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

這年關的時候,完全沒有迎新的氣氛。

幾乎所有人都急的如熱鍋螞蟻一般,每一個人都瘋了似的,如沒頭蒼蠅一樣。

實際上……當每一個人都認爲心理上的價位可以售出的時候,其最後的結果卻是……一個買家都沒有,因爲到處都是瓶子,這些瓶子瘋了似的出現在市場上。

於是……這就讓人產生了一個奇怪的問題。

他孃的……到底哪裡來的這麼多瓶子。

到了子夜。

崔志正坐在燈火通明的大堂裡,這時候……他已感受到了一種濃濃的悲劇了。

“阿郎,價格已到一百了……”

有人跌跌撞撞的進來。

崔志正臉色慘然。

實際上,他發現所謂的數字其實沒有任何的意義!

此時,他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地道:“一百貫……一百貫……哈哈……所謂的一百貫,又有什麼意義!這不過是虛數而已,只是虛數……就這一百貫……誰又能賣出瓶子……誰可以?莫說一百貫,若是五十貫能賣出去,老夫也願全力售出……”

這個時候,崔志正居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,因爲他突然感覺,陳正泰那傢伙,並沒有那樣糟糕,人家至少還肯七貫錢來收購大家的精瓷……七貫雖少,可拿出來的卻是真金白銀。

只是……當初竟沒有答應。

到了三更,價格已是一瀉千里了。

“阿郎,已是四十貫了,四十貫了呀……可是根本沒有人收,到處都是精瓷,到處都是啊……”

有人哭了出來。

崔志正則傻乎乎的坐在堂前,紋絲不動,他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一個瓶子上。

這瓶子光彩奪目,那釉彩上,是一頭上山猛虎,猛虎回顧,露出猙獰之色,可謂是栩栩如生。

【看書領現金】關注vx公.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還可領現金!

這虎瓶,乃是崔志正花了一萬七千貫拍賣來的,當初得了此瓶,可謂是欣喜若狂,立即放在了正堂,向所有來客展示,炫耀着崔家的實力。

瓶上的上山老虎,在以前的時候,崔志正曾以此來自比,自己便是那猛虎,猛虎上山,也意味着自己的運勢不可阻擋。

可現在……那老虎卻是瞪着眼睛,好似是在嘲諷着他一般。

崔志正徹底的懵了,一剎那之間,他竟是心裡升騰起了一股無名業火。

他突然暴怒,猛地抄起了虎瓶,狠狠的砸在地上,而後發出了怒吼:“我要這老虎有何用,我要你有何用?”

哐當,老虎被摔了個粉碎,這精巧無比的瓷瓶,也一下子摔成了無數的碎片飛濺出來。

嚇得一旁報信的崔家子弟臉色慘然,此時忍不住道:“阿郎……阿郎……這是虎瓶啊,這是千金難買的虎瓶哪……”

可惜……一切已遲了。

精瓷破碎。

也猶如崔志正的夢想一般,也已摔了個乾淨。

什麼都沒有剩下了,只剩下一片的狼藉。

這精瓷方纔還光彩奪目,可現在……不過是破磚爛瓦而已。

崔志正像是一下子絕望了,眼神空洞地癱坐在了椅上。

口裡喃喃道:“完了,完了……”

是啊,全完了,崔家的家產,一掃而空,什麼都沒有剩下。

噢,唯一剩下的是一大筆的外債。

而現在莫說是償還本金,便是連利息,竟也還不上了。

崔家不是小姓,上上下下,加上部曲,足足有上萬張口,而一旦沒了錢糧……還怎麼養活一家老小?

崔志正整個人像抽乾了一般,突然,他的眼眸一下子有了焦距,像抓着了救命稻草一般,豁然而起:“找朱文燁,趕緊找朱文燁。”

他再不稱呼朱文燁爲相公了。

“來人,給我備車,我要找朱文燁……他在何處,還在宮中嗎?不,此時……肯定不在宮中了,去學習報館,去學習報館找他。”

崔志正邊叫喚邊像瘋了似的衝了出去,來不及正自己的衣冠,只是疾步出了大堂。

車馬早已備好了。

今日的長安,亮如白晝,尤其是世族聚集的平安坊,在這裡……車馬如龍。

шωш▪ Tтkā n▪ ¢ Ο

而平安報館,等到崔志正來的時候,卻發現這裡已是人滿爲患,他甚至看到了韋家的車馬,看到了許多熟悉的面孔。

“朱文燁在何處,朱文燁在何處,來……將這報館拆了,來人……”

無數的人,將這報館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一個個人,都憤怒的發泄着心中的怒火。

這個時候,一個熟悉的聲音道:“大家夥兒……聽我一言,大家不要縱火,不要拆屋……這學習報館,已經被我們陳家盤下來啦。不要大水衝了龍王廟,咱們是一家人,是一夥的,大家快看這上頭的招牌,你們看,招牌都已經換了……現在它是新聞報館啦……喂,喂……仁貴、仁貴、定方、常之,你們過來一些,保護好我。”

這不是陳正泰那傢伙,是誰?

陳正泰現在很忙,他得趕緊接收一些即將要破產的產業。

沒辦法……大家突然發現,市面上沒錢了,而手中的空瓶子,已經一錢不值,這個時候……爲了籌錢,就不得不賤賣一些物產,比如這報館,朱家已經在賣了,價格低的可憐,可謂唾手可得。

誰也沒想到,陳正泰這個狗東西在這裡出現。

於是崔志正氣的腦袋要炸了,立即大喝道:“陳正泰,你自己說的七貫回收,還算不算數!”

陳正泰聽到聲音,也不知是誰喊出來的,便在黑暗中迴應道:“當然算數,我陳正泰一口唾沫一顆釘,怎麼會不算數?在宮中的時候,我說了,七貫收,過期不候。可惜過期了,你看,這都大年初一了啊,這位兄臺,你難道不會看日子的嗎?”

崔志正:“……”

大家發現……好像陳正泰爲了大家好,做過無數的許諾,也無數次提示了風險,可偏就奇怪在……這狗東西每一次的承諾和風險提示,總能完美的和大家錯身而過。

你要罵他混賬王八蛋,這話偏罵不出口,因爲好像每一次……人家都給了一次不錯的選擇,就好像有個人,無數次曾經想伸手拉你一把。

而最後……你會發現,最可惡的人就是自己,是自己悔不聽陳正泰之言。

當然……更加可惡的乃是朱文燁。

因爲人是不會將過失完全怪到自己頭上來的,若是這世上有替罪羊,那麼只能是朱文燁了。

崔志正幾乎悲痛欲死,他捂着自己的心口,在黑暗中,好幾次喘不過氣來。

他歇斯底里的發出最後一句質問:“那朱文燁到底去了何處,將他交出來,如若不然……我們便燒了這報館。”

陳正泰連忙道:“諸位……諸位,冤有頭債有主啊,你們總不能要尋朱文燁那狗賊,卻將我陳家的房子給燒了吧。大家要講道理啊,這大唐乃是有王法的地方,不要衝動,有什麼話好好的說!”

可惜……他這番話,沒有多少人理會。

看着憤怒不已的人們,陳正泰便又道:“細細思來,這一切都是那朱文燁的陰謀,朱家此前就買了許多的精瓷,這一點,是人所共知的事。他家買了這麼多,自然希望大漲,所以一直以來都在鼓吹精瓷永遠不會跌價,這一年來寫下這麼多文章,也正是因爲如此……他是因爲囤積了精瓷,恨不得讓這精瓷漲到天上去,只要自己能掙錢,哪管別人如何。”

“酒宴之後,他便不見蹤影了,十之八九,是已經跑了。我剛剛得知,就在一個月前,他便從江左接了自己的妻兒來長安,可見他早就預感到要出事了,如若不然,一個月前……他爲何要將自己的妻兒接出來?”

“什麼……朱文燁已經提前接出了自己的妻兒。”

此言一出,頓時譁然。

這太可怕了。

世上竟還有這樣蛇蠍心腸的人!

這豈不是說……朱文燁是早有預謀,根本就是一切都安排好了的?

他一定知道價格會跌,可是這些日子,卻還在不斷寫文,說什麼一定能漲到五百貫。

崔志正此時已覺得兩眼一黑,忍不住道:“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喪心病狂之人哪。”

“他人在何處?”

“當然是跑了,你們……你們……”陳正泰忍不住痛罵:“我該說你們什麼是好,一聽到消息,便只顧着自己家裡,直接一鬨而散,當時也無人想着將這朱文燁截住,而如今……已經找遍了,哪裡還有他的行蹤,便連他的妻兒,也不見了蹤影。萬萬沒想到,朱家數十代忠良,居然出了朱文燁這樣的敗類,這真是將天下人害苦了。我陳正泰……也被他害苦了呀,我安分守己的造精瓷,原本指望着將精瓷當做是長遠的買賣的,僱傭了這麼多的人手,還招募了這麼多的匠人。現在好了,鬧到現在……我這精瓷店,還怎麼開下去?我可憐的精瓷……我的買賣……就這樣完了,什麼都沒有剩下,我怎麼對得起那些匠人,對得起浮樑的百姓……開了這麼多的窯啊……”

陳正泰在黑暗之中,聲音顫抖。

衆人一聽,居然有人不爭氣的對陳正泰產生了同情。

難道……陳家也吃虧了?

不對吧……若是算術沒錯的話……按理而言……

可此時……人們已被仇恨矇蔽了眼睛。

這個時候,大家只覺得陳正泰的話更讓人煩躁。

有人便六神無主地道:“現在該如何?”

“那朱文燁既然是蓄意爲之,那麼一定是別有圖謀,這是陰謀啊,是個大陰謀,諸位,我們一定要想辦法,想盡一切的辦法將朱文燁找出來……大家要羣策羣力,我看這朱文燁,乃是江左世族,他十之八九已逃亡去江左了,或者……對,江左靠海,他一定是遠遁海外了,大家想辦法,誰家船多,多去番外尋訪,只要我們功夫不負有心人,十年八年,總能找到他的。”

崔志正:“……”

崔志正感覺自己越聽越是不對味,怎麼感覺……好像被這陳正泰帶到了溝裡去了呢。

此時,只見陳正泰接着道:“諸位的心情,我陳正泰是可以體諒的,到了這個地步……大家都想要挽回損失,只是……切切不可燒了報館,有什麼話,都好商量……”

“好了,定方,仁貴,好話說盡了,誰敢燒我陳家的樓,你們自己看着辦吧。”

“喏!”一聲厲喝,讓人忍不住打起了激靈。

此時,大家終於不敢放肆了,乖乖的退後。

就這麼鬧騰了一夜,到了天亮的時候,人們察覺到……精瓷已經下跌到了二十貫了。

沒錯……市面上的精瓷越來越多,一夜之間,所有的財富都化爲烏有。

什麼都沒有剩下了。

此時,在陳家門口,已是人滿爲患。

這一次倒不是來尋仇的。

說起來,當初是陳正泰提示了風險,思來想去,大家發現這陳正泰比那該死的朱文燁不知高明瞭多少倍。

現在朱文燁人去樓空,雖然到處都有人尋他,可天下之大,此人又是預謀了要逃,一時半會,誰能尋到?

崔志正一夜沒閤眼。

他總是恍恍惚惚的,一下子覺得不怕,自己還有這麼多值錢的精瓷,說不準還要漲呢。

一下子又意識到……自己已是傾家蕩產了。什麼都沒有剩下了,頓時……整個人心灰意冷起來,竟是一夜之間白了頭,又突然覺得人生沒了樂趣,甚至好幾次產生了輕生的念頭,可是想到自己的妻兒家人,這事不是死了就能行的。

亂糟糟的思前想後,最後想到的是,只能尋陳正泰了,這是最後的辦法。

於是坐着馬車,一路趕到了陳家,才發現這裡已是車馬如龍了。

三叔公親自出來,還是老樣子,見人就三分笑,不斷的和人作揖,和藹可親的樣子。

相比於陳正泰,三叔公總是容易和人打交道的。

大家圍着他,慘兮兮地哭訴着自己的慘狀。

三叔公呢,很耐心的聽,有時忍不住跟着點頭,也跟着大家一起落了一些眼淚,說到眼淚,三叔公的眼淚就比陳正泰的要專業多了。

以至於他站在這門前,眼睛都通紅了,只是不斷的對人說:“哎呀……世上怎麼會有這樣險惡的人啊,老朽活了大半輩子,也不曾見過這樣的人,大家別生氣,都別生氣……氣壞了身體怎麼成,錢沒了,總還能找回來的,身體壞了就真的糟了,誰家沒有一點難處呢?”

衆人聽了三叔公的細語安慰,居然發現……好像心裡舒坦了一點。

可一進這陳家大堂,見這大堂裡也擺了許多觀賞用的瓶子,一下子的……心又像要抽了似的。

很痛!

…………

而這個時候,陳正泰則躲在陳府的書齋裡。

實在太可怕了,居然這麼多人來找他,若是一言不合,有人掏出刀來怎麼辦?

他昨夜睡得少,只在書齋裡打了個盹兒,便聽聞許多人找上門來了,一時之間,竟忍不住有些慌。

武珝在一旁道:“恩師,他們不是來找你尋仇的,而是找你幫忙想辦法的。他們都說你是再世張良……”

陳正泰啊呸一聲,罵道:“當初可不是這樣說,那時罵我罵得可狠了,現在連張良都搬出來啦。”

武珝微笑道:“這不正是恩師所說的人心嗎?人心似水似的,今日流到這裡,明日就流到那裡。他們現在是急了,現在恩師不正成了他們的救命稻草了嗎?”

陳正泰則冷冷的道:“陛下現在正在削弱世族,這就是削藩,這事關到了大唐的國運,我若此時跑去和他們沆瀣一氣,這算怎麼回事?陛下若是知道,非要宰了我不可,不去,不去,一個人都不見。”

武珝耐心地又道:“可是你不見,他們就要生氣了,真是惹急了,非要將陳家拆了不可。這些要傾家蕩產的人,可是不講道理的,急起來,可什麼事都敢幹的。恩師不是一直都說,圍三缺一嗎?做任何事,都不能將人逼到絕境,真到了絕境,便是魚死網破了。”

陳正泰聽她一番勸說,也意識到這個問題。

有道是,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真要眼紅拼命了,可就不太好說了。

於是……陳正泰深吸一口氣,皺了皺眉,終究道:“那就去會一會吧,我該說什麼好呢?這樣吧,前頭兩個時辰,跟着大家一起罵朱文燁那個狗東西,大家一起出出氣,後頭差不多到飯點了,就請他們吃一頓好的,安慰安慰他們,這大過年的,人都來了,不吃一口飯走,實在是讓人心中難安。”

武珝便嫣然一笑道:“弟子覺得……若是如此,他們只怕非要留在陳家睡覺了,都到了這個時候了,大家來此,目的就一個,他們將恩師當做了救命稻草啊,既然如此……若是恩師不給他們指點一二,他們會肯走嗎?這不是吃飯和罵朱文燁的事。換做是我,反正我只一心要挽回一些損失的。”

陳正泰聽到此處,不禁重重嘆了口氣:“我好慘,被人足足罵了一年,現在還要給人當爹做娘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。

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
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