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

在李世民看來,民部辦事何止是可靠,而且是績效喜人。

一月才漲一錢,這等於是狠狠的剎住了物價上漲的風氣。

李世民不禁感慨:“戴胄此人,辦事雷厲風行,行事果決,朕歷來仰仗他掌管天下戶冊錢糧,他也並沒有令朕失望。”

狠狠的誇獎了一通之後,隨即便見街邊,有一頭戴一樑進賢冠,身穿襴衫的人帶着幾個差役而來。

這樣的裝束,理應是一個低級的文官。

這文官似乎見李世民等人從絲綢鋪裡出來,手裡又拿着簿子,顯得可疑,於是上前盤查:“你們是什麼人,可是來此交易的嗎?”

這人的口氣很不客氣,身後的差役也帶着警惕。

李承乾微怒,想要痛斥。

李世民卻是微笑道:“我們乃是太原來的客商,鄙人姓李。”

這文官見了李世民涵養極好,雖是太原人,卻是說一口雅言,臉色卻也緩和起來,便道:“想不到竟是國姓,倒是失禮了,你們來長安,可是要購置絲綢?”

李世民凝視着這文官,心裡揣測着什麼,隨即道:“正是。”

“鄙人劉彥,乃是東市交易丞。”

“交易丞?”李世民故作不知的樣子。

其實劉彥也知道……這是新官,乃是民部專門爲平抑物價而創建的,外來客商,也確實有許多帶着疑問的。

於是他解釋道:“近來物價漲得厲害,民部尚書戴相公便設了此散官,專旨打擊囤貨居奇的奸商之用。怎麼,你們已進了絲綢鋪子,這絲綢鋪子開價幾何?”

李世民目中掠過了欣賞。

他心裡想,戴胄真會辦事。

他挑選的這些官吏倒是十分勤勉,如他這民部尚書一樣,你看他們在此四處巡邏,但凡有一點可疑的,都會進行調查。

難怪那絲綢商賈,不敢隨意賣出高價,如此一來……只要堅持下去,市場能不穩定嗎?

李世民便如沐春風地道:“三十九錢。”

“一尺?”

“一尺!”

這交易丞面上露出了輕鬆的表情:“看來……這商家還算老實,這個價格還算公道,爾初來乍到,一定要謹防宵小和姦商,有些人,爲暴利所矇蔽,胡亂開價的。若是遇到這樣的情況,可立即到附近街坊尋似我這樣的交易丞。上月,我們已處置了數十個這樣的奸商了,現如今……他們倒是老實了一些,不敢再隨意虛報價格。”

李世民不由感慨道:“若能平抑物價,實在是百姓之福啊。”

這叫劉彥的交易丞便也笑了:“是啊,物價漲下去,對百姓而言絕非好事,這也是民部在此設市長和交易丞的初衷,本官的職責所在,自當早晚巡查,以免有奸商殘害百姓。”

李世民頷首道:“這樣說來,東市的風氣,豈不是也好了許多?”

“何止是好。”劉彥道:“現如今奸商們都老實了,再不敢胡鬧,這多虧了戴相公的雷霆手段啊,如若不然……照着從前那樣,還不知釀出什麼事來。”

李世民不斷點頭,心裡很是寬慰:“這戴胄……確實是個能臣。”

劉彥聽李世民竟直呼戴相公的名諱,面上就有些不喜了,好在他沒有表露,只拱拱手:“某還有公務在身,告辭。”

說着,便往下一家店鋪去了。

李世民也朝他揖揖手,就此作別。

卻見那交易丞劉彥果然走到了下一個鋪子,李世民此時站在原地,若有所思,不禁感慨萬千地道:“張千啊,若是朕的大臣都如戴胄這般,朕何須憂慮呢?”

張千在一旁聽着,他是瞭解李世民的,於是忙道:“奴一向知道戴尚書官聲很好,他自做了民部尚書,百姓們都交口稱讚,此公性情似火,爲官清正,又很有辦法,奴一直佩服他。”

李世民聽罷,笑了:“你一個閹奴,佩服他有什麼用。”

張千於是賠笑。

李世民此時心情大好,隨即便看向陳正泰,道:“正泰,你是親眼看到,親耳聽到的吧,戴胄並沒有糊弄朕,這物價,已經平抑了。”

說着,他語氣嚴厲起來:“而你們二人呢,卻是無事生非,你一道奏疏,寒了戴卿家的心哪,現在知道朕爲何要大怒,知道爲何朕一定要嚴懲你們了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陳正泰很認真地回答。

這一下子……差點沒氣得李世民當街揍陳正泰一頓。

這好話說盡了,你居然還裝傻?

這一次,陳正泰沒有因爲李世民氣怒的樣子就裝慫,而是道:“學生還是覺得這事兒不對勁,學生得想想。”

李世民就道:“不必想了,你自己也親見了,若是你願賭不服輸,你放心,朕也不會奪你的股,你的股照舊還是你的!”

“只是這太子的股嘛,朕卻得收回去,他還太年輕,什麼都不懂,只知道成日遊手好閒,堂堂太子,這纔多大,就對朕的肱骨之臣這般不客氣!”

“戴胄有古大臣的遺風,他胄性明敏,達於從政,處斷明速,這是定國安邦的人才。這樣的人,你是太子,竟與他不和?怎麼……難道將來還想一朝天子一朝臣,莫非在你的心裡,朕身邊的重臣,全然無用嗎?”

李世民惱怒的語氣很重,李承乾被罵了個狗血淋頭,一臉幽怨地看着陳正泰,彷彿是在說,你看,你把孤的錢給賭輸了,還換來了一頓臭罵,孤的錢啊。

陳正泰心裡卻在嘀咕,他越想,越覺得這不可能啊!

平抑物價,哪裡靠這樣平抑的?這簡直有違最基礎的經濟學常識啊。

不過……他也沒料到,這個戴胄居然做得這麼絕,挑選了一羣劉彥這樣的幹吏,一家家商鋪,死死的盯着。

他細細想着,突然道:“學生明白了。”

李世民輕皺眉頭道:“明白了什麼?”

“恩師還是錯了。”陳正泰凜然無懼地迎向李世民的目光。

李世民發現陳正泰這個傢伙,雖然平日都是恩師長,恩師短的,說話也很好聽,可一旦犟起來,竟也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的人。

到了現在,竟還不服輸?

李世民繃着臉道:“好,今日朕就讓你輸個心服口服,你說罷,你還想如何?”

陳正泰正色道:“這長安城的東市和西市是無法查清底細的,就請恩師……隨學生至城郊去一趟。學生知道一個地方,叫崇義寺,就在城郊,請恩師隨學生去了,一看便知。”

李世民面生疑竇,心裡很惱火。

不禁在想,平日裡朕就這麼一個學生,倒是對他放縱了,哪裡想到這個傢伙這麼倔,年輕時就如此,將來還了得?朕今日一定要好好敲打纔是。

李承乾這個時候也吵嚷起來:“對對對,總要弄個明白,兒臣將身家都拿來做賭注了,怎麼能不搞清楚?”

李世民咬牙:“好,朕就隨你們胡鬧一回。”

於是,李世民重新上了馬車。

李承乾剛纔還很大氣地在那吵鬧,現在心裡卻沒底氣了,尾隨在車後,問陳正泰道:“師兄,你難道知道什麼內情?”

陳正泰的回答很乾脆:“不知道。”

李承乾:“……”

陳正泰道:“不過我覺得此事很可疑就是了。”

李承乾耿耿於懷地道:“你覺得可疑,爲何拿孤的錢來賭?”

陳正泰嘆了口氣:“因爲師弟講義氣啊,我們都是講義氣的人,不應將錢財看得這樣重。”

李承乾:“……”

出了城,一路往那崇義寺去。

這崇義寺在長安,並不是什麼香火鼎盛的寺廟,恰恰相反,因爲靠近了運河,所以更多的是一些販夫走卒們去進香火的地方,雖是人聲嘈雜,可實際上規格卻不高。

所以越是靠近崇義寺,這裡越是熱鬧。

這長安城內,盡都是街坊,可居長安也不太易,長安城的土地有限,下層的百姓,或是其他三教九流,往往都匯聚在崇義寺附近居住。

這裡從前有一個小市集,又有寺廟可以進香,運河的碼頭,可以讓人羣快速的流動,幾乎集齊了一切百姓們的日常所需。

李世民萬萬沒想到,長安城外竟還有這麼一個所在,只是……這裡再沒有了長安的乾淨,反而是污水橫流,人聲嘈雜。

待到了一個市集,陳正泰請他下車,他放眼一看,見這裡人頭攢動。

李世民不由皺眉道:“陳正泰,這是何處?”

陳正泰上前,恭謹地道:“陛下……這裡……是黑市。”

“黑市……”李世民驚訝的道:“朕聽說過東市和西市,不曾聽說過黑市。”

陳正泰此時已經知道自己來對地方了,解釋道:“所謂黑市,是避過官府,秘密進行買賣的市場。”

李世民還是覺得匪夷所思,他看了一眼張千,張千嘴張着嘴,有雞蛋大,顯然……他也不懂,此時迎着李世民責備的目光,他忙是垂頭。

李世民冷哼道:“哼,這不過是一個市集而已,故弄玄虛做什麼?”

“秘密就在這裡!”陳正泰朝李世民咧嘴一笑。

…………

好想張口賣慘求一下訂閱和月票,不過發現好像雖然很努力,但是求了也沒啥作用……不開心。

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九十章:大宴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
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九十章:大宴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