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

此時站出班來的乃是隻是一個尋常的大臣。

沒什麼出奇。

這也並不讓李世民覺得有些意外。

因爲歷來朝中的巨大爭議,都是一些看上去不太重要的大臣站出來挑起的。

這更像是某種導火索,真正位高權重的人不會站出來輕易開口說話,理由很簡單,因爲他們需要有轉圜的空間,而對於那些年輕一些的大臣們而言,他們則不在乎這個,畢竟他們年輕,還有的是機會,不妨先積攢自己的名望,哪怕因此而觸怒了天顏,大不了罷黜,可名望在此,將來遲早還要起復的。

這裡頭有一個深沉的邏輯,表面上他們是仗義執言,可實際上,卻說了某一個羣體不能說的話,開了這個口,只要社會的基礎不變,世族擁有足夠立足的資本,那麼即便獲罪,也不過是短暫的蟄伏而已。

李世民凝視着這個年輕的大臣,一字一句道:“卿何人?”

這年輕人道:“臣杜青。”

李世民幾乎不多想,目光便落在了杜如晦的身上,不用去想,這一定是京兆杜家的子弟。

杜如晦面露苦笑,李世民只看杜如晦的神色就知道,雖然同爲京兆杜家的杜如晦頗有幾分跟着自己一條道走到黑的勇氣,可是這並不代表,整個杜家也願追從杜如晦。

畢竟,只有背叛階級的個人。

某種程度而言,杜如晦越是在這件事上表現出曖昧,傾向於宮中,杜家人則越擔心杜如晦給家族造成巨大的影響,而他們則越要站出來,向其他人自證自己的清白。

李世民平靜道:“卿何出此言?”

“敢問陛下,吳明因何而反?”

李世民並不急着揭露答案,而是看向這年輕氣盛的大臣:“卿以爲呢?”

“吳明謀反,是因爲鄧氏的緣故啊,鄧文生有罪,可是鄧氏何辜,陛下大肆株連,以至宇內震恐,天下譁然,吳明之反,不過是因爲這大興株連所引發的後患而已。一個吳明,不過是區區刺史,他一謀反,則揚州世族盡都影從,難道……只是區區一個吳明,不忠不孝。這揚州的世族以及官吏,也都不忠不孝嗎?臣以爲,問題的根本不在於一個吳明,而在於陛下。”

李世民手微顫:“噢?在於朕什麼?”

杜青慨然道:“在於陛下效法隋煬帝之事,以至於那些積善之家心生疑慮,鐘鼎之族心懷恐懼,臣子們已無法預知天威,驚恐交加,這纔是吳明等人謀反的緣由。凡事追根溯源,便能尋覓到解決的辦法,陛下現在要征討叛賊,卻不對叛的緣由進行追溯,其結果就是反叛愈來愈多,朝廷的軍馬疲於奔命。陛下,臣以爲,此事關係極大,在此存亡之秋,陛下理應明辨是非,明察秋毫。”

“朕不能剿?”李世民看着這侃侃而談的杜青,面上依舊沒有表情。

杜青正色道:“臣以爲,可派一天使,前往揚州,述明陛下的心意,那吳明等人,自然而然也就願意束手就擒了。”

“當然……還有一個前提,陛下必須對誅滅鄧氏……”

李世民隨即道:“那麼,朕就派卿去如何,卿家八百里加急,前往揚州,去見那吳明,朕的討伐大軍,隨後就到,卿家若是能說動,固然是好,若是說不動,朕起兵爲你報仇。”

杜青:“……”

杜青感覺陛下這是吃錯藥了。

幾個意思?

招撫叛賊,本意是讓你李二郎承認錯誤和過失,保證誅滅鄧氏的事絕不會再發生。

可你卻讓我去勸降?

自己只是說說而已。

鬼知道那吳明因爲什麼緣故反叛,單靠我這一張嘴,若是人家大怒,砍了我的頭顱怎麼辦?就算不砍頭顱,一旦挾持了自己,與官軍作戰,到時兵荒馬亂的,自己的小命也休矣。

杜青一時懵逼。

“既如此,朕便下旨……”

“陛下……”杜青大怒,他感覺李二郎侮辱了他,這分明是故意的,作爲臣子,君王是不應該這樣羞辱自己的,杜青昂首道:“陛下難道不知道問題的根本,招降吳明,並非是根本,而陛下濫殺無辜,效隋煬帝舊事纔是根本所在。陛下怎可避重就輕?”

李世民突然大喝:“避重就輕嗎?”

杜青萬萬沒料想,方纔還冷靜的李世民,下一刻突然反目。

羣臣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更是鴉雀無聲。

“朕避重就輕又如何?”李世民凝視着杜青。

杜青:“……”

“朕再來問你,朕誅滅了鄧氏,又如何?”

杜青一口血要噴出來,他突然發現一個問題,自己方纔口若懸河所說的話,固然引經據典,而且很有道理,可自己的道理,一切都在對方講道理的前提之下,方纔可以使人信服的。

那麼,一個非常可怕的問題是……

如果對方……他不講道理呢?

“吳明要反,爾口口聲聲,爲吳明辯護,認爲他不過是因爲鄧氏被誅滅之後,心生恐懼而已。這些話,沒錯,朕也相信,他如何能不恐懼呢?鄧氏犯罪,他吳明罪責也不小。鄧氏侵擾小民,他吳明就沒有嗎?現在害怕了,驚懼了,不知所措了,於是便敢反,帶着軍馬,圍困朕的弟子,這是臣子所爲嗎?這是亂臣賊子!”

李世民厲聲大喝。

殿中的人都不做聲。

李世民隨即虎視杜青,雙目有着錐入囊中一般的銳利,他而後一字一句道:“杜卿家左一口吳明如何如何,右一口朕如何如何?現在吳明已反,賊子殺戮官軍,這歷朝歷代,賊殺官,官殺賊,本是理所當然之事。可你處處爲吳明袒護,爲他辯解,朕只問你,爾是賊,還是官?”

杜青心一沉。

這是不講道理啊。

“賊子作亂,不可一概而論。臣以爲……”

“少來此繞圈子,朕只問你,爾爲官,爲賊?”

李世民顯然失去了最後的耐性。

他甚至已想好了,對方若是敢說一句爲賊,便立即命殿中禁衛將這傢伙直接用金瓜錘死。

杜青臉色鐵青。

士人是不喜歡做選擇題的,他們喜歡做閱讀理解,任何一件事,都可以發出一大通的感慨,他們說話和行事,歷來喜歡遮遮掩掩,猶抱琵琶半遮面,唯有如此,才顯高明。

可陛下顯然過於簡單粗暴了。

李世民的大喝,讓他心裡一顫,他原本還準備了一大通的理由,來給吳明辯護。

當然,給吳明辯護的目的,不是因爲他和吳明有什麼私交,目的在於,正好藉着這個吳明謀反,來告誡皇帝,誅滅鄧氏的事,是萬萬不能開這個先例的。

只是,李世民此刻死死的凝視着什麼,他沒這麼多時間和一個杜青在此糾纏。

杜青稍一猶豫,最後垂頭道:“臣,自然是官。”

李世民冷笑:“朕看你不配爲官,食君之祿,卻心向賊子,也敢自稱爲官嗎?”

杜青感覺自己人格上受到了侮辱,一時義憤填膺起來,他振振有詞道:“陛下何出此言,臣只是爲了社稷而已,陛下與那陳正泰私訪揚州,這是人君所爲嗎?隨意誅滅鄧氏,這又是天子應該做的事嗎?現在吳明等人反了,難道不該追究?陛下今歲以來,性情大變,這都是陳正泰在旁的緣故,現如今……他也算是多行不義必自斃……”

這些話,是杜青的心裡話。

杜青憤怒了。

此刻他放肆的發泄着自己的大膽,可這又如何,大不了,罷黜我杜青罷了,我杜青說出來的乃是天下人的心聲,我杜青即便不爲官,也有諾大的家業,足以一輩子衣食無憂,錦衣玉食。他日我得了盛明,照樣會有無數人前仆後繼的舉薦我,朝廷還是得徵辟我杜青爲官。

李世民聞言,大怒。

“來……拿下!”

聽到這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句話,李世民終於無法忍耐了。

禁衛聽罷,已是如狼似虎的衝進殿中來。

朝中百官大恐。

直接殿中拿人,還是貞觀朝的第一次。

杜青也沒料到,陛下居然如此硬氣,和從前的李二郎,完全不同。

禁衛已至面前,杜青口呼道:“豈有殿中拿大臣的道理……”

禁衛們卻將他按倒在地,他不服氣,依舊大聲疾呼:“陛下連綱紀都不要了嗎?”

殿中已是譁然一片,杜青固然是出頭鳥,大家作壁上觀,某種程度,不過是讓杜青來試水而已,誰想到陛下的反應如此激烈。

這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。

於是,許多人蠢蠢欲動,想要爲杜青說情。

可他們擡頭看李世民時,卻見李世民臉色鐵青,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:“拖至太極門外仗打,至死方休!”

至死方休……

杜青臉色一變。

其實他確實是來做‘魏徵’的,但是,他沒想過讓自己做比干啊。

魏徵和比干之間的區別是,魏徵如何痛罵皇帝,皇帝也得表示朕錯了,你說的都對,卿家真是敢言之士。

而比干這種,是真的會死。

杜青感覺整個人都癱了,渾身上下,沒有一丁點的氣力,他雙目無神,臉色蒼白如紙一樣,張口還想說什麼,禁衛們便拖拽着他出殿。

剛出殿中,杜青這才反應過來……不對呀,這不是開玩笑的。

於是,他頓時開始掙扎,想要掙脫孔武有力的禁衛,偏偏這禁衛反剪着他的手,越是掙脫,越是疼的厲害,於是杜青歇斯底里的大喊: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陛下要效商紂王嗎?陛下因言治罪,難道就不怕……這天下更多的吳明……”

這是他最後說的要挾,因爲杜青已被拖拽的遠了,他的聲音殿中的人已聽不清了。

李世民隱隱聽到杜青方纔的聲音,已是勃然大怒。

”陛下,萬萬不可,打死一個杜青,那麼天下人視陛下爲何?”

“陛下,今日杜青若死,誰敢在陛下面前言事?”

“陛下……”

此時……連房玄齡也覺得過了頭,他知道陛下在盛怒之下,便徐徐站出來:“陛下,杜青不過是胡言之輩,何須與他計較,若將其杖斃,反成全了他的忠義之名,不若罷黜,再不敘用。”

李世民冷冷道:“他既說出了多行不義四字,既然他自詡自己忠誠敢言,那麼朕就成全了他的忠義之名吧。”

說着,李世民更加憤怒:“陳正泰危在旦夕之間,還要被你們這樣的侮辱嗎?他有何錯,又爲朕分了多少憂,現在,他人還生死未卜,就已有人敢妄言多行不義嗎?好,朕今日讓說這話的人知道,什麼叫做多行不義。”

羣臣譁然。

不過杜青確實有些過頭了,人家陳正泰說不定都已被亂賊們砍成肉醬了,屍骨未寒,這個時候你跑去說什麼多行不義,也難怪陛下勃然大怒,這不等於是在人家墳頭上蹦迪嗎?

人死爲大啊。

只是杜青無論如何也要保的,這要是開了殿中殺人的先例,那還了得。

許多人搜腸刮肚,等着進言。

卻在此時,那張千匆匆進來:“陛下,奴有事要奏。”

李世民正在怒火中燒,不過張千乃是內常侍,最知自己心意,此時朝議,他一宦官,是不該入殿奏事的,除非遇到了緊急的情況。

李世民看着瞠目結舌的大臣們,顯然這些大臣們已經被今日一次次規矩的破壞而震驚。

李世民道:“說!”

“陛下,不知什麼緣故,突然……交易所那裡,發生了變故,似乎有一些資金,瘋狂的在收購陳氏的股票,短短一個時辰,價格瘋狂的攀升,奴覺得可疑,特來稟奏。”

張千是個聰明人。

上一次,叛軍的消息剛剛傳到宮裡,那交易所就事先得知了什麼消息一般,瘋狂的開始暴跌。有了這一個教訓,專門陪伴在李世民左右,爲李世民鞍前馬後的張千便學聰明瞭,專門在交易所裡設置了人手,隨時打探。

而就在一個時辰之前,整個交易所發生了十分詭異的局面,似乎有某些手握巨大資金的人,在瘋狂的收購,這和前幾日的大跌,完全不一樣,這陳氏家族涉足的股票,統統止住了跌勢,應聲而漲,而且漲的十分厲害,屬於只要你敢開價,我就敢買。

事有反常即爲妖,這麼大的事,張千覺得還是率先來奏報一下爲好,別讓其他人搶在了自己的前頭。

李世民面沉如水,此時他心情極糟糕。

不過陛下還未開口,張千就察覺到了陛下的心思,於是立即又道:“這一次大量的收購,顯然不是陳家的回購,這兩日,陳家雖也大力在回購,可是根本沒有將行情拉擡起來,顯然……拉擡價格的人,絕不只是陳氏這樣簡單,奴之所以來奏報,是覺得這件事過於突然,是不是……又有人提前收到了什麼消息?”

殿中的人或多或少,對那交易所是有一些瞭解的。

聽說交易所那裡又出了怪事,竟也都沉默了。

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
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