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

韋玄貞有點急了。

哪怕方纔他還能坐得住。

可這些日子,被陳正泰坑怕了啊。

說實話,只要碰到陳正泰的事,就沒有不糟心的。

韋玄貞不確定地道:“莫非……這陳正泰挖着了什麼?這許多年前的東西,朝廷都尋不到,他能尋到?”

“是的。”黃成功不安道:“學生也是疑慮啊,這小子……怎麼什麼都知道。而且還聽說,去的都是陳家人,甚至還在那裡開山炸了石,我看……這肯定不是空穴來風。”

韋玄貞一聽,心裡開始惴惴不安起來,的確是太可疑了。

想了想,韋玄貞就道:“你再去打探,看看他故弄什麼玄虛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……

一下子,這陳正泰又是萬衆矚目起來,每一個人都在想方設法地從陳正泰打探出一點什麼。

而陳正泰呢,卻好像是無事人一般,他這裡瞎轉轉,那裡瞎走走,這無數的情報,彙總到許多人家的府邸,卻讓人有點發懵。

因爲實在難以揣測。

這天,蘇烈興沖沖地尋到了陳正泰,臉上帶笑道:“大兄,大兄,你那馬掌,當真有用,哈哈……我教人將那馬成日騎乘,迄今已有六七日了,可至今這馬蹄卻還沒有磨損。”

陳正泰見他高興得如孩子一般。

其實這是可以理解的,一個小小的馬掌,就可以降低大量戰馬的損耗,這其中的好處巨大,特別對蘇烈這種想做出成績的人來說,更是意義非凡。

陳正泰是早知道會這樣的,笑道:“這樣最好不過了,那就趕緊多打造一些馬掌,讓人生產越多越好,既可以讓咱們二皮溝驃騎府用,還可掙一筆錢。”

蘇烈對掙錢沒興趣,卻對將馬掌推廣開來頗有幾分興趣。

於是說幹就幹,讓鐵鋪開工,開始打製。

只是……要推廣何其不容易,你不給人見到效果,誰願意理睬你?

不過辦法卻還是有的,陳正泰將薛仁貴叫了來:“你能不能打?”

薛仁貴一聽這個,胸脯一挺:“你猜。”

這麼明晃晃的得意勁兒,陳正泰放心了,便道:“那明日你就去飛騎七營叫陣,罵一罵他們,若是被他們打死了,爲兄給你厚葬,若是還活着,明日請你吃雞。”

薛仁貴一聽,懵了:“兄長,就我一人去?”

陳正泰拉着臉:“不敢去?”

“去是敢去。”薛仁貴有些不太自信: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

雖說他在打架這上頭是行家,可也不是不惜命的。

“敢去就成了。”陳正泰道:“你不要怕,他們知道你是二皮溝的別將,不至於拿你如何的,將你打死,只是最壞的情況,你放心,爲兄心裡有數的。”

看着陳正泰認真的樣子,薛仁貴就莫名的覺得信任,只好道:“諾。”

陳正泰氣定神閒,隨即讓陳福給自己斟茶來。

陳福喜滋滋的將這茶水送到陳正泰的面前,一面道:“公子,外頭很多人都在打聽你的事呢,許多人還跑來問我,說公子最近在做什麼,他們竟還給我錢,我當時就生氣了。他們將我陳福當什麼人了,我陳福忠心爲主,生是陳家人,死是陳家鬼……”

陳正泰便笑呵呵地道:“他們打聽我什麼?”

“有打聽公子爲啥到現在還未娶妻,家裡竟也不急,是不是好男風,男人要不要?”

“……”

“還有打聽公子這幾日是不是得了什麼寶藏……”

陳正泰忍住翻白眼的衝動,道:“好啦,好啦,你這傢伙走開,別來打擾我喝茶。”

“噢,噢。”陳福也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陳正泰。

他起初也沒往這方面想,不過問的人多了,他也狐疑起來,公子已是一家之主了,現在陳家紅紅火火,也有不少人來尋阿郎說親,不過阿郎都說要問問公子的意思,只是……公子一概沒有答應。

莫非……

作爲一個忠心爲主的人,陳福決定還是苦口婆心地勸勸:“雖然公子可能不太愛聽,可是我還是得說……公子啊,不孝有三,無後爲大,就算公子有什麼特殊的癖好,那也要成親,先生了子嗣……”

陳正泰氣得要跳將起來,擡腳就想一腳將陳福踹飛。

陳福見狀,連忙逃之夭夭。

到了次日正午,便有宦官來,說是陛下要見他。

陳正泰自是不敢怠慢,匆匆入宮。

李世民一臉無奈的樣子,見陳正泰進來,便道:“陳正泰,朕聽聞你又惹事了?”

陳正泰一臉泰然地道:“不知恩師說的是什麼事?”

李世民目光便落在殿中一人的身上,他手指着這人道:“此朕的兄弟,他今日來告你的狀,你不要抵賴。”

陳正泰這才注意到,一旁還坐着一人,此人身上穿着蟒袍,年紀不過二十歲,顯得很年輕,可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陳正泰不認得他,於是便道:“不知……”

“這是趙王。”李世民拉着臉道:“算起來,也是你的長輩。”

“噢,噢。”陳正泰心裡想,這長安城裡,誰不曉得趙王是誰?

此人乃是李淵的第六個兒子,名爲李元景,李世民對他格外的厚愛,不但封爲雍州牧,還敕封了右驍衛大將軍,上馬治軍,下馬管民。

李元景此時是氣得臉都黑了,他道:“你們二皮溝的別將,竟跑來右驍衛滋事,這是什麼意思?右驍衛乃是禁衛,這二皮溝不過是府軍,這滋事的人……聽說還是你陳正泰的義兄弟,看來十之八九是受你指使了?”

陳正泰立即一副謙虛謹慎的樣子:“呀,還有這樣的事?趙王殿下冤枉啊,那別將薛禮,確實是我義兄弟,只是我沒想到他竟鬧到右驍衛去,這右驍衛的飛騎,天下誰人不知?此乃我大唐一等一的騎軍!萬萬想不到,他膽子這樣大,竟然跑去那裡鬧事。”

“殿下,我那義兄弟……現在是不是已被打死了?哎,真是活該他倒黴,誰讓他這般膽大包天,就請殿下垂憐,讓我給他收個屍葬了吧,畢竟是少年人不懂事,殿下得饒人處且饒人,現在他已做了鬼,那麼就算是有天大的冤仇,也都已過去了。”

陳正泰拉長了臉,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,情真意切,好像自己的義兄弟已經死了。

李元景:“……”

他是來興師問罪的,現在這麼一說,倒像是陳正泰成了受害者了?

李世民對薛仁貴是頗有印象的,這個小子很大膽哪,不過李世民卻是愛才之人,此時也不禁想,薛仁貴死了嗎?這……實在是太可惜了。

陳正泰見李元景不吭聲,便又道:“殿下,殿下,你倒是說句話吧,薛禮這個小子,生前……雖不是東西,可是……”

“他沒死!”李元景吐出這三個字,臉色開始不自然。

“什麼?這小子竟沒死?”陳正泰大驚失色:“我還以爲他死了,哎呀,這一定是趙王殿下高擡貴手,饒了他的性命,趙王殿下,您真是他的大恩人哪。”

李世民聽到此,心裡也鬆了口氣。

李元景臉色就更古怪了!

老半天,他才惱羞成怒地道:“本王現在追究的……這個小子,他膽大包天,居然挑釁右驍衛飛騎,打傷了數十人,而後逃之夭夭。今日你陳正泰,無論如何也要給一個交代。”

“……”

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。

其實大家都挺尷尬的。

方纔陳正泰還一副義兄弟死了,爲之哀悼的樣子。

李世民也還露出惋惜之色,此時整個臉色不一樣了。

畢竟……人家單槍匹馬,跑去你右驍衛大營,這右驍衛是什麼地方,乃是精銳的禁軍,這右驍衛的飛騎,也是大唐精銳中的精銳,可結果……

一個別將,打傷了這麼多人,你還讓他跑了?

李元景本來氣咻咻的跑來告御狀,現在突然覺得自己挺傻的。

這種事……跑來告狀也是自取其辱啊!

李世民一時之間也不知該說什麼好,是說右驍衛可憐,狠狠痛斥那挑釁的薛仁貴呢,還是痛罵自己的兄弟是個廢物?朕將右驍衛交給你,人家一個小將來,傷了數十人倒也罷了,你還讓人跑了,丟人不丟人啊。

“額……”陳正泰的聲音打破了沉寂。

確實很尷尬啊,他倒是很識趣地道:“原來是這樣,竟是傷了這麼多人,這……這薛禮實在太壞了,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責罰他,至於趙王殿下,而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,實在不是我的本意啊。一下子傷了這麼多人,這太不像話了。我這裡有一些錢,不是賠罪,只是右驍衛將士們的治傷要緊……”

他毫不猶豫地從自己袖裡掏出一大沓的欠條,也不知他是有備而來,還是這傢伙向來喜歡帶着這麼多欠條招搖過市,這一大沓欠條,統統都是大面額的。

陳正泰毫不猶豫地往趙王李元景的手裡塞:“這只是一些湯藥費,先救治……救治……此後的事,咱們以後再說。”

李元景心裡大怒,本王沒有錢嗎?你以爲拿錢就可以息事寧人?

可他低頭……見這一大沓的欠條,竟都是百貫的大鈔。

李元景瞳孔收縮,這隻怕有上萬貫了吧,哎呀……這個錢太多啦。

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六章:吃了嗎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兩百章:馬賽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
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六章:吃了嗎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兩百章:馬賽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