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

“四叔,當下這作坊每日可造多少張紙?”陳正泰不禁詢問。

“這……還真不好說。”四叔沉默了很久:“我覺得應該用斤來算纔好。我算算,現在只是試製,倘若將來招募更多的人,預備更多的熟料,一日莫說幾百斤,便是上千斤,也不是難事。”

陳正泰心裡篤定了:“那我先取幾斤去。陳福,來來來,搬紙。”

陳福哪裡敢怠慢,忙是興高采烈的搬了紙,跟着陳正泰到了皇家二皮溝大學堂。

此時九個讀書人,在經歷過坐臥不寧和焦慮之後,漸漸的心態平和下來,無論怎麼說……雖然關在這裡,不得出去,可科舉在即,不得不靜下心來,安心讀書。

好在這裡的條件還算不錯,有吃有喝,若還有什麼需要,都會有人幫忙採買,甚至還可傳出書信,給家人報一個平安。

此時他們見着陳正泰領着陳福進來。

陳福啪嗒一下,將幾斤紙擱在了桌上。

郝處俊脾氣倔強,見了陳正泰,正想和陳正泰好好的辯一辯,讓他不要仗勢欺人。

可隨即,他目光便落在了這紙上,眼睛就挪不開了。

這紙質地極好,通體雪白,和郝處俊平日所用的硬黃紙完全不同。

其他幾個讀書人,似乎也察覺到了這一點,他們是讀書人,筆墨紙硯對他們而言就是生產的工具,自然格外有所偏好。

此時他們看的眼珠子都直了,竟是忘了站在自己身邊的……是將自己推來這火坑的傢伙。

陳正泰坐下,蹺腳,隨即道:“好了,都別先看了,看在我將你們從太子殿下都刀口下救你們出來的面上,幫一個小忙,陳福,去給他們取筆墨,請他們幫我抄錄一點東西,我醜話說在前頭,不幫忙我放太子的。”

郝處俊手指摸到紙張,手感柔和的紙張令他完全沒聽清陳正泰在說什麼,而是激動的問道:“這紙哪來的?”

陳正泰瞥了他一眼,淡淡說道:“本公子製作的。”

“什麼?”九個人皆是被驚住了,俱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陳正泰:“你會……”

陳正泰懶得解釋。

郝處俊內心是震撼的,即便他生在富貴人家,可也沒見過這麼好的紙章,更別說用了,因此他哆哆嗦嗦的開口。

“這紙能多給我一點嗎?”

“陳福去多拿點來。”

陳福領命匆匆去取紙。

陳正泰朝他們咧嘴一笑。

“只要你們幫我抄錄好東西,這種紙要多少,有多少。”

衆人又是一驚,這個看着不着調的陳正泰,竟真的能做出這麼好的紙?

李義府更是激動的紅了眼眶,他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此生能用上這麼好的紙讀書寫字,他急了,匆匆的取了筆墨來,提筆蘸墨,顫抖着手,先落了筆,這筆尖下去,墨汁竟好像凝固一般,並沒有像尋常硬黃紙一般渲開,墨跡飽滿,與紙張雪白形成了對比,黑白分明,李義府發現自己的手有些顫抖……

此生……若能用此紙,足矣!

這位‘恩主’對自己還真是捨得啊。

…………

靠着太常寺的太平坊歷來都是達官貴人們的居所。

因爲一處處宅邸錯落,且佔地還不小,所以街上的行人反而寥寥,遠沒有靠近比鄰東市和西市的街坊熱鬧。

此時,卻有人手裡拿着一沓紙,沿街呼叫:“二皮溝招生了,招生了……”

因爲行人少,絕大多數出行的達官貴人,顯然對於此人沒有什麼興趣,此人喊的喉嚨冒煙,也極少有沿途的車馬停駐。

大家只是覺得此人很討嫌,尤其是聽到二皮溝三字,就更討厭了。

若是後頭加上大學堂,馬上裡的人就不禁要失笑起來,大學堂……真是笑話,孟津陳氏算什麼經學傳世之家,他家也配?

教授人讀書,有這麼容易嘛?

天下的人才,都藏在那門前有閥閱的高門大宅裡呢。

不過……卻在此時,一輛馬車終於停下了,隨即車伕取了一張紙,到了車前,車前的簾子拉開,伸出手,將紙取了去。

坐在車裡的可不是尋常人,此人鬚髮已經白了,不過保養卻是極好,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樣子。

他穿得衣物並沒有太多配飾,可是裁剪的卻是極好。

此人叫虞世南,雖然容貌怯懦、弱不勝衣,看似平平無奇。卻因爲從前乃是秦王府參軍,又飽讀詩書,因而成爲弘文館學士,與房玄齡等共掌文翰,爲“十八學士”之一。在他死後,李世民建凌煙閣,虞世南也成爲了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,地位超然。

若只是如此,倒還罷了,因爲他的書法極好,所以有一段日子,當今皇帝李世民曾向他求學,學習書法,某種程度而言,這位與房玄齡一起掌管天下文翰的老人,算是半個帝師。

他坐在車廂裡,取了這傳單,手裡頓時柔柔的,更重要的是這紙張好得過分,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的紙,一時竟是愣住了。

隨即,他拉開了車簾子,卻見那發傳單的人一副懶洋洋的樣子,似在偷懶,見沒人接傳單,便隨手將白紙拋灑,只見滿地都是這白紙,沿途的車馬紛紛碾壓而過,有的甚至被風捲起來在空中飛舞。

天哪……

虞世南頓時瞳孔收縮,身軀顫抖起來。

他竟是失態,大叫起來。

“快,去中書省。”

隨即……馬車入宮,進入中書省。

在這裡,虞世南見着了房玄齡。

房玄齡聽聞虞世南來見,竟覺得很詫異,不過卻是不敢怠慢,忙是讓人奉茶,隨即道:“虞公何時從洛陽回來的?”

虞世南淡淡道:“今日方回。”

原來虞世南這小半年,都在洛陽弘文館當值,可其實……是因爲虞世南年紀老邁了,李世民體恤他身體不好,讓他在洛陽靜養身體。

房玄齡聽罷驚詫道:“不知虞公何故倉促回長安?”

虞世南不假思索道:“********。”

房玄齡聽罷,莞爾一笑。

這東京自然是東都洛陽。隋朝開皇年間的時候,在洛陽置東京尚書省,又因爲那裡有大量的宮殿,因此人們習慣性的將洛陽和長安稱爲東都、西都,亦或者東京、西京。

聽說近來洛陽確實酷熱,原來虞世南藉此機會,是回關中避暑的。

只是這長安……也好不了多少。

房玄齡隨即道:“陛下若是知道虞公回來,不知該有多高興。”

“我正要與房公同去見陛下。”虞世南這個時候板着臉,很不客氣的道:“前隋爲何二世而亡?房公啊,那隋煬帝奢靡無比,你我都是親見的,他將絲綢鋪設在道上,奢靡無度,這種種舊事,難道陛下和房公忘了嗎?”

說到這裡,他很不客氣的將一張紙拍在了案牘上,義正言辭的道:“可是我此番還京,卻發現今日之長安,與隋煬帝時並沒有什麼不同。當今大災之年,長安城中,竟有人將如此名貴的紙張肆意發放,甚至隨意棄之如敝屣。這……這……如此奢靡之風,真是前所未有啊,你看看這紙,只這輕薄一張,我看只怕幾百錢都未必買得到吧,可是……竟好似是不要錢一般,我三年沒有回長安,難道長安已經變成了這樣鋪張奢靡的地步嗎,房公,此風不可長,我要見陛下,痛陳此事。房公,你隨不隨我同去。”

房玄齡懵了,拿起了紙,一看,也嚇着了,他手摩挲着這紙的質地,不禁道:“這紙,老費錢了吧。”

然後房玄齡再細心觀察,發現……這傳單上,赫然寫着皇家二皮溝大學堂的字樣,此刻,房玄齡覺得心口遭遇了重捶,心疼的無法呼吸。

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九十章:大宴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九章:敕封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
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九十章:大宴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九章:敕封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