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

兩炷香就回來了。

這速度……哪怕是李世民都無法理解。

這蘇烈本已讓李世民刮目相看。

可現在看這五十府兵,經過了長途奔襲,可依舊一個個精神飽滿。

若說他們不是虎賁,那就真的沒有天理了。

一旁的趙王李元景,此刻有點懵了。

他雖然在嘀咕怎麼右驍衛回來的這樣早,可對這次馬賽卻是志在必得,誰曾想到……回來的居然是剛剛成立不久的二皮溝驃騎。

若是其他飛騎贏勝了,李元景也是可以接受的,畢竟都是禁軍,實力彪悍。

可堂堂右驍衛,居然敗在這二皮溝驃騎的手裡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與此同時……李元景最大的感受就是許多不懷好意的目光朝着自己身上投射而來。

尤其是房玄齡,他死死地盯着李元景,就彷彿李元景欠了他的錢似的。

其實這可以理解,這一次……輸得毫無徵兆。

而右驍衛之前聲勢如此浩大,以至於許多人認爲右驍衛必勝,雖然右驍衛賠率低,可只要下了重注,多少還是能掙不少錢的。

可結果呢……原來這右驍衛只是一個花架子。

你李元景這麼個廢物……若不是因爲你,大家能虧這麼多錢?

這也虧得是在太極宮的城樓,若是在其他地方,碰到幾個脾氣火爆的,管你什麼天潢貴胄,不打你李元景這龜兒子幾拳,怎麼咽得下這口氣,怎麼對得起輸掉的那麼多的錢?。

李元景臉色慘然。

他本是得意洋洋,可現在卻發現……自己好像成了衆矢之的,這已經不是輸的問題了,而是無緣無故,結下了數不清的仇家。

而在平安坊……依舊還在沸騰。

那裡亂成了一鍋粥。

甚至隱隱的……還出現了火光。

不過……爲了維持比賽的安全,雍州牧和監門衛早已調撥了軍馬,守住了各處街坊的要害之地,所以……這火光很快熄滅。

不只如此,那之前打出來的右驍衛必勝之類的旗幟,也一個個被不知什麼人給扯了下來。

人們破口大罵,好像無處發泄一般,將這旗蟠踩踏在地,憤憤不平的人朝上頭吐吐沫。

李世民只看到那一個個旗蟠落下,卻不知發生了什麼,只是……憑着他的想象……想來也知事情的結果。

他並不急,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這一幕。

一旁的陳正泰和李承乾二人要高興瘋了。

不過相比於李承乾,陳正泰卻擺出了一副謙虛的樣子,感慨道:“哎呀……這二皮溝驃騎府,我平日也沒怎麼操練……”

“夠了!”房玄齡怒斥陳正泰,氣咻咻地道:“你害這麼多人輸了錢,民憤到了這個時候,你還說這些做什麼?勝了便勝了就是了。”

陳正泰心裡喊冤枉,方纔趙王殿下也是這樣說的呀,他能說,爲何我不能說,和尚摸得,我摸不得?

真是豈有此理。

不過感受到那些朝着李元景不友善的目光,紛紛朝他看來,陳正泰還是很乖巧地選擇了住嘴。

他努力的繃着臉,一副如喪考妣的樣子,老半天才道:“是,是,房公,都是我的錯,呃,我……我錯在哪裡來着?”

房玄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直接一拂袖,不再理睬他。

倒是那長孫無忌正色道:“不對呀,這來回二十多裡的路,道路也崎嶇不平,平日跑馬,沒有四五炷香也回不來的,怎麼你這喪盡天良的二皮溝驃騎,如何能在兩炷香便能來回,莫非抄了近路?”

他這一說,許多人都感覺找到了希望,都想借機鼓譟。

“對對對。”

“我也覺得匪夷所思,我早看出來啦。”

陳正泰一臉無語地看着長孫無忌,看來這位長孫相公,他應該也壓了不少吧!

陳正泰便道:“這賽馬是趙王殿下主持的,沿途走哪一條路,每隔一段路程,又佈置了不少崗哨,這顯然都已佈置得穩穩妥妥吧,那麼敢問趙王殿下,這其中有作弊的可能嗎?若是作弊,如何做到無法察覺?”

李元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,憋了老半天方纔道:“絕無可能,沿途都有人站哨,若是抄近路,必被察覺,察覺之後就會示警,除非二皮溝驃騎乃是神兵天降。”

一下子……所有質疑都消停了,同時希望也給撲滅了。

城樓上,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。

卻在這時,卻有飛馬而來,在城樓下道:“陛下,不妙了,右驍衛遇襲。”

“遇襲?”李世民眉一皺: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此人便大聲道:“右驍衛回了城,沿途的百姓突然襲擊了右驍衛,個個怒氣沖天,甚至有騎卒不幸被百姓們拉下馬來,肆意痛打,監門衛的官軍也無法制止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張邵想死。

他無法想象,自己本是入了城,心裡還嘀咕着,這二皮溝驃騎哪裡去了,難道跑到了一半,他們不跑了?

如若不然,怎麼一路都沒有發現他們的蹤影?這太匪夷所思了,張邵覺得自己已經夠快了,那些驃騎不可能比自己還快的。

他自信滿滿,結果剛剛入城,便聽到兩道旁沒有歡呼,而是無數的咒罵。

“你們還敢回來,這羣沒用的東西,知道害我輸了多少錢?”

“平日成日吹噓,今日才知道你們原是酒囊飯袋,瞎了眼信了什麼趙王必勝、右驍衛必勝。”

起初……還只是咒罵。

後來石子便如雨點一般自兩道投來,打的這右驍衛上下一個個惶惶如喪家之犬。

他們連忙朝前疾奔,誰料到……憤怒的百姓已是徹底的衝破了官軍和差役的阻礙,竟衝到街上,將人拉了下來,隨即便是一陣痛打。

張邵最慘,因爲他是兩人乘一匹馬,跑得慢,直接被人扯住了馬鐙,有人去拖馬尾,還有人直接捉住了他的腰帶,縱他有千萬般的本事,也被拉下馬來。

他急忙大喝:“我乃右驍衛都尉,你們安敢……”

大唐民風彪悍,平日還可以用刑法遏制他們的衝動,可今日不少人輸紅了眼,哪裡還顧得了這個,有人舉起拳頭,大呼一聲:“打的就是你這右驍衛都尉,便連趙王那狗才來了也打。”

於是無數的拳腳落在張邵的身上。

等衆官軍將張邵搶出來時,張邵已是面目全非,他幾乎被人拖拽着,一路逃亡出了街坊,到了御道,這才安全了一些。

…………

李世民已下旨,再調撥了軍馬維護秩序,不過他畢竟是‘仁君’,末尾還特意交代了一句:“驅散人衆即可,勿傷百姓。”

那接了旨意的軍將們腦子發懵,不傷百姓……這還玩個屁,橫豎來看,多半是要等百姓們揍完了人,出了惡氣,纔有可能驅散人羣了。

李世民隨即下了城樓,命人打開了宮門。

而此時……右驍衛的傷卒們才被人搶救了來。

無論如何,這右驍衛的成績其實還算不錯,畢竟……排行第二。

就是狼狽了一些,許多人長相有些奇怪,臉比較胖。

李世民出了宮,而後便見外頭一溜排開的軍馬。

一邊是精神奕奕的驃騎,另一邊乃是狼狽不堪、衣衫襤褸的禁衛。

李世民笑吟吟地朝那蘇烈方向走去。

蘇烈翻身下馬,一步步走至李世民的面前,正色道:“卑下見過陛下。卑下甲冑在身,不能全禮,萬望恕罪。”

“卿乃壯士啊。”李世民一臉激動地看着蘇烈。

他喜歡這樣的軍漢,簡單,樸質,能力還強,渾身是膽,練兵也是一把好手。

天知道陳正泰如何將他發掘出來的。

“卿這短短時日,就能練出如此的精兵?真是令人罕見。”

蘇烈於是朗聲道:“卑下慚愧,僥倖凱旋,只是……這驃騎能有這般勇武,並非是卑下的功勞。”

他話音落下,所有人就下意識地看向了陳正泰。

陳正泰繃着臉,想謙虛幾句。

卻聽蘇烈這時道:“這都是驃騎府將軍陳郡公訓練卑下人等的結果,若無陳郡公,我等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。”

“是嗎?”李世民心裡震撼。

他不禁在想,朕每日看這陳正泰很清閒啊,哪裡有半分看上去像將軍的樣子,看看這些將士,一個個曬得皮膚黝黑,再看看陳正泰,膚色白皙,沒想到……這傢伙竟還舉重若輕?

李世民爽朗大笑道:“諸卿都不必謙虛,你們都有功勞,若是我大唐諸軍,都如二皮溝驃騎府,四方何愁不定,天下何愁不寧呢?”

陳正泰心裡想,得,若是人人都如驃騎府一樣,就算將整個大唐打包賣了,也不夠籌兩年軍費的。

陳正泰說罷,卻是義正言辭的道:“恩師,這都是您領導有方的緣故啊,若非恩師時刻提點,學生哪裡有什麼功勞?學生一再和這蘇別將、薛別將,還有衆將士們說,若不是陛下對驃騎府格外優待,不是陛下對學生的教誨,這驃騎府,和其他軍府能有什麼不同?”

“歸根到底,此乃恩師的功勞,驃騎府上下心裡只感激着陛下的恩德,所以才發奮勠力,只爲將來能爲王先驅,立不世功,報效皇恩。”

…………

第五章送到,求月票求訂閱,拜託了。

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五十章:大禮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七十章:人才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
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五十章:大禮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七十章:人才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