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

在陳正泰看來,拿火炮去將國內城那樣的高句麗王都轟了,這是不現實的事。

可要對付赤峰鎮這樣的軍鎮而言,可謂是綽綽有餘。

這叫什麼?

這叫殺雞嚇猴。

把一個三歲大的孩子往死裡揍一頓,其他人一看,就慫了。

何況現在高句麗的十萬大軍已經覆沒,要嘛死傷,要嘛被俘,能逃回高句麗的,十之不過一二。

此時的國內城,幾乎是一座空城。

當然,也不是說沒有兵馬。

陳正泰計算過,六七萬人還是有的,當然,以高句麗人的尿性,怎麼的也要號稱二十萬。

畢竟這個時代所謂的戰爭,打仗全靠拉壯丁,這些壯丁能不能上戰場是一回事,反正人頭湊齊了便是。

而真正的軍人,反而是高句麗的那五萬重騎更像一些,只是也不全像。

職業軍人還得看天策軍。

大軍火速的推進,沿途幾乎遇不到任何的抵抗。

這國內城附近乃是平原之地,否則後世爲啥會叫平壤呢?

因而……大軍分爲了三路,除了中軍直撲國內城之外,其他兩路兵馬掃蕩外圍,以確保不會出現援軍。

蘇定方指揮若定,他對於軍事有着很高的悟性,彷彿天生就是做統帥的材料,將所有的事都安排得井井有條。

行軍打仗,其實打的不是對着輿圖瞎幾把指指點點,今天我們拿下這裡,明日我們拿下那裡,這樣的人……至多也就是紙上談兵。

真正的統帥其實就是一個大管家,敵人有多少,需要不斷的偵查。自己的實力有幾分,自己佈置下的軍事命令,各營能否如期完成,若是某個營拖了後腿的話,是否有預備的方案。

包括了武器和輜重能否得到保障。將士們的情緒如何。前頭部隊已經渡河,那麼後續的部隊怎麼辦?

諸如此類,幾乎所有的事,大家都在等着你來決定!

而你的每一個決定,都可能事關着無數人的安危,甚至……可以直接確定一些人的生死。

這個時候,你若是稍稍有一點動搖,或者有一丁點的疏忽,後果都可能是災難性的。

說的再難聽一點,將幾萬人組織起來,讓他們跟着你去拼命,是個手藝活。

而絕大多數對着輿圖指指點點的人,莫說三萬,便是三十個人,他都搞不定,分分鐘被人砸破腦袋。

陳正泰就很有這樣的自知之明,因爲他知道,自己沒有蘇定方的果斷,也沒有蘇定方對於將士們那般瞭如指掌。

所以他名爲大將,可對於指揮的事,卻是一概不去插手,安安靜靜地做個優雅的美男子即可。

反正在別人眼裡,自己這個駙馬,也是半個吃軟飯的。

兩日之後,步兵營徹底的拿下了國內城的最後一個門戶,此處叫金城,乃是高句麗歷代先祖們的王陵陵寢所在。

高句麗人效仿了漢朝時的殯葬制度,他們將先王們的陵寢設置在王都附近,而後在此建設了大量的陵寢的設施,再派駐軍隊,遷徙人口至此。

既用來拱衛王都,同時也作爲護陵的軍馬。

按理來說,這些人理應是精銳。

可是火炮一響,步兵們開始攻城,城中的將領便帶着軍馬逃之夭夭。

於是唐軍輕鬆地拿下了金城,只剩下了一羣瑟瑟發抖的百姓,還有那不遠處,連綿如山丘一般的墳包。

陳正泰自城樓上眺望,看着那遠處的陵寢,不禁嘆了口氣道:“倘若這些泉下之人有知,此時一定很難受吧,不過……至少還有一點是欣慰的,至少高句麗的覆亡,非子孫不肖,只是他們面對的敵人太強而已。”

站在陳正泰一側的乃是鄧健,鄧健也不禁唏噓着:“王家的心術,在武裝到牙齒,裝備精良的軍隊面前,一錢不值。”

這是鄧健的感慨。

什麼明君、聖君,在無數鋼鐵堆砌起來的豪華軍隊陣容面前,一切的心術和手腕,又有什麼意義呢?

無數的炮口已經對準了你,你能奈何?

事實上,陳正業已經興沖沖的跑去建設炮兵陣地了。

這些火炮,都是用四輪馬車拉來的,爲了承重巨大的火炮,所有的四輪馬車的底盤和軸承都經過了特殊的改良。

陳正業每日做的,就是督促着將士們將火炮拉着疾行,而後提前騎着馬,帶着一隊參軍們去選個好地方,而後設立炮兵的陣地。

猶如一個高明的風水先生,走南闖北,但凡看到了一個福地,難免內心深處會有些許的成就感。

據聞陳正業找到了一個好地方,高興得不得了,發來了幾份快馬來的奏報,表示自己的炮兵,準能將那國內城的人轟上天。

陳正泰很無法理解,這麼個和自己血脈相連的人,怎麼就變成了這麼一個帶有惡趣味的變態。

陳正泰下了城樓,口裡道:“馬上要過年了,今兒我們要在國內城過年,傳令下去,預備好火炮,讓人將那飛球也收拾一下,給我準備攻城。”

“喏。”

飛球這東西,其實沒什麼用。

至少在尋常的戰鬥中,這玩意太不穩定,而且很難駕馭。

可若是用來攻城,尤其是放在這個時代,那麼效果就很明顯了。

次日……飛球一個個升騰而起,他們攜帶的,都是用棉被裹着的炸藥包,炸藥包裡,塞着大量的鐵砂和鐵釘,甚至……還有大量的牛皮密封好的火油。

在飛球起飛的同時,炮火開始轟鳴,直接瞄準國內城,狂轟濫炸。

國內城中……本就已經驚惶不安。

敗兵和難民們帶來一個又一個的噩耗。

此時,國內城的軍民們早已慌了手腳,可等到攻城開始,那傳聞中的火炮開始大展神威。

城中頓時一片狼藉,到處都是嚎哭和啼叫。

數不清的高句麗人,不得不被威逼着上了城牆,做好了守衛的準備。

而身在高句麗宮中的高建武,已經陷入了兩難的境地。

高句麗五百多年的國祚,顯然他是不願丟在自己的手裡的。

因而這些日子,他時不時的冒出無數的妄念,總寄望於各種突發的情況,好阻止攻城的天策軍。

只是……有時他又心灰意冷,因爲……他心裡很清楚,高句麗要完蛋了。

丟失了遼東,高句麗尚且還可以苟活下來。

可當丟失了赤峰鎮和金城,還丟失了十萬精銳,那麼一切就都完了,徹底的完蛋了。

當炮聲一響,他立馬大驚失色。

聽到那遠處的轟鳴,宮中已到處都是驚惶不安的驚叫,高建武忙是取了配劍,帶着幾個宦官走出寢殿,瞪大着眼睛,大呼道:“唐軍殺來了嗎,殺來了嗎?”

禁衛匆匆的迎面而來,迴應道:“大王,唐賊已經攻城,只是還在城外……”

高建武卻一點都不覺得輕鬆,他慌忙道:“召百官來,召他們來。”

事實上……現在所有人對於守住國內城,已經沒有了絲毫幻想了。

眼看着,一切都要完了。

不過百官們還是匆匆的來見了高建武。

甚至還包括了兵敗後,逃回來,而後被高建武勒令在家面壁思過的高陽。

高陽神情落魄,整個人像是一下子蒼老了十多歲似的,顯然因爲仁川一戰,已徹底的讓他受到了驚嚇,以至於整個人恍恍惚惚的,似是有些精神失常。

高建武見了羣臣,隨即便道:“而今大軍圍城,社稷危如累卵,寡人的先王們的陵寢也落入了賊手,這是滅亡的徵兆啊,諸卿可有什麼辦法保全社稷嗎?”

羣臣個個面如死灰,每一次聽到外頭的炮聲,心便忍不住顫了顫。

終於有人咬牙切齒地道:“大王,事已至此,該決一死戰,總好過苟且偷生。”

此人話音落下,便有人紛紛響應:“我等只要死守,這天寒地凍的,唐軍必不能持久!只要遼東的危機解除,到時自有各路勤王兵馬雲集於此,皆是便與那唐賊一決雌雄。”

高建武面色稍稍緩和了一些。

於是,便又有人道:“新羅與我高句麗脣亡齒寒,大王前些日子已派了使者前去借兵,想來用不了多久,新羅的援軍便要到了。”

站在一旁的高陽,依舊是恍恍惚惚的樣子,一直不發一言。

高建武忍不住看了高陽一眼,這高陽乃是敗軍之將,固然令人痛恨,可無論如何,高陽都比這羣臣更加了解唐軍。

於是高建武看向高陽道:“你有何策?”

高陽擡着頭,臉色暗淡,目光像是沒有焦點似的,只是恍恍惚惚地道:“事已至此,不若降了,大王,唐軍之利,非同凡響……”

高建武緊繃的心,頓時像是被人紮了一針似的,大怒道:“你也是宗室,是先王的子孫,前番兵敗,尚且沒有苛責你,不料今日,你竟還有面目說這樣的話?”

說罷,便要取佩劍,怒不可赦的樣子,恨不得當場將高陽砸死。

高陽便拜下,口稱萬死不已。

殿中羣臣,也有許多人對高陽怒目而視的。

其實這也可以理解,高句麗和中原乃是世仇,江湖一點來說,就是這樑子結的太大了。

平日這些高句麗人也是自視甚高,以爲自己與中原平等,大抵就是當初秦國和齊國一樣,東帝和西帝一樣的關係。

現在要他們乞降,這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忍受的事。

此時有人道:“城中尚有二十萬大軍,有無數丁口,個個都願爲高句麗而死,事情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,如何能言敗!我等只要死守,遲早城外的唐軍要被凍死、餓死。”

又有人道:“大王……唐軍即便想拿下國內城,可我高句麗的漢子,留下給他的,只有數十萬屍骨,還有瓦礫!”

這一番番豪言壯語……

總算讓高建武的心裡放寬了一些。

卻只見那高陽如死狗一般地跪在地上,只是臉色慘然的喃喃自語着什麼。

此時……外頭卻有人大呼:“快看,那是什麼,那是什麼?”

這是宦官的驚叫聲。

殿中的君臣們聽罷,連忙紛紛跑出了殿外去。

朝着那宦官的指引,紛紛擡頭。

卻見這半空之中,漂浮着許多的飛球。

飛球飄得很慢,懸在國內城的上空。

高建武腦子裡嗡嗡的響,他無法理解,這究竟是個什麼玩意。

就在這時,突然……上空開始潑下了大量的液體,卻是一桶桶黑乎乎的粘稠液體。

高建武從未見過這等事物,心裡已是驚恐萬分,只下意識地大叫道:“快,快將他們射下來。”

於是許多禁衛取了弓箭,朝着天上射,只可惜……那飛箭只飛了一半,便落了下來。

而後……飛球上猛地開始丟下一個個黑乎乎的東西。

彷彿包裹一般。

轟隆……

第一個包裹炸開。

無數的硝煙瀰漫,火光飛濺,藏在火藥包裡的無數鐵釘瞬間炸開。

就在高建武的不遠處,一羣文武大臣,直接炸倒了一大片。

可怖的是,這些炸開的鐵釘入肉,並沒有讓人速死。

這些人渾身都是血,口裡還發出嚎叫,觸目驚心。

而炸開的火藥,迅速的引燃了那黑色的粘稠液體,驟然之間,大火開始熊熊燃燒起來。

高建武還站着,他直勾勾地看着天上的飛球,這並不是還有直面生死的勇氣,而是整個人已經呆住了。

倒是身邊的幾個宦官和護衛反應過來,連忙擁簇着他躲避。

而那半空中,依舊一個個炸藥包丟下,接着火光四起。

有人嘗試着打水來滅火,可這火,用水竟是無法熄滅。

一時之間,衆人更加惶恐。

城中已經是多處的起火,到處冒着濃煙,四處都是爆炸的聲音。

而這宮殿,本就是木質結構,竟也開始生出火來。

方纔還在大義凜然,要頑抗到底的文武大臣們,這時已是嚇得抱頭鼠竄。

倒是那高陽這時大呼道:“降了吧,再不降,統統都要死,這不是高句麗可以阻擋的,也不是國內城的城牆可以阻擋的,大王,大王哪,若是不降,這滿城的軍民百姓,統統都要被趕盡殺絕了。”

高建武煞白着一張臉,咬着牙,一聲不吭,幾乎要哭了出來。

…………

飛球飛走了。

似乎這些人已是滿意而歸。

而整整一夜的時間,整個國內城什麼都沒幹,只是到處的滅火,還有從瓦礫之中,去救治自己的至親。

整個國內城,已是破敗不堪。

而城外的唐軍,似乎並沒有繼續攻城,甚至連火炮也停了。

顯然……他們一次次的在嘗試試探高句麗人的底線,卻又因爲勝券在握,所以並不急着將國內城徹底的毀滅。

大營裡點起了無數的篝火,世上再沒有比天策軍行軍打仗更輕鬆了。

因爲出現了新的武器,出現了新的技藝,所以戰爭的形式,在天策軍這裡,已經改變。

他們絕大多數的敵人,似乎還後知後覺,竟不知時代已經變了。

衆人吃吃喝喝,酒足飯飽之後,各自睡下。

到了次日……

陳正泰醒來,剛剛穿戴好衣服,那鄧健便來了。

鄧健急匆匆地道:“殿下,城中出來了一人,送來了高句麗王的降書。”

“就降了?”陳正泰張大了眼睛,驚詫地道:“我本來還想再多打幾日呢!” wWW ★Tтkǎ n ★C ○

“來的人……說是和殿下認識。”鄧健苦笑道:“叫陳正進的……說是當初是殿下讓他來高句麗的。”

“我早就知道他還活着。”陳正泰大喜道:“他的情況如何?”

鄧健道:“看起來受了一些傷,不過精神很好。”

陳正泰頷首:“好生照料着,等進了城,他也休息足了,再來我這裡回話。這一次,倒是多虧了他。不過……這也沒什麼,我們陳家子弟,本就是隨時爲了我大唐赴湯蹈火的。”

鄧健不免肅然起敬,這是一門忠烈啊。

在收到了降書之後,過了一個多時辰,隨即城中的大門就開了。

而後,高建武親率文武百官,狼狽不堪地抵達了大營。

他們一個個面如死灰,彷彿死了NIANG一般,徑直到了陳正泰的大帳,高建武先行大禮:“下王高建武……”

“什麼下王,你何時是王啦?”陳正泰顯得很不高興,冷冷地道:“我大唐未冊封你,你便不過是此地的草民而已。”

高建武更是臉色蒼白了幾分,一時之間,竟是說不出話來,緩了緩,只是惶恐不安地叩首:“萬死。”

陳正泰抿了抿嘴,隨即道:“你們既然迷途知返,決心洗心革面,好好做我大唐的順民,我自然無法處置你們,只好將你們的降書,連夜送去遼東,請我大唐天子定奪。”

頓了頓,他又道:“除此之外,你們也要發出公文,傳令高句麗各城的郡守,讓他們原地待命,等候處置。若還有頑抗的,那麼便算是十惡不赦!到時,便沒有這般客氣可言,而是滅族之罪了。”

高建武忙道:“從命。”

陳正泰隨即嘆了口氣道:“你是叫高建武嗎?卻不知……對本王可有什麼印象?”

高建武哭喪着臉,此時又驚又怕,卻還是道:“殿下大名,如雷貫耳。”

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
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