國公和左僕射,裴氏的子弟們,也大多身居高位,這樣的家族,若要做點什麼,簡直再容易不過了吧。

此時,李世民看了衆人一眼,笑道:“諸卿以爲如何?”

裴寂是當初太上皇的人,而且此人甚至負責修撰了《武德律》,可以說,這大唐的律法,都是他編修的。

其實李世民對於裴寂,並沒有什麼太好的印象,只是心知裴氏在河東的影響,不好輕易疏遠罷了!

當初雖是通過流放,狠狠的敲打了他,可該給的待遇,卻還是不能不給的。

房玄齡等人看這陣勢,則是心知又有一番關於是不是要修朔方的口舌之爭了。

這事兒,此前就爭過,如今又來這麼一出,這對於房玄齡而言,可以說是沒有意義。

人家都到了這個地步了,不知花了多少的人力物力,現在你還要來反對,是吃飽了撐着嗎?

所以他只默不作聲。

倒是長孫無忌忍不住,振振有詞地道:“這是什麼話,修築朔方,涉及到的乃是國家大策!商賈出關,也是爲了讓商賈們對朔方補給,怎麼到了裴公的口裡,就成了誤國誤民了?大唐一日不深入草原,這草原中的心腹大患,便一日不能剪除,龜縮中原,豈不是坐以待斃?”

他說着,似還意猶未盡,又加上了一句:“真是婦人之見,夏蟲不可語冰!”

這話……就有點嚴重了。

等於是長孫無忌這後輩,指着裴寂罵他是婦人和夏蟲。

夏蟲倒是可以理解的,可是婦人就讓人有點受不了了。

裴寂倒沒什麼。

可房玄齡受不了啊,他臉抽了抽,想說點什麼,話到嘴邊,卻又不禁將話硬是嚥了回去。

長孫無忌的性子和別人不一樣,別人是因公廢私,而他則恰恰相反。

他非常明確自己的立場!

哼,現在老夫的兒子在二皮溝呢,還成了舉人,將來還要做進士的。

他和他的同窗,可都是未來的朝廷中堅,與陳家的利益,早已捆綁在了一起。

更何況他和陳家合夥的長孫鐵業,還需陳家維持,他長孫無忌不站在陳家這一邊,站在哪裡?

若是別人,即便是有很深的交情,也還會掩飾一下,起碼錶面上顯得公正!

可長孫無忌不同,長孫無忌可是赤裸裸的,他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,也不在乎別人罵不罵他,在他看來,自己只需讓陛下滿意就可以了!

其他的人,和他長孫無忌有什麼關係?

長孫無忌雖非宰相,卻也是吏部尚書,此時開了口。

倒是讓其他本是躍躍欲試的人,一下子變得踟躕起來。

而李世民則是微笑道:“長孫卿家的話有道理,裴卿家的話也有道理,那麼諸卿以爲,哪一個更高明呢?”

大多數人我看看你,你看看我,似有猶豫,又似有話說。

倒是房玄齡苦笑道:“臣以爲,還是不偏不倚爲好,裴公所提的建言,也不是沒有道理的,所以敦促陳家對這些商賈,需有一些約束纔好。如若這關外充斥了亡命之徒,對我大唐而言,也未必是好事。”

杜如晦沉吟片刻,終於開口道:“臣以爲……”

衆人此時倒是七嘴八舌起來,李世民則微笑着一一傾聽着。

等大家都議論得差不多了,他心裡似乎有了一些數,而後便道:“既有此夢,定是天人感應,故而朕打算令太子監國,而朕呢……則準備親往朔方一趟,這個念頭,朕想很久啦,也早有準備……既要成行,又得此夢,還是宜早爲好。”

這一次,他再沒有詢問諸卿以爲如何了。

此時一言而斷,衆人就只有驚訝的份了。

房玄齡不禁道:“陛下……”

“好啦。”李世民揮揮手,直接打斷房玄齡,話裡不容置疑地道:“朕自有主見,諸卿不必多言。”

隨即,竟是毫不客氣地將衆人請了出去。

只留下了陳正泰。

陳正泰不發一言,腦子裡還是如走馬燈似的,在默想着方纔所發生的事。

李世民看向一直沉默的陳正泰道:“正泰以爲如何?”

這句話終於把陳正泰的心思拉回了現實,他想了想道:“對於朔方,裴公反對的最爲激烈,兒臣自然不是公報私仇,只是覺得……裴寂似乎對此尤其的反感。會不會是因爲大量的商賈們出了關,影響了走私的暴利,所以才心生不滿呢?”

李世民頷首:“方纔朕故意如此說,便是想要看看衆臣的反應!不過方纔看來,其他的人,對於朔方的事,更多是漠不關心,就算有話說,其實都不算什麼緊要話,只有裴寂此人,面上的不滿最甚,或許這真的觸動了他的利益,也是未必。朕再想想……裴寂此人,當初曾鎮守過太原,此後突厥人一路南下,甚至洗劫了太原城,這太原,乃是龍興之地,爲朕歷代祖先們不斷的修葺,城池尤其的堅固,可如何卻會被突厥人輕易得手了?最瞭解太原的人,不就正是裴寂嗎?”

陳正泰便尷尬笑道:“只是這一切都只是猜測而已,並沒有實證,裴寂乃是老臣,又爲宰相,裴氏更是河東郡望最高的門第,若沒有真憑實據,只怕不能定罪。”

“正是。”李世民點了點頭,淡淡道:“所以朕才真要試一試,便故意說,朕要巡行朔方。剛纔朕看衆人的反應,大多錯愕,那裴寂……似乎也帶着別樣的心思。想知道是不是就是此人,只要巡行了朔方,便一切可知了。”

陳正泰表示不解。

李世民而後看了張千一眼:“張力士。”

張千恭謹地應道:“奴在。”

李世民道:“做好巡行的事宜吧,儘快動身,還是從前那般,儘量從簡,不可驚擾百姓。不過……好似這出了關,也就沒有多少百姓了。”

張千:“……”

李世民隨即又道:“過幾日,給裴寂一份密旨,讓他負責此次巡行的軍糧督運,預備好三千禁衛的口糧。”

“三千?”張千狐疑道:“陛下出巡,又是關外,不是兩萬將士嗎?”

李世民神秘地看了張千一眼,很確定地道:“只需三千即可。這兩萬人馬,乃是在明面上的,所以一定要讓裴寂不可聲張。”

張千意識到了什麼,陛下好似是在佈置着一件大事啊,既然陛下不多說,因而張千也不敢多問,只道:“喏。”

李世民隨即便又老神在在地看着陳正泰:“既然懷疑了這裴寂,想要得到真憑實據,那麼只需佈置一個圈套即可,就看看這裴寂鑽不鑽了!至於朔方,朕倒是真的想去看看的,當初衛青與霍去病封狼居胥,朕仰慕久已,朕這些年,一直都在想,朕的衛青和霍去病在哪裡呢?正泰……朕此番去朔方,你便陪駕吧。”

陳正泰不知李世民的葫蘆裡,到底賣着什麼藥,心裡自是有幾分好氣的!想要張口問什麼,卻又覺得,自己若是問了,難免顯得自己智商有些低!

於是他只好道:“兒臣遵旨。”

陛下要出關的消息,可謂是不脛而走,巡行草原,不比巡行揚州。

何況會試即將開始,天下的舉人,開始漸漸的會聚在揚州,一時之間,民情洶洶。

在讀書人們看來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堂堂皇帝,怎麼可以讓自己置身於危險的境地呢?

這出巡,還是千里之外,況且這草原之中,實在有太多的兇險了,哪怕大唐的民風較爲彪悍,卻也有絕大多數人認爲陛下此舉,實在過於冒險。

因而御史們反對的厲害,坊間也大多傳出流言蜚語。

李世民卻是不爲所動,兩萬精銳的禁軍,枕戈待旦,隨時要預備出發。

這一下子,立即引發了滿朝的反對。

卻在此時,三千勁旅,卻是悄悄的移駐至了邊鎮。

李世民深居於宮中,對所有的反對,統統充耳不聞。

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
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