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

李世民瞬間覺得,自己好像被陳正泰帶進溝裡去了。

可是……包子……聽着有點想吃的樣子。

於是在人慾和天理之間,稍稍做了猶豫之後,李世民便忍不住道:“包子嗎?朕……嚐嚐看。”

陳正泰便道:“這包子其實和餅差不多,只是卻不是燒的,需用東西來蒸,過兩日,兒臣回去讓府上做幾蒸籠送進宮裡來,陛下一吃便知了。”

李世民便不禁遺憾地道:“何不明日就送,爲何要過兩日?這過兩日,乃是敷衍之詞。”

陳正泰只好道:“那便明日。陛下,兒臣想起一件事來,非要趕緊去處置不可。”

李世民心知……這傢伙果然是轉移話題了。

禁不住感慨,現在的年輕人,都不太喜歡聽年長者嘮叨。

於是又忍不住心裡感嘆,難道朕已老了嗎?

而陳正泰一溜煙的出了宮,說實話,他確實覺得李世民有些嘮叨了,或許……年長者在年少者面前,總會有一副老子吃的鹽比較多的姿態。

出了宮,他直接回府,卻見家門前又是車馬如龍。

陳正泰覺得,自家府邸,彷彿成了崔志正、韋玄貞等人的公共廁所了,想來就來,來了還不肯走,這很有蹭飯吃的嫌疑。

陳正泰則是偷偷的躲到書齋裡去,卻見武珝在書齋里正看着一張蒸汽機車的圖紙發呆。

陳正泰躡手躡腳,坐到自己的書桌之後,武珝這才察覺到了異樣,擡眸,見是陳正泰,便道:“恩師怎麼不去待客?”

“我不想認識他們。”陳正泰很認真的道:“待客是叔公的事。”

“可是他們最想見的是恩師啊。”武珝笑盈盈地道:“見一見也沒什麼不好的。”

陳正泰坐下後,定了定神道:“我見着他們便討厭……要不你去打探打探?”

“不成,不成。”武珝立馬搖搖頭:“我也不敢去,方纔我見了我的兄長武元慶了,他親自來尋我了。”

陳正泰詫異地道:“說了什麼?”

“希望想辦法提高一下武家的配額,說是配額裡,武家只許賣兩個。”武珝道:“他希望提高到五個。”

陳正泰道:“你若是想走這個後門,我也不妨幫襯一二。”

武珝卻是想也不想的便搖頭,極認真的道:“我和他說了,這與我無關。”

“那他少不得又要咒罵你幾句了。”

武珝又搖頭:“他不敢罵我,我越是板着面孔訓斥他,他越是垂頭喪氣,不敢頂撞。”

哈哈……

陳正泰忍不住樂了:“攻守之勢異也。”

武珝想了想又道:“倒是三叔公,極喜歡和他們打交道,三叔公常說,人在世上,最緊要的是人情練達。方纔陳福經過中堂的時候,聽三叔公說什麼鐵路……”

陳正泰一樂:“怎麼在哪裡都能聽到鐵路。”

“我也不知。”武珝想了想道:“不過他的意思,似乎是希望大家把錢投到關外去。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隨即,陳正泰搖搖頭,苦笑道:“我想這些世族吃了大虧,一定不會上當了吧,現在只怕他們聽到投資,便心裡怕得很了。”

武珝頷首道:“我也是這樣想的,三叔公這是白費功夫了。”

陳正泰隨即道:“你那蒸汽機車呢,研究得如何了?”

“已試製了幾臺,可有幾個問題…還沒解決,最終最重要的是氣缸,我發現這蒸汽出來,最大的問題是會漏氣,這氣一漏,‘力’就沒有了,現在正在想辦法呢。”

陳正泰若有所思地道:“這個呀……”

其實這也是陳正泰最頭痛的地方,密閉性至關重要,在後世,橡膠是最好的材料。可這個時代,實在是沒有橡膠,只能從其他方面找辦法了。當然……若是找不到可替代的辦法,只能損害動力。

“那你好好的想吧。”陳正泰說罷,便不好再多打擾她,於是很快就出了書齋。

畢竟一顆聰明的腦袋是很有作用的!

不過陳正泰沒有出去會客,這府上許多的來客,似乎沒多久就都走了,陳家一下子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。

卻見三叔公興沖沖的拿着一張單子,哼着曲兒往後宅而來。

他擡頭看到了陳正泰,便呼喚道:“正泰,見到你正好,正要尋你呢。”

陳正泰只好硬着頭皮上前,朝三叔公作揖道:“聽聞叔公方纔去待客了,卻不知這客待的如何了?”

三叔公便帶着微笑道:“哪裡是待客,這不是大家都窮了嗎,我思來想去,好歹當初也都是有交情的,這幾百年來,有恩有冤,看着他們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樣子,終究於心不忍啊,就想着……咱們鐵路不是要修了嗎,就好心的提議他們去關外購置鐵路站附近的土地,老夫和他們說了,這地價以後至少能漲十倍,咱們陳家敢把鐵鋪到地上,這地上的都是鐵,能不值錢嗎?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這個理由……很強大。

“而後呢,他們怎麼說?”

“也沒怎麼說。”三叔公道:“我還告訴他們,在鐵軌上用馬拉車,更是輕省簡便,總而言之,是要掙大錢的,跟着咱陳家……保準能發財的。想想看,我們陳家可曾做過虧本的買賣?所以……到關外去購置車站附近的土地,就對了。”

陳正泰突然發現,所謂的投資市場,誰他孃的能閉着眼胡說八道,誰就是贏家啊!

三叔公簡直就是奇才,若是進入金融圈,一定是行業巨擎。

此時,三叔公揹着手,慢悠悠的繼續道:“他們當然動了心,這一羣人嘛,個個都好像輸紅了眼的賭徒,一個精瓷,已讓他們虧的血本無歸,再不想辦法把錢找回來,這還怎麼得了。”

陳正泰倒是忍不住道:“他們投資的錢,從哪裡來?”

三叔公瞪他一眼,像看笨蛋似的一樣看着他,道:“借貸呀,我們錢莊……不是可以借貸嗎?難道我們陳家給他們出錢?”

“……”

好吧,陳正泰突然覺得自己的腦子還不如三叔公了!

三叔公耐心地解釋道:“其實當初,他們還有一些沒有質押的土地,還有一些奴僕呢,也有一些宅邸,你也不想想,世族數百年,這是多少財富……一時半會,就算要敗,一下子就敗的盡的嗎?再者說了,前些日子,人家不是靠着配額賣出一些精瓷去嗎,好歹也掙回了一點錢。總而言之,他們一時半會也死不了,真要擠一擠,總能湊出一點錢來的。”

陳正泰不禁道:“他們真肯借?這精瓷血虧了這麼多……”

三叔公搖搖頭道:“其實老夫料準了他們要孤注一擲的,正泰啊,你以爲你自己熟諳人心,其實人心沒有你想的這樣簡單。你想想看,若是他們一輩子,靠着祖宗的產業爲生便也罷了,反正永遠不失富貴。可是……偏偏他們投了精瓷,當初,那可是數倍甚至數十倍的暴利,這人哪,嚐到了甜頭,可也狠狠栽了跟頭,可這個時候呢,你以爲他們真會接受教訓?啊呸,這些人什麼德行?他們非但沒有接受教訓,你猜他們現在每日逢人說的是什麼,逢人說的是,當初若是精瓷暴漲的時候,他們兩百貫賣出去,便發了大財了。這狗吃到SHI,這輩子便再也無法忘卻SHI的味道了。現在你讓他們重新勤儉持家,讓他們這輩子如他們的父祖一樣安安分分的積攢財富,他們怎麼肯呢?”

陳正泰覺得有理,下意識的點頭。

三叔公振奮精神,接着道:“現在我們陳家得趕緊的將這消息放出去,這各處車站的土地,得漲一漲才行了,決不能太便宜的賣給他們。哎……三叔公這麼做,都是爲了陳家啊。咱們陳家將鐵鋪到了地上,這是何其奢靡的事!若是沒一些冤大頭來,拿錢貼補一些,這麼多鐵……如此巨大的虧空,怎麼應付的來?反正這些人連精瓷都肯買了,讓他們買些地,這不過分吧。”

陳正泰不由道:“可是三叔公,鐵路和精瓷不一樣,是真的能賺大錢……”

三叔公又瞪他一眼:“好啦,別打岔,就這麼定了,過一些日子,我要組織大家一起去關外走一走,錢莊那裡,適當的在貸款利息方面給與一些優惠。正好,我也去見見正德,許多年不見他了,不知他過的好不好。”

一想到那個親孫子,三叔公便鬱郁起來。

陳正泰此時便也不多言了,由着三叔公去折騰去吧。

反正他現在很肯定一件事,三叔公就是個人精,怎麼折騰,他也不可能讓陳家成爲吃虧的那個!

…………

年關過後,萬物復甦,這草原只下了一場雪之後,殘雪便再也沒了痕跡。

又是一個暖和的冬天。

一個車隊,在木軌上行蜿蜒而行,最終……落在了一個宣武站的車站。

三叔公先在隨扈的攙扶下上了車站,而後開始招呼後隊的車馬:“來來來,這是宣武站,都來看看……這裡……當初可是不毛之地,可就是鋪了木軌,看看現在,鋪面林立,當初一錢不值的地,現在去問問看這裡的買賣人,哪一個不是賺的盆滿鉢滿的?今日咱們就在此歇下了,大家隨意走動,老夫也就不招呼大家了。”

韋玄貞下了車,這一路看過來,其實大多數時候,都是荒涼一片。

好不容易到了車站,雖說這車站附近多了不少人煙,可也不過是一個小集市。

他顯得很猶豫,隨即和那崔志正並肩而行,二人在車站轉了一圈,便出了車站。

這集市……大致就是小縣城集市的規模,看上去……倒還有模有樣。

此時,崔志正低聲道:“韋公,你以爲如何?”

“我拿不準。”韋玄貞道:“就這麼個破地方,地價我問過了,不比關內的尋常縣城地價低,這不是坑人嗎?”

崔志正便也猶豫起來:“這樣說來,你的意思是……陳家想坑咱們?”

“也未必。”韋玄貞搖搖頭,嘆了口氣道:“人家都捨得在地下鋪鐵了,這可是花了真金白銀,是大價錢。所以……說不準……還真有利可圖。哎……現在韋家都敗落成這個樣子了,若是再不賺點錢,如何對得起列祖列宗和子孫,咱們還是先好好的考察一二吧,若是當真看好,咬咬牙,買一些吧。”

崔志正覺得有道理,於是道:“說起來,這陳家倒是從沒做過虧本的買賣的。我現在唯一擔心的是,這陳家不是想帶着我們一起發財,而是將我們騙來,直接像肥羊一樣宰了,而後他家掙了,我們虧了。”

韋玄貞皺起眉頭,詫異道:“何出此言?”

崔志正左右看了看,便壓低聲音道:“你還沒發現嗎?老夫是回過味來啦,這陳家弄配額,在西寧賣精瓷的路數,和當初長安一模一樣的,我仔細想了想……當初咱們不就是這樣搶精瓷的……”

韋玄貞瞬間像發現了新大陸,頓時驚訝地道:“呀,你這樣一說,老夫也覺得……若是如此,咱們找他們算賬去。”

崔志正卻是搖搖頭,苦笑道:“別,首先,這事一點證據都沒有,你如何去找他們?這其次,現在他們陳家控制着配額,我們還指望他們多騙一些胡人們回點本呢,這個時候,你去找他,他不認賬,還反了目,到時就真的血本無歸了。這事兒啊,只能打落了門牙往肚子裡咽,假裝什麼都不知道,如若不然,只會摔得更慘。”

韋玄貞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。

…………

一羣人,一窩蜂的在各個站點停留,而後抵達了朔方。

朔方現在已有大城的跡象了,人口繁茂,附近都是良田和作坊,來落戶的人不少。

在逗留了數日之後,真正艱難的旅程,也就開始了。

自朔方到西寧上千裡,且沿途幾乎沒有任何木軌,草原上泥濘,有時行不得車,就只能騎馬。

Wωω✿ тт kān✿ Сo

在這裡,陳家已經規劃了一條鐵路,而衆人則隨着三叔公帶着浩浩蕩蕩的馬隊,一路西行。

只是……大家都是享受慣了的大爺,這沿途上真是叫苦連天,於是許多人禁不住咒罵,只恨自己怎麼吃了豬油蒙了心,跟着陳家人跑到這荒無人煙的地方來。

可三叔公卻很精神,他雖是老邁,在這事上卻很熱心。

隨來的一個陳家人覺得狐疑,忍不住湊到他身邊道:“叔公,這一路往西寧,荒無人煙,道路又難行,怎麼將他們帶來這裡,他們會肯在這不毛之地上丟錢?”

“這你就不懂了。”三叔公興致勃勃,老當益壯的模樣,壓低聲音道:“越是艱難,就越要帶他們來一趟,這一路,肯定有不少的苦楚,正因爲苦楚,所以等到了西寧之後,他們才覺得西寧是個好地方。若是直接讓他們從長安到西寧去,他們少不得要嫌棄的。再者說了,他們千辛萬苦的,來都來了,人本就有懶惰的心理,你想想看,受了這麼多苦,好不容易到了地兒,難道不投點錢?所以這沿途使勁折騰他們便是了,他們越是辛苦,到了西寧之後,纔有喜悅之心,到時……橫豎看什麼都順眼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交流好書,關注vx公衆號.【書友大本營】。現在關注,可領現金紅包!

果然,大半月之後,一個衣衫襤褸的隊伍終於抵達了西寧。

看着遠處,出現了一些開墾出來的田地,還有圈養的馬匹,一下子的,所有人都發出了歡呼。

此時……果然如三叔公所言,看着什麼都變得可愛起來。

那遠處,大城的輪廓已是初現,無數的作坊開工,人流如織,數不清的帳篷延伸至數裡開外。

這裡有匠人,有一羣冒險而來的商賈,還有不少聞風而來的胡人。

精瓷的買賣……依舊還在這裡進行,而換取來的牛羊以及奴隸還有皮毛、糧食,也讓這裡修建起來了一個個的牧場和穀倉,在這裡……糧價低的讓人髮指,而肉價也低廉無比。

西寧城還未修建起來,現在只是一個雛形而行,所以這巨大的市場,也幾乎是在臨時的帳篷中進行。

韋玄貞等人,第一時間便是往市場趕去,急於打探精瓷的消息。

而看到許多絡繹不絕而來的吐蕃人、天竺人以及波斯人,人人都瘋狂的搶購着爲數不多的精瓷時,這一下子的,韋玄貞等人就放心了。

陳家果然沒有騙大家啊,這精瓷,真的還可以繼續售賣下去。

甚至還有那紅毛的商賈,和尋常的胡人差不多,只是又有一些分別,此人自稱來自於羅馬,是聽聞了波斯那邊出現了珍貴的寶物,也長途跋涉來的。

這紅毛人顯然只是前期來了解市場的,所以更多是走馬觀花,他詫異於,爲何所有的商賈都對這精瓷如此追捧。於是在自己波斯朋友的幫助下,買了一本朱文燁文集,嘗試去理解精瓷到底爲何物。

更有膚色黝黑之人,自稱來自於埃及,只是他們的膚色雖和崑崙奴差不多,卻也是高鼻深目,又有些許的差別。

在這裡……人們總能蒐羅到任何的貨物。

因爲各國的商賈爲了購買精瓷,就不得不將各地的特產帶來,而後就地售賣,換得了大唐的欠條之後,纔可採購大唐的貨物。

於是乎,各國的特產也在這裡形成了一個市場,譬如波斯的毛毯,偶爾也有吐蕃人樂意順道帶回。

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九十章:大宴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
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九十章:大宴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