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

話說到了這裡,三叔公就一切都明白了。

他不禁爲之嘆息道:“哎……其實……遲早是要走一步的啊,你說的對,若是沒有階梯,大學堂這麼多讀書人,將來能操持何業呢?這一日,遲早會來,只是早晚的分別而已。”

說到這裡,他羨慕的看了陳正泰一眼,才接着道:“大學堂的成敗,與陳家息息相關,只是……將來會是什麼樣子,老夫是看不到了。”

說罷,三叔公又是一聲嘆息。

年老的人,總是不免會有這樣的感慨。

陳正泰也只是笑了笑:“三叔公會長命百歲的。”

到了次日,李世民又召陳正泰入宮覲見。

此時,大理寺卿空缺,新任的大理寺卿乃是裴逡,聽他的姓氏,大抵就能猜測出他的出身,八九不離十。

對於裴逡這個人,其實李世民是頗爲不滿意的,可顯然,除了接受這個人選之外,他別無選擇。

見了陳正泰,李世民就道:“鄧健此番追贓,功勞甚大,朕打算將其提爲大理寺少卿,只是……朝中反對者日衆,都說從小小翰林,先升大理寺寺丞,再升少卿,實在有些過了。”

陳正泰則是道:“其實對於鄧健而言,官職大小並不重要。”

“嗯?”李世民凝視着陳正泰,不解地道:“你何出此言?”

陳正泰笑了笑道:“鄧健這個人,六親不認,過於剛猛,對於他而言,少卿與寺丞又有什麼分別呢?官職有大小ꓹ 可能不能改良風氣,看的還是人啊。臣也不建議從七品翰林直接升爲從四品ꓹ 拔苗助長,對於鄧健而言,沒有任何的好處。陛下敕他爲寺丞ꓹ 其實已是格外的恩典了。”

李世民不禁道:“朕還以爲你會樂見其成呢。”

陳正泰只是笑了笑,沒有說話。

頓了一下ꓹ 李世民沒有再往這件事說下去,而是換了一個話題道:“朕打算從內帑撥付出錢糧來ꓹ 在各州縣建立學堂ꓹ 也效仿二皮溝大學堂的樣子,鼓勵人入學讀書!人才的培養,乃是至關重要的事。”

陳正泰便道:“主持各大學堂修建、招生的人是誰?”

李世民顯然已經在安排這件事了,立馬就道:“朕思來想去,也只有虞卿家可以擔當此大任了。”

他說的虞卿家,自然就是虞世南了!

在這大唐朝中,虞世南的地位很高ꓹ 而且也是大學士,他的地位是和房玄齡等同的ꓹ 而且幾次科舉ꓹ 都是他爲主考ꓹ 說起學問二字ꓹ 天下沒有人對他不欽佩的,這樣的人出面主持大局ꓹ 自然無可挑剔。

何況……此人當初教育過李世民ꓹ 算起來ꓹ 可以說是李世民的半個老師,有這樣的資歷ꓹ 沒有人比他更合適了。

李世民又道:“虞卿兼爲國子監祭酒,而國子監……的職責也要改一改,總攬天下道學、州學、縣學,正泰,你看如何?”

“教育是好事。”陳正泰只籠統的道了這麼一句!

其實陳正泰對虞世南,是有些摸不準的,當然,此人的名聲很大,可到底能不能做成,陳正泰就拿捏不定了。

當然,這個時候自然也不能說喪氣話,畢竟這個時候,陛下好不容易肯拿錢出來了嘛,錢都拿了,你還犯賤的潑冷水?

到時李二郎一想也對,又將錢搬了回去,那他陳正泰就成了千古罪人了。

此時,李世民吁了口氣道:“效仿大學堂吧,先在長安和洛陽設兩個大學堂,而後讓州縣們效仿。上一次,鄧健在書信裡滿是牢騷,朕倒要看,他現在還有什麼說辭。這個傢伙……對朝廷和朕的怨憤可是不輕,朕以德服人,要讓他心悅誠服。”

陛下真是記仇啊!

陳正泰尷尬的笑道:“論起以德服人,天下在沒有人可以比得上陛下的了。”

李世民心裡舒坦了一些,不過卻當做沒有聽見陳正泰的這番話。

他隨即笑道:“朕今日尋你來,主要還是想問問遂安公主的事,她即將要臨盆了,現在可好嘛?”

“好的不得了。”陳正泰道:“算相的說……”

“少拿這些術士的話來矇騙朕。”李世民不由道:“無非就是說,算相的說你們陳家世代忠良,諸如此類,你們陳家曾祖、祖父的忠良,又非忠我大唐。”

這話說的,就有點沒良心了啊。

陳正泰尬笑:“當時不是還沒有大唐嗎?這也能怪到兒臣的列祖列宗頭上?兒臣的列祖列宗,就是太實在,雖然沒有遇到明主,所忠非人,可還是一條道走到黑。這是他們的不幸!倒是兒臣,竟能遇到陛下這般千年難一出的至偉明君,這是兒臣之幸,也是列祖列宗們的不幸。”

李世民不禁笑了:“好啦,朕想去看看遂安公主,反正這幾日,朕也不想見朕的那些大臣,見着他們,便覺得他們個個都是孫伏伽。”

陳正泰詫異道:“陛下要出宮?”

“嗯,出宮走一走。”李世民道:“算是體察民情。”

陳正泰倒是沒有反對,卻是看了一眼一旁的張千。

張千的臉色,顯然有些不對,偏偏李世民本就是不安分的主兒,作爲內常侍他能怎麼辦,他也很絕望的啊。

張千咳嗽一聲道:“奴去佈置。”

李世民很快便去換了一身常服,一副巨賈的樣子,隨即便坐了馬車出發。

李世民雖說是想去看看遂安公主,實際上似乎有自己的思量,所以四輪馬車一出宮,便吩咐張千等人道:“去國子監。”

國子監曾經是國子學,招募了大量的貴族子弟入學,如今李世民想要辦學,這國子監便成了肩負了監督天下學堂的機構了,當然,原先的國子學生員也不能辭退,所以依舊還需在國子學中讀書。

因爲陛下要修學,導致讓國子學一下子熱鬧了起來,這原先國子學讀書的地方,現在改爲了長安大學堂,隔壁就是國子監,此時虞世南走馬上任,一時間更是車馬如龍。

花自己錢,和花國庫的錢,概念是不一樣的。

對於李世民而言,花國庫的錢,畢竟心不疼,現在輪到花自己錢了,這每一個大錢搬出去,總希望能辦兩個大錢才能辦到的事。

到了國子學這裡,見這裡熱鬧非凡,李世民下了馬車,見此時盛景,忍不住感慨道:“我大唐若是能革除歷朝歷代舊弊,定能嶄亮如新。”

這是李世民的願景。

陳正泰心裡暗暗吐槽,陛下的妄想症,又開始發作了。

他倒是不失時機地道:“陛下所言甚是啊,天下的百姓,無不希望降下如陛下這樣的聖君。”

李世民卻是左右四顧,低聲道:“小聲一些。”

“喏。”

靠着國子監,在國子學基礎上設立的長安大學堂已換上了新的招牌,出入的人不少。

李世民隨即領着陳正泰、張千等人入內。

過了幾重儀門,門前有專門的差役把守,不過差役們似乎也知道這幾日陛下要重設大學堂,而且還撥付了許多錢,早有許多商賈來打主意了。

畢竟……學舍要不要修?

學堂要不要擴建?

桌椅要不要買?

已有不少商賈聞風而來了,所以對於李世民這一行人,他們上前,裝模作樣的要盤查。

張千想要呵斥開他們,這差役便板着臉道:“好大的膽,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?這是長安大學堂,從前這裡是國子學,豈容人輕易進出?學府聖地……”

陳正泰很無奈的從袖裡掏出了一張欠條,也懶得辨別上頭的面額了,直接就往這差役手裡一塞。

差役便行雲流水一般,將這欠條揣進了袖裡,而後露出了笑臉來:“這不是總有一些宵小之徒近來出入此地嗎?所以防衛比平日森嚴一些,不過我看諸位郎君,卻都是良人。這邊請,快進去,快進去,待會兒,虞學士要來巡學,你們進去之後就趕緊走,切莫撞着了。”

陳正泰道:“多謝。”

李世民卻是陰沉着臉,不過也不好說什麼,龍行虎步一般,率先進去了。

這學裡佔地很大,規模顯然比二皮溝大學堂還要大的多。

在二進門的時候,只見這裡已張貼了許多的告示,都是國子監裡新簽發的辦學方法。

李世民不禁在此駐留,這第一張告示,乃是虞世南的勸學文章,李世民細細看去,不禁感慨:“虞卿真是好文采,文采斐然,令人欽慕。尤其是他的行書,深得王羲之的真髓。”

陳正泰也細細看着,也不禁點頭,虞世南可是唐初四大家,和歐陽詢齊名的人物,他的行書,望之即令人心嚮往之。

這第二張告示,便是招募教授、博士的公告了,大抵是聘任有名望的大儒至大學堂教授學問,薪俸當然不低,一切都是朝二皮溝大學堂看齊。

李世民看到這裡,便不禁有些肉疼了。

這第三張,則是招募生員的,其中要求生員通讀四書五經,還需有獨到見解,標準很高。

李世民隨即詢問陳正泰道:“你看如何?”

陳正泰便搖搖頭道:“若是這樣招生,像鄧健這樣的人,是不是就入不了學了?”

李世民不由皺眉:“這是何故?”

“二皮溝招生之前,是送課本出去,讓人自學,似鄧健這樣的人,雖是家境貧寒,可只要好學,且聰明伶俐,那麼這簡單的課本內容,總能融會貫通的,課本的知識雖然很雜,卻都是通俗易懂。等這些人通過招考入學之後,有了學習的條件,再學習更難的知識。”

陳正泰繼續分析道:“可是這裡的入學條件,單一個通讀四書五經,就非鄧健這樣的人能夠入學的了。四書五經本就生澀難懂,鄧健這樣的農戶子弟,若是沒有專人去教導,怎麼可能做到通讀呢?而且還需有獨到的見解,這難度又上了一層。要做到這一點,首先得家裡養得起這樣的讀書人,而且還要聘請教書先生,專門傳授學問。而且一旦以這樣的方式的招考,就意味着,普通能讀通四書五經的,也未必能競爭的過那些學問精深的人,最後的結果,恰恰還是世族子弟們不必在族學讀書了,而是進入長安大學堂讀書。”

“這……”陳正泰看了李世民一眼:“這隻怕就有違陛下的本意了。陛下拿錢出來,想來是希望讓更多的人可以讀書。而不是……讓那些原本就有條件讀書的人,來這大學堂裡接受教育。他們本就有族學,有長輩們指導學業,何須要陛下拿自己的錢,培養這些有條件的子弟呢?”

李世民聽到此,似乎覺得有理,這樣說來,豈不是把朕當做了冤大頭?

這感情是花了朕的錢,養那些權貴子弟?

李世民想了想,不由道:“所以,還得按二皮溝大學堂的方法辦?”

陳正泰道:“臣不敢說,二皮溝大學堂招生的章程更好,只是覺得……至少比這長安大學堂更公平一些。”

李世民隨即回頭道:“張力士。”

張千忙道:“奴在。”

李世民道:“你看正泰所言的有沒有理?”

張千心裡想,這邊是虞世南大學士,乃是陛下半個恩師,而且名滿天下,另一邊是陛下得門生加女婿,咱能說什麼呀,咱也很爲難啊。

於是他乾笑道:“奴覺得兩邊都有道理。”

陳正泰聽他這般說,便不禁譏誚道:“陰陽人。”

這聲音很低。

本是陳正泰自己吐槽的。

可張千卻是略略聽到了一些,頓時臉上掛不住了,咱本來就是陰陽人,需要你陳正泰再說一遍嗎?

李世民顯得有點糾結,頓了頓,道:“虞卿家爲朕所敬重,不過……正泰也說的有理……唔,且進學裡看看便是。”

張千一聽,樂了:“陛下和奴的意思一樣。都覺得兩邊都有道理。”

李世民卻是殺氣騰騰的瞪了張千一眼。

陳正泰不失時機道:“張公公,你說陛下是陰陽人?”

張千打了個寒顫,忙道:“污……污衊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,繼續懇求月票,求月票了!

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二章:人才吶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十章:急奏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
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二章:人才吶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十章:急奏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