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

陳正泰說話的時候,死死的凝視着竇德玄。

竇德玄面上依舊帶着微笑。

只是這微笑,微微有一些僵硬。

他咳嗽了一聲道:“不過是你憑空猜想而已。”

“那麼這七十萬貫,是從何而來?”陳正泰質問。

“這……乃是竇家……”

“不要說這是你們竇家的錢財,若是這是竇家的錢財,爲何你這賬本里卻寫的明明白白,竇家只是略有盈餘,這麼一大筆錢,敢問這朝中,誰能一口氣拿出來?更遑論,你拿着這巨大的財富,居然在噩耗傳來時,便敢吃進大量的股票了。這兩樣,每一樣都是疑點重重。有一句話說的好,若是隻有一個疑點,你還可以用只想賭一賭來解釋,可若到處都是疑點,你還想怎麼爭辯?”

陳正泰說罷,冷笑一聲,才又道:“只怕你自己也沒有想到吧,你之所以被人揪出來,不是因爲你犯了什麼錯誤,而恰恰是因爲,你掩藏得太好了,好到你連賬目都造的如此天衣無縫。可是你萬萬料想不到吧,恰恰是你完美無缺,現在卻根本無法解釋了。”

竇德玄則道:“那又如何!這些錢,完全可以是我們竇家先祖們留下來的財富。而吃進股票,不過是想要豪賭一把罷了,我們竇家自知陛下洪福齊天,斷然不會有失,難道這也有錯?”

很顯然,他還想辯解。

事實上……百官們已開始用怪異的眼神看着竇德玄了。

因爲這種辯解,根本沒有辦法說服任何人。

竇家不是尋常的小戶人家,小戶人家可能會腦子一熱,做出許多可能超出常理的事來。

可是一個巨大的家族,他們做事,都會有章法的。

就好像,後世的尋常韭菜,他們就敢於豪賭,畢竟他們的思維邏輯是,搏一搏,單車變摩托!

可當你手裡握有的資金越大,你的家世越顯赫,那麼你的基本邏輯思維就得用最安全的方式,去保有你手中的財富。

在這殿中的百官,大多都出自世家,自然而然他們心裡比誰都清楚,在一個家族裡,哪怕是大家長想要做這些超出常規的事,也是阻力重重!

要知道,家中的族老,以及各房,都絕不會陪你一起發瘋。

“竇德玄!”

就在此時,李世民突然一聲大吼。

竇德玄本還想繼續辯解。

實際上,他腦海裡已想出了無數個爲自己辯解的理由了。

只是李世民這麼一聲大吼,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激靈。

李世民怒視着他道:“不,朕該叫你青竹先生!”

竇德玄臉色霎時慘白。

他竟沉默了很久,最後才緩緩擡起頭來,看着李世民。

李世民繃着臉,自有一番令人心生懼意的威嚴,道:“青竹先生現在還不現身嗎?”

竇德玄似乎在做着天人交戰,他臉色不斷的變幻,似乎還在猶豫着,是不是該繼續辯解下去。

可是……那李世民的目光,如刀子一般,似令他無所遁形。

“你若還要辯解,這也容易,竇家上下,統統拿下,嚴刑拷打。竇家的產業,統統查抄,一個個追查。朕有時間,等個一年半載,想來……一定能水落石出了,你說呢,青竹先生?”

竇德玄聽到這裡,已閉上了眼睛,臉色也在這瞬間裡暗淡了下來,一副大勢已去的樣子。

是啊,在沒有真憑實據之前,他是可以辯解,可是這麼多的疑點都在他的身上,想擺脫得乾乾淨淨是不可能的,那麼,只要朝廷直接採取最直接和暴力的手段,挖地三尺,竇家……就一定會有知道內情的子弟熬不住的。

何況……背地裡這麼多的金錢進出,這些雖然都隱藏得很好,可這一切,都是在竇家尊貴,沒有人敢去徹查的基礎上罷了。

可一旦李世民採取直接的手段,最後一個個鐵證被挖出來,也只是時間的問題。

竇德玄閉着眼,突然長嘆了口氣,才道:“萬萬想不到,千算萬算,竟被陳正泰這樣的孺子所乘。這想看來,就是時也,命也吧。”

李世民冷笑道:“果然是你。”

竇德玄這才張眸,死死的盯着李世民,聲音卻是一下子清冷了幾分:“是又如何?”

“你大膽!”李世民此時磨刀霍霍。

“陛下……”竇德玄看着李世民:“竇家何來的大膽呢?想當初,竇家支持李家,而使李家有了今日的天下。甚至……當初太上皇爲了穩住突厥,向突厥人稱臣,這豈不也是我們竇家在背後穿針引線?難道這些事,陛下都忘記了嗎?噢,而今你李二郎得了天下,自然早將這些忘到了九霄雲外了。在你李二郎的心裡,打天下的乃是你和秦王府的舊臣。至於我們竇家,不過是外戚而已。”

他這話……可謂是大逆不道到了極點。

不過,似乎他已很清楚,竇家到了這個時候,其實已是死無葬身之地了。

既然如此,索性心直口快罷。

羣臣默然無言。

竇德玄則是冷笑道:“若沒有竇家,沒有裴家的支持,何來你們李家的今日?不錯,這些事,統統都是我乾的,不,不只是我,從我的先祖竇毅開始,從西魏時起,我們便和大漠中的胡人進行貿易。我們不但互通有無,彼此之間,還會有聯絡。所謂的青竹先生,根本不是一個人,而是竇家祖孫三代。陛下不會忘記臣的先祖吧,臣的先祖,乃是陛下的外祖父,若是沒有他將竇太后嫁給太上皇,也不會有陛下今日了。可而今,竇家得到了什麼呢?”

竇德玄就是青竹先生。

竇家從西魏開始,就是有數的大族,經過十幾代人的經營,家族擁有着無以倫比的影響力。

不要看竇德玄在貞觀時好似是默默無聞,可實際上,作爲皇親國戚,以及有着深厚根基的竇家,雖然平日裡不顯山露水,卻也是長安城中,無人敢輕易招惹的存在。

更何況,太上皇在的時候,竇家的影響力更大,他們參知軍事,不少族中子弟,直接衛宿宮中,畢竟那時的李淵,對其他人多有不放心,只有這作爲外戚的竇家,纔可令他稍稍安心一些。

到了李世民登基,雖然開始疏遠竇家,可是竇家的影響依舊還在,他們通過聯姻,與許多世族有着緊密的聯繫。

此時的竇德玄看着李世民,帶着滿腔的怒火,顯然……他認爲李世民擋住了竇家的路!

若是照原本的劇本發展下去,竇家理應成爲天下數一數二的家族的。

李世民聽到此處,大怒道:“不管怎樣,你勾結突厥人,走私違禁之物,妄圖謀害聖駕,這些乃是誅族大罪。”

“這算不得什麼。”似乎謎底揭曉後,竇德玄反倒更無所謂了,神色淡淡道:“歷朝歷代以來,皇帝不過是輪流上臺的木偶而已,這數十年來,難道不是如此嗎?什麼皇帝,什麼天子,不過兵強馬壯的人而已。今日李氏兵強馬壯,明日可以是別人……”

“可惜的是,我算計了這麼久,終究還是事泄了,到了今日,自然也無話可說,無非是身死族滅罷了。”竇德玄似乎就是因爲深知自己已是死無葬身之地了,所以居然表現的格外的冷靜。

就在此時,他卻看向陳正泰,道:“你這小子,倒是讓我沒有預料,陳家能出了你一個這樣的子孫,合該陳氏當起了。”

陳正泰覺得這傢伙的話有些刺耳,倒是頗有幾分挑撥離間的意思。

這不分明是在說,當初起來的乃是竇家,現在你們陳家起來,將來也不免步竇家的後塵嗎?

陳正泰笑了:“你錯了。”

“嗯?”竇德玄不理會其他人,哪怕是李世民,他似乎也沒興趣去理會,在這最後的時光裡,他似乎唯一如鯁在喉的,便是自己居然被陳正泰給識破!

所以他極認真的看着陳正泰:“不知我錯在哪裡?”

陳正泰道:“你口口聲聲,說來說去的,還是成王敗寇那一套,可是……青竹先生有沒有想過,爲何你會被識破,又爲何李家要得天下,又爲何陳氏能起?”

竇德玄不屑於顧的樣子:“時也,運也。”

“不,是你不識大勢。天下混亂了數百年,人人都希望遇到明主,希望能夠安定,這是人心。在人心所向之下,當今陛下宏圖大志,革除弊制,這是順天應運。而我們陳家,之所以能今日,不過是站在風口,順着這一股浩蕩的潮流,輔佐聖主,希圖能大治天下,使萬千百姓,能夠安居樂業。令那無數因爲戰亂而顛沛流離之人,可以安心的生產。這也是順應了天命!”

“可是你呢?”陳正泰笑呵呵的道:“你的心裡只有強弱之分,只有所謂的運氣,因而你們竇家數代人,不知天命,勾結突厥人和高句麗人,固然可以攥取財富,可你有沒有想過,這些財富,是站在天下人的對立面所得,這根本不是你們竇家應得的東西。你們處處在背地裡編織着陰謀的巨網,卻更不知,陰謀是見不得光的,你的陰謀越縝密,可是你們爲了掩蓋一樣東西,就必須撒下另一個謊言,最後這些謊言越來越多,看似每一處都環環相扣,每一個陰謀都無懈可擊,可實際上……其實已經輸了。男兒大丈夫,行的是陽謀,走的是大道。似你這般機關算計,敗亡只是遲早的事,不是今日,也是明日,這叫雕蟲小技。”

竇德玄聽到此處,卻回以的是冷哼一聲。

陳正泰道:“而且,我也固然知道,事到如今,你既認爲事敗,無非就是一死而已,你不在乎,想來也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。可是……在這個世上,死很容易,可是你們數代人的經營,今日付諸東流,想來此刻,你也已心如刀割了吧。所以……你就不必強撐了,陛下會有一百種辦法,令你後悔不及的。”

這一番話,其實說中了竇德玄的心事!

事實上,竇德玄的心已徹底的亂了,他很清楚接下來意味着什麼,只是內心的執拗,希望自己在最後的時光裡,體面一些而已。

可是陳正泰的一番話點破,頓時間,他整個人神色萎靡,竟是無言以對。

“陛下。”陳正泰毫不猶豫地道:“兒臣懇請陛下徹查竇家,捉拿竇家親族人等,議論他們的罪行。至於竇家這些年來違法所得,理應統統抄沒。不說其他,就說竇家這吃進的七十多萬貫股票,一旦這股票暴漲,便是一筆天文數字。兒臣說來,倒是要恭喜陛下了,這青竹先生歷經了三代人,積累了數不清的財富,最終……反而充實了陛下的內帑。論起來,竇家乃是陛下的大恩人哪。”

李世民呵斥竇德玄的時候,竇德玄似乎鐵了心一般,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痛苦。

可陳正泰一句竇家乃是陛下的大恩人,陡然之間,就猶如一根針,狠狠的扎進了竇德玄的心臟深處,心……在淌血。

勞心勞力,機關算計了三輩子,最後全便宜了李二郎……

“噗……”就在此時,竇德玄只覺得自己的喉頭一甜,氣血翻涌之下,一口血竟是噴了出來。

這是怒急攻心,整個人徹底的崩潰了。

李世民一聽,方纔還怒不可遏,現在整個人,居然舒坦了不少。

這樣一說,還真是。

雖然陳正泰這話,有些上不得檯面,可是……

嗯,很悅耳啊!

李世民本是想繃着臉,可腦海裡卻不受控制地開始瘋狂的計算起來。

七十萬貫,若是暴漲,哪怕沒有十倍,就算是五倍,那也是三四百萬貫,還有其他的田產,以及土地,人口,牛羊,糧食,甚至還可能藏匿着其他的錢財,金銀,古玩……

這走私……真是暴利啊。

李世民口裡卻還極想努力做出一副鄭重其事的樣子:“陳正泰,御前不可失禮。”

禮字出口,竟沒憋住,噗嗤一下,笑了,道:“下次……哈……下次不可如此了。”

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兩百章:馬賽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九章:敕封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
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兩百章:馬賽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九章:敕封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