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

對於陳正泰而言,要籠絡整個三省六部,得把陳家所有的錢都掏出來纔夠。

可要籠絡一個假裝自己在治理天下的東宮,卻是輕而易舉的。

這購房的事出來,所有人都歡欣鼓舞。

只是想到要報上去給那李詹事,又不少人忐忑起來。

這事……有李詹事擋着……只怕不能成吧!

人生怎麼總有那麼多痛心疾首的事情!

“哎……”此前那司經局的主事不免嘆息,這短短一天時間,他的內心已經過了好幾次山車,便是再謹慎的人,現在也沒了脾氣。

他捋着須,幽幽地道:“少詹事是好人哪,說實話……咱們爲官這麼多年,可見過有誰如少詹事這般的體恤我等呢?老夫說句不該說的話。李詹事只曉得自己沽名釣譽,哪裡曉得我們的苦楚?我等在東宮效力都有一些年頭了,個個都說我們清貴,清貴我是不見,清貧倒是真的……”

原本在這東宮,是沒有人敢質疑李詹事的,畢竟……李詹事主掌東宮多年,威望極高,可這主簿打開了話匣子,卻一下子說出了大家的心聲一般。

大家紛紛頷首。

這就像潘多拉盒子給打開了,頓時覺得這裡的茶也不香了,心裡百爪撓心。

有一個文吏站在一旁,低聲道:“聽說現在二皮溝的宅子,只幾十見方,便要二十多貫,價錢雖不及長安,可現在也緊俏得很,倘若……倘若是打個折,我等小吏有個優惠,能省個幾貫錢,諸位相公們呢,只怕能購置的宅邸不小,這省下來的就是幾十上百貫啊。”

“再者說了,那陳詹事不是說了嗎?這個優惠,還可以轉讓的,咱們就算不買,轉手出去,不就是白送了幾貫至幾十貫甚至上百貫錢?況且有的人想要去二皮溝置業,還沒這麼容易呢。若是買了宅,在那落了戶,聽說……那兒的薪俸比外頭要高,家裡若是有幾個不成器的子弟,也好安置……”

大家越說越是激動。

主簿便怒道:“這不是錢的事。”

一般有人說出這不是錢的事的時候,大抵……就真的是錢的事了。

主簿繼續道:“這主要是陳詹事的心意啊,這般的深情厚誼,哎……”

許多人心裡不禁升起了一個念頭,若是這東宮裡沒有李詹事……該有多好。

只是這些心裡話,大家都心照不宣。

…………

李世民看着手裡的一份彈劾奏疏,他臉色越發的凝重。

主要是上奏疏的人不是尋常人,而是德高望重的東宮詹事李綱。

李綱這個人,李世民是知道的,此人是跨越了三朝的老臣,一直以剛正不阿而著稱。

否則……李世民怎麼敢放心將這東宮交給李綱。

甚至可以說,李世民可以任命一個人做宰相,即便這個人德行差一些,都無所謂,可若是讓這個人去東宮做詹事府詹事,李世民卻需深思熟慮。

因爲這涉及到的乃是太子,是國家的未來,宰相有錯,自己可以隨時改正他的錯誤。若是太子教歪了,誰能改正呢?

這涉及到的,乃是王朝延續的國本問題。

因而對於任何李綱的奏疏,李世民都需深思熟慮。

此時,他看着這奏疏之中的話,令李世民的濃眉深深皺起來,口裡道:“朕真的想不到,朕命了陳正泰做少詹事,居然鬧出了這麼多的事。”

張千小心翼翼地看着李世民,不敢隨意發表意見。

李世民隨即道:“陳正泰在東宮遊手好閒,行爲不檢……不知是不是李綱言重了。李卿家素來很少因爲東宮的事上奏的,可是陳正泰上任第一日,竟就鬧出這樣的事嗎?你看看,這李卿家說陳正泰對於詹事府事務一無所知,還有這兒……說他破壞風氣……”

李世民的心情一下子的變得糟起來,他將奏疏合上,陷入深思,良久才道:“難道……朕這一次真的錯了,陳正泰根本不適合在東宮節制東宮百官?”

當初讓陳正泰爲舍人,和現在讓他做少詹事是不一樣的,舍人只是個陪讀,不需要具體管其他的事務。

這一次讓陳正泰做少詹事,就相當於讓陳正泰成爲朝廷的尚書令,這可是節制所有官吏的活。

本來李世民有磨礪陳正泰的意思,可現在看來……這纔多久啊,就鬧得詹事府內失和。

張千看了看李世民的臉色,才道:“奴聽說,李詹事素來剛正,他說的話……”

張千這話是真真的說到了李世民的心底,李世民踟躕道:“朕對陳正泰有很大的期望,希望他不只是有小聰明,而是能成爲像房卿家和杜卿家這樣的人,他與太子交好,等朕百年之後,可以代之以顧命,託付後事。看來……朕還是心急了,應當讓他從小處做起,譬如先爲值班侍奉,然後再徐徐升上來,而不該是直接任命他爲少詹事。”

張千咳嗽:“既然如此,那麼陛下……”

“不可以。”李世民卻是臉色一正,搖頭道:“這聖旨已經發了,豈有收回成命的道理?東宮……真的太緊要了啊……明日,你收拾一下,朕要親去東宮一趟。”

張千只好道:”遵旨。”

…………

東宮裡是有陳正泰的宿舍的。

不過這地方太簡樸了,讓陳正泰一度懷疑,自己是來東宮坐監的。

好在東宮上下的人都體貼他,宦官給陳正泰加了被褥,文吏害怕陳正泰起夜,特意多取了蠟燭來。

他從公房出來,幾個主簿便湊上來,陪他喝茶,到了半夜的時候,外頭的宦官見陳正泰的房裡還亮着燈,特意在外頭問:“陳詹事這麼晚還未睡下嗎?是否肚子餓了,若是餓了,奴讓膳房裡做一些吃食。”

陳正泰在裡頭道:“大半夜的,膳房的人只怕也要睡,別擾人清夢了。”

這宦官聽到陳正泰回話,激動得不得了,立即道:“陳詹事只要一聲吩咐,便是再困,大家也肯盡心效力的。”

陳正泰想了想道:“我還是睡了吧,明日還要早起呢。”

“那陳詹事可要捂緊被褥,可千萬別凍着了。”

宦官的關切……讓陳正泰覺得自己好像是他爹一般,可謂無微不至。

其實……陳正泰沒給他們什麼錢。

哪怕是說這宅邸的優惠,其實說少不少,說多不算多。

陳正泰給他們的……是希望。

想想看,這纔來第一天,就又是送錢又是給宅邸優惠,陳家又這樣的有錢,再加上太子對陳正泰信任,以及天子門生的身份,換句話來說,大家都覺得這個少詹事好說話,體貼大家,想着辦法給大家實惠和利益,第一天就如此,將來日若還有什麼好處,會不想着大家嗎?

跟着這樣的人,就算不說吃香喝辣,幹活也是很帶勁的。

次日一早,陳正泰便又被拉了去李綱的詹事房。

在這裡,屬官們早已到了,陳正泰打着哈欠,起道太早,他覺得對自己的身體發育不利。

可這李綱,雖是須發皆白,卻是精神抖擻地跪坐在案首的位置。

陳正泰恭恭敬敬地朝他行禮:“見過李詹事。”

“怎的來得這樣遲,大家都在等你了。”李綱皺眉,看着陳正泰,露出不悅之色。

你看看……這樣的散漫,怎麼節制這東宮百官呢?

李綱老了,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致士,他希望將來有一個德高望重的長者來取代自己,成爲詹事,而不是陳正泰這樣的人。

陳正泰一臉尷尬,只好道:“下官下次一定注意。”

李綱就冷着臉道:“這非遲來的問題,而在於是否有責任心,一日之計在於晨,這個時候,正該是檢討一日過失,也是佈置今日職事的時候,你是少詹事,更該以身作則。”

陳正泰灰溜溜地點點頭。

大家看向陳正泰的目光都帶着同情。

而李綱卻不以爲意,隨即道:“各司各寺,還有各房、各衛率,就是一個朝廷,這個朝廷……現在雖未治民,可是將來,爾等都可能要進入各部,甚至是三省的,因而……都馬虎不得。老夫平日讓你們在此職事可以放一放,可是首要的,是先修身,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;欲正其心者,先誠其意;正心誠意,乃是重中之重,如若不然,如何立德?若不立德,這綱紀也就敗壞了。爾等這幾日,都讀了什麼書?治了什麼經?”

衆人一時尷尬,紛紛看向李綱。

李綱便向陳正泰道:“你是少詹事,你來說,近來看了什麼書?”

陳正泰有點懵逼,老半天才道:“最近的時候嗎?”

李綱頷首:“是。”

陳正泰心裡想,我這輩子好像沒看什麼書呀,不過穿越來之前的時候,倒是看過書的,這麼說來,最近的時候……上輩子的書算不算?

李綱看陳正泰遲遲不答,便道:“怎麼,少詹事何故不言?”

陳正泰只好道:“看,看了。”

“那你說,是何書?”

陳正泰怯怯道:“明朝敗家子。”

…………

月底求月票。

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二十章:急奏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
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二十章:急奏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