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

一封書信,緊急地送到了陳正泰的手裡。

這是自太原送來的。

陳正泰揭開一看。

他無法預料,魏徵居然只在進入太原幾天的時間,就已經判斷晉王必定謀反。

這令陳正泰的心不禁沉了下去,心口堵的難受!

這天下才太平多久啊,一次謀反,卻又不知造成多少的生靈塗炭!

他爲了往關外多遷居一些人口,費盡了心思。

可是太原和太原周邊,人口足有十幾萬戶,一旦發生了叛亂,無論是叛軍還是官軍對那裡的傷害,都足以讓人口銳減。

在這個時代,生命從未得到過善待,人命真如草芥一般,一場疾病,一次變亂,一次饑荒,都是無數人如割麥子一般的死去。

只是置身於其中,這等殘酷的環境,總不免令陳正泰有時發出感慨。

所以……他知道自己必須得堅定的往前走下去,種植更多的糧食,開拓更多的空間,發展更多的生產力!

只有如此,才能讓更多人從土地中解脫出來,進行生產,進行研究,去思索人類的本源,去開創更多的藝術,去建立一個更完善,對生命更敬重的世界。

只是……唯一讓陳正泰奇怪的是,魏徵在書信之中,表現出了很大的信心。

他沒有要求陳正泰請求朝廷立即派兵平叛,魏徵分析了局勢,認爲完全可在叛亂髮生之後,迅速將其扼殺,當然……魏徵顯然是個很要面子的人,他沒有細說他接下來的行動會是什麼,只是讓陳正泰耐心的等待。

陳正泰神色複雜地將書信收好,一時之間,心裡又開始吐槽起這些李家人。

似乎內鬥是他們骨子裡基因,無論有沒有實力的李家皇族,都想鬥一鬥。

陳正泰此時不能給魏徵修書,因爲他不知道魏徵處於什麼局面,此時貿然送信過去,便有可能讓魏徵陷入危險的境地。

所以……擺在陳正泰面前的,不過是自己信任不信任魏徵的問題,而陳正泰只能選擇相信。

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。關注VX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領現金紅包!

不過對於這個李祐,陳正泰還是留了心,他決心去找李承乾試探一下。

畢竟他們是兄弟,而陳正泰和李祐打的交道並不多。

李承乾近來每日都關在東宮,自從掙了一大筆錢,直接被父皇抄走後,他便除了騎馬的時候,就總是一副了無生趣的樣子,整個人軟綿綿的。

有一個如此獨斷專行的爹,對於李承乾而言,他這個太子並沒有多少發揮的空間。

好不容易等到了陳正泰這個大忙人來尋他,李承乾便在東宮裡殷勤的讓人領了進來。

此時,他穿着一件甲冑,像極了一個少年將軍,見了陳正泰,不禁露出了笑容,道:“師兄莫非是來學騎馬的嗎?”

陳正泰一本正經地搖頭道:“我的騎術已經很精湛了,不必再騎。”

李承乾便樂了:“哈哈,只怕又是吹噓吧,我只聽聞你成日和那些重甲廝混一起,這也叫精湛?“

陳正泰沒有接話,而是道:“我來此,是想打聽一個人的,不知殿下對晉王怎麼看待?”

“他?”李承乾一挑眉,而後道:“平日裡性子柔弱,也不愛說話,從前在宮中的時候,總是在角落裡,孤不愛和他打交道,他性子太陰沉,你怎麼突然問起他來了……是不是因爲前些日子關於他謀反的謠言?”

陳正泰則是認真地看着他道:“那麼殿下認爲他會謀反嗎?”

“哈哈……”李承乾大笑道:“就憑他?他那膽小如鼠的樣子,莫說是謀反了,便連殺雞也不敢。”

陳正泰聽了李承乾的話,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。

完蛋了,晉王百分百要反了,以李承乾的智慧,既然判斷李祐絕不會反,那麼李祐就是反定了。

李承乾看着陳正泰突然陰沉下來的臉色,不禁道:“你在想什麼?”

“沒,沒什麼。”陳正泰搖搖頭。

“你不會真以爲他會謀反吧?”李承乾嘲弄似的看着陳正泰:“若是李祐反了,孤將腦袋割下來給你當蹴鞠踢。”

陳正泰乾笑:“這就大可不必了,不過太子殿下近來似乎很清閒?”

李承乾隨即道:“清閒倒是談不上,只是百無聊賴而已,最近覺得做什麼都沒意思,你看孤的甲冑如何?”

陳正泰上下打量李承乾,隨即道:“不錯,不錯,殿下何時對甲冑有興趣了?”

“還不是看着你那重甲威風凜凜,於是也弄了一套來穿戴。可誰曉得……這就是一個大鐵罐子,孤萬萬想不到竟是如此的沉重,這一套下來,足有七八十斤,裡頭的皮甲倒還好,再套一層鍊甲也勉強還成,可外頭再罩一身的明光甲時,已覺得氣喘吁吁了。便連行走都艱難無比,何況是做其他的事了。孤倒是佩服那些重甲的騎兵,被鋼鐵包裹的這樣嚴實,居然還能行動自如,這一身的氣力,真是不小啊。”

李承乾的體力還是不錯的,在大唐,也屬於比較少見的壯實了,畢竟他爹是李世民嘛。

可連他都無法承受那重甲,可見渾身穿戴着重甲有多艱難。

也只有天策軍裡精挑細選的漢子,而後每日進行最殘酷的操練之後,纔可做到。

陳正泰心裡感覺頗爲安慰。

陳正泰道:“殿下乃是太子,可不能成日無所事事,總要尋一些事做纔好。”

李承乾冷笑:“孤能做什麼,孤跟着你去做買賣,得益的乃是父皇。孤若是做點其他的,又難免要被父皇質疑。難怪人人都說太子難爲。可是最難爲的,是父皇這樣的天子,做他的太子,真比作牛做馬還要難受。”

陳正泰樂了:“這些話,殿下可得少說一些,隔牆有耳,若是傳出去,不曉得的人,還以爲殿下別有企圖呢。”

李承乾自也明白陳正泰的好意,點了點頭,而後像是想到了什麼,道:“不過……說起來,近來侯君集將軍,倒是希望孤閒來無事,可以去練練東宮各衛的兵馬,反正閒着也是閒着,正泰有沒有興致,你拿天策軍那一套,用在東宮衛率這兒吧。”

侯君集與李承乾的關係很親密,這一點,陳正泰比誰都明白,只是對於侯君集,陳正泰是頗有幾分警惕的。

這個傢伙確實是個名將,手中握着大量的軍馬,而且攻無不克,戰無不勝。

只是此人的野心,也比任何人要大!

李承乾的一個妃子,正是侯君集的女兒,因而侯君集一直將希望寄託在太子身上。

陳正泰鄭重其事的道:“練兵的事,也不是不可以做,可是必須要有分寸,如若不然,陛下若是知道,只怕不喜。”

李承乾感覺又被潑了一盤冷水似的,唸叨着道:“這也不能做,那也不能做,那還要太子做什麼。”

這個年齡,恰恰是人最逆反的時候,李承乾也是如此,貴爲太子,身邊的人都捧着,個個都將他誇到了天上,更有不少人都盼着李承乾將來能夠繼位,從此跟着李承乾一飛沖天,因而……爲了討好李承乾,可謂是挖空了心思。

可另一方面,他終究是太子,不是皇帝,這便導致了一種強烈的心理落差,在東宮這個小天地裡,他被人稱頌爲世上最了不起的人,可出了東宮,自然而然就變得敏感起來了。

李承乾的抱怨,其實是有道理的,他覺得自己是個有能力的人,可現在卻像一個廢物一般,圈養在這巴掌大的小天地裡。年紀越大,越覺得心有不甘,可與此同時,現實又必須讓他溫順的待在這裡,最好不要有任何過多的動作,如若不然,反而可能會引火燒身。

陳正泰一時不知該如何相勸。

因爲說真話永遠沒辦法比說假話的人更能討人歡心。

這或許就是人性吧,人性的本質之中,沒有人喜歡聽真話。

陳正泰便笑道:“要不過幾日,我帶一個好玩意來給殿下看看。”

“好玩意?”李承乾狐疑的看着陳正泰:“什麼玩意?”

陳正泰卻是沒有直接告訴他,而是帶着幾分神秘地道:“總而言之,一定很有趣,殿下就等着瞧吧!不過我現在沒空,我得擔心太原那裡發生的事。”

李承乾聽罷,倒是好奇起來:“一言爲定了。”

陳正泰於是告辭,從東宮出來的時候,恰好有人在東宮外頭下馬進來。

陳正泰差點便和這人撞了個滿懷,擡頭一看,正是侯君集。

侯君集一見是陳正泰,目光中露出了複雜之色。

侯君集出身於上谷侯氏,這個家族和孟津陳氏一般,都不算什麼大世族,可是現在的陳家,早已是如日中天,陳正泰更是因功封爲了郡王。

可侯君集雖是征戰四方,立下無數功勞,此時也不過是陳國公而已,國公雖然顯赫,可和陳正泰比起來,卻是相差甚遠。

於是他後退一步,露出笑容,朝陳正泰行了個軍禮:“見過朔方郡王殿下。”

陳正泰也朝他點個頭,微笑道:“侯將軍好。”

本來兩個人也沒有太多的交情,彼此打過招呼,自然也就錯身過去便罷了。

陳正泰卻道:“侯將軍來尋太子,所爲何事?”

侯君集道:“只是來問安。”

他顯然沒有說實話,或許是根本不願意和陳正泰說實話。

陳正泰似笑非笑地道:“噢,將軍剛剛封了光祿大夫,又加了一個吏部尚書的職銜,理應日理萬機纔是,居然還有心思來東宮問安。”

前些日子,朝廷發生了變動,長孫無忌正式的進入了三省,成爲了名正言順的宰相。

可是誰也沒有預料,接替長孫無忌的乃是侯君集。

這吏部尚書,幾乎只有親信中的親信才能擔任,李世民讓侯君集擔任吏部尚書,可見侯君集受到了李世民的極大重用。

侯君集聽出了陳正泰的言外之意,便笑呵呵,一副沒有城府的樣子道:“殿下貴爲郡王,乃天策軍大將軍,不也有閒嗎?”

陳正泰只哈哈一笑,便無詞了,他走了幾步,幾乎要和侯君集錯身而過,卻又突然道:“侯將軍去了太原,是嗎?”

“正是,前些日子,奉旨去了一趟。”

陳正泰道:“沒有發現晉王有其他的心思。”

侯君集搖搖頭:“並沒有察覺,晉王殿下知書達理,每日都只在王府中讀書,對陛下甚是孝順,怎麼可能會謀反呢?這不過是空穴來風,是有人想要構陷晉王殿下罷了。”

“噢。”陳正泰點點頭,他其實知道爲何侯君集能獲得李世民的信任,還有太子的喜歡了。

侯君集是個很聰明的人,他每一件事……都猜中了這皇帝和太子的心思。

譬如有人狀告李祐謀反,皇帝讓他去巡查,他很快就猜中陛下讓他去巡查的目的其實是洗白晉王李祐的冤屈,所以便毫不猶豫的順着李世民的心思來辦事。

而對於李承乾,李承乾現在這個太子,做的過於苦悶,他便時不時的來逗李承乾高興。

陳正泰沒有再多言,隨意信步而去,他預備上車的時候。

那侯君集卻站在中門前,目送着陳正泰,見陳正泰上了馬車,那一雙盯着馬車的雙目,流露出了羨慕之色。

“大丈夫浴血奮戰,九死一生,立不世戰功,卻也不能得王位而稱孤道寡啊。”他低聲呢喃着,隨即轉身,朝着東宮深處去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魏徵很快與那陰弘智成了朋友。

這陰弘智可不是普通人,當初李祐還未成年的時候,因爲他的姐姐嫁給了李世民,所以陰弘智一直都在秦王府作爲李世民的幕僚。

等到玄武門之變前夕,被授予了秦王洗馬,他揭發隱太子李建成昆明池之變陰謀有功。李世民稱帝后,他的姐姐陰月娥頗得寵愛,授一品夫人。在得到姐姐照顧,又被李世民器重之後,於是升任吏部侍郎、御史中丞。

那可謂榮寵至極,某一個時間裡,甚至可以和長孫無忌分庭抗禮,不少勳貴子弟與之交攀。

只不過,他的姐姐德妃年紀大一些後,開始年老色衰,又不如長孫皇后那般乃是李世民的髮妻,地位開始下降,陰弘智很快就意識到……自己所憑藉的姐姐,已經不能讓他繼續在朝中立足了。

於是他便自請追隨自己的外甥李祐就藩,成爲了晉王府的長史。

堂堂吏部侍郎、御史中丞,如今甘心於在這小小的太原城裡輔佐自己的外甥,雖然只是一個長史,可實際上,即便是朝中的長孫無忌,也沒人會小看他。

陰弘智似乎很滿足於現狀。

他從前是見過魏徵的。

只是這已是許多年前的事了,當初的魏徵,不過是個降臣,位高權重的陰弘智,自然不會多去關注。

何況這麼多年來,魏徵的相貌已經大變,更不可能懷疑到此人是魏徵身上!

更不必說的是,人們會產生一個誤區,一個自己看過的人,怎麼敢用其他的身份來見自己呢?

魏徵的表現,沒有從前絲毫的痕跡,他在交易所裡久了,和商賈們打交道比較多,此時便就是一副生意人的模樣。

而他想來尋陰弘智,只是希望自己能在太原做買賣,得到陰弘智的庇護。

陰弘智當然熱情的招待了他,得知此人在長安,做的乃是糧食生意,而且還涉獵到了鋼鐵等物,更感興趣了。

在得知其實魏徵來太原,是因爲太原靠近關中的緣故,所以希望走私一些東西出關,陰弘智更加明白魏徵的心思了。

此人做的買賣……有些見不得人啊。

不過……顯然,這買賣一定是暴利。

於是他得出了一個結論,此人想攀附於他,得到保護。

而陰弘智需要的正是這樣的人。

他希望魏徵能從長安收購一批糧食和鋼鐵來太原。

魏徵當即一拍即合。

果然不用一月,一批糧食和鋼鐵便到了。

而且,魏徵將這價值六七萬貫的貨物,直接贈與了陰弘智,不取分文。

一下子的,陰弘智便意識到了魏徵的價值,二人頓時火熱。

如今,魏徵已可以隨時的出入陰家的府邸,甚至和陰家的所有人相熟起來。

有了這一層陰家的身份,他開始與太原城的軍將以及官員們成日飲酒作樂,一時之間,在這太原城,竟是與人其樂融融。

城中所有的人,誰與陰家的關係好,誰的關係不好,誰乃陰家心腹,誰掌握着城中的兵馬,這些事,憑藉着魏徵的眼力,幾乎是一目瞭然。

他很快就炙手可熱,成爲了許多人的朋友,甚至還在太原府花費了高價,置辦了一個府邸,在這府邸入住的時候,居然連晉王李祐,也派了人來賀喜,陰弘智更是成爲了座上賓。

如今事實證明,魏徵有一點猜對了,那就是……只要和陰弘智成爲了朋友,那麼太原城便不會有任何人懷疑他的身份,可笑的是,不少人甚至以爲魏徵乃是陰弘智的心腹,更是刻意前來結交。

他們並不知道,魏徵與陰弘智,不過是相互利用的關係。

…………

第二章送到,求月票。

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
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