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

犬上三田耜來過大唐兩次。

第一次待遇和這一次完全不同。

雖然只是個遣唐使,可是他幾乎是倭國裡對大唐最瞭解的人。

似李靖、秦瓊、程咬金這些耳熟能詳的名字,他自然也是敬佩的。

倭國再如何,也沒有狂妄到將大唐的名將不放在眼裡。

可這一次,他發現這韓國公比自己還狂。

在倭國,人們確實擅長比武,許多的武士,將個人的勝敗看的比性命還重,衍生出了諸多關於比武的流派,這絕對是犬上三田耜自傲的所在。

若你韓國公拿出秦瓊、程咬金這些人,倒也罷了。

居然手指身邊的這些護衛,還一副不屑的樣子,而後來一句,你看我身邊誰可以,來單挑。

這些人一看……多半確實應該是陳正泰的護衛。

那蘇定方倒還有一些氣度。

婁師德呢,更像是一個文士。

還有兩個,分明就是少年,嘴上沒長多少毛,傻呵呵的樣子,這在犬上三田耜眼裡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。

當然……犬上三田耜是遣唐使,雖然受了挑釁,卻絕不會因此和尋常的倭人武士一般嗷嗷叫。

倭人武士是可以動輒暴怒的,這其實是可以理解,畢竟島國之中以武爲能,他們的‘士’,不以文才見長,而以武藝的高低來分高下。

正因爲如此,武士們往往脾氣火爆,動輒就要做生死搏鬥。

犬上三田耜卻已開始和新羅遣唐使以及扶余洪互換眼色了。

他不是武士,總還留有理智,此時不能輕易答應,還是和新羅人,還有百濟人交換一下意見爲好。

新羅遣唐使顯得有些猶豫。

可扶余洪卻是有讚許的意思。

扶余洪已被逼到了牆角,大唐皇帝派了陳正泰這麼個不着調的人來交涉,顯然是想要逼迫百濟答應某些不合理的要求,在這個時候ꓹ 若是能挑起倭人和大唐的矛盾,讓倭人來出這個頭ꓹ 那麼便再好不過。 шωш▲ tt kan▲ ¢Ο

見扶余洪的眼色,犬上三田耜頗有幾分動心了。

只是這韓國公身邊的幾個護衛而已……只要勝了,可以揚眉吐氣ꓹ 讓大唐知道倭國的厲害,後面再談事亦有底氣多了。

他深吸一口氣ꓹ 卻謹慎的道:“只是這幾個護衛嗎?”

“當然是這幾個護衛。”陳正泰笑了笑又道:“隨你挑一個,你的隨員裡ꓹ 想來多少個比武都可。”

這簡直就是十分寬宏大量的條件了。

頗有幾分誘導犬上三田耜犯罪的意味ꓹ 不過犬上三田耜反倒顯得更謹慎,有些害怕着了陳正泰的道。

他先盯着婁師德,婁師德此人……倒是看着好欺一些,不過年紀大,唔……身材也是魁梧。

還有這蘇定方……

還有那兩個年輕人……這兩個年輕人……看上去……

“只從這裡挑選?”犬上三田耜試探性的又問了問。

陳正泰樂了,不禁道:“我久聞倭人痛快,怎麼到了你這裡ꓹ 卻是如此的扭捏呢?我說的,就從這裡挑選ꓹ 隨你挑。”

犬上三田耜聽着陳正泰的話ꓹ 火氣又上來了ꓹ 咬牙道:“可以ꓹ 只是我使團之中的武士……”

“你使團裡來了多少武士,都可以邀鬥ꓹ 有多少算幾個ꓹ 只要遵守比武的規則就好ꓹ 你是喜歡一局一勝,還是三局兩勝ꓹ 是七局四勝,是一百局五十一勝,都由你,免得說我大唐欺負你們彈丸小國。”

一聽彈丸小國,犬上三田耜就不服氣了,他頗有幾分吐血的衝動,很希望給這陳正泰好好的說道說道,告訴陳正泰,我倭國自東而西,那也有千里。

可顯然,陳正泰不想去聽他的囉嗦。

“不知何時比鬥?”

“你挑日子。”

“那麼……”犬上三田耜終於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他其實不擔心比武,而是擔心比武有詐,若是明日,時間倉促,自己鎖定了這四個人,讓陳正泰臨時也換不了將,那麼……真要對付這幾個韓國公的護衛,豈不是手到擒來?

一想到此,犬上三田耜頗有幾分興奮,這一次倭國使團的規模最大,有僧人十三,武士七十二人,當初成行的時候,爲了顯出倭國的國威,確實精挑細選了一些島上頗知名的武士,既然人選都由犬上三田耜來挑,規則顯然也可制定,那麼……他是贏定了。

不過,讓犬上三田耜唯一擔心的就是,若是倭人大勝,會不會引來大唐的惱羞成怒,直接斷絕交往?

很頭痛哪。

太傷腦筋了。

想了想,他道:“好,只是不知在何處比武?”

陳正泰道:“得找一個好去處,到時我命人來請。”

“韓國公快人快語,既然如此,那麼此事便算是定了。”犬上三田耜道:“中途……不會有什麼變動吧?”

陳正泰傲氣地搖頭道:“我乃韓國公,你出去打聽打聽,我是言而無信之人嗎?”

犬上三田耜舒了口氣:“既如此,那麼……明日候教。”

說罷,他起身,鞠了個躬:“告辭。”

他率先出去。

扶余洪和新羅遣唐使也匆匆的跟了出去。

扶余洪走在他的身邊,不由道:“犬上君,是否有把握。”

扶余洪心裡其實有些擔心,別到時……出了什麼岔子。

犬上三田耜一聽,勃然大怒,在陳正泰面前,他雖還是謹慎,可當着這百濟人,就不同了。

他齜牙咧嘴道:“你是說,我國最英勇的武士,連區區幾個韓國公的護衛都不如嗎?”

扶余洪:“……”

“哼!”犬上三田耜冷哼一聲,便拂袖而去。

扶余洪見他發怒,倒也定下了心來,發怒纔好,發怒才顯得倭人有底氣,只要大勝,百濟就不至於如此被動了。

…………

陳正泰依舊還坐着,他身邊的幾個‘護衛’卻高興得像是過年一般。

蘇定方沉眉道:“不知倭人會不會跟我比,早知如此,我該穿寬大一些的衣衫,顯得人臃腫一些,不能將我的將軍肚露出來。”

薛仁貴笑嘻嘻的道:“我這般的英武,他們一定生出忌憚之心,這可如何是好啊。”

只有婁師德只顯着微笑,他比其他人穩,老夫跟你們這些人不一樣,老夫可是殺入了百濟,立過大功的,在乎這一點比斗的蠅頭小利嗎?

陳正泰卻一瞥沉默寡言的黑齒常之:“常之。”

“在。”黑齒常之敬畏的看了陳正泰一眼。

自打陳正泰讓他做自己的隨身護衛之後,黑齒常之對陳正泰倒是頗爲感激起來。

自己一個外人,陳正泰便讓自己隨扈,可見信任。而且跟着陳正泰日子也很不錯,在這大唐,大魚大肉,吃的黑齒常之都想哭了,等他慢慢領略了大唐的風土,出於窮山惡水之中的黑齒常之漸漸能理解扶余威剛的話了,扶余威剛是對的,大唐與百濟之間的國力差距,實在太大,百濟人的未來在大唐,而絕非是在那窮山惡水裡。

陳正泰道:“那扶余洪,不認得你嗎?”

“此人乃是百濟王的王弟。”黑齒常之道:“我對他略有耳聞,不過他高高在上,怎麼可能將我放在眼裡呢?我年紀又輕,百濟國中,知道我的人,並沒有幾個。”

他一面說,一面眼睛瞥向扶余威剛。

意思是,扶余威剛是異數。

扶余威剛心領神會的笑了,對陳正泰道:“韓國公有所不知,門下這個人,其實沒多大的本事,文不成,武不就,當初之所以能在百濟國中立足,憑藉的就是這些許的本事,這黑齒常之雖年少,可門下消息靈通……”

陳正泰竟是久久無語。

好吧,你他孃的真是個人才。

陳正泰似乎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隨即道:“去,將陳愛芝尋來,告訴他,立即給我留一個頭版,我要明日清早就能見報,這事……得弄出一點動靜。”

那幾個“侍衛”都不禁看向了陳正泰,只見陳正泰脣邊正勾着一抹笑意。

…………

次日清早,天才矇矇亮,報紙已出來了,無數的貨郎,將報紙送進千家萬戶。

今兒,房玄齡如往常一般,清早起來,先吃過了早餐,而後上了馬車。

他照舊還是要在馬車裡打個盹,而後馬車將他送到尚書省去,緊接着,一日的公務就要開始了。

當然,打盹之前,家裡的奴僕會在馬車裡預備好今早的報紙,他隨手看一看,慢慢也就犯困了。

只是……

今日展開報紙,這頭版赫然寫着的東西,讓房玄齡猛地打了個激靈。

而後他的臉微微一變,竟是老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馬車緩緩入宮,至尚書省,房玄齡下車後,則火急火燎地趕去拜見李世民了。

而李世民這裡,其實早已有人來了。

乃是禮部尚書豆盧寬。

還有杜如晦和長孫無忌。

君臣們大眼瞪小眼,李世民也有點懵。

清早起來,才知道韓國公府弄出了一個天大的新聞,而且還鬧得人盡皆知。

豆盧寬正抱怨着:“陛下,這邦交之事,怎麼就好端端的弄成了兒戲?我大唐乃是上邦,中土之國,與各國遣唐使打交道,都有定製,可怎麼就弄成了這個樣子?以往禮部和鴻臚寺,沒有任何失禮和不周到的地方,可現如今……這百濟、倭國、新羅的遣唐使交給陳正泰,現在成了什麼樣子,如此烏煙瘴氣。”

事實上,豆盧寬的抱怨是由來已久的。

他無法理解,這本來是禮部的事,陛下爲何交給陳正泰去幹,對外交涉,禮部是專業的啊。

李世民也低頭看着報紙,哭笑不得,不過他假裝沒有聽到豆盧寬的抱怨。

豆盧寬則是不滿地繼續道:“現在各國的遣唐使,都來禮部詢問,想知道大唐朝廷有什麼用意。臣這邊,是焦頭爛額啊,臣哪裡知道那陳正泰是什麼意思?可現在四鄰紛紛生出疑慮之心,臣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。可不答,就不免顯得失禮……”

李世民擡頭,正好看到躡手躡腳地進來的房玄齡,咳嗽一聲道:“房卿,你覺得……陳正泰此舉是爲何?”

房玄齡亦是覺得哭笑不得,只能道:“臣不知道。”

頓了頓,他又道:“臣若是知道,臣就是韓國公了。”

這個笑話顯然不可笑。

李世民繼續繃着臉,說出了心裡的憂慮:“鬧出這樣的事來,會不會引來百姓們的疑慮?”

房玄齡立馬搖頭:“這倒不會。”

李世民凝視着房玄齡:“嗯?難不成房卿已經探聽了坊間的消息了嗎?”

房玄齡道:“朝廷對於使節和外邦胡人,往往想的是如何周到纔好,如此方顯朝廷的氣度。可其實百姓們是不這樣想的,百姓們巴不得朝廷對胡人越狠越好。”

這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,李世民不禁哈哈一笑。

豆盧寬在旁目瞪口呆,這個時候還笑,有什麼好笑的,這在豆盧寬看來,鬧出這樣的事,就好像天塌了一般。

李世民隨後道:“陳正泰能贏嗎?”

這一下子,倒是把人問住了。

李世民的思維和豆盧寬顯然不同。

他要面子。

於是他擔心地道:“不會輸了吧,若是輸了,那麼我大唐的顏面也就喪盡了,這陳正泰就成了千古罪人,屆時朕絕不饒他。”

房玄齡一時也是無語,老半天才道:“這應該召陳正泰來問。”

“來不及了。”李世民苦笑道:“今兒正午就要比武了,若是朕此時將陳正泰召來,他就沒有時間準備了,若是因此而輸了,反倒就成了朕的過失了。哎……”

豆盧寬不禁提醒李世民道:“陛下,臣現在考慮得乃是禮數的問題。”

李世民便安慰他:“豆盧卿家放心吧,這陳正泰若是敢輸,朕就以禮數不周的罪責,狠狠地敲打他,給你出出氣。”

豆盧寬:“……”

他心頭有點堵,什麼叫做如果輸了。

那贏了,陛下莫非還要放炮仗慶祝一下嗎?

就在此時,只見李世民又道:“若是勝了,該好好樂一樂,今夜會宴,大家高興高興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,還有兩章,怎麼樣,算術還行吧,大家支持一下不?

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二章:人才吶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
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二章:人才吶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