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

鄧健出奇的平靜。

他面色依舊還是帶着農戶子弟的樸實,方纔的殺氣騰騰,現在也收斂得一乾二淨了。

就好像是老友重逢一樣,他讓人搬來了一把椅子,請了崔志正坐下。

而後,自己也拉了一把椅子來,坐下後,平靜的口吻道:“不找到答案,我是不會走的,誰也不能讓我走出崔家的大門。現在開始說吧,我來問你,清河崔家,何時借過錢給竇家?”

崔志正開始焦慮起來。

他是沒有料到鄧健這般鎮定的,這個傢伙越是鎮定,越是讓人有一種看不透的莫名恐懼。

深吸一口氣,崔志正擡頭深深看了鄧健一眼。

面對這種豁出去命的傢伙,他知道自己沒辦法迴避了於是道:“時間久遠,記不甚清。”

鄧健頷首,對這個沒有追究下去,又問道:“欠條爲何是新的?”

“這很簡單,此前是有欠條,只是遺失了,後來讓竇家人補了一張。”

“欠條上的保人,何故死了?”

“他死了與我何干呢?”

“崔家當初,如何拿的出這麼一大筆錢借他?”

“崔家沒有拿不出的錢。”

шшш ●ttkan ●Сo

鄧健點頭:“你說的這些話,可是如實道來的吧?若是有半分虛言,可就是大罪了。”

崔志正凝視着鄧健:“如實。”

鄧健道:“可是據我所知,竇家有不少的錢財,爲何他們早不還錢?”

“這我如何得知,他當初不還,難道老夫還要親自上門討要嗎?”崔志正笑了笑。

鄧健若有所思:“當初將這些錢借出去,你有想過竇家爲何如此急用錢嗎?”

崔志正就道:“不知。”

“怎麼會不知呢?”鄧健笑了笑,接過了一個生員遞來的茶盞,輕輕的呷了一口,看着崔志正微笑道:“可是他急用錢,你就立即給他籌措了,而且籌措的款項,駭人聽聞。”

崔志正很理直氣壯地道:“我這人喜歡交朋友。”

“好一個喜歡交朋友。”鄧健居然沒有生氣,他能感受到崔志正根本就在敷衍他。

哪怕此時他將崔志正震懾住,可那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,還是能從崔志正的身上流露出來。

鄧健繼續道:“能借這麼多錢,從崔家每年的盈餘來看,看來交情很深。”

“尚可。”

鄧健便道:“你與竇家關係如此深厚,那麼竇家勾結突厥人和高句麗的人ꓹ 想來也知情吧。”

“什麼?”崔志正頓時警惕。

竇家可是抄家滅族的大罪,崔家若是知情ꓹ 豈不成了黨羽?

他立即道:“你不要血口噴人。”

鄧健凝視着他:“事有反常即爲妖,到現在,你還想矢口否認嗎?這數十萬貫ꓹ 乃是你們崔家幾年的盈餘,這麼一大筆錢ꓹ 怎麼能說動就動,據我所知ꓹ 崔家和竇家表面上沒有這麼深的交情ꓹ 你們捨得借出這麼一大筆錢出去,唯一的可能就是,你們知道竇家在做一件利潤極大的事,你既然知情,自然也就曉得竇家一定還得起,表面上是借錢,實際上ꓹ 卻像是那些商賈們入股一般,讓竇家來幹這些髒活ꓹ 你們崔家拿出一些本金ꓹ 與竇家合作ꓹ 共同牟利!”

“胡說八道。”崔志正道。

鄧健語速更快:“怎麼是胡說八道呢?這件事如此蹊蹺ꓹ 任何一個人家,也不可能輕易拿出這麼多錢ꓹ 而且從竇家和崔家的關係來看ꓹ 也不至如此ꓹ 唯一的可能,就是你們狼狽爲奸。”

崔志正已經氣得發抖。

因爲方纔ꓹ 鄧健衝進來,大家糾結的還是崔家貪墨竇家抄沒的家產之事,這至多也就是貪墨和追贓的問題而已。

可現在……聯繫到的,卻是和竇家一道走私,甚至可能……一起謀害皇帝。

這可是要命的,還是閤家的命!

崔志正咬牙切齒地道:“你想栽贓陷害我?”

“我說的乃是實情。”鄧健正色道:“這裡頭有太多不合理之處,而我方纔所言,恰恰是最合理的解釋。當然,你定會矢口否認,可是……你方纔的理由,只說隨手將錢借了出去,而且是如此天文數目的錢財,你自己相信嗎?明日,你的這些理由,刊載到了新聞報上,你認爲會有人相信嗎?你的一切證詞,其實沒有一處說得通。你說不通,那我就來說,你們是一夥的,崔家和竇家從一開始就沆瀣一氣,那竇家的產業,也有你的一份,是嗎?”

崔志正憎惡地看着鄧健,聲音也不由得大了起來:“你這都是猜測。”

“可是天下人都會相信。”鄧健很淡定地道:“因爲你們崔家所做的事,都超出了常理,你不是一直在說證據嗎?其實……證據一丁點都不重要,只要天下人都相信崔家與竇家勾結,那麼……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?崔家有很多子弟入朝爲官,這個,我知道。崔家有許多門生故吏,我也知道。崔家權勢,非同小可,誰又不知道呢?可假若是有一天,當天下人都在議論,崔家和竇家有着不可告人的關係,當人們都深信不疑,崔家和竇家一樣,有着許多的圖謀,朝廷但凡有任何的風吹草動,都會令人們率先懷疑到的就是崔家。那麼我來問你,你會不會覺得,崔家的權勢越是滔天,只怕離滅亡,也就不遠了。”

崔志正整個臉色瞬間變了,眼中掠過了驚恐,卻依舊努力地保持着冷靜!

鄧健則是繼續道:“雖是猜測,可我的猜測,明日就會上新聞報,想來你也清楚,天下人最津津樂道的,就是這些事。你一直都在強調,你們崔家何等的顯赫,言裡言外,都在透露崔家有多少的門生故吏。可是你太愚蠢了,愚蠢到竟是忘了,一個被天下人懷疑藏有異心,被人懷疑有所圖謀的人家,這樣的人,就如懷揣着金元寶走夜路的孩子。你以爲憑你們崔家一家之力,可以保守住這些不該得來的財富嗎?不,你會失去更多,直到一無所有,整個崔氏一族,都受到株連爲止。”

崔志正繃着臉,不忿地道:“這是老夫的事。”

“當然是你的事。”鄧健站起來,笑了笑道:“你大可以這樣說,這並沒有什麼妨礙的。”

鄧健輕鬆以對:“無妨的。”

卻在此時,隔壁的側堂裡,卻傳出了哀嚎聲。

崔志正眉一皺,這聲音……聽着像是自己的兄弟崔志新傳出的。

他不由冷着臉道:“你們這在做什麼?”

鄧健道:“當然是所有崔家人,都要進行審訊了,只是每一個審訊你親族的人,未必人人都如我這般,還恪守着盡力不動私刑的規矩。”

崔志正瞪大了眼睛道:“你……你要他們認罪,這是屈打成招,這是非要我們崔家將竇家欠的賬……”

“不是欠賬的問題了。”鄧健奇怪的看着他,面帶着同情之色:“我既然帶着人到了你們崔家來,會只是那一筆糊塗賬的問題嗎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崔志正聽到那一聲聲的慘叫後,心裡已經開始焦灼起來。

此時,他不安的將手搭在自己的雙膝上,筆直的坐着質問道: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鄧健淡淡地看着他,平靜的道:“現在追究的,乃是崔家牽涉竇家謀反一案,你們崔家花費巨資支持竇家,定是和竇家有所勾結吧,當初謀害皇帝,你們崔家要嘛是知情不報,要嘛就是幫兇。所以……錢的事,先擱一邊,先把此事說清楚了。”

崔志正一口老血要噴出來。

作爲崔家家主,他不是一個蠢人,陡然間,他一切都明白了。

鄧健帶着人殺進來,根本就不打算計較任何後果的原因,他根本就是……早做好了直接整死崔家的準備了。

竇家可就是因爲這個而抄家滅族的。

而現在,鄧健拿欠款的事作文章,直接將案子從追贓,變成了謀逆大案。

一個個崔家人,被隔離開來,一個個進行審問,甚至有的人直接動手嚴刑拷打。

這倘若是有任何一個人,熬不住刑,當真違心的招供什麼,這……就當真滅門之災啊。

崔志正怒不可赦地道:“鄧健,你欺人太甚。”

鄧健已是站了起來,完全沒有把崔志正的憤怒當一回事,他揹着手,輕描淡寫的樣子:“你們崔家有這麼多子弟,個個錦衣玉食,家中僕從如雲,富可敵國,卻只有門戶私計,我欺你……又如何呢?”

崔志正恨恨的盯着鄧健:“你要記住後果!”

鄧健輕輕一笑:“現在要提防後果的是你們崔家,我鄧健已不計這些了,到了現在,你還想依靠這個來威脅我嗎?”

崔志正不禁打了個寒顫。

這個人……就是個瘋子,壓根就是抱着玉石俱焚來的,人家是不打算要命了。

崔志正此時心裡不禁越加慌亂起來。

附近的慘叫,此起彼伏。

他臉上的焦慮之色越加明顯,突的,他豁然而起:“不成,我要……”

鄧健立馬道:“你哪裡也去不了,在說清楚之前,這個大堂,你一步也踏不出去,有本事你大可試試看。”

崔志正下意識地回頭,卻見幾個生員按劍,面色冷沉,直直地堵在門口,紋絲不動。

過一會兒,有人匆匆而來,對着鄧健低聲道:“劉學兄那裡,一個叫崔建躍的,熬不住刑,昏死過去了。”

他的聲音很輕。

崔志正只聽到了隻言片語。

鄧健不爲所動,依舊淡淡地道:“你們自己看着辦吧,出了人命,我擔着就是。一個個的訊問,確保他們招供……他們和竇家的關係……”

“喏。”這人立馬應了,再無猶豫,匆匆而去。

鄧健氣定神閒,又坐下喝茶。

崔志正怒道:“你這是指鹿爲馬。”

鄧健的聲音依舊平靜:“是鹿是馬,今日就有分曉了。”

崔志正便道:“王法已經不重要了嗎?”

鄧健把目光從茶盞上一看,看着崔志正,眼中透着一絲嘲弄:“王法本來就是你們崔家的人制定的,執行王法的人,哪一個不和你們崔家關係匪淺?”

“你……”

顯然,崔志正心中的不安更加的濃烈起來,他來回踱步,而鄧健,顯然已經沒興趣和他交談了。

崔志正心裡所恐懼的是,眼前這個人,擺明着就是做好了跟他一起死的準備了,此人做事,沒有留下一丁點的餘地,也不計較任何的後果。

可他崔志正不同啊,他乃是一族之長,肩負着家族的興亡。

崔志正還想有沒有辦法讓鄧健放棄,於是道:“你認爲陛下會相信這些言行逼供的結果嗎?”

“天下人會相信的!”鄧健道:“只要天下人深信不疑,今日陛下不信,將來也一定會相信的。”

崔志正突然道:“不是說好了,是來追贓的嗎?”

鄧健道:“若是追贓,我闖進崔家來做什麼?”

崔志正:“……”

崔志正懵了。

事情又回到了原點……

而此時,隔壁傳來了崔志新得慘呼:“大兄救我……”

崔志正心急如焚的看着鄧健,聽着一聲聲令他極度不安的慘叫,他整個人都像是亂了,急急地道:“實話和你說,崔家根本沒有借錢……”

“嗯?”鄧健呷了口茶,依舊平靜地道:“方纔你還一口咬定了的。”

“我……我當初只是起了貪念。”

“貪念?”鄧健擡頭,看着崔志正道:“什麼貪念,想謀奪竇家的家財?”

“這怪不得我。”崔志正深吸一口氣,他很清楚,自己這些話的後果,可他必須得將崔家的損失降到最低。

“其實……崔家怎麼敢侵吞這些錢財呢?這……這其實……根本就是……根本就是……那大理寺卿孫伏伽。”

“孫伏伽?”鄧健面上沒有表情,口裡道:“這又和孫伏伽有什麼關係?孫相公乃是大理寺卿,你想污衊他?”

“絕非污衊。”崔志正忙道:“抄家的乃是孫伏伽人等,若不是他們,崔家如何將竇家的錢財搬到家裡來。當然……也並非是孫伏伽,而是大理寺的一個推官……鄧翰林,老夫只能言盡於此了。”

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。

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九章:敕封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
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九章:敕封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