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

張千說着,便回到李世民的面前覆命。

李世民正看着奏疏,張千不敢打擾,只悄悄的站在一旁。

百忙之中,李世民擡眼起來,瞥了張千一眼,兩人似乎很有默契,他淡淡的道:“何事?”

張千便低眉順眼地道:“那吳有靜,奴已命人去請了,後日便入宮覲見陛下。”

“噢。”李世民沒有將此太放在心上,這對於作爲皇帝的李世民而言,不過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。

不過張千突然提了起來,李世民便道:“朕聽說此人現在名氣很大。”

“是。”張千笑吟吟地道:“百騎那裡也是這樣說的,說是不少世族都與他相交莫逆,說他學問好,品德也高,人們對他趨之若鶩。”

李世民只淡淡一笑:“品德好壞,是何以見得的呢?”

“陛下,朝廷從前徵辟了他,他不肯接受,這在時人的眼裡,自然也就成了不慕名利了,許多人都說他是真名士。”張千娓娓道來。

李世民聽到此處,臉色微微有些異樣。

顯然,作爲天子,是很不喜歡這樣風氣的。

你讀了書,有才華,朝廷想用你,你不肯接受,不肯做官,結果大家都稱頌這件事,這是什麼?

一旦這樣的風氣瀰漫開來,那些讀書的人都不肯入朝了,那麼誰來爲君父治理天下呢?

倘若這樣的人都可以得到人們的誇獎,那麼那些沽名釣譽之徒,豈不正好可以藉此攬名?

李世民淡淡道:“這樣就可稱得上是道德高尚嗎?朕還以爲所謂大德,當是上報國家,下安黎民,就如房卿和正泰這樣的人。”

張千便笑道:“奴也是這樣認爲,只是……終究世人們看不清,多將這不事生產,不肯入仕,憑着胸中有一些墨水,卻成日將淡泊名利掛在嘴邊的人視爲楷模。”

“此風不可長。”李世民異常平靜的道:“魏晉的那一套風氣,實爲誤國誤民,我大唐要的是經世濟民的人才,而不是此等清談之輩。”

“既如此,那麼還請他入宮嗎?”張千小心翼翼的看着李世民。

李世民倒沒有遲疑,道:“請都請了,爲何要食言而肥呢?上一次朕見他的時候,沒有和他打過什麼交道。既如此,那麼就看看此人到底有什麼經天緯地之才。”

張千頷首:“陛下聖明。”

張千很清楚,自己已在李世民的心底埋下了一顆種子了,接下來,就等這種子能夠生根發芽了。

他在陛下身邊的日子很長了,陛下的性子,他是瞭解的,這個時候他不宜說太多,陛下是何其聰明的人,一旦說的多了,就搞得他好像是在說人壞話似的,那就適得其反了!

又過了兩日,放榜的日子終於到了。

此時,可謂萬衆期待。

而陳正泰對這次大考自是重視的,本想跟着生員們一起去看榜。

誰曉得竟被宮裡拎了去,他不禁遺憾,似乎陛下對此也很是期待啊!

因而慎重其事地在太極殿設了宴,也在候着放榜的結果。

於是大清早的,天才矇矇亮,陳正泰就穿了朝服,登上了馬車。

這馬車卻是兩輪的,畢竟……在給宮裡交付那二十輛四輪馬車之前,自己還是不要坐四輪馬車纔好,太招搖啦!

於是一路痛苦地顛簸着入宮,在這宮門前,早已來了不少的大臣。

衆人如往常的不太搭理他,倒是房玄齡和藹的和陳正泰打了招呼。

那長孫無忌見狀,也湊了上來,壓低聲音道:“衝兒這幾日在學裡還好嗎?也不曉得他現在學業如何了?”

長孫無忌滿懷着期待,自己的兒子已是秀才了,若是能中舉人,他這爲父的,也就心安了!

有了舉人的身份,再加上長孫家的家世,將來前程遠大啊。原本他對長孫衝並不抱太大的期望,只希望他別敗了家便謝天謝地了!可現在心裡有了希望,整個人就不同了。

此次大考,長孫無忌是每日都輾轉難眠,專等放榜出來,就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榜上有名。

房玄齡就不一樣了,房玄齡更沉得住氣,可現在長孫無忌問了,他也不禁豎起了耳朵,想看看陳正泰怎麼說。

陳正泰只好一臉尷尬地道:“這個,這個……長孫衝也在學裡嗎?呀,我險些忘了。”

長孫無忌:“……”

這就有點沒良心了,前些日子,還打過架呢!轉過頭,你特孃的就忘了?

陳正泰忙道:“長孫相公放心,進了大學堂,自會安分守己的,讀書就更不必說,待會兒等放榜就是了。我陳正泰不是吹牛,大學堂個個都是人才……”

長孫無忌覺得這些話沒有什麼營養,不禁心裡有幾分氣惱。

倒是房玄齡心裡想,陳正泰這般說,莫不是故意想表示他對學裡的生員們都一視同仁,不會因爲是房家的公子或者是長孫家的公子便會格外的青睞。

這樣治學,倒未必沒有好處,他那兒子,平日就是在家裡寵溺過了頭,也只有陳正泰這般治學,或許才能讓人成才。

他忍不住在心裡道,陳正泰這傢伙,倒還真有一套啊。

房玄齡於是微笑,看着陳正泰,一副我懂得的模樣。

這倒讓陳正泰有些丈二的和尚,摸不着頭腦了,爲啥房公給他這樣的眼神,好奇怪啊!

…………

而此時,吳有靜也已到了。

只是……令所有人錯愕的是,吳有靜竟穿着一件喪服。

這喪服入宮,可是很不吉利的。

而吳有靜卻完全是旁若無人的樣子。

不少人久仰吳有靜的大名,與吳有靜相互見禮。

吳有靜面上含笑,自是與之親切攀談。

禮部尚書豆盧寬和他有舊情,彼此寒暄了一陣,豆盧寬擔憂的道:“吳兄家裡可有人去世嗎?”

吳有靜幽幽嘆了口氣:“非我家中有人過世,而是吳某爲天下的文脈而服喪。”

豆盧寬聽了,心頭一震。

他對吳有靜不禁佩服起來。

吳先生這一番話,就顯得很高妙了,倒是頗有幾分,當初竹林七賢一般的風采。

而且他敢說這樣的喪服入宮覲見,只憑今日的舉止,就足以進入史冊了。

此魏晉遺風也。

只是作爲大臣,遇到這樣的事,還需有一些避險,於是他微微一笑,沒有追問下去。

其他人卻已是議論紛紛起來,都不由的看着吳有靜,覺得此人十分神采奕奕,顧盼有神,心裡竟有神往。

陳正泰倒是對這人的行爲很想翻一個白眼,直接懶得理這樣的神經病,說實話,也就是他的涵養好,如若不然,見了這個狗東西,少不得還要打他一頓。

此時,宮門終於開了,衆臣陸續入宮。

一路默默地至太極殿。

李世民早已在此興致勃勃的久候多時了,今日要放榜了,他要顯出君臣同樂的心態,一道在此等榜放出來。

如此,才顯得自己對於這掄才大典的看重。

等衆臣魚貫而入,待見一人,居然穿着一身喪服進來,李世民身子一硬,就像一下子沒了呼吸。

“……”

卻見那穿喪服的人,大喇喇的樣子,舉手投足,都帶着灑脫的模樣。

於是李世民瞥了張千一眼,面上不無責怪的意思,倒彷彿是在說,這樣的人,爲何要放入宮來?

張千則低着頭,大氣不敢出。

待衆臣行了禮。

李世民的目光再次落在那穿喪服的人身上。

“卿乃何人?”

“草民吳有靜。”吳有靜慨然而出。

原來就是吳有靜啊。

上一次見吳有靜時,吳有靜被揍得連他親孃都不認得了,而現在……完全換了一副模樣。

李世民心裡更是不喜了,淡淡地道:“卿家家裡有人病故?”

“不曾有。”

李世民的臉色就更冷了:“若無人病故,何以披麻戴孝?”

“草民在哀悼。”吳有靜很坦然地道

“哀悼什麼?”李世民皺着眉頭追問。

“哀悼我大唐,竟再無文士,只剩下一羣鸚鵡學舌,投機取巧之輩了。”

李世民聽了,臉一下子繃住了,不禁勃然大怒。

好在當着百官的面,李世民倒還能隱忍。

只是此時,百官們譁然了。

他們顯然已經聽出了這話裡的弦外之音。

這吳有靜所說的鸚鵡學舌,投機取巧之輩,十之八九……就是二皮溝大學堂的讀書人吧。

這不就是衝着那陳正泰去的嗎?

於是有人皺眉。

有人倒是好事者的心態。

也有人眉頭舒展,覺得很痛快。

李世民抿了抿脣,淡淡道:“卿家這是要譁衆取寵嗎?”

“草民不敢。”吳有靜慨然道:“臣不過是有感而發而已。”

李世民只冷笑,隨即不理他。

這樣的狂生,其實歷來就有,譬如那東漢的禰衡,不就是如此嗎?

可偏偏,這樣的人往往都是以名士自居,很受世人的追捧。

而對付這樣的人,李世民倒是有自己的辦法,那便是不理他。

無數的桌案已是預備好了。

百官們各自入座。

那吳有靜見李世民不再追問,似乎也不慌,臉色依舊如常,不疾不徐地入了座。

陳正泰很巧的與長孫無忌同座,待宦官們送來了水果上來,長孫無忌便笑道:“陳詹事,來,我給你削個蘋果吃。”

陳正泰忙道:“客氣了,客氣了,我來給長孫相公削吧。”

長孫無忌便面帶微笑,頷首。

陳正泰猛然醒悟,自己好像被套路了啊!你大爺,口裡說要給我削,實則上卻像大爺一般的坐着不動彈,這分明是故意客氣幾句,而後等着我來伺候你這大爺。

陳正泰索性也不動了。

於是二人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四目相對,一副很塑料的樣子。

卻在此時,突然殿中傳出了一陣刺耳的哭聲。

君臣們愕然下,都紛紛朝着哭聲的源頭看去。

便見吳有靜正伏在案牘上,嚎啕大哭着。

李世民一看,此時顯然有些失去了耐心了。

於是便問:“吳卿大哭,乃是何故?”

吳有靜此時道:“陛下,臣此時哭的,乃是天下的讀書人。”

“天下的讀書人如何了?”

吳有靜此時失聲哽咽一般,張口,卻好似是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。

衆臣們都不禁唏噓。

陳正泰和長孫無忌都坐在一旁,冷眼相看!

說實話,這吳有靜的演技還是不錯的,就是他所想展現出來的人設,令陳正泰有種彷彿像吃蒼蠅一般的難受。

吳有靜好不容易平復了情緒,才帶着哭腔道:“天下的讀書人,無不希望能夠爲朝廷效力,所以他們寒窗苦讀,無一日不敢荒廢學業,而陛下可曾想過……這些滿腹經綸的讀書人卻被人隨意毆打,四文喪盡,敢問陛下……若是這天下,連士人都沒有了尊嚴,誰來爲陛下效力呢?”

李世民聽到此處,冷哼道:“卿家可能是意有所指了。讀書人之間毆鬥……”

“陛下。”吳有靜突然喝道:“根本就是讀書人被毆打,何來讀書人之間毆鬥呢?那二皮溝大學堂的那些人,也配叫做讀書人嗎?陛下何不去坊間問一問,這天底下,誰不是談及到大學堂,便都將其視爲笑話,在草民看來,大學堂教授出來的人,都不過是一羣鸚鵡學舌之輩,他們豈可稱之爲士?”

這番話……簡直就是在陳正泰頭上拉X了。

李世民手撫着案牘,手臂不禁顫了顫,而他面上只微笑不語。

當然,吳有靜的話,其實是頗受不少人認同的。

在他們看來,二皮溝大學堂所培養出來的那些寒門子弟,確實不配稱之爲士,甚至有人連他們讀書人的身份,都覺得懷疑。

吳有靜隨即道:“陛下摯誠相邀,請草民入宮,草民能夠得見天顏,實爲畢生的幸事。草民萬死,面見陛下,本該說一些天下太平、海晏河清的話,如此纔可討得陛下的歡喜。只是有一些肺腑之言,不得不說。就如今次大考,即將揭榜,可謂萬民期待,這數月來,許多秀才都是懸樑刺股,每日用功讀書,便是要讓陛下看看,真正的士人,是什麼樣子。”

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二章:人才吶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兩百章:馬賽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九章:敕封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
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二章:人才吶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兩百章:馬賽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九章:敕封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