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

陳正泰聽到此,心裡不免在想,這散落在天下各州和各縣的報館人員,倒是和情報人員沒有分別了。

可往細裡說,這些人每日刺探和分揀這麼多消息,慢慢的輕車駕熟之後,想不轉身成爲情報人員也難。

所謂的情報,不就是靠着這個來的嗎?

陳正泰隨即道:“無論用什麼辦法,在揚州給我仔細打探,我要知道那婁師德在揚州發生了什麼?現在發生了這麼一樁事,陳家不能不管。婁師德乃是我們陳家舉薦的,他若是投了高句麗,我們陳家豈能臉上有光?我要知道揚州發生的每一件事,一丁點都不能放過。”

“喏。”聽了陳正泰的話,陳愛芝亦是極其慎重起來,他毫不猶豫的作揖道:“明白了,我這便修文。只是……”

陳愛芝狐疑地看着陳正泰,不禁道:“我聽聞的是,婁師德招募的水手,大多和高句麗人有仇,說他們叛了大唐……”

“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。”陳正泰道:“怕就怕衆口鑠金,而婁師德這些人呢,又已楊帆出海,天知道還能不能回來!或者說,能不能活着?這人若是死了,是不會開口說話的,活着的人,卻能想怎麼說便怎麼說。不過單憑這個,還不足以推翻揚州刺史那邊的奏言。我要的是真憑實據!”

陳愛芝點頭,他心裡略一思索,便道:“揚州那邊,不但侄兒會修文讓他們先打探,報館這裡,有一個編撰,也最擅長此道,我讓他今日便啓程親自去揚州一趟,專司此事,一定能水落石出。”

“這便好。”

陳正泰隨即道:“還有揚州刺史這些人,也要細細查一查,此人是姓崔嗎?哪裡的崔氏?”

陳愛芝立馬就道:“是清河的。”

“清河崔氏……”陳正泰點頭:“清河崔氏上下人等,若有什麼異動ꓹ 也要留意,蹬鼻子上臉到我們陳家的面前ꓹ 不給一點顏色看看怎麼成。”

陳愛芝忙是應下,而後便匆匆去佈置了。

陳正泰接着又對陳福吩咐道:“去請三叔公來。”

交代完陳福,陳正泰便坐下ꓹ 邊喝茶邊等三叔公。

陳正泰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有道德感的人,三觀很正ꓹ 簡直就是穿越界的良心,可今日發生了這樣的事ꓹ 讓陳正泰不得不開始重新去思考三叔公提出的問題了。

不久ꓹ 三叔公便到了,他坐下,有人奉茶來,三叔公不疾不徐的呷了口茶,而後微笑的看着陳正泰道:“正泰啊,老夫看你臉色不好,你呀ꓹ 雖然年輕,可是也要滋補滋補身體嘛ꓹ 這身子骨硬朗ꓹ 纔可以傳宗接……”

“叔公。”

陳正泰打斷他ꓹ 今兒他可是有重要的事ꓹ 故而很直接地就道:“上一次,叔公提起了關於凝聚人心的事ꓹ 我有一些想法。”

三叔公精神一震ꓹ 似乎只等着陳正泰說出來。

陳正泰便道:“若只是以陳家的名義ꓹ 每日請人赴宴,我看也不妥ꓹ 這太招搖了。不如辦一個同窗會吧,就在長安設一個茶樓,暫時呢,只許大學堂裡出來的進士去喝茶閒談。當然,若是其他人想進去,需得三個以上進士作保,還需查一查此人平日的言行。有空呢,我們陳家人也可以去坐一坐……當然,偶爾我也會去,至於在裡頭,是談風月,還是朝中的事,就不必言明瞭。”

“這個好。”三叔公已有些混濁的眼眸頓時亮了幾分,隨即又道:“你說的對,總來陳家,確實不是辦法。正泰此提議,倒是正合我意,果然不愧是我的侄孫啊,像……太像了。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陳正泰深吸一口氣,才道:“再者,進了裡頭,就要互助,得有約定,譬如同門之間,不得相叛,若有攻訐同窗,或是勾結外人,亦或者犯下其他禁忌者,立即除名,不但從此不得進這茶樓,從此以後,大學堂也要將他開革出去。”

三叔公點頭:“不錯,得有規矩,沒有規矩,不成方圓嘛。”

陳正泰接着又道:“太子那邊,我得去說,還是得請他去主持大局。有了太子經常出入,也就不易引人猜忌了。除此之外,他們都是年輕的進士,陛下現在雖處壯年,可是新進士與太子,還有我們陳家和睦,他也是樂見的。”

這裡頭……就很有名堂了,若是這些人都不是新進士,都是三省六部裡的頭面人物,有鑑於李家喜歡砍自己人的傳統,李世民只怕還真有點心裡涼涼的。

可這些進士,都還年輕,而且現在的官職,最高也不過七品,對於李世民而言,反而是一樁好事!

在皇帝看來,太子既得有自己的班底,以確保他若是突然駕崩,太子能夠迅速控制局勢。另一方面,這個班底又不能有取朝廷而代之的實力,這裡頭得有一個度,只要不過這個紅線,陳家這樣的佈置,不但不會引來猜忌,反而會得到李世民的讚賞。

三叔公只小雞啄米的點頭,口裡道:“還有呢?”

陳正泰道:“還有就是,得有骨幹,這個便需叔公和父親留意了,這人嘛,慢慢的培養,倒也不急,最緊要的是互助,彼此要守望相助,這才只有讓大家笑得抱團才能取暖,才能萬衆一心。”

三叔公聽着,唏噓不已:“你看,老夫又和你不謀而合了,老夫也是這般想的。”

和三叔公商議定了,而後陳正泰突然道:“這清河崔氏……乾的是什麼營生?”

“什麼?”這話題太突然,三叔公一愣,隨即道:“清河崔氏?正泰,你招惹清河崔氏做什麼?”

顯然,三叔公還沒有收到風聲。

陳正泰已經讓人去打探消息了,可就算打探了消息,也只是將崔巖的罪給坐實了。

可崔巖背後的崔家呢?

這可是一個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啊!

只要崔家一日不挎,這崔巖就還有反撲的可能。

三叔公毫不猶豫道:“崔家現在最大的買賣,乃是瓷器。自打陳家開始燒瓷,崔家便瞄上了這個營生,當初他們有許多製陶作坊,現如今,轉而開始效仿陳家燒瓷,畢竟他們家大業大,一旦曉得了燒瓷的訣竅,便可推開。現如今,他們有關中和關東有十三個窯口,何況他們早年就有過佈局,所以現在轉而燒瓷,獲利不錯。當然,也只是不錯而已,畢竟燒陶和燒瓷所需的土是不同的,雖然崔家想盡辦法……想燒出好瓷器來,可畢竟……這瓷土得來不易,因而……產量也是有限。”

陳正泰道:“原來如此,那麼……”

他頓了頓,隨即道:“這瓷土,確實罕見,偏偏這瓷器,又受天下人喜愛,哪怕是咱們陳家,想要尋到上好的瓷土,也不容易啊!不過三叔公,得求你辦一件事,我知道有一個地方,有一個不錯的瓷土礦,你呢,尋個人,找個名義,去探勘一下,到時候,崔家少不得要覬覦,你想方設法高價賣給他們。”

“啊……”三叔公一愣,忍不住立馬問道:“那兒蘊含了多少瓷土?”

“蘊含的儲存量絕不會低,足夠開採數十年了。”

三叔公倒吸了一口涼氣,便道:“這……這不妥吧,數十年的產量,現在誰都想買瓷器,可能制瓷的瓷土只有這麼一點點,得來不易,現在突然發現了這麼個大礦,不啻是金礦啊,咱們陳家既能發掘,何不用來自己煉瓷,反而轉賣給崔家做什麼?”

“這個倒是不必去管,你按着我的方法去做便是。”

陳正泰一臉智珠在握的道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數日之後,崔家的長房崔志正從報紙裡得了消息,他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崔家分爲兩房,其中大宗乃是博陵大宗,而清河崔氏,不過是小宗而已。

崔家的郡望,如日中天,甚至在天下人看來,這當今天下,第一的姓氏不該是姓李,而應當姓崔,由此就可見崔家的厲害了。

而清河崔氏,雖然不過是小宗,可在有唐一朝,清河‘小房’還是被人視爲閥閱之最,認爲即便崔家撇開大宗,這清河的崔氏,依舊可以成爲天下一等一的門閥。

崔志正這幾日心煩意亂,說到底,還是自己那不成器的三兒子惹來的禍端,本來這一次,讓他出任這揚州刺史,就已經調動了清河崔氏所有的關係,甚至還動用了一些博陵崔氏的人脈。

這崔巖若是好好的做他的刺史,藉此來提振自己的聲望,倒也罷了,可誰想到,這傢伙居然作死到跑去和一個小小的校尉爲難,更沒想到的是,這校尉居然很硬氣,直接一甩手,翻臉了。

事情鬧到這個地步,固然已經佈置妥當了,不至讓問題鬧大,可崔志正還是有些不放心,生恐出什麼紕漏。

當然……現在崔志正看到這報紙中的消息,一時之間,卻沒心思將崔巖放在心上了。

潁州汝陰縣發現了規模宏大的瓷土礦,藏量驚人。

瓷土……

崔家一直都在尋覓瓷土。

畢竟崔家的主要產業,便和從前的製陶息息相關,自從陳家開始制瓷之後,崔家仗着自己的窯口多,還有土地驚人的優勢,依舊可以和陳家分庭抗禮,而這還不是重點,重點就在於,現在制瓷的根本不在於技藝,而在於瓷土的產量。

這天底下,能製陶的土數之不盡,唯獨制瓷的土,卻是鳳毛麟角。

現在突然出現了一個大礦,這就意味着,這個大礦,最終爲誰所得,都可能會出現一個擁有巨大財富,而且直接擊垮其他制瓷產業的巨無霸出現。

一旦瓷土不缺了,崔家這點產量,還怎麼和人競爭?

於是他不再遲疑,立馬道:“來,來人……趕緊,去潁州一趟,好好得去查一查,看看這瓷土礦,到底是誰家所有,想盡辦法給老夫買下來。”

這瓷土,就是黃金啊!雖然在別人看來,不過是一些尋常的土而已,可現如今,只要煉出來,價格比黃金還珍貴。

而一旦崔家得到了潁州的瓷土礦,就意味着,崔家的窯口可以日夜開工,再也不缺乏瓷土了。

甚至……在崔志正看來……即便是陳家的制瓷作坊,在他的面前,也將不堪一擊。

對於瓷土的珍貴,崔志正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。

“趕緊,現在都已登載在了新聞報中,滿天下人都曉得了這消息……不,老夫還是得親自去一趟,得親自去看看這礦如何。來人,備車,趕緊備車。”

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
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