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

曹端乃是金城司馬。

他所預料到的大軍並沒有來。

來的卻是一羣突厥人。

突厥被滅亡之後,一直被陳家所奴役。

這一點衆所周知,這陳家就派這種來?

這令人不禁百思不得其解!

曹端覺得不放心,於是讓斥候再探。

他心裡恐懼的是,後隊的唐軍會不會源源不斷的到來。

而這些突厥騎奴,難道只是先鋒?

先鋒不像,若只是先鋒,怎麼可能才五百人?

於是心裡越來越狐疑。

可過了許多日子,得到的消息依舊還是老樣子,沒有其他的唐軍,依舊是這些騎奴,他們四處遊竄,似乎是在刺探地理和其他方面的情報。

甚至有時候,會有一羣騎奴出現在金城城下,瞭望城上的動靜。

此時,曹端終於坐不住了。

雖說是堅壁清野,可憑藉着五百人,且還是騎奴,就敢如此放肆!

這些突厥人……唐軍居然就如此放心他們的忠誠。

金城依舊很平靜,平靜得有些不像話!在城中,一個叫曹陽的人,此時正穿着一件半舊的皮甲,穿梭過城中的小巷。

在這污水橫流的街巷裡,高牆之下,是一個個用乾草搭起來的小窩,無數入城的百姓,大多蜷縮於此。

這裡的天氣,白日還好,可一到了晚上,便是寒風陣陣,冰涼刺骨,大量的百姓入城,攜帶着他們爲數不多的財產,爲了實行堅壁清野,如今只能寄居在這城中的街道上。

像這樣擠滿了流民的小巷,到處都是,幾乎是男子們被徵發了,而老人和婦孺蜷縮在這裡,有時也會被官府調去修葺城牆。

此時,曹端焦灼的在人滿爲患的地方擡頭尋覓着。

他才二十七歲,正是壯年,在城外本是務農,此時卻也穿戴了甲冑,腰間挎着武庫裡分發的,刀刃有些微卷的刀,似乎半舊皮子的甲冑擋不住寒風,因而他孱弱的身體有些瑟瑟發抖。

可最後,他似乎終於尋到了什麼,眼眸一下子的亮了一下,面露喜色,而後疾步朝着一個‘草窩’快步而去。

這個草窩裡,正蜷縮着一家人,有一個年邁的母親,一個蓬頭垢面的婦人,還有一個髒兮兮的孩子。

“娘,”曹陽大叫一聲,快步上前,而後身子跪坐在與污水混雜一起的乾草裡。

他身子跪直了,直視着眼前的老婦人。

老婦人臉色蠟黃,聽到聲音,很緩慢的擡起頭,渾濁的眼睛努力的辨認,這才知道來人是自己的兒子。

一時之間,老婦人大喜道:“大郎,你今日不必衛戍?”

曹陽左右打量着,看着周遭的環境,又見母親如此,頓時淚流滿面。

一旁抱着孩子的少婦,乃是曹陽的妻子,妻子從彷徨中,似乎也看到了主心骨一般,忙是推着懷裡昏昏欲睡的孩子,歡喜地道:“快,快叫爹……”

“爹……”孩子脆生生的喊着。

曹陽便捏捏兒子的臉蛋,這蠟黃的臉蛋上結了殼,孩子很瘦弱,只剩下皮包骨了,他眼睛卻是直勾勾的盯着曹陽腰間的佩刀,露出羨慕之色。

曹陽點點頭,又看向母親,深吸一口氣,才道:“娘,兒子今日不必當值,司馬下令,讓我們從義軍今日休息一日,明日……可能要出擊了。”

一聽到出擊……

無論是曹母,還是這少婦,都不免露出了慌亂之色。

只有那半大的孩子,似乎還懵懵懂懂。

曹母的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,已是老淚縱橫,她當然清楚,出擊就意味着危險,甚至可能自己的兒子,永遠回不來了。

她身軀顫抖着,努力的打量着曹陽,似乎唯恐自己的兒子即將消失在自己眼前,總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。

曹母隨即收了淚,哽咽的用手肘擦拭了即將要流出來的清涕,用力地吸了口氣,而後道:“大郎啊,你的祖父,就是死在了征討高句麗的路上,他們說得了什麼疾,拉了幾天的肚子,就死了。你的父親……”

曹母說到此處,雙肩微顫,如老榆樹皮一般的將臉埋下來,帶着哭腔道:“你的父親,是和大涼人衝突而死的。現如今,你也要出擊了……你……你一定要活着回來啊……”

“喏。”曹陽重重的點頭,而後用力地道:“我一定活着回來。”

“可也不能逃,不能做縮頭烏龜,如若不然,高昌就完了。”曹母努力的交代着。

高昌國數百年來,都處於非常險惡的環境,他們斑斑血淚的歷史中,非常清楚戰爭的失敗意味着什麼,男子若是膽怯,若是不能尚武,就意味着更多人被屠戮,沒有任何的僥倖。

曹陽正色道:“兒子已做好了殺幾個唐賊的準備了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曹母不斷地點頭,又是心痛又是欣慰。他伸手,摸着曹陽的臉頰。

母子二人,抱頭痛哭。

而後,曹陽突然想起了什麼,忙是解開了腰間的一個食袋,將食袋打開,而後一個饢餅露了出來。

這裡氣候乾燥,饢餅早就脫水嚴重了,像石塊一般。

曹陽道:“司馬說了,明日出擊,從義軍的將士們,都要吃頓好的,分發了大餅下來,我留了半塊。”

一旁的孩子聽罷,頓時歡呼,貪婪的看着饢餅,這東西對於一個孩子而言,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平日務農的時候,一年到頭,也未必能吃上這樣的餅子。

現在更加悽慘了,因爲戰爭,所有人堅壁清野,入了這城中,所有人在此飽受煎熬,吃食就更加稀薄了,一日能吃一頓便算是不錯了,偶爾也有餅吃,可是這餅裡卻摻雜了許多的土塊。

而這饢餅,顯然是用油烹過的,食袋打開這後,頓時散發出一股香氣。

曹陽努力的將這半張餅掰開,先取了大塊給曹母,而後將小塊分發給了妻子和孩子。

母親努力的咬了一小口,卻沒有急着吞嚥,而是一直用口水去融化乾涸的餅子,那一股油香,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,刺激了她的味蕾,她努力咂嘴:“許久沒有吃過了……”

一旁的孩子則是狼吞虎嚥,很快便將手裡的餅子吃了個乾淨。

曹母不捨得吃了,掰開一些自己的餅,給了自己的孫兒吃,孫兒立即接過,則引起了母親的喝罵。

不久,城樓上傳出了鐘聲。

這是召集士卒們的信號。

曹陽皺眉,而後忙是起身,戀戀不捨的站了起來。

他沒有說什麼。

實際上,他的母親和妻子已經知道他接下來該做什麼了。

曹陽只直直地看着自己的母親和妻子、孩子,像是要將他們的樣子刻進自己的骨子裡,沉默了很久,口裡想說出道別的話,卻終是無法出口。

最後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,他默默的轉過了身,留下一個背影,便朝着小巷的盡頭匆匆而去。

只是他的腳步有所遲疑。

身後,聽到曹母的聲音:“不要辱沒了父祖的名聲……”

可到了後來,卻又是帶着哭腔:“要活着回來……”

曹陽用力地按着刀,最後迅速的消失不見。

甕城裡,從義軍上下一千七百餘人,已是枕戈待旦。

能入從義軍的,都是青壯,他們預備了馬匹,穿戴了甲冑,雖是破爛不堪,卻個個集結起來,目光中帶着悲壯。

在高昌的生活,很是辛苦,數百年前,他們的祖先們便遠離了中原,衛戍於此,他們在此,依舊還有班超和張騫這些人的記憶。

只是當九州淪陷,中原徹底的淪喪之時,他們便失去了中原的音訊,河西被人佔據,關中被胡人佔據,胡人們徹底的阻隔了他們的交通。

他們將這當初的安西都護府的舊地,當做了自己的家。

世世代代的人,就這般在此繁衍生息,爲了保家衛國,將鮮血染於此。

他們有着固有的觀念,男兒們便是關牆,因爲沒有退路,對於九州的人而言,九州是幸運的,若是關外之地沒辦法守了,他們可以收縮回關內,若是河北和關中淪陷,他們尚且可以南渡,還可以僑居。

而在這裡……他們沒有選擇,退後一步,即死。

曹陽在人羣之中,人們打起了旌旗,高昌的旌旗,是一個青銅爲杆子的旄羽,這是最初的時候,漢朝派出使臣,經略西域,像張騫和班超這樣的人的憑信,人們稱其爲‘節’。

高昌建立之後,爲了引起絕大多數高昌漢人的認同,將這旄羽當做軍旗,用當初使臣的節鉞來支撐自己的正統性。

到了此時,或許許多人已經忘記了這旄羽的由來,他們只覺得生下來時起,這旄羽便是軍隊的象徵。

曹陽,以及這裡的許許多多人,也是如此!看着那已顯陳舊的旄羽,人們還是很快的聚攏起來。

而後,金城司馬曹端騎上了馬,他的甲冑新一些,坐在高頭大馬上,看着這甕城中的從義軍將士,大喝道:“賊軍來了,從我殺賊,先拿下這一仗,教他們知道我們從義軍的厲害。”

衆人再無猶豫,紛紛翻身上馬,一齊高呼:“萬勝!”

而後,甕城的城門一開……

曹端爲首,數不清的從義騎兵便瘋了似得衝出了城門的門洞。

數不清的鐵騎,匯聚成了洪流。

而在城外,一羣突厥騎奴尚在耀武揚威。

一看無數人殺出,旄羽招展。

似乎也曉得厲害。

這高昌騎兵,絕不容小覷的,於是立馬撥馬便逃。

高昌騎兵見狀,頓時喊殺一片,曹陽在起伏的戰馬上,已抽出了長刀,隨着所有同伴,歇斯底里的發出怒吼。

冰冷的寒風掠過面頰,令人生痛。

人們一路追殺。

只是……結果卻令人沮喪的。

因爲他們發現,這些突厥的騎奴的馬很快。

而高昌的馬匹,卻大多老弱。

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,在天山這裡,雖也可放馬,可是沒有草原中的好。

更何況……似乎這些突厥騎奴的馬匹,個個都是矯健無比。

一路追殺,卻像是永遠落在後面,以至於曹陽的沸騰起來的氣血,也漸漸的冷了下來。

等到後來,卻發現越來越難覓這些騎奴的蹤跡了。

於是不得不衆人下馬,吃了一些乾糧,稍作了休息,便繼續派出斥候和騎兵,尋覓騎奴的蹤跡。

曹陽吃了一個幹饢,尋了一些清水,將這硬的如石頭一般的饢餅吞嚥下。

過不多時,卻有斥候飛快而來道:“司馬,司馬,向東三裡,發現突厥人的營地。”

這司馬曹端聽罷,頓時大喜,他希望能夠給這些囂張的騎奴們一些教訓,在唐軍的大部隊來之前,至少不至這些騎奴們如此猖獗。

他立即下令:“所有人上馬。”

鐵騎頓時轟鳴。

好端端的騎隊趕到了營地的時候,卻是發現這座營寨,早就空了。

人們將這裡圍了,而後小心翼翼的搜索進營。

曹陽隨着自己的同伍袍澤,踢破一個柵欄進了營地。

可顯然易見的,在這裡……一切都已破敗了。

而突厥人顯然早已離開,只留下了一些殘破的帳篷。

“這帳篷竟是用牛皮的。”有人咬牙切齒地道。

有人貪婪起來,想將這牛皮的帳篷捲走。

這可是好東西,值不少的錢呢,若是餓了,將這牛皮帳篷割下一塊來,放在水裡煮,還可當牛湯喝。

一想到這個,許多人便飢腸轆轆。

“嗯?這是什麼。”

有人低頭,驚異地看着一個鐵皮的罐子。

於是,有人將這鐵皮的罐子撿了起來。

罐子是用鐵殼制的,外頭還做了標記,大家都是漢人,認得上頭的記號,寫着:“午餐肉”或者是“軍糧”的記號。

他們吃這個?

有人將鐵殼子翻開,瞧一瞧裡頭,卻發現,裡頭竟還有一些食物的殘渣,幾塊黏糊糊的肉貼在鐵壁上,因爲寒冷,所以上頭還結了霜。

於是,有人嗅了嗅,驚喜地道:“真是肉……”

是肉……

有人吞嚥着口水。

“真是奢侈啊,這定是那些騎奴們的司馬或者將軍們吃的,你看……這樣的肉,吃了一半便隨意丟棄了。”

曹陽這時也不由自主地覺得自己肚子餓的厲害,也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,他感覺自己聞到了肉香。

可很快,有人掀開牛皮帳篷,卻道:“你看……這裡還有許多。”

所謂的許多,都是這樣的鐵皮殼子,都是被撬開過的,裡面的肉有的吃了,只留下一些黏糊糊的湯汁之類的東西,也有的,似乎極奢侈的只吃了一半,便被人隨意丟棄了。

這些鐵皮殼子堆砌一起,像是垃圾堆。

還有人發現居然還有玻璃殼子,殼子裡剩下了汁水一樣的東西,偶爾還可看到浸泡在汁水裡的一些果子。

大家圍攏起來,七嘴八舌地道:“這些突厥人,什麼時候開始吃這個了?”

“將軍和司馬,吃的了這麼多?我看……這隨意丟棄的肉盒和果罐,只怕有幾百人份呢。”

甚至人們還從帳篷裡搜尋出了一些舊書。

這些書……有人大抵認得一些,只是……紙張在高昌,乃是極爲昂貴的東西,人們開始哄搶。

司馬曹端也察覺到了不對勁,此時又失去了突厥騎奴的蹤跡,他顯得沮喪,索性打算當天在這裡過夜,於是下達了命令,就地修整。

曹陽和同伍的袍澤們,很幸運的住在了一個牛皮帳篷裡,到了夜裡,需燒熱水,用來喝,當然,主要是就着饢餅來吃。

大家紛紛掏出乾糧,端着熱水。

卻有人心念一動:“那罐子呢?”

而後這人居然撿了一個罐子來,用冒着熱氣的水倒入罐子裡。

頓時,一股肉香便四溢開來。

人們聞到了這味道,一下子聚攏了起來。

伍長臉色鐵青,惱怒地道:“說不準這罐子裡有毒,可不要亂吃了,賊子們沒有安什麼好心。”

可是這些話,顯然效果不大。

因爲當熱水倒入了罐子,頓時泡開了裡頭結霜的肉塊,還有那肉的汁水,也迅速的劃開,此時,人們不斷的鼓着喉結,吞嚥着口水,有人忍不住了,罵罵咧咧地道:“只有能吃上一塊肉,就算是死也甘願了。”

說罷,這人咕隆咕隆的,直接沿着罐沿,先喝了一口湯水。

“哈……”這人一口將湯水飲盡,哈出了一口白氣,曹陽等人則一個個死死地盯着他。

只見這人一臉意猶未盡地道:“太有滋味了。”

這罐頭裡是混着白鹽還有特有的醬料調製的,顯然對於缺少調味品的高昌國而言,這奇妙的味道,足以讓人顫慄。

其他人都還害怕有毒,有的皺眉,有的羨慕,也有的垂涎,等這袍澤拿手捏起了裡頭的泡成糊狀的肉擱進了嘴裡。

而後……拼命的咀嚼,似乎非要將最後一點肉味榨盡了,才戀戀不捨的吞嚥下去。

過了一會會,這人似乎一點其他的狀況都沒有,這……

沒有毒。

能吃。

而且看起來很好吃。

於是整個營地裡,似乎一下子……像是過年一般。

這消息迅速的傳播開。

很快的,人們拼了命的在地上翻找着各種的罐頭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。

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
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