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

淵蓋蘇文隨即回頭,看了衆將一眼。

他嘆了口氣道:“唐賊攻勢甚急……本以爲他們的目標乃是遼東諸郡,誰料此番卻是直指安市城,這正中了我的下懷!”

“今日,我們就在這裡將唐賊拖死耗死吧。此城甚堅,足以久守,便是堅持一年半載也沒有問題。一年半載之後,唐賊的糧食不足,勢必士氣低落。到了那時,等大王的援軍一到,會同遼東各郡兵馬,勢必要將這唐賊圍殺於此。”

衆將似乎對這淵蓋蘇文很是敬重,紛紛道:“謹遵公命。”

淵蓋蘇文隨即微笑道:“明日開始,所有人輪番登城守衛,不必害怕他們的火炮,這唐軍的火炮雖是犀利,可實際上……只要對城防沒有影響,便是無礙。只要我們謹守於此,便可保全家國。”

他揮揮手,衆將退下,只有一個將軍留了下來,正是淵蓋蘇文的大兒子淵男生。

此時,淵男生恭謹地道:“父親,再過一些日子,天氣只怕要更冷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淵蓋蘇文頷首:“所以我才命人在城牆上潑水,這唐賊,屢屢想要挑釁我們,想要誘使我們出戰,可我豈會上當呢!善戰者無赫赫之功,我們無需尋覓他們決戰,只需堅守於此便可,堅守了……便是勝利。”

淵男生點頭道:“只是不知國內城現今是什麼情形了。聽聞大王命高陽統帥兵馬,出征仁川,可迄今都沒有戰報來。”

淵蓋蘇文聽到高陽二字,不禁面上露出了輕蔑之色。

事實上,這淵蓋蘇文的父親,乃是高句麗的宰相,淵蓋蘇文因此在高句麗的地位崇高。

他們淵家在高句麗,門生故吏遍佈,也正因爲如此,才讓高句麗王高建武生出了防範之心。

而淵蓋蘇文之所以出現在此,也是在王都之中被人所排擠。

高建武爲了防範相權對王權的侵奪,於此開始重用了一些宗室的大臣,那高陽就是其中之一。

淵蓋蘇文道:“大王不過是藉此讓宗室掌握軍權罷了,攻仁川之敵……不過是藉口而已,哎………現如今唐軍來攻,大王卻將自己的私事凌駕於高句麗生死大事之上,實非仁君啊。”

淵男生小心翼翼地看了淵蓋蘇文一眼,顯然,他已看出父親對於大王和高陽爲首的宗室大臣早已不滿了。

淵男生忍不住道:“倘若此次,高陽立下了大功,只怕到時更是如日中天了。”

聽到這話,淵蓋蘇文微微皺眉,他按着腰間的刀柄,唏噓道:“我們守住這裡即好,一切的事,等擊退了唐軍再說。那仁川之敵,不過是偏師而已,即便是擊敗了一支偏師,又算得了什麼功勞呢?可爲父若在此,拖垮了唐軍的主力,這功勞的輕重,高句麗上下自是心如明鏡。”

淵男生不禁興奮起來。

淵蓋蘇文的一切戰略思想只有一樣,就是死守。

利用這裡複雜的地形,以及惡劣的天氣,還有唐軍長達千里的戰線,將唐軍拖垮。

一切和唐軍的交戰,都是能避就避,絕不正面接觸。

對於這唐軍的厲害,在一個多月以來,唐軍渡遼河,攻遼東各城的時候,其實早已摸清了,這樣的軍隊,在野外是無法戰勝的。

因而……城下的唐軍開始想盡辦法攻城。

而城上,淵蓋蘇文則拼命死守。

這依着山勢而建的數丈高牆,猶如銅牆鐵壁一般,橫在了唐軍的面前。

攻城的戰法,面對這安市城全然無用,想引水淹城,偏偏安市城地勢較高。

挖掘地道,卻又因爲這裡處於大山之中,地質多爲岩石,無法挖掘。

使用火炮,卻沒辦法轟塌城牆,造成的傷亡也是有限。

使用箭樓,亦是如此。

最可怕的是,此地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,在用盡了許多辦法之後,依舊還是束手無策。

可怕的還是這天氣。

這幾日,雪越來越大了,鵝毛大雪落了下來,氣溫又是驟降。

將士們如何見識過這樣的寒冬?這山巒起伏中,盡是皚皚白雪。

頭痛不已的李靖只好暫時收兵。

雖然用了很多辦法,想要引誘淵蓋蘇文出城,可這淵蓋蘇文卻是穩如磐石。

戰爭打到這個份上,也不是沒有攻破城池的可能,只是……耗費的時間和人力物力,便只能以天量來計算了。

這幾日,軍中甚至流傳着陛下想要退兵的消息,這讓李靖的心裡頗有幾分忐忑。

要知道,這一旦退兵……就意味着這一次徵高句麗,等於無功而返。

李靖自知自己的這歲數,已經經不起幾年折騰了,若此番退去,就不免讓自己百戰百勝,攻無不克的人生多了一個污點。

而就在此時……

一個飛騎卻是自安市城後門進了來。

這後門正是前往國內城的通道,現在得知國內城來了消息,安市城上下,頓時打起了精神。

“報,有大王的詔令。”

淵蓋蘇文這幾日,都在謀劃守城的事,雖然唐軍沒有什麼進展,可爲了不斷的加強城中的防備,淵蓋蘇文可謂是花盡了心思。

他顯得有幾分疲憊。

對於一直沒有消息的國內城,還有那高句麗大王高建武,他心裡也頗有幾分怨憤。

只是此時……他還是召集了衆將,當着衆將的面,面露微笑道:“大王一定引兵,要來馳援遼東諸郡了,唐軍敗亡,只在今日。”

衆將便都笑了。

要知道……國內城可有十幾萬精銳,若是這樣的精銳能來馳援,那麼……大家就不必在此苦苦支撐了,足以進行反攻。

淵蓋蘇文而後解開了詔令,他面上還帶着笑容,只是他心事重,似乎對於大王的詔令,還是有幾分疑慮的。

大王有詔令來,可能是高陽已經擊潰了仁川之敵,這就讓宗室的大臣立了汗馬功勞,而若是這個時候,大王再命高陽帶精兵馳援安市城,那麼宗室一定如日中天,他就更加要被排擠在權力核心之外了。

淵蓋蘇文年紀已經大了,自知沒有幾年活頭,而淵家還想維持家勢,未來前途難料啊。

只是此時,他卻還要強打精神,顯出幾分高興的樣子。

可當詔令打開,這一看,淵蓋蘇文的身軀便猛地一震,他震撼了。

老半天,竟是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一看就是很不對勁!

衆將見狀,紛紛道:“將軍,怎麼了,何以不言?”

“是啊,這詔令之中說的是什麼?”

淵蓋蘇文臉色鐵青,因爲這份奏疏,比他想象中的情況更要糟糕。

淵蓋蘇文極艱難地擡起頭來,看着無數雙眼睛看向自己,眼眸中居然有幾分迷茫的意味。

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手臂在微微的顫抖。

“將軍……”大家看着淵蓋蘇文的臉色,都不禁緊張起來。

淵蓋蘇文深吸一口氣,才極艱難地道:“唐軍偏師,大敗高陽的十萬精銳,十萬精銳,已是全軍覆沒。不過十日不到的功夫,這一支偏師,已至國內城下,次日……大王率文武向唐軍乞降,高句麗……完了。”

一下子……這城樓之中譁然了。

無數人露出了悲慼之色。

也有人憤慨的握緊了拳頭。

淵蓋蘇文站了起來,此時忍不住悲憤地道:“大王誤我啊!我高句麗歷經五百年的河山,怎麼才幾日功夫,便已淪陷?我等在此死戰,那些國內城的權奸們,卻將我等的一切忠義和苦心,盡都踐踏了。”

衆將之中,有人嚎哭起來。

更多人只是沮喪,低垂着頭,一聲不吭。

淵蓋蘇文不由露出了一抹冷笑,眼中的焦點漸漸聚攏,而後目光中透出了恨意,隨即便將手上的詔令撕了個粉碎,獰然道:“此亂詔,我等絕不能奉命!現在安市城還在我們的手裡,遼東諸郡也還在我們的手裡,我們豈可輕易投降呢?衆將聽令,今日開始,不必再理會自國內城來的消息!安市城,繼續堅守,誰敢言降者,斬之!”

說罷,他拔出了長刀,凜然地看着衆將道:“諸位以爲如何?”

衆將眼淚模糊地道:“敢不從命。”

淵蓋蘇文道:“那來傳令的人何在?拖出去,立殺,將他的頭顱,懸在南門,以儆效尤。”

“喏!”

淵蓋蘇文吩咐定了,滿腔的怒火。

他依舊巡城,此時只想着,只要保全下了安市城,便可效仿那齊國田單一般,憑藉孤城,最終收復高句麗。

巡城的過程中,慰問了一個又一個將士,又親自督促匠人,修葺攻城時毀壞的女牆,回到自己的府邸時,已是夜半三更。

這府邸之內,僕役們都顯得很沮喪。

他到了大堂,早有僕役給他預備了熱水,一日下來,冒着鵝毛大雪,身子早已冰涼透了,此時拿滾燙的熱水泡足,可以讓氣血通暢。

淵蓋蘇文心裡有事,待僕役給他脫了靴子,雙腳深入了滾燙的熱水裡,才舒了口氣。

“父親。”

淵男生匆匆進來,他臉色蒼白,進來朝淵蓋蘇文行了個禮。

淵蓋蘇文一面泡足,一面臉上露出了溫和之色:“軍中的情形如何?”

“將士們……將士們……有不少人……”

淵蓋蘇文皺眉起來,他見淵男生期期艾艾的樣子,不禁怒道:“是有人在動搖軍心嗎?”

淵男生這才道:“安市城孤立無援,而且唐軍一支偏師,尚且可以擊潰我高句麗主力,短短時間內,拿下了王都。父親啊,那偏師,豈不是鄧艾嗎?鄧艾滅蜀,父親便是姜維,再堅持下去,又有什麼意義?”

淵蓋蘇文冷笑道:“這是因爲我們姓淵,這高句麗,本就是我們淵家的。”

淵男生苦笑道:“只是……就算是乞降,也不失公侯之位。”

“住口。”淵蓋蘇文顯然氣極了,暴怒道:“我們淵家,怎會有你這樣的不肖子!以後再敢說這樣的話,我便先將你祭旗,震懾三軍。”

淵男生擡頭看着淵蓋蘇文。

這是一個倔強的人。

此時正狠狠地瞪着他。

淵男生則是嘆了口氣,隨即道:“既然如此……那麼……兒子只好不客氣了,父親……你想要做英雄,可是我們淵家上下,卻不能陪你做英雄!你要保全高句麗,可是這城中的將士們,卻不願再沒有意義的作戰下去了。父親……你好好地上路吧。”

“什麼?”淵蓋蘇文聽了這番話,心涼透了。

其實他雖對淵男生說出的是極嚴厲的話,可畢竟,這個人是自己的兒子。

可是淵男生的話……卻令他一下子心裡發寒,不由道:“你說什麼?來人,將這逆子……”

咔咔咔……

無數的靴子踩在了外頭長廊下的青石地面上。

而後,一個個挺着長戈全副武裝的人衝了進來。

他們穿戴着黑甲,一張張臉顯得面黃肌瘦,雙目發黃的眼睛裡,透着冰冷。

淵蓋蘇文一腳踹翻了足桶,那滾燙的水便翻滾了出來。

他轉身,想要去尋自己解下的佩刀。

淵男生卻是面露出很複雜的樣子,最後深深吸了口氣,口裡道:“你知道將士們爲了你的堅守,每日在此吃的是什麼嗎?你知道若是繼續堅守和消耗下去,唐軍入城之後,極有可能屠城嗎?你知道不知道,我們淵家上下有九十三口人,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婦孺,都需仰仗着父親,由父親決定他們的生死?”

淵男生隨即笑了,笑得又冷又可悲。

他按着刀,卻沒有上前,而是轉過身,身後密密麻麻的黑甲士卒立馬讓出了一條道路,淵男生則是慢慢地踱步了出去。

在他的身後,只聽到淵蓋蘇文不甘心的怒吼:“逆子,你要殺你的父親?”

卻沒有人回答他了。

緊接着……如洪水一般的黑甲武士已經一齊上前,便聽鏗鏘的聲音,而後聽到長戈破甲入肉的聲響。

淵蓋蘇文傳出一聲哀嚎,幾隻長戈已深深地刺入他的腰腹。

他口裡溢血,看着淵男生已越走越遠,只留下一個模糊的背影。

而面前一個個黑甲武士,他們面色泛黃,營養不良的臉上,沒有絲毫的表情。

淵蓋蘇文手中的刀,哐當一下落地,鮮血淋淋而下,他人靠着身後的牆壁,雙腿支撐着。

他瞪着一個武士。

這武士則是拔出了刺入他腰間的長戈,長戈上血跡斑斑。

而後,這武士又狠狠地前刺。

這一次……正中淵蓋蘇文的小腹。

淵蓋蘇文只是悶哼,此時他的身上,已是七八根長戈,越是粗重的呼吸,越覺得自己的氣息微弱。

他的眼簾緩緩垂下,只是……最後一絲神智裡,卻似乎聽到了淵男生在大堂之外傳來的聲音。

好像有人對淵男生道:“解決乾淨了嗎?”

“乾淨了,絕不會失手。”

“這樣便好,如此一來,大家的性命便都保住了。”這人好像長長的鬆了口氣。

“嗯,大家的性命,就都保住了。”這是淵男生的聲音,不喜不悲。

“對外,便說你的父親……不甘受辱,自殺而死吧。”

“也只好如此。”

“只是有勞了。”

“不過是爲了苟活而已,他太倔強了,不識時務,難道要所有人爲他陪葬嗎?何況我等乃是尊奉王命行事。”

“去收斂一下屍首吧,諸將都在城樓那裡等着了,就等你去宣佈消息,定要確保他氣絕才好……”

而後,淵男生又回到了堂中,看着倒是血泊之中的淵蓋蘇文,似乎有些不放心他沒有死,於是蹲下了身,拿手指探了探鼻息。

確保淵蓋蘇文徹底氣絕後,卻又見淵蓋蘇文死時我依舊瞪着眼,那已失去了光彩的眼裡,似乎在最後一刻的彌留之際,還帶着不甘和憤怒。

淵男生卻沒有管顧,而是站了起來,只吩咐武士們道:“收拾一下,預備棺槨。”他最後一眼看了地上的淵蓋蘇文,平靜的道:“你自己選的。”

而後,便匆匆而去。

安市城上下,所有人開始解甲,有人開始降下了高句麗的旌旗。

城樓上,以淵男生爲首,所有的將軍們統統也都解下了身上的甲冑,只穿着裡衣。

他們一齊到了城門處,這巨大且厚重的城門,竟是一時打不開。

原來這門本就笨重,且關閉了一個多月,在這風雪的天氣裡,城門被凍住了,於是……不得不讓人先在城門這裡生火,消融了冰雪,方纔打開了城門。

數十個將軍,紛紛溫順地站在了城門門洞處。

而後……有一個快騎火速地從大門飛奔而出,先行前往前方唐軍的大營。

而唐軍顯然也已察覺到了這安市城中的異動。

實際上……這兩日,攻勢已經降下了,此時的李世民,確實是在考慮退兵的事。

此次遠征,戰果還是有的,美中不足的,就是無法拿下整個高句麗!

他心裡不免憂憤,可也自知自己這個年齡,已經無法再熬過這遼東的寒冬之苦了,這……可能是自己的最後一戰了。

只是可惜……終究還是無功而返啊。

此時他只能安慰自己,子孫的問題……只能由子孫們來解決了!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。

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九章:敕封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十章:急奏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
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九章:敕封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十章:急奏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