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

這文吏前腳剛走。

李綱才擡起眼來,目中帶着再也掩不住的怒色。

顯然,他非常不喜歡陳正泰的方式,還很不喜歡陳正泰這個人。

這是東宮啊,東宮是何等莊嚴的所在,儲君的身邊,應該都是謙謙君子。

只有如此,纔可以讓儲君變得更加有涵養,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關於道德問題,這可不是兒戲。

這一次,一定要給陳正泰一個下馬威,順帶殺一殺這東宮的風氣。

…………

陳正泰此時正清閒自在地到了茶室裡喝着茶。

東宮裡的茶水,還是不錯的,畢竟茶葉是從陳家那兒得來的,而斟茶的宦官很是悉心,這茶水喝着,同樣的茶葉,竟比在二皮溝喝的還要有滋味兒。

薛禮永遠都是陳正泰的跟班。

反正陳正泰去哪,他便去哪,最近得罪的人有些多,所以安全最是重要。

薛禮也坐在桌邊上,喝着茶,一面道:“我不知這茶水有什麼喝的,我喜歡喝酒,可惜大兄又不許我喝。”

看着薛禮苦巴巴的樣子,陳正泰瞪着他:“喝酒誤事,你不知道嗎?想一想你的職責,若是誤了事,你擔待得起?”

薛禮便連忙收起苦瓜臉,討好似地道:“知道了,知道了,不過……大兄……”他壓低了聲音:“大兄纔來,就使了這麼多錢,要知道,一百多個屬官,就是六七千貫錢呢,還有其他的宦官、文吏、衛士,更是多不勝數,這隻怕又需一兩萬貫。我真替大兄覺得可惜,有這麼多錢,憑啥給他們?這些錢,足夠吃喝一輩子了。”

陳正泰卻是樂了,他很少向別人吐露自己的心事的,可薛禮是例外。

畢竟……這傢伙是自己的保鏢加司機,另外還兼任了結義兄弟,陳正泰就隨性地笑道:“誰說我花了錢?”

薛禮就一臉肉痛地道:“還沒有花,連狗都有份呢?”

陳正泰搖頭:“你信不信,今天這錢又重新回到我的手上?”

“呀?”薛禮懵了,這又是什麼操作?

“你不懂了吧。”陳正泰樂呵呵地道:“這叫無中生有。你也不想想,我到處發錢,這麼大的動靜。而那位李詹事,你也是見到的。”

“你瞧他一絲不苟的樣子,一看就是不好相處的人,我纔剛剛來,他顯然對我有所不滿,畢竟他是詹事,卻令我這後輩的後輩的後輩做他的少詹事,他肯定要給我一個下馬威,不只如此,只怕以後還要多加刁難我。越是這樣高傲且資歷高的人,自也就越看不慣爲兄這樣的人。”

薛禮連連點頭:“他看他也不像善茬,然後呢?”

陳正泰好整以暇地繼續道:“還能怎麼然後,我發了錢,他若是知道,一定要跳起來破口大罵,覺得我壞了詹事府的規矩。他怎麼能容忍少詹事壞了他定下的規矩呢?所以……依我看,他一定要求所有的屬官和屬吏將錢退回來,只有這樣,才能表明他的權威。”

薛禮頷首:“噢,原來如此,可是……大兄,那你的錢豈不是白送了?”

“誰說白送了?”陳正泰瞪他一眼:“你呀,以後多向我學學,遇事多動動腦筋。你想想看,錢我是送了的對吧?他們既然接過我的錢,就算是退回來,這份人情,可還在呢,對不對?讓退錢的又不是我,而是那李詹事,大家欠了我的人情,同時還會怨恨李詹事逼着他們退錢,這一加一減,我陳正泰一文錢沒有出,卻成了詹事府上下大家最喜歡的人,人人都覺得我這個人豪爽闊氣,覺得我能體貼他們這些下官和下吏的難處,覺得我是一個好人。”

“而李詹事呢?他逼着人退了錢,到手的錢沒了,這得多恨哪,大家一定會心裡責怪李詹事不通人情,會責怪他故意擋人財路,你想想看,往後若是我這少詹事和李詹事鬧了彆扭了,大家會幫誰?”

薛禮聽到這裡,一臉震驚:“呀,大兄你……你竟如此狡詐。”

陳正泰就板着臉道:“這不叫狡詐,這叫手腕,人活在世上,總有自己想辦的事,這叫做理想,可單憑一股子理想去做事,是不能成的。務實的人若是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,就必須得懂得使用手腕,用最低的效益,去辦成自己想辦的事。你真不會認爲爲兄能有今日,全靠給恩師溜鬚拍馬才得來的吧?”

薛禮沉默了,他在努力的思考……

過了一會兒,果真見幾個官員來了。

爲首的一個,乃是那司經局的主簿,這主簿哭喪着臉,抱着一沓欠條到了陳正泰面前,很是不捨地將欠條都擱在了桌上,而後鄭重其事地朝陳正泰作揖:“見過少詹事。”

“嗯?”陳正泰點了點桌面上的欠條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這主簿欲哭無淚的樣子:“奉李詹事之命,特來將錢送還,少詹事……這……這……您的好意,下官們心領了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東宮有東宮的規矩。”

陳正泰頓時生氣的樣子,看得一旁的薛禮一愣一愣的。

陳正泰顯出幾分惱怒地道:“這是什麼話?我陳正泰體恤大家夥兒,畢竟誰家沒有個妻兒老小,誰家沒有一點難處?所謂一文錢難倒英雄漢,我賜這些錢的目的,便是希望大家能回去給自己的妻子添一件衣衫,給孩子們買一些吃食。怎麼就成了不合規矩呢?東宮固然有規矩,可規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難道同僚之間相親相愛,也成了罪過嗎?”

這主簿和身後的幾個官員要哭了。

這少詹事真是說到了大家心坎裡去了啊,這少詹事真是體貼人啊!

“這錢,我拿出去了,就絕不收回來。”陳正泰擲地有聲地道:“這是我說的,我少詹事的話,難道不算數?”

主簿卻是苦着臉道:“少詹事對我等,真是沒得說的,下官爲官多年,從未見過少詹事這樣體貼的上官。只是這好意,下官人等真的是心領了,李詹事已說了,誰若是不退,便要將人開革出去。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陳正泰一臉詫異:“這樣啊?若是這樣……我倒不好說什麼了,總不能因爲你們,而砸了你的飯碗對吧,哎……這事我真不好說什麼,原本好好的事,怎麼就成了這個樣子呢。”

主簿等人再三行禮,留下了錢,才恭恭敬敬地告退了出去。

人一走,陳正泰樂呵呵地數錢,重新將自己的欠條踹回了袖裡,一面還道:“說實話,讓我一次送這麼多錢出去,心裡還真有些捨不得,前前後後加起來,幾萬貫呢,我們陳家掙錢不容易,得省着點花纔是,你別愣着,來幫我數一數,別有哪個混賬故意少退了。”

“噢,噢。”薛禮愣愣地點着頭,現在都還有點回不過神來的樣子。

…………

過了一會兒,李承乾總算起來了,宦官連忙細緻給他更衣,他想起來了什麼,便道:“陳正泰來了沒有?這個傢伙,領着我們東宮的俸祿,不會又成日遊手好閒吧。”

宦官立即道:“來了,來了,陳詹事可是好人哪,他辦公可賣力着呢,上上下下的,誰不曉得陳詹事從今早來到現在,爲了東宮的事,可謂是兢兢業業,陳詹事人英俊,性子又好,做事又一絲不苟……”

李承乾感覺自己是不是還沒睡醒,聽着這話,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的節奏。

是嗎?

真是這樣?

“走,看看他去。”

這更衣的宦官帶笑道:“是,是,不過殿下還未洗漱呢?”

他一面說,和另一個當值的同伴使了個眼色。

這同伴悄悄地退了出去。

這宦官一路到了茶坊,氣喘吁吁的,見到了陳正泰就立馬道:“陳詹事,陳詹事,殿下起來了,起來了。”

陳正泰看着這宦官,一面喝着茶:“起來便起來了,有什麼好一驚一乍的?”

宦官看着陳正泰,眼裡流露着親切,他喜歡陳詹事這樣和他說話:“太子殿下說要來尋你,奴不是害怕少詹事您在此喝茶,被殿下撞着了,怕殿下要責怪於您……”

陳正泰一想,覺得有道理,雖然他不怕李承乾責罵,自己責罵他還差不多,可是第一天上班,得給太子留一個好印象纔是啊。

好,我陳正泰要努力辦公,便謙和地對這宦官道:“多謝力士提醒。”

宦官聽了,身軀一震,立即道:“少詹事這是說什麼話,都是一家人,道什麼謝,陳詹事若是以後再謝,奴……奴可就生氣啦。”

說着,似乎害怕被太子抓着,又一溜煙地跑了。

薛禮繼續沉默,他覺得自己腦子有點亂。

陳正泰一拍他的腦殼,道:“還愣着做什麼,辦公去。”

到了少詹事房,早有文吏迎接上來,親和地笑着道:“哎呀,陳詹事您來了……”

這文吏畢恭畢敬的行禮。

陳正泰揹着手,一臉認真地道:“少囉嗦,我要辦公,立即把筆墨紙硯都取來,噢,對啦,我要辦什麼公來着?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又一天要過去了,老虎又多堅持一天了,總感覺堅持是人活着最不容易的事情,第五章送到,順帶求月票。

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九章:敕封
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九章:敕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