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

李世民露出了笑容。

其實……當初派出禁衛去陳家,到底是什麼目的,這又有什麼關係呢?

陳正泰已忘了。

而朕……當然更不能斤斤計較。

於是他撫案,相比於面對李承乾和李泰,某種程度而言,李世民更願意面對陳正泰!

因爲你永遠不知道這個傢伙,又會有什麼有趣的東西。

譬如現在,李世民就期待看看飛球和火藥是什麼。

李世民坐定,凝視着陳正泰道:“朕已退朝,你爲何還不回家?此次你立了大功,得了新爵,理應急着回家慶祝纔是。”

陳正泰搖搖頭:“因爲學生有事不得不向恩師稟告。”

“噢?”李世民饒有興趣的看着陳正泰:“你我之間不必繞彎子,但說無妨。”

陳正泰就道:“恩師……可知道當今天下最缺的是什麼?”

李世民一時愣住了。

怎麼聽着,好像朕纔是學生啊。

“缺糧?”

陳正泰點頭:“正是,這天底下,無糧不穩,誰有了糧食,則天下可定,所以學生才讓自己的兄弟陳正德,想盡辦法改良作物,就是爲了將來……能夠令我大唐可以抵禦任何的災害。”

“你說的,就是那個養豬的小子?”

“呃……”陳正泰心裡想,好像皇帝對自己的堂弟有點誤解,他除了能養豬,還是能幹點別的呀。

李世民隨即道:“那麼還有呢?”

李世民顯然對於作物不抱有太多的期待,畢竟糧食的問題,自三皇五帝開始,就是所有統治者的心頭大患,可該缺的還是缺啊。

陳正泰道:“第二件,便是財富。”

李世民失笑:“朕聽你這般說,倒像是在聽空話。”

是啊,傻子都知道,只要有足夠的糧食,有足夠的財富,那就算是個傻子,都能坐穩江山,這還需你陳正泰來說?

“財富都配給,乃是天下最緊要的事。”陳正泰頓了頓:“而今天下的財富在何處?”

李世民臉色變得凝重起來。

他萬萬料不到,陳正泰竟是突然談起這個問題。

以至於李世民左右四顧一眼,目光落在了張千的身上。

張千本是聽得入神,卻在感受到李世民的目光後,猛然明白了什麼,連忙識趣的道:“奴告退。”

他一臉遺憾的走了。

伺候了陛下這麼多年,居然還不如一個陳正泰,真是白割了啊,有誰比他的心裡更惆悵。

待殿中只剩下君臣二人,李世民方纔道:“你近前來說話。”

於是陳正泰上前了十數步,李世民則用一種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陳正泰,一字一句道:“那麼正泰看來,天下的財富在何處?”

陳正泰坦然道:“學生不敢隱瞞,財富都在世族手裡。”

這幾乎是圍繞着整個魏晉南北朝,而後延續到了隋唐的一個根本問題。

陳正泰道:“學生在二皮溝,看着庶民都是顛沛流離,衣衫襤褸,他們身上沒有財富。學生見到各形各色的人,有的人雖勉強溫飽,可他們依舊沒有財富。學生還見恩師每日都在皺眉,爲錢糧的事而憂心忡忡,可見國庫和內帑的錢,也是捉襟見肘。”

李世民臉色冰冷,他撫案:“正泰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那麼,這錢到底去哪裡了?學生思來想去,這天下的錢,不正是都進了那些屹立數百年的世家大族手裡嗎?”陳正泰道:“學生的家族也曾屹立數百年,這數百年來,見證了天下的興亡,多少朝代興起,最後又有多少朝代隕落,可陳家依舊屹立不倒,這都多虧了家裡有學生的三叔公這樣的人啊。”

李世民不解的道:“你的三叔公?”

陳正泰微笑道:“是的,學生的三叔公平日裡深居簡出,可在陳家,有着很高的輩分,家裡的錢財出入,他都盯得很緊,在他看來,家裡進的錢,能積蓄就得積蓄起來,家裡藏的錢越多,對陳家就越有利,而每花出去一文錢,都令他痛惜非常。”

李世民不由咬牙切齒:“這等殺才,陳家已如此富足了,他還這般的吝嗇?”

呃……

陳正泰很痛心,其實自己只是想打個比方而已。

這個世界還能不能好了,是不是非要逼死我家三叔公纔可以?三叔公招誰惹誰了啊,怎麼人人都想宰了他?

陳正泰咳嗽一聲,便道:“學生的意思是,這天下各族,又何嘗陳家的三叔公呢,崔、楊、韋、杜諸姓,哪一個不是如此啊。因而……這天下的各大姓氏,都崇尚節儉,以儲存更多的錢糧爲榮,這在他們看來,是爲兒孫們進行積蓄,而他們的兒孫則繼續積蓄,子子孫孫無窮盡,這數百年來,哪一家人的穀倉和家庫之中,不是糧食堆的比山還高,金銀錢財無以數計。”

李世民暗暗點頭,嘆氣道:“你之所言的,朕都懂,朕何嘗不知如此呢,莫非正泰向朕說這些,是希望朕摧毀這些豪族?”

師徒二人,總算是打開了天窗說了亮話。

你這不就是想讓朕幹掉千千萬萬個三叔公嗎?

不過……說實話,對於這樣幹,李世民頗有幾分心有餘而力不足!

幹掉你們陳家的三叔公容易,可楊家的呢,崔家的呢?

李世民隨即感慨道:“這正是朕所憂患的,百姓們無立錐之地,而朱門之中卻是富麗堂皇,他們的錢糧可以吃用三萬年,而庶民便連明日的糧食都不知在何處。只是……正泰,想要解決這個問題,談何容易,朕若是對這些人動了手,即便得來他們的錢糧,到時只怕要成獨夫民賊,爲天下所不容……”

李世民頓了頓,看着陳正泰成誠懇的臉孔,隨即道:“隋煬帝的前車之鑑,莫非你忘了?”

顯然,這是絕不能傳給第三人的話,隋煬帝已經被人定了性,至少在此時,所有人都異口同聲,說他不聽忠臣的勸諫,說他愛美人,說他愛喝酒,是個昏君。

可很明顯……李世民心如明鏡,李世民的這個表兄失天下的根本原因,其實是將天下的豪族得罪了個乾乾淨淨。

可若是李世民也如此,那麼李世民豈不也娶了許多妃子,你還說你不愛美色,他也愛喝烈酒,又豈不也是色罪於心?於是磬南山之竹,書罪無窮﹔決東海之波,流惡難盡,會被後世之人,認爲是天大的昏君?

陳正泰想不到李世民今日竟跟他如此推心置腹的說出這些!

陳正泰心裡也不免有幾分感動,他對此點了點頭:“恩師所言甚是,所以恩師當然不能輕易得罪豪族,豈可查抄他們的家產?只是……學生以爲,恩師其實大可不必如此。”

李世民奇怪的看着陳正泰,這個傢伙,到底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?

陳正泰看着李世民疑惑不解的表情,再不打啞語,而是道:“天下最惡之事,不在於這個世上有豪族,古往今來,只要有人,便不免會有窮富之別,恩師並非要滅亡那幾家幾姓,最緊要的是……讓他們乖乖將府庫中的錢拿出來流轉……”

“流轉?”李世民覺得新鮮。

“對。”陳正泰道:“就如同朝廷要修河堤,所以必須花費大量的錢糧,僱傭大量的勞力,如此一來,錢是花了出去,河堤也修成了,庶民百姓,也多了一份口糧。錢堆積起來,就是死錢,只會富了一家一姓,若是這錢拿了出來進行了流通,死錢就成了活錢,這錢拿去修宅院,便需要人力和匠人,匠人和人力得了這些錢,便要購置布匹和購買騾馬,布匹的商人又需拿這些錢去教人種植桑樹,抽絲剝繭……而在這個過程中,官府免不得還可對流通於每一個人的身上抽取稅賦。如此,布匹的產量增加了,新的宅院也建了起來,許多人手裡有了餘錢,而官府也課到了更多的稅賦,這……豈不是解決世族的最好辦法?”

李世民聽着,很是匪夷所思,皺眉道:“這也是你課本中的內容?”

陳正泰搖頭:“還沒有這麼深入,學生只是有感而發。”

李世民是何其聰明的人,他大抵明白了什麼意思,你富裕沒有關係,但是你不能藏錢,你若是藏了錢,這錢就成了死物,只增加了你一個人的財富,只有讓這錢流動起來,世族的財富,纔可以讓天下人得利。

李世民若有所思,覺得有幾分道理:“這樣說來,隋煬帝錯了,錯就錯在他不該操之過急?”

“當然要徐徐圖之。”陳正泰笑呵呵的道:“所以對於恩師所言,現在最需要做的,是如何讓這錢流動起來。”

李世民託着下頜,神色專注地看着陳正泰道:“如何流動?”

陳正泰道:“當下的銅錢有一個問題,即它永遠都是稀缺品,正因爲稀缺,所以銅錢永遠都有價值,從秦漢開始到如今,哪怕是秦朝的銅錢,到了我大唐,一樣價值不菲,其根本原因就在於,天下缺銅。”

“而之所以出現這個現象,是因爲朝廷每年能開採出來的銅,永遠都無法滿足天下的需求,因而,物以稀爲貴,銅錢自然而然,也就永遠有着價格。那麼敢問恩師,若是恩師手裡有一萬個銅錢,這一萬個銅錢現在可買一千斤米,而十年、二十年、五十年之後,這一萬個銅錢,還可以購買一千斤米,甚至……數十年之後,因爲某種原因,這一萬個銅錢,竟還可買一千二百斤米時,恩師會急着去買米嗎?”

李世民聽到此,搖搖頭:“朕當然將這些錢儲存起來,等到需要時再去買。”

陳正泰樂了:“問題就在這裡,學生形容這樣的現象,叫做通貨緊縮,通貨緊縮的條件之下,人們會自覺的選擇將錢儲存起來,因爲銅錢無論在任何時候,都有着巨大的價值,那麼誰存的錢越多,誰的家族就更有保障,學生甚至聽說……許多世家的府庫裡,還藏着從漢朝時的五銖錢呢。”

李世民聽了,忍不住笑了起來,道:“哈哈……你說的是你家吧?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陳正泰咳嗽,以掩蓋幾分尷尬,道:“恩師,這不是重點。學生的意思是……朝廷只有解決這個問題,纔可以繼而解決世族的問題,而我大唐解決了如此頑疾,方纔可以進入盛極之世。”

其實這不是危言聳聽。

陳正泰要解決這個問題,其實也有爲了自己的原因。

表面上,陳家也是世族,從經濟層面而言,任何世族都是皇權都死敵,李世民投鼠忌器,所以並沒有對世族動手!

可等到天下越來越安定,皇權的權威開始不斷的樹立之後,自李治再到武則天,甚至再到之後的幾乎所有大唐皇帝,都在堅持不懈的打擊世族,陳家將來遲早會振興家業,可數十年甚至百年之後呢,最終的結果……其實不過是皇權和世族雙輸罷了。

陳正泰希望能找一個可以妥善解決的方法。

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着陳正泰:“你說的也並非沒有道理,不過……你的意思是,讓朕印錢?”

陳正泰搖頭,李世民所謂的印錢,其實和打印的印不一樣,其實從東漢開始,東漢朝廷就曾想過兩種辦法來解決問題,一種是直接在銅錢上印上五十株或者五百株的大字,然後告訴大家,這就不是一文錢,而是五十文和五百文了!

顯然,這是耍流mang,最後的結果就是……大家都不認這玩意,你要是拿出一枚上頭寫了五百株的銅錢出來,想去找人買貨物,人家非要抽死你不可。

還有一種,就是鑄造鐵錢,或者是含鐵量高的錢,而這樣的效果也十分差,因爲大家只認銅錢,於是乎,就造成了劣幣淘汰良幣的現象!

人們紛紛將上好的銅錢藏起來,儲存在家裡,都拿那不值錢的鐵錢或者是劣幣去交易,最後的結果就是貨幣體系崩潰,反而那些家裡藏着良幣的人家得了便宜。

陳正泰就道:“有一種辦法,就是多鑄銅錢。”

李世民總算明白陳正泰的意思了,原來不是印錢,而是老老實實鑄錢,不過……

李世民提出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:“多鑄,這銅哪裡來?”

“說來真是巧了。”鋪墊了這麼多,陳正泰終於露出了自己的底牌:“學生前些日子恰好請人去鄠縣勘探,你說巧不巧,正好發現這鄠縣裡有大規模的銅礦和金銀礦,還有煤鐵……“

“鄠縣,哪一個鄠縣?”

“是恩師賜予學生的哪一塊封地啊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這個事,遲早還是要暴露的,與其耍小聰明被李世民自己發現,還不如老老實實的自己說出來。

李世民驚訝不已的道:“你的意思說……”

“正是……”陳正泰苦笑道:“若是恩師想要收回學生的封邑,學生絕無怨言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隨便賜了一塊封邑出去,裡頭就有金銀銅,瞧這陳正泰掩飾不住高興的樣子,只怕含量還不小呢!

李世民有一種怎麼不早說的感覺。

他沉默良久,終歸道:“朕既是賜了你,何來收回之說,你以爲朕會食言而肥嗎?”

“不,不……”陳正泰連忙撥浪鼓似的搖頭:“恩師言而有信,正是學生學習的榜樣。”

“所以你繞了這麼大的圈子,其實是想鑄錢?”

陳正泰笑道:“學生繞了這麼大彎子,其實是想告訴恩師,學生在一年之內,可以解決世家的問題。”

李世民頓時震驚。

一年……

這世家可是頑疾了,比牛皮癬還難治,歷朝歷代,不知多少王朝因爲此事而焦頭爛額,更不知多少皇帝爲此而丟了江山!

你陳正泰好大的口氣!

李世民自是帶着懷疑:“若是無法根治呢?”

陳正泰就道:“若是無法根治,學生便退回鄠縣的封邑。”

“好,朕準了。”雖然覺得這件事成功可能性很低,但是李世民看着陳正泰胸有成竹的樣子,很想開一開眼界!

李世民笑了笑道:“既是一年爲期,你也不要急,朕現在心裡只心心念唸的想着你那飛球和火藥,定要親眼看看纔好。”

陳正泰自信滿滿的道:“恩師看過之後,一定會更念念不忘的。”

李世民看着陳正泰俊秀的臉,這張還幼嫩的臉上,因爲自信而更多了抹令人移不可目光的神采飛揚,李世民莫名的感到心中的期待更多了幾分!

過了三日。

李世民便帶着文武大臣們興沖沖的到了二皮溝。

每一次來二皮溝,他都能發現到這二皮溝和從前有些不同。

李世民心裡不由感慨,有錢真好啊。

陳正泰則是在大清早,便預備好了接駕!

反正陛下也不是第一次來了,他知道恩師不喜鋪張,所以只讓人收拾了一下,三叔公聽聞陛下要來,高興得不得了,表示自己也要陪陳正泰接駕。

陳正泰有點難爲情的看着三叔公:“叔公啊,好像陛下不是很喜歡你。”

三叔公眼睛一瞪,吹鬍子道:“這是什麼話,皇帝還能知道老夫?正泰,你是不是害怕陛下見了老夫,而搶了你的風頭?若是如此,你便早說,老夫閉嘴便是。”

這……這…好像很難向他解釋,皇帝想砍了他啊!

…………

哭着喊着求訂閱,求月票。

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兩百章:馬賽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
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兩百章:馬賽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