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

這窺基俗家的姓氏乃是尉遲,乃是尉遲家族的子弟,十七歲時,便奉旨出家做了僧人,進入了大慈恩寺。

歷來皇帝選僧人,都會從一些功臣以及世家大族之中挑選,讓他們進入寺廟修行。

甚至一些后妃,也有入廟修行的可能。

而窺基進入大慈恩寺之後,因爲欽佩玄奘,故而請求拜入玄奘的門下。

玄奘收了很多弟子,不過這個時代的弟子,他們的佛號,都是皇帝頒賜的!

往往聖旨命多少人入寺修行,便由官方給予他們佛號,因而……倒不是後世那般,每一代弟子,都有排行,如悟空、悟淨、悟能這般。

這窺基此刻正在待客,今日來的客人,很不一般。

原來是吳王李恪和蜀王李愔到了。

這大慈恩寺,兄弟二人常來,每一次這樣的王公貴族來的時候,似窺基這樣的世家子弟,便派上了用場。

其實像窺基這樣的人,受了世族的薰陶,皇帝親下旨意命他修行,也有讓親信子弟掌握寺廟的用意。

這些人和尋常僧人不同,往往有很高的學識,而且見過世面,其他的僧人聽到王公們來,已是瑟瑟發抖,或是不知如何應對,而窺基卻總能應付,與人談笑風生。

這李恪和李愔二人顯然心情不錯,太子這次捐款的事情,父皇顯然氣的不輕啊,現在滿大街的人,都在稱頌他們兄弟二人,而一說到了太子,便忍不住想要大笑。

太子連這點威嚴都不剩下,只有徒增笑柄,這既讓李恪覺得無言,又心裡生出幾分期待。

無言的是,他們終究笑的是本朝太子,未來這樣的太子登基,大唐是否會和隋朝一般短命呢?

期待的卻是……或許……經過了這次的打擊,父皇會有其他的考量呢!

他們二人,興致勃勃的與窺基交談,二人向窺基請教佛法中的一些學問,而窺基應對自如。

正說着,小沙彌匆匆進來道:“上師,上師。”

這小沙彌顯得慌張,跌跌撞撞地進來。

明堂之內,窺基臉色略略有些詫異,顯然,他意識到小沙彌失禮了,只是這個時候,他卻依舊鎮定。

只一笑道:“方纔說到人身上的皮囊,不過是舊物,就如房子,房子久了,自然要年久失修,可皮囊不一樣,皮囊是無法修繕的,因而,我們方纔要弘揚佛法,令天下的百姓,不必去在意那宅子的新舊,緊要的是……住在這宅中之人,他是否在意這個宅子。所謂無我,不正是如此嗎?無我並非是說,無本我,而是不去在意這一身皮囊而已。”

李恪和李愔都不禁佩服窺基的鎮定。

李恪道:“受教了。”

那可小沙彌見上師不理自己,卻依舊氣喘吁吁地繼續道:“上師,外頭有一人……”

窺基卻是置若罔聞,宣了一聲佛號,繼續道:“只是……人在宅子住了久了,日久難免生情,莫說是皮囊,便是宅子,人怎麼能說捨去便捨去呢?因而世間之人,總是不免有許多的遺憾,而遺憾,豈不正是煩惱的根源?正因如此,佛祖曰:清淨。這清淨二字,是最難得的,需去六根,閉上眼睛,塞上嘴巴,捂住自己的耳朵,人有六識,要到六根清淨的地步,何其難也。”

“我的恩師玄奘,便是因爲這佛法弘揚的過程中沒有真經,因而立下宏願,非要取得真經不可,這又不是六根不曾清淨呢?連恩師都如此,更不必說我等了。”

李恪和李愔聽着,繼續點頭,面上越加欽佩的樣子,李恪嘆道:“玄奘法師,宛如明燈,他雖死,可我置身於此,卻猶生一般。這是有大修爲的人,我等不能及。只是可惜相逢恨晚,不能與他相見。”

一旁的小沙彌是急得滿頭大汗,聽他們繼續說着玄奘,便咬牙提高了聲音道:“外頭有一人,自稱玄奘法師,叫上師前去相見。”

玄奘……

李恪和李愔面面相覷。

這剛說玄奘呢,怎麼說曹操曹操就到?

李愔忍不住嘀咕:“怎麼可能,莫不是見鬼了吧。”

李恪便瞪他一眼,李愔才住了口。

窺基聽罷,不禁微笑道:“卻不知是哪一位施主做的惡作劇,拿我師來玩笑,這很不妥。”

不過窺基沒有生氣,佛門中人嘛,這點度量還是有的。

窺基便朝二王行禮道:“請兩位施主稍待,貧僧這便去看看。”

“且慢。”此時,李恪站了起來,道:“本王也去瞧瞧。”

窺基有些尷尬,卻還是點頭。

於是窺基在前,李恪和李愔二人在後,一路往山門方向走起。

走在後面,李愔忍不住悄然對李恪道:“皇兄,玄奘怎麼死而復生了?”

這口氣聽着像是並不想玄奘活着似的。

“胡說!”李恪低聲呵斥道:“這樣的話,萬不可讓人聽了去。”

沒多久,窺基等人便到了山門前。

李恪遠遠看到一個頭上長了短髮,邋里邋遢的僧人,便不禁搖搖頭!

在他看來,十有八九就是來坑蒙拐騙的,他正待要上前,擺出親王的樣子,狠狠的呵斥一番這野和尚。

卻哪裡想到,窺基身軀卻是一震,張大着眼睛,努力地看着玄奘,而後眼睛便紅了。

隨即,窺基疾步上前,拜倒在地,哽咽道:“恩師在上,請受弟子一拜。”

這李恪和李愔兄弟二人,已是眼睛都直了。

玄奘……還真的死而復生了!

玄奘則是平靜地道:“不必如此,不必如此。”

縱是僧人,可依舊還有人情,所謂的六根清淨,不過真是捂住眼睛和耳朵而已!可是……捂住的眼睛,總會有縫隙,也總能見到光亮,平靜的心,也終還是有世俗的羈絆。

窺基整個人激動不已,痛哭流涕地道:“恩師不是在大食……大食……”

“難道這是以訛傳訛?”吳王李恪隨即上前,皺眉道。

玄奘便疑惑地看向李恪,道:“敢問這是誰?”

“噢。”李恪忙是道:“本王姓李,名恪。”

玄奘依舊面色平靜,朝他行禮道:“貧僧確實是在大食遇到了危險。”

“此後那大食人,將你放回來了嗎?這倒是運氣啊……”李恪一時無語,長安城裡祈福了這麼久,誰料人真回來了,這算什麼事啊。

不過……此時李恪卻還是表達出了禮賢下士的氣度,無論怎麼說……這玄奘也是萬衆矚目的人。

玄奘如實道:“倒不是被那大食人放出來的。”

“嗯?”李恪一頭霧水,一臉不解地道:“那是何故?”

玄奘便道:“是有人將貧僧營救了出來。”

李恪和李愔都倒吸了一口涼氣,李恪道:“那拯救法師之人,定是了不起的人,想不到大食之中,也有明事理的人物。”

玄奘搖頭:“不,他們是大唐人。”

李恪更加迷糊了,大唐人……去大食……這顯然說不通啊!

於是他便問:“卻不知是哪一個壯士,本王一定要爲他請功。”

玄奘道:“姓陳,叫陳正雷。”

李恪先是一愣,隨即想到了什麼,頓時大驚失色地道:“陳家的人?”

“正是。”玄奘道:“多虧了他們,那日數十人闖入大食王宮,挾持了大食王和許多的大食貴族,而後……勒令大食王將貧僧換了回來,如若不然,此時貧僧再也不能回長安了吧。”

李恪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了。

這……

怎麼可能呢?

就幾十個人,跑去大食?還將大食的國王給挾持了……

這大食又非小國,連波斯人都忌憚他們,號稱帶甲數十萬,儼有霸主氣象。

李愔在旁冷笑道:“這如何可能……簡直就是玩笑。”

顯然這樣的事,匪夷所思得令人難以置信。

玄奘卻是面無表情地道:“阿彌陀佛,出家人……不打誑語。”

這一番話,讓李恪和李愔竟是無詞了。

而那窺基卻已是狂喜,哪裡還顧得這個,對他來說,終歸自己的師父還活着便好!於是口裡道:“恩師能安然返來長安,就是再好不過了。”

他這一聲大叫,驚動了許多的和尚和沙彌。

那些香客們在聽到了玄奘二字,便已紛紛朝山門看來。

突然,人羣之中有人道:“玄奘和尚回長安了。”

一時之間,人聲鼎沸,許多人譁然,人潮便涌了上來。

寺中,又有許多僧人紛紛出來,一見果然是玄奘,竟是不知所措。

金身已經重塑了,錢也捐納了,結果……人回來了……

不知道的,還以爲大慈恩寺在騙人錢財呢。

此時,許多人紛紛見禮。

這消息像長了翅膀一般,不脛而走。

竟已有報紙的編撰,也氣喘吁吁的跑了來。

此時……再無人理會吳王李恪和蜀王李愔了,這兄弟二人,就好像一下子成了局外人。

分明就在不久之前,憑藉着慈悲的光環,這兩位親王還被人捧上了雲端。

於是……二人被擠到了一邊。

李愔不禁道:“皇兄,當真是陳家人出手?”

李恪此時不禁嘆了口氣:“哎……無論是不是陳家人出手,最終……都算是太子皇兄出手了啊。走吧,走吧,還留在此做什麼,還嫌不丟人嗎?”

李愔低頭道:“這不可能,數十人,怎麼可能做到……這玄奘,會不會是和太子還有陳家人一夥的?”

“不要再說了。”李恪鐵青着臉道:“就算質疑,也不能你我質疑,父皇是希望我們兄友弟恭的。”

李愔便一臉死灰,無奈的點點頭。

…………

玄奘萬萬想不到,竟會有無數人爭先恐後地來看自己。

甚至許多人都激動得熱淚盈眶。

他從未受過如此的關注,更不知當初自己在大食的危險,牽動了這長安城裡的無數人心。

待他隨着衆僧進入寺廟,後頭依然有無數的香客看着他,不肯離去。

寺廟之中,明顯的比從前更多了幾分輝煌,那寶殿在陽光之下褶褶生輝。

又見一面牆上,張貼了一張張的捐納榜文,他看到了太子和陳正泰很令人刺眼的名字,尤其是後頭那一貫和九百九十九文錢,被動輒以萬貫和千貫的數目包圍着,顯得格外的刺眼。

行至這榜前,玄奘唏噓,感慨着對其他衆僧道:“若非太子和涼王,貧僧必死無疑。也幸賴那些陳家的子弟捨身忘死,這是救命之恩啊。”

衆僧面面相覷,他們這裡頭當初也是有不少人都譏笑過太子和陳正泰的,可現在………他們卻發現……

此時有僧人急匆匆的過來道:“法師,法師,外頭有新聞報的編撰,急盼能與法師一見。”

玄奘回頭,看了來人一眼,其他僧人道:“法師舟船勞頓,該好好休憩。”

玄奘卻頓了頓道:“還是見一見吧,見一見也好,這新聞報,不是也和陳家有關嗎?”

衆僧便沒有再反對。

倒是有人問玄奘:“此番西行,可得真經嗎?”

玄奘道:“還未尋訪到,不過……此番並非沒有收穫,將來只怕還需動身前往天竺,只是此行所聞所見,卻也令人受益匪淺。”

衆僧沒有再問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此時,陳正泰和李承乾二人還在太極殿外站着,正百無聊賴。

太極殿裡,朝會顯然沒有這麼快結束。

李承乾則是很珍惜這一段時光,用囚犯的說法來說,這叫斷頭飯,待會兒就要挨收拾了,在暴風雨來之前,還可以再喘一口氣。

卻在此時,見那銀臺的宦官匆匆而來,而後在李承乾身邊擦身而過。

隨即進入了太極殿。

李世民在殿中,正與百官商議着禮法之事,他故意將陳正泰和李承乾二人晾在外頭,就是想敲打他們一二。

畢竟,前些日子實在太不像話了,一貫和九百九十九文,說實話……李世民想到這個,都覺得眼前這文武百官看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同。

他是無地自容,羞愧難當啊,老子英雄了一世,怎麼就生了一個傻兒子?

可若說李承乾是傻兒子,陳正泰就純粹是壞了!

這麼聰明的一個女婿,他會不知道九百九十九文是什麼後果?

這二人,真是一丘之貉,臭味相投。

那小宦官進來便道:“陛下,銀臺有奏。”

李世民噢了一聲,他擡頭,掃視百官一眼。

總覺得不對味,這百官……雖然個個肅穆,可李世民還是覺得他們憋着壞笑。

李世民繃着臉道:“取來。”

一般這個時候有奏,肯定是急奏。

這奏疏遞了上來,李世民打開,隨即詫異道:“玄奘……回來了?”

玄奘……

殿中驟然之間,譁然!

當下的長安,還有什麼比那個叫玄奘的和尚牽動人心呢?

“陛下,這是當真嗎?”房玄齡似乎覺得匪夷所思:“臣聞那大食……”

“已經回來了,千真萬確,那玄奘已至大慈恩寺。”李世民正色道。

“恭喜陛下,賀喜陛下,此乃吉兆啊,正因爲我大唐天威凜凜,陛下恩德,遠播四海,想來那大食……”長孫無忌笑吟吟的站了出來,還想要繼續開口。

李世民卻是擺擺手道:“怪了,說是陳家營救的,陳家何時營救的,他們什麼時候調動了兵馬嗎?”

銀臺裡的奏疏,顯然語焉不詳,只是寫着風聞爲陳氏所救。

可李世民覺得有些不對。

因爲雖然玄奘出事,是小半年前出的消息。

可要救人,哪裡有這麼容易,至少需要幾萬兵馬吧?

可陳家哪裡來的這麼多兵馬?就算是有,大軍出征,那大食又在數千裡外,如此浩蕩的軍馬,只怕這個時間點,都未必能夠行軍至大食了,何況……這沿途還有這麼多國家,這補給,又怎麼跟得上?

李世民看着這稀奇古怪的奏疏,滿心疑惑。

可百官們卻又詫異了。

陳氏所救?

這天底下,還有幾個陳氏?

大家第一個反應是……這一開始,莫不就是陳家的某個把戲吧!

李世民隨即道:“召太子和陳正泰二人進來。”

一會兒的功夫,太子與陳正泰入殿。

李世民看着這兩個傢伙,頓時又想起了一貫和九百九十九文的事。

壓着心頭的怒火,指了指案牘上的奏疏,道:“現在知道錯了嗎?”

李承乾道:“兒臣不知,還請父皇明示。”

陳正泰卻道:“兒臣已經知道了,還請陛下責罰。”

李世民搖搖頭,一副拿你們二人沒有辦法的樣子,隨即便道:“一個是太子,一個是親王,毫無慈念,拿出一貫和九百九十九文錢,這是故意想要羞辱誰?好啦,且不說這些……朕來問你們,玄奘已經回到了長安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前頭的話,其實李承乾和陳正泰早就預備了挨這頓罵的。

可是後頭這句話,卻讓李承乾和陳正泰猛地狂喜起來。

玄奘……救回來了?

“陛下……”陳正泰立即道:“這消息,千真萬確嗎?”

“當然千真萬確,莫非銀臺還敢膽大到欺君罔上嗎?”

陳正泰一下子的……覺得自己的腰桿子挺直了。

臥槽……真的成功了。

這下厲害了。

李承乾也禁不住,慢慢的擡起了自己的下巴,矯首昂視。

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九章:敕封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
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九章:敕封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