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

現在李世民似乎對此有了濃厚的興趣,陳正泰心裡也大爲鬆了口氣。

有了李世民的支持,只怕大學堂的黃金髮展期即將來臨了。

陳正泰告辭出宮。

那婁師德卻在宮外等着,他沒有回去,而是恭恭敬敬的等着陳正泰出來,接着上前行禮。

陳正泰朝他微笑:“我該謝謝你纔是,如何是你千恩萬謝了。好啦,你我之間,不必這樣多的虛禮客套。”

婁師德連聲說是。

陳正泰突然想起什麼,便道:“明日得請你去大學堂一趟,當着研究組的人面,談一談你對新船的感受,他們只曉得閉門造車,這船還有什麼可供改進的地方,卻少不得你來說一說。”

婁師德忙道:“這自是理所應當,門下明日便去。”

能被陳正泰驅使,讓婁師德很是欣慰。

卻見遠處,還站着兩個人,陳正泰看着面熟,陡然想起來,這不就是那兩個百濟人嗎?

於是陳正泰朝這二人努努嘴,對婁師德道:“這二人爲何還在此?”

“門下問過了,他們說,是來感謝恩公的。”

陳正泰一臉無語:“這又是謝我什麼?”

婁師德苦笑:“說是沒有恩公的新船,就沒有他們幡然悔悟,改過自新的機會,所以無論如何,也要見上恩公的一面。”

“那爲何遠遠站着?”陳正泰只是莞爾一笑,說實話,到了他今日的地步,不少人想要巴結自己,陳正泰也是心裡有數的,可似這百濟人這般的,卻是比較少,畢竟許多人難免還是放不下架子,愛端着。

婁師德道:“那人說,若是太近,難免冒犯,還是遠遠站着的好一些。”

陳正泰搖搖頭道:“知道了。”

於是故意不理這百濟人,卻是預備登車回家。

那百濟人便急了。

這人正是扶余威剛,扶余威剛忙是帶着自己的兒子匆匆上前,眼看着陳正泰的腳要邁上車裡,卻忙作揖道:“見過韓國公。”

陳正泰這才慢吞吞的回過身來,只斜着看這扶余威剛一眼:“噢ꓹ 我們認識?”

“自然認得。”扶余威剛臉上沒有一丁點矯揉造作,還非常的真切:“我出自三韓之地ꓹ 而韓國公封號爲韓,這……豈不是昭示了下官乃是韓國公的僚屬嗎?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這樣也攀得上?

陳正泰甚至懷疑,若按這扶余威剛這麼瞎扯下去ꓹ 過了千百年之後,自己也即將要成爲韓國人了。

見陳正泰面上變換不定ꓹ 扶余威剛隨即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:“下官初來乍到,如今已是唐臣ꓹ 來了這長安ꓹ 卻又舉目無親,在這裡能與下官有所牽涉的,只有婁將軍。而婁將軍乃是韓國公的門下,這樣算來,韓國公便是下官的主公啊,下官若能爲韓國公效勞,死也甘願。自然……下官位卑職淺ꓹ 又是降將,韓國公一定不將下官放在心上。只是……哪怕只有萬一的機會ꓹ 下官也有一言ꓹ 不吐不快。”

陳正泰有些不耐煩ꓹ 拉着臉道:“有話快說。”

扶余威剛卻是拜下ꓹ 鄭重其事的道:“不知下官能否將自己的性命寄於韓國公的身上?若是韓國公肯接納,即便是做牛馬一樣的事ꓹ 下官也感激不盡ꓹ 甘之如飴。”

身後ꓹ 扶余文見父親拜下了,也乖乖的拜了下去。

陳正泰則是朝他冷笑道:“這世上ꓹ 想要拜入我門下的人,多不勝數,我爲何要接納你呢?你請回吧。”

真以爲我陳正泰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收的嗎?

一個百濟人而已,還是敗將!

陳正泰沒放在心上,回過頭,便預備登車。

“韓國公……”扶余威剛拜在地上卻沒有起來,卻是帶着三韓人的歇斯底里道:“韓國公乃是愛才之人,我沒有什麼才智,確實無法能夠爲韓國公效勞,只不過……我百濟之中,卻也有人才。此人自幼便非凡,他八歲左右即讀《春秋左氏傳》及《史記》《漢書》。到了年長一些,身高便有七尺之多,現今雖十三歲,可是小小年紀,卻已驍勇而有謀略,可謂是天縱奇才,我在百濟時,就久聞他的大名了,只是他年紀太小,我沒有接觸。今日願推舉給韓國公,既然韓國公不肯接納下官,就讓他來代替我爲韓國公效勞吧。”

陳正泰此時已坐上了車,依舊沒有理會這個奇怪的傢伙。

說實話,在他看來,這傢伙臉皮很厚,對於臉皮厚的人,陳正泰是心有防範的。

見陳正泰的馬車要走。

扶余威剛依舊跪於道旁,他繼續高聲道:“此人叫黑齒常之,其先祖,也是百濟的貴族,若是韓國公不棄,我會將他薦入婁將軍的左右,等有朝一日,婁將軍察覺到他的文韜武略,自然會推舉到韓國公的面前。我現今得了陛下的賜官,雖只是小小副尉,卻也足以能在長安立足了。既然韓國公不願接納,我自不敢驚擾,只是請韓國公能夠善待此人。”

黑齒常之……

坐在馬車裡的陳正泰,原是淡淡然的心態,突的心一咯噔。

這個人……怎麼聽着很耳熟?

是了,這又一個貞觀後期的名將啊!

這黑齒常之乃是百濟人,貴族出身,勇武而有謀略,當初大唐平定百濟的時候,黑齒常之甚至和蘇定方打了個有來有回,只是因爲百濟國小,憑他一己之力無法抵抗大唐,最後不得不歸降!

此後,這人則成了唐軍中的大將,大唐命他鎮守西垂之地,他率軍大破突厥,於是便有了“黑齒常之在軍七年,吐蕃深畏憚之,不敢復爲邊患”之說。

緊接着,當時的突厥又死灰復燃,黑齒常之便帶兵發起攻擊,最後徹底擊潰了突厥的主力。

其中最值得大書特書的功績便是,有一次黑齒常之帶着一隊騎兵巡邏,遭遇了三千突厥騎兵,當時黑齒常之兵少,突厥人以爲對方見了自己的軍馬,一定會逃竄,誰曉得,這黑齒常之居然沒有給嚇跑,還立即發起了進攻,帶着兩百人,身先士卒,一路追殺,硬是令三千突厥鐵騎,頓時喪膽,丟盔棄甲。

陳正泰原本平靜的臉上終於動容了,突然眼眸一張,朝車伕道:“停下。”

馬車的車輪戛然而止。

陳正泰重新下車來,而後直直地看着拜在道旁的扶余威剛。

扶余威剛依舊筆挺地跪拜着,他是個極聰明的人,早就心知陳正泰肯定是看不上自己的。

自己畢竟是敗軍之將,而人家卻是高高在上的韓國公,更遑論人家還是天子門生,是天子的乘龍快婿了。

既然自知自己再厚顏無恥,也無法讓陳正泰接納自己。

那麼……他很理性地選擇了推薦黑齒常之!

因爲在百濟,黑齒常之雖然年紀小,卻已嶄露頭角,在扶余威剛看來,這黑齒常之遲早會在大唐扶搖直上,既然如此,自己何不趁此機會,在陳正泰面前舉薦呢?

他日只要黑齒常之的能力得到了證明,那麼韓國公回想起來,一定會念起他這個推薦人來,少不得要認爲若非他,便要與黑齒常之這樣的俊傑失之交臂了。

另一方面,他舉薦了黑齒常之,黑齒常之一旦得勢,也一定會感念他的推舉。

這兩個人裡,任何人一個稍有良心,他將來在大唐的日子,便會好過得多。

此時,陳正泰眯着眼道:“此人在何處?”

扶余威剛忙道:“他也被押解來了,此番婁將軍押解了上千百濟的禁衛、文武官員和貴族前來,黑齒常之就是其中的一個,我曾在天可汗號的底艙裡見過他,念他年紀小,給他送了一些吃食。現在,他理應還在武清縣,不過很快也會被押解來長安。”

陳正泰這時認真地打量着扶余威剛。

黑齒常之固然是個人才,可現在他發現,這個扶余威剛,實在是個妙人了。

這傢伙……可以說,屬於那種沒有機會也能創造機會的人,同時,眼光頗有獨到之處,剛來這長安,便立即曉得投靠誰對自己是最爲有利的,同時又知似他這樣的人,一定愛惜人才。

陳正泰看着他道:“你真願投靠我?”

扶余威剛正色道:“願爲韓國公去死。”

陳正泰樂了:“死就不必了,你圍着長安城,給我跑兩圈再說。”

陳正泰這要求顯然有點故意爲難了,這長安城可是大得很,跑兩圈,只怕命都要沒了。

連身後的婁師德聽了,都頓時覺得頭皮發麻。

扶余威剛似乎沒有半點被驚到的樣子,卻是大笑道:“敢不從命。”

說罷,他立馬站了起來,沒有拖泥帶水:“我的兒子,就暫時託付給國公了,至於我,若是能跑下來,自然有幸能爲韓國公效犬馬之勞。可若是有什麼不幸,犬子身在長安,舉目無親,國公賞他一口飯吃,令他能延續下官血脈,下官便感激涕零。”

接着,也不再囉嗦,當真開始跑了起來。

陳正泰朝保護自己的薛仁貴使了個眼色,薛仁貴在樂呵呵的看着熱鬧,此時見陳正泰示意,便勒着馬跟了上去。

只是那扶余文卻是一臉擔心的樣子,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

陳正泰深看了扶余文一眼,嘆了口氣,意味深長的道:“你有一個好父親啊。”

說罷又對婁師德道:“領着他,先去安頓吧。”

“喏。”婁師德似乎也領會了陳正泰的心思了。

陳正泰似又想起了什麼來,又道:“還有方纔此人所說的黑齒常之,要留意一些,等到了長安,送至我的面前來。”

婁師德忍不住道:“恩公真的認爲,這扶余威剛推舉的人……”

陳正泰含笑道:“看看也是無妨,人盡其才,物盡其用嘛。”

陳正泰現在確實很缺人手。

哪方面都缺,無論是護衛,還是經營,甚至是刀筆吏。

現在陳家水漲船高,有二皮溝,有朔方城,有數不清的產業,若是沒有足夠獨當一面的人,那麼就可能會接二連三的出錯。

當然,陳正泰是個很精明的人。

在文才方面,他選擇直接從二皮溝大學堂裡培養。

而在經營方面,這經營涉及到了陳家的根本,那麼,幾乎經營方面的人,就大多都是陳氏子弟了。

倒是武將方面,雖有了蘇定方和薛仁貴、婁師德,甚至還有了契苾何力,可陳正泰依舊還是覺得這個班底太過薄弱了。

多招攬一些,總沒有壞處的。

這黑齒常之,倒是可以見識一下,他還真是好奇,此人是否真如歷史中那般,是可以讓蘇定方都踢到鐵板,帶着兩百騎兵,就敢追殺三千突厥的狠人。

只是……

那扶余威剛……到底是什麼人呢?

這倒是讓陳正泰頗有點摸不準。

這狗東西的技能點,好像點的有點歪啊。

…………

次日一早,婁師德就興沖沖的趕到了大學堂裡,講授自己漂洋過海的心得。

不少研究組的人紛紛來聽,有人還做了筆記。

而陳正泰卻沒有出現,他現在心思都放在了擬定章程上頭。

這個通過科學來封爵得制度,若是能建立起來,那麼……大學堂勢必成爲無數人心目中的聖地。

只是陳正泰並不擅長公文這等東西,因而不得不求教馬周。

馬周現在成日和公文打交道,對此早就熟稔了,一聽陳正泰希望他協助,他倒是抖擻精神,囉嗦了一大通,都是章程如何規範,怎麼樣纔有條理,又如何讓人心悅誠服的心得。

於是陳正泰口述,馬周呢,則負責草擬。

只兩三天的功夫,這章程便算是草擬了出來。

陳正泰興沖沖的將章程報了上去。

據聞朝廷對此,爭論了好幾日,不過陛下拍了板,一些爭執的面紅耳赤,極力反對的大臣,似乎也拿陛下沒有辦法了。

最終,旨意下來。

當有宦官趕到大學堂的時候,陳正泰心裡激動,帶着數千師生親自去接旨。

這宦官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,頭皮也跟着發麻,怎麼……好像是要打架的架勢?

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,求訂閱和月票。

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六章:吃了嗎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六章:吃了嗎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
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六章:吃了嗎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六章:吃了嗎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