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

“下詔?”李承乾冷冷的看着說話的人,猶如看着一個白癡。

而後,李承乾一字一句道:“下什麼詔?孤可沒這本事下詔,諸卿家不是代表了天下的軍民嗎?這天下軍民百姓,都是順服你們的,孤倒行逆施之人,哪裡有什麼人望?來來來,你來下詔。”

這人嚇得臉都白了,張大着眼睛,卻再蹦不出一個字!。

且不說……他哪裡有資格下什麼詔。

何況這麼一支軍馬,一看就是氣勢如虹,且哪怕是最尋常的士卒,竟也是虎背熊腰,將身上數十斤的刀劍、甲冑撐起來,臉不紅,氣不喘!

他的話……這樣的人會聽嗎?

“該怎麼辦……”

許多人已六神無主起來,倒是有人大叫道:“是啦,是啦。這是新軍,這是陳正泰的新軍,陳正泰這亂臣賊子……他叛亂了,我早就曉得他不是好人的,此人平日便生的獐頭鼠目,賊眉鼠眼的模樣,我早曉得他要反啦。”

“殿下,理應立即誅陳氏,以儆效尤。”兵部侍郎韋清雪咬牙切齒的看着李承乾道。

李承乾只是淡淡地噢了一聲,而後慫恿道:“卿真是忠義之士啊,這提議不錯,快,你快去,孤命你立即去誅陳氏。”

韋清雪:“……”

李承乾瞪着無辜的大眼睛看着他道:“卿爲何不去?”

韋清雪抿着脣,憋紅着臉,老半天說不出話來,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那浩浩蕩蕩的新軍,如泰山壓頂一般,嘩啦啦的至太極殿前。

他不吭聲了。

此時,李承乾倒是急了:“你快去呀,去提陳正泰的頭來見孤,孤賜你三公之位。”

李承乾急的不得了,忙是要解下腰間的配劍,這劍鑲金嵌玉,裝飾的用途多一些,拼命的往韋清雪的手裡塞。

此情此景,韋清雪自是不敢接的,憋了半天,最後支支吾吾地道:“殿下,此時不是時機。”

李承乾冷哼一聲,怒道:“那什麼時候纔是時機?”

————

韋清雪立即道:“賊子帶兵入宮,效董卓、曹操之事,當徐徐圖之。”

李承乾冷冷地看着他道:“這不對,方纔孤不是說什麼事都再議嗎?可你卻不是這樣說的。”

此時,新軍已至太極殿前列隊,便又聽隊伍之中,一個個隊正大呼:“候命!”

轟……

五千人齊聲頓足,烏壓壓的兵馬,口裡吐着白氣,一雙雙眼睛,直視前方,數不清的甲冑,匯聚成了汪洋大海,頭盔上的紅纓,如血染了一片,鋼刀跨在腰間,匕首懸在肋下,長靴踩實在磚石地面上,方纔那嘩啦啦和咔咔的響徹一片,現在驟然之間,世界好像清淨了下來。

李承乾掃視了衆大臣一眼,道:“諸卿……”

衆臣一個個的低頭,默不作聲,似已被新軍威勢所懾,誰也提不起一點氣勢了。

見大家都不做聲了,李承乾生氣了,他咬牙切齒地道:“不是說要抑商嗎?孤橫看豎着看,這些人,都和商賈有關係啊!”

有人急急地道:“殿下,噓,噤聲,還是先去問明他們的來意……”

李承乾卻大聲咧咧道:“陸師傅。”

人羣之中,陸德明啊的一聲,纔回過神來,一臉淒涼的看着李承乾:“太子殿下……”

李承乾露出一個微笑道:“你從前總教授孤仁義之道,所謂孔曰成仁,孟曰取義。取義成仁,就在今日了!”

陸德明弄不清楚這些新軍到底什麼路數,到底是那陳正泰貿然帶兵入宮了呢,還是和太子殿下有什麼圖謀?

一聽到太子說取義成仁,他心裡就咯噔了一下,臉色又青又白,踟躕了老半天,才嚅囁着嘴脣道:“殿下,君子不立危牆之下……”

李承乾一時也是無語了,眼裡忍不住地掠過鄙夷之色。

這些方纔還是大言不慚的傢伙們,居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慫一些。

於是,一下子來了精神,便大聲道:“這樣說來,國難之時,諸卿竟都不能爲孤做先先鋒了?如此,孤要爾等何用呢?”

倒是房玄齡幾個,一直默默地看着,大致冷靜的觀察了路數,那兵部尚書李靖冷冷的上前去,大致的逡巡了這些新軍,心裡暗暗吃驚,這新軍疾如風、不動如山,想不到才半年的功夫,已成氣候了。

李靖跨步上前,沉穩地大喝道:“爾等何事入宮?”

當着李靖的面,在隊前的蘇定方行禮道:“臣等奉詔入宮。”

李靖面若寒霜,這樣大張旗鼓的入宮,將宮中當做是校場,乃是前所未有的事,他面上隱含着怒火:“奉誰的詔?”

“奉太子詔!”

許多人倒吸了一口涼氣,紛紛看向了李承乾。

李承乾一臉無所謂的樣子,他臉皮厚,是被人罵厚的,橫豎自己做什麼,大家都罵你,換做是誰心裡都容易變態一些,於是他尬笑道:“有嗎?有嗎?”

大家看這傢伙的眼神,頓時就明白了,肯定是有的。

於是方纔還噤若寒蟬的人,一下子就恢復了勇氣,陸德明氣的鬍子亂顫,瞪大眼道:“太子殿下,爾爲儲君,怎可貿然詔兵入宮?倘有閃失,祖宗基業還要不要了?殿下……監國不久,這並非是賢明之主的作爲啊。”

陸德明開了腔,聽聞這新軍入宮不是來謀反的,大家一下子有了底氣,雖然一個個穿着甲冑的新軍,站在這裡,猶如一道道銅牆鐵壁一般,可只要不是作亂,他們瞬時又有了優越感,盧承慶眼淚都要流出來,感慨道:“太子殿下,這確實不是明君所爲,倘若陛下在此,絕不會容殿下這樣恣意胡爲。”

李承乾詫異的看着盧承慶:“你又不是孤的父皇,怎麼就知道父皇不會做這樣的事?”

這話就猶如一下子捅了馬蜂窩。

不少人氣的要吐血。

看看太子說的,還是人話嗎?

陸德明繃着臉:“陛下在的時候,廟堂之上的人都恪守君臣之禮,耀武揚威的將軍不敢胡亂作爲,所有人都安於自己的本份,太子應效陛下,多聽大臣們的諫言,不要去做逾越了規矩的事!”

“陸公所言甚是。”又有人道:“陛下若知道此事,一定要嚴懲太子殿下。”

李承乾不禁失笑了:“你們一定是在想,反正父皇重傷不治,怎麼編排着父皇都成,反正就是要處處拿父皇來和孤比,只要孤不合你們的心意,孤就不如父皇,便是隋煬帝,是嗎?”

衆人大怒,這說的又是什麼話?

陸德明道:“陛下乃是聖主,他對臣等絕不會說這樣的話,更不會鬧出這樣的事來,殿下,還請三省吾身,檢視自己的過失。”

李承乾冷冷地大喝道:“孤錯沒有錯,也不是你們說了算的。”

這話更是讓人心涼了半截,陸德明便哭喪着臉:“殿下啊殿下,想不到你竟已荒唐至此,陛下這纔剛剛罹難,殿下便無所顧忌,殿下如何對得起陛下,對得起殿下的列祖列宗哪。”

他這話開口,不少人的眼睛都紅了。

貿然令新軍入宮,這是大忌諱,可是太子殿下沒有一丁點想要改正的意思,真是讓人寒心啊。

卻在此時,一輛四輪馬車,從紫微宮的方向徐徐而來。

只是大家一門心思跟太子懟,並沒有在意。

李承乾依舊還是一副全無心肝的樣子。

衆人繼續各種憤怒的指責,似乎李承乾已做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。

李承乾只笑嘻嘻的樣子,這更傷害了大臣們的自尊心。

治不了李二郎,還治不了你李承乾?

真把他們的話當耳邊風了?

就在喧鬧的時候。

那輛四輪馬車卻已至新軍隊列之前了。

終於有人注意到了這倆四輪馬車。

於是便朝着李承乾道:“太子殿下,這又是什麼人?”

李承乾白他一眼:“問孤做什麼,孤不是孩子嗎?什麼都不懂的,什麼事都該向你們請教纔是。”

“殿下。”有人跺腳,這是火上澆油啊:“殿下此言,實是誅心!”

此時,馬車的門徐徐的打開了。

剎那之間。

這不動如山的新軍上下,突然一齊發生了吼聲:“卑下見過聖駕,參見陛下!”

這聲音直破雲霄。

餘音繚繞。

巨大的聲響,令太極殿前的羣臣頓時失色。

他們紛紛看向那馬車。

卻見那馬車的玻璃窗上,隱隱約約……好似一個人影端坐着。

看此人的側影,倒是……倒是……

陸德明頓覺得天旋地轉。

這個人……他很熟悉。

李二郎……

不……這不對。

當初,是許多人親眼看到的,一支羽箭直接貫穿了陛下的前胸的。

這樣都不死?

現在羣臣其實都已經做好了給李世民治喪的準備了!

現在雖然還沒有傳出駕崩的訊息,可大家都知道,現在不過是在數着日子罷了。

可此刻……

陳正泰先從四輪馬車裡出來了。

而後,端坐在馬車中的李世民,似乎情況並不太好,哪怕四輪馬車較爲穩定,可每一次顛簸,依舊讓他的傷口很是不適。

不過他一直穩穩端坐着,看着一側玻璃窗裡無數如標槍一般的將士,心裡似也隨之熱血爲之翻滾。

而另一側的玻璃窗,卻是太子和下巴要掉下來的羣臣,於是李世民擰着眉,怫然不悅的樣子。

這兩側玻璃窗所展現的,恰恰是李世民的一生,他一面有慷慨激昂的軍旅生涯,也有朝中駕馭羣臣時的帝王心術。

此時,李世民低聲道:“張力士。”

張千知道李世民坐在馬車裡,定是難受的,因而顯得很擔心,聽到李世民的叫喚,他連忙佝僂着身在車中,小心翼翼地道:“奴在。”

李世民道:“攙朕起來。”

“這……”張千有些不忍,憂心地道:“陛下這個時候……還是不宜多走動。”

李世民深深的看了張千一眼,道:“朕自己的身體,自己清楚,起來吧……不是說了,朕的傷口已生出了新肉了嗎。扶朕下車……”

其實張千也知道,陛下素來打定主意的事是很難更改的,於是張千再不敢多言了,恭順的攙着李世民。

這起身的時候,李世民感受到了難忍的劇痛,好在……對於連幾乎沒有麻醉藥情況之下,依舊能堅持熬過手術的李世民而言,這疼痛雖難忍,卻還是堅持了下來。

李世民在張千的攙扶之下,碎步下了車。

當自己的靴子及地時起,李世民看着眼前明晃晃的甲冑,看着一張張的臉,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陳正泰在旁低聲道:“陛下,只在此站着就是了。”

李世民只輕描淡寫的眼睛掃了陳正泰一眼,卻是朝張千擺了擺手,示意張千不必攙扶,退下。

張千素知李世民的心意,只好安靜地躬身退卻。

李世民便這樣站着,其實此時李世民還是有一些低熱的,失去了人的攙扶,人有些眩暈,不知是因爲重傷未愈,還是這些日子久在密室的緣故。

接着,李世民一步步……蹣跚而行。

他走的很慢。

可在所有人眼裡,他卻依舊如當初跨在高頭大馬時,那般雄姿英發。

無數的目光聚焦在了李世民的身上。

李世民徐徐的,在長長的新軍隊列前走着,他走了十數步,喘了口氣,而後站定,卻是凝視着眼前一個新軍的士卒,士卒挺身站立,身上的甲冑反射着耀眼的陽光。

李世民的手,搭在了他的肩上:“你叫什麼?”

士卒迎上李世民的對視,而後胸膛起伏了一下,隨即大吼道:“卑下劉勝。”

“劉勝……”李世民笑了,脣邊勾起了真心的弧度,此刻李世民的眼裡發光,他道:“漢朝的時候,有個中山王,也叫劉勝,這個名字……咳咳……這個名字好。這個叫劉勝的人,生了一百二十多個兒子,這是一個有福氣的人啊。”

一百二十多個……

劉勝的腦子如漿糊一樣。

於是他想起了鄧長史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:大丈夫當如是也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,求點月票吧。除此之外,推薦一本書《浮御辰星》。

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
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