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:人才吶

“今日怎麼啦?這個逆子......他又讀書去啦?”一想到陳正泰總不聽勸,陳繼業便氣不打一處來,身子顫抖,以至於手裡拎着的鳥籠子,都哐哐震動起來。

“沒,沒呀,今日公子沒有進書齋半步,他一清早呀,便讓人尋了幾頭母豬來。”陳管事興奮的手舞足蹈。

“大家都看見了,他在母豬後頭,鼓搗了好一陣子,光天化日,大庭廣衆之下呢,他還唸叨着什麼要養豬......還說什麼豬中美男子......豬中蔡國慶......阿朗,蔡國慶是啥?”

聽到此處,陳繼業身軀一震,面上的肥肉開始抖動起來,隨即,眼裡掠過了狂喜之色。

“當真......好啊,總算是開竅啦,我這做父親的遛鳥,做兒子的養豬,好,好,總算是讓我這做父親的得償所願,這是祖宗之幸哪。”

揹着手,面對陳管事一臉不解的樣子,他意味深長的看了陳管事一眼,旋即他氣定神閒道。

“蔡國慶呀,蔡者,草也。國者,想來你是懂得。至於慶,本意爲祝賀。噢,你看,這便是說,吾兒想通啦,他若做一個庸碌無爲的野草,這便是國家之幸、陳家之福啊。”

陳管事身軀一顫,露出欽佩的樣子,翹起大拇指:“阿郎什麼都懂。”

陳繼業擡頭,挺胸,跨足邁過高高門檻,留下一道孤傲的背影。

陳繼業很高興,所以到了次日,陳家門庭若市。

還沒緩過勁來的陳正泰才知道,原來陳家這個家族,居然如此龐大。

有頭有臉的陳家子弟統統都來了。

陳繼業乃是陳家的長房嫡系,而陳氏的支系子弟不少,都以長房馬首是瞻。

有的陳氏子弟,過的比較清苦,有的日子還不錯。

大家聽聞陳公子終於不折騰了,高興的不得了,來的人有的提着鳥籠,有的抱着盛蟈蟈的錦盒,有的牽着大狗,紛紛來給陳繼業見禮。

陳繼業滿面紅光,溺愛的看着自己的兒子陳正泰。

陳正泰幾乎是被人拎着來的,這高朋滿座,統統都是一羣自己認不出來的親戚,看着大家高興的像過年一樣。

他不能理解呀,這些人,都瘋了嗎?

陳繼業說到了陳正泰已經兩日沒有讀書,成日往豬圈跑,一下子,許多族叔、族伯們高興的鬍子亂顫。

似有一個陳正泰該叫他三叔公的人微微顫顫站起來,激動的道。

“這便好,這便好,養豬好,這豬呀,跟老朽養着的雀兒是一樣的,都通人性。正泰啊,你能迷途知返,我這做叔公的高興。你是不知道,當初你爹......跟着先太子李建成的時候,一場玄武門的殺戮,咱們陳氏上下,哪一個不是膽戰心驚,唯恐那李二郎做了天子,要將我們陳家趕盡殺絕。若是再往上數,你的祖父,當初跟着王世充......咱們陳氏上下,又何嘗不是惶恐度日呢......”

他歷數着以往陳家遇到的坎坷,大家夥兒都默然了,當初戰戰兢兢的日子,到現在還心有餘悸。

“正泰是我們陳家的嫡系孫,將來是要承繼家業的,你若是還心心念唸的讀書做官,你想想,若是再遭遇不測,咱們陳氏滿門,可就真要跟着株連遭殃了。”

衆人紛紛點頭。

三叔公捋着鬍鬚,隨即感慨萬千的道:“所以老夫活了一輩子,從前也曾和大郎君一樣,總想着功名,想爲這天下做一點什麼,建功立業。可後來歷經了數次劫難。老夫橫豎想通啦,人活在世上,三件事最緊要,學會了這三件事,便可保一生無憂。”

衆人一臉疑惑。

陳正泰看着這鬚髮皆白的老叔公,心裡也疑惑起來。

三叔公咳嗽一聲,伸出了第一根手指,隨即聲若洪鐘道:“躺着!”

陳正泰:“......”

三叔公隨即伸出第二根手指,又道:“別動!”

三叔公伸出第三根手指:“吃!”

呼。

大家出了長氣,滿面紅光。

說的好!

對呀,折騰個啥,快快活活多好,趁着家族還有祖上留下的土地,還有華宅,還有美婢,能混一日是一日,像那些想要治國平天下的害羣之馬,可別把大家坑苦了。

陳正泰看着他們,心裡忍不住要罵出來。

瑪德,一羣智障。

陳正泰幾乎可以確定,這個孟津陳氏,極有可能是自己的先祖。

也就是說,自己穿越在自己祖上身上。

更令人憂心的是,上一世陳正泰查閱過自己的家譜。

陳氏家族,自東漢起便是一方豪族,曾經大放異彩,可一直延續到了貞觀年間,家族便開始衰敗下去,此後的千年......雖還寥寥在族譜之中,有那麼一兩點亮光,可更多的卻是庸庸碌碌,淪爲了底層,每一次兵災和天災,都有大部分的人餓死。

現在陳正泰終於找到家族衰弱的原因了,敢情這羣老祖宗們,這樣的不思進取呀。

不成,自己得把豬養好。

這豬養好了,能發財。

要知道,這可是後世經過了無數代育種的畜生,比之這個時代的豬,不知高明多少倍,這是神器啊。

陳家要想避免衰敗的命運,就必須振興家門不可。

酒宴之後,族人們三三兩兩的散去。

三叔公酒過三巡,滿面紅光,突然將陳正泰叫到面前。

“正泰啊正泰,你將來要繼承家業,陳氏上下的身家性命,都在你的身上,你一定要爭口氣,切切要斷了那讀書入仕的想法,好好在家養豬鬥犬,如此,咱們心裡也放心。我們陳家當初支持建成太子,早就成了李二郎的眼中釘,他巴不得置我們於死地呢。”

拉着陳正泰的手,眼淚又要啪嗒落下來,三叔公突然失聲哽咽。

陳正泰的父親陳繼業忙是到了一旁攙扶着哭成淚人的三叔公,語心長道。

“三叔,你放心好啦,正泰從前不懂事,以後我定要好生看着他,一定不讓他做正經事,他要是再敢似從前那樣恣意胡爲,看那勞什子《春秋》、《禮記》,我抽他!”

陳正泰一聽這個抽字,一溜煙,跑了。

你大爺,這一羣瘋子。

他心心念唸的想着自己的豬,先去豬圈轉了一圈,幾頭母豬在豬圈裡慵懶的甩着尾巴。

看着這些豬,陳正泰心裡想,這時代的豬,還真是瘦小啊,這都已是成年的母豬,居然骨瘦如柴,只怕連百斤都沒有,就是不知道,自己人工授JING有沒有用,若是能產子,那就厲害了。

對了......

這些人這麼折騰,這家產到底折騰了多少?

我太特麼的難了。

滿門都是一羣混吃等死的,我去算算賬纔好。

陳正泰溜進了書齋,他記得書齋裡存着賬房的收支簿子。

這書齋很大,牆壁上掛了一幅幅陳家歷代先祖的畫像,這些悲催的祖先們,都曾很用心的經營家業,雖然每一次......好像都押錯了寶,支持誰誰死,你大爺......

陳正泰看着牆壁上的音容笑貌,似乎一點脾氣都沒有。

他到書架那兒翻找,陳家的藏書無數,畢竟是曾經詩書傳家的豪族,只是那賬簿,卻是沒尋到,不過......一封信箋,卻是落在地上。

嗯?

這是啥?

陳正泰將信箋拾起來。

這是一封十幾日之前,有人送來的書信。

上頭寫着‘報陳議郎書’。

這陳議郎,便是陳正泰的爹陳繼業。

至於議郎,則是一個散職官。

陳正泰回憶起,自己的爹當初是東宮舊人,也是有官職的。

此後李世民玄武門之變做了皇帝,並沒有對東宮舊人追究,不過自己的爹心灰意冷,也就致仕頤養天年了,當然......這個散職的官銜還在。

陳正泰將信箋打開,這裡頭,竟是密密麻麻的小字,洋洋數千言,裡頭的意思先是一番客套,說是久聞陳議郎您以推舉賢能、引薦人才爲己任,而我馬週一直懷才不遇,希望陳議郎能夠向朝廷推薦。

再後頭,就是這個叫馬周的人所書的一些文章了,都是一些自己對治理天下的看法。

馬周......

陳正泰頓時腦門嗡嗡的響。

馬周這個人......自己聽說過呀,歷史上,這個傢伙,一開始懷才不遇,甚至淪落爲馬伕,養馬爲生,此後被人推薦,一下子被唐太宗李世民看好。

李世民直呼此人有經天緯地之才,立即用他,短短數年的時間裡,這個人便被提拔做了宰相。

現在......

現在是貞觀三年,這個馬周,應該還在給人養馬。

沒想到......他已落魄到了這個地步,爲了出仕,四處投書給別人,希望別人能夠引薦他。

可引薦哪裡有這樣的容易,那些身居高位的人,只怕對一個馬伕的投書,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,便丟進垃圾堆了吧。

想來這馬週一定是走投無路了,所以......連門閥圈子裡如此悽慘的陳家,他都投書來。

好慘。

咦,好像現在我也好慘。

陳正泰腦海迅速開始活動起來,如果......自己舉薦了馬周呢,這不但可以在皇帝面前露個臉,而且......馬周被陳家舉薦,一定感恩戴德,畢竟......陳家是他的恩主啊。隋唐時期,好像舉薦人和被舉薦人有人身依附的關係,否則,人家憑什麼舉薦你?

陳正泰低頭看着馬周的文章,其實很多地方,他看不太懂。

可就在此時......砰的一下,門開了。

陳正泰嚇了一跳,擡頭。

卻見自己的父親陳繼業醉醺醺的,帶着陳管事和陳福幾人進來。

陳繼業口裡嘟囔。

“這纔好幾天,就又跑來書齋啦,混賬,你這是要氣死爲父嗎?我們陳家經不起折騰啦,現在是那李二郎做了天子,會瞧得上我們陳家嗎?沒有收拾我們就不錯啦。”

他衝進來,身後陳管事幾個人,如喪考妣的樣子,紛紛勸道:“阿郎,不要動怒,公子只是一時糊塗......”

陳繼業已氣咻咻的上前來,看着陳正泰手裡拽着一封書信,一看陳正泰看得不是四書五經,臉色才微微的緩和:“你翻找書信做什麼?”

陳正泰心裡咯噔一下,你妹,陳家能不能翻身,就看這一次啦。

他道:“大人...”

在唐朝的時候,大人是兒子對爹的稱呼,雖然陳正泰叫起來怪怪的。

“唔......”

“大人,這個人......我們陳家應該舉薦他爲官。”

“什麼?”陳繼業一愣,隨即臉色驟變:“你瘋啦,你知道此人是誰,此人是一個馬伕,他幾次想來見爲父,爲父都沒有見他,這樣粗鄙的馬伕,你還舉薦他?”

瑪德,我怎麼攤上這麼一個爹?

陳正泰開口道:“可是......”

“且慢着!”陳繼業突然臉色一變,隨即......他眼睛一亮,驚喜的看着陳正泰道:“兒啊,想不到,真真想不到,想不到你現在不但會玩豬,且還這樣的聰明伶俐。對呀,爲父怎麼沒想到。”

“想到個啥?”

陳正泰覺得,無論他爹想到個啥,自己都不會覺得奇怪了。

陳繼業一拍大腿:“對對對,就是這個意思。那李二郎做了皇帝,只怕早就忌憚我們陳家啦,哼哼,他現在登基做了天子,雖是不將我們陳家放在眼裡,他最是虛僞,天天跟人說,自己最需要的就是賢才輔佐,要大治天下,所以要廣納賢才......這時候我們陳家若是舉薦一個馬伕上去......”

“哈哈......”陳繼業捋須大笑:“那李二郎見了,定要以爲我們陳家有眼無珠,有眼無珠好,就是要讓李二郎覺得我們陳家有眼無珠,他越是對我們陳家看不起,便越不會再追究從前的舊事,兒啊,你真是想的周到,爲父......怎麼就想不到呢。”

陳正泰:“......”

心好累啊。

爲啥他們的內心戲這麼多。

那李世民是何等有氣魄的人,至於跟咱們陳家計較以前的舊事嗎?自己的爹,爲了苟且偷生,也是拼了。

陳繼業手舞足蹈的道:“方纔是爲父誤會了你,這馬伕......叫什麼什麼來着,爲父好歹也官拜朝議郎,自當舉薦,不對......應該以你的名義來舉薦,如此......方纔讓那李二郎知道,我們陳家上下都是草包,哈哈......陳管事......”

陳管事忙是躬身道:“在。”

陳繼業揹着手:“立即修一份奏疏,就舉薦這個馬伕,還有,明日請那馬伕到府上來,老夫依舊不見他,我兒子既然喜歡這馬伕,那就讓這馬伕...給我兒養豬。”

陳管事笑嘻嘻的道:“喏。”

......

陳繼業說罷,高高興興,醉醺醺的由人攙扶着去了。

只留下陳正泰一臉懵逼的在書齋。

這是一羣豬隊友啊,有些帶不動。

不過......

總算馬周的事解決了。

就是不知道,當李世民提前見着了馬周,會是什麼樣的反應。

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六章:吃了嗎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
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六章:吃了嗎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