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

“來,可汗,一噠噠,二噠噠,三噠噠,轉身,脫衣,好,繼續……來,飛一個眼神,很好,很好,繼續,轉身,抓杆……再來……”

小黑屋裡,傳出奇怪的聲音。

外頭的陳福聽得很奇怪。

到了傍晚時分,便可見陳正泰與突利可汗聯袂而出。

突利可汗穿着一件特製的緊身衣衫,一出來,他的扈從立即給他披上了皮裘。

其實一開始的時候,突利可汗是羞澀的,總覺得這樣不好。

可在陳正泰的不斷鼓勵之下,他終於咬緊牙,決定隱忍下去。

自己已經沒有選擇了,大唐皇帝的心意不明,誰知這個時候會不會放自己回到草原中去,更不知此時唐軍會不會趁此機會發起攻擊。

現在對於突厥部而言,最重要的是活下去。

當然……這一切還是和陳正泰的鼓勵分不開!陳正泰在教授自己跳舞時,總是顯得很專業很認真的樣子,沒有一絲嘲笑和輕視,若是陳正泰但凡用其他的表情,突利可汗也會覺得自己蒙受了巨大的羞辱,拔刀相向了。

這二皮溝是個好地方,每一次陳正泰都給他烹飪了美食,讓他大快朵頤,這裡的食物,不知比草原好吃多少倍。

陳正泰會給他講授大唐的風土人情,講授大唐皇帝對於歲貢的藩國給予的各種優待,這令突利可汗又動了心思!

他開始請陳正泰幫他去打聽一下,大唐太上皇有沒有女兒,最好是守寡的那種,以自己的年紀,不守寡的公主怕是指望不上的,可也說不定,真是哪個老公主死了男人呢?

陳正泰則覺得這個時代的人,似乎口味都比較重,而且他對異族通婚不太感興趣,打了個哈哈,便算是混淆過去。

傍晚的時候,依舊還是喝酒,明日便是宮中大宴,陳正泰決定將自己的寶貝拿出來,這是經過自己在大唐蒸餾出來的白酒,平時陳正泰很少放在長安賣,覺得這玩意酒精度數太高!

此刻這好東西擺在了突利可汗的面前。

突利可汗低頭看着這純淨如白水一般的酒,有些狐疑,不過他對陳正泰已經建立起了信任。

眼前這個少年郎,從不將自己當作敗軍之將來看待,來了二皮溝,不但盡心竭力的教授自己跳舞,介紹風土人情,甚至隨隨便便就送幾袋子錢,表示大家都是兄弟,在長安居住不易,拿去隨便花。

突利可汗覺得陳正泰也有草原上漢子們的豪爽,在這一次滿帶着羞辱的旅程之中,能遇到陳正泰,真是一件幸運的事。

他本以爲來了這裡,會遭受無數的白眼,即便對方會表面上的恭敬,但是也絕不會和你交心,甚至那恭敬的背後,一定是帶着輕蔑和歧視。

這一點,他本是認了的,既然選擇了內附,他就做好了最壞的準備。

可陳正泰的真誠,打動了他。

突利可汗毫不猶豫,卻先是笑:“此杯太小,正泰兄弟,在我們的草原,我們都是用牛角喝酒的,比這杯大十倍。”

陳正泰樂呵呵的道:“突利賢兄莫非想換大杯?”

“也罷,咱們先喝。”突利可汗直接將小杯的酒水一飲而盡。

這酒的度數至少四十度以上,這還是陳正泰有良心的結果!

因爲蒸餾酒這玩意工藝其實很簡單,莫說四十度,五十度他也能立即折騰出來!

可還是考慮到了突利畢竟是客,陳正泰已兌了一些水了,只是……

這小小的一杯進口,突利可汗頓時覺得下肚的不是酒水,而是一團火!這一團火直擊咽喉,整個人竟是要窒息一般,這種窒息所帶來痛感,令他頭皮發麻,渾身戰慄,而隨即,那一團火入腹,整個人又血液沸騰起來,身子竟覺得輕飄飄的,頭有些昏沉,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。

突利可汗驚訝萬分的道:“這……這是什麼酒?”

“悶倒驢。”

突利可汗不由自主的睜大了眼睛,就只一杯下去,他竟有些醉了:“此酒真是厲害,本汗這輩子,也不曾喝過如此烈的酒,這酒還有沒有?”

“有的是,若是兄長喜歡,隨便來我這拿,將來你若是回草場去,我每年給你送幾壇去。”

陳正泰眯着眼,突利可汗這是最好的廣告啊,這酒若是賣去了草原……嘖嘖……

大漠之中的人,處在那荒漠裡,不但容易寂寞,而且因爲風沙大,因而身體的體溫很難維持,因此大多都愛喝酒,且愛喝烈酒。

這酒極對突利可汗的胃口,一聽陳正泰要送,突利可汗不禁感動道:“正泰賢弟如此豪爽,倒是讓我慚愧了,正泰賢弟喜歡馬嗎?等我回了大漠,給你送幾十匹千里駒來。”

他已有些醉了,覺得頭昏昏沉沉的,便忙拿抓着豬骨湯裡的豬骨,他不喜歡用筷子,就喜歡用手撕,吃了幾口,酣暢淋漓,隨即大笑道:“哈哈,長安樂啊。若是我們突厥人也如你們長安人一般,誰願意在馬背上放牧,又有誰願意去打仗?正泰賢弟,在我們草原,幾個部族之間拔出刀來廝殺,很多時候是沒有理由的,就算有理由,可能也只是幾個婦人,可能只是一個幾頭牛馬,活着真是艱難啊,爲了活下去,你就需殺了別人,奪了他們的牛馬和婦人,奪的越多,你才能熬過那漫長的寒冬,哎……長安真好。”

說着……突利可汗抽了抽鼻子,此刻不禁真情流露起來:“我實不瞞你,此次突厥內亂,死了許多人,可這對突厥來說,不算是壞事,你知道這是爲何嗎?因爲人死了,他的財產和牛馬,方纔可被活下去的人拿走,至少這幾年之內,大家不必去靠搶掠去度日了。我們突厥人,生下來便是要廝殺的,要嘛和你們廝殺,要嘛自相殘殺,沒有其他路可走。本汗來內附,既是因爲迫不得已,也是因爲廝殺之後……至少草原可以太平許多年……哈,不說這些,來,我要喝酒。”

突利可汗吃了第二杯酒,整個人就如驢一般被悶倒了。

他睡得很香甜,差一點讓陳正泰有些心軟,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坑他,爲了做點白酒生意,還得昧着自己的良心,這不是我陳正泰的風格啊。

次日……正午。

百官整裝入朝,因爲這一天就是大宴的日子!

因而清早的時候,突利可汗便被禮部的官員直接接走,他們還有許多禮儀和服飾方面的事,需要讓突利可汗去做準備。

陳正泰也裝束一新,作爲郡公,是有資格參加這一次大宴的。

李承乾興沖沖的來尋陳正泰,要和陳正泰一道入宮,所以二人去的早,先去見了李世民,卻見李世民憂心忡忡,似乎他已開始覺得,這一次大宴,可能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了!

其實李世民心裡真的很糾結呀!看樣子,這個突利可汗並不能爲自己完全掌控,今日因爲好大喜功而設大宴,以後只怕要尷尬了。

等見了李承乾和陳正泰,李世民的臉色才稍好了一些,他凝視着李承乾:“近來沒有胡鬧吧?”

“父皇,兒臣最近都在讀書。”

“讀的什麼書?”

“初中一年級物理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其實這玩意,李世民也不懂,不過……他倒是不在意李承乾讀什麼,別瞎折騰就好,反正朕也不是靠讀書纔有今日的。

隨即他的目光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:“正泰。”李世民拉下臉來:“朕聽說,你近來與那突利可汗成日在一起?”

“是。”

這事也沒有什麼好遮掩的,陳正泰乖乖道:“恩師不是讓學生迎接突利可汗嘛?學生在想,突利可汗原來是客,學生自當代恩師,盡一盡地主之誼。”

李世民想到這個突利可汗,便頭疼得很,隨即嘆了口氣:“你知道不知道,近來可有人彈劾你與這突利可汗走得太近了?他固然是客,可此前,他也是我大唐的心腹大患,迎來往送之事,交給禮部即可,你不可越俎代庖,怎麼哪裡的閒事都有你的份,這幾日,關東送來了奏報,說是現在關東遭遇了大水,這事,你怎麼不上上心?”

陳正泰一口老血要噴出來,我特麼的家裡沒糧了啊。

陳正泰沒想到自己無端被訓斥了一頓,心裡很憋屈,但顯然李世民的心情很不好。

而且……是誰彈劾他來着?

陳正泰都是很直接的問了:“還請恩師賜教,不知是誰彈劾學生?”

李世民臉色緩和了許多:“朕懶得去看,直接留中了,之所以告訴你有人彈劾,是讓你懂得謹言慎行。”

“不知彈劾學生什麼?”

李世民見他打破砂鍋問到底,臉色倒是平和起來!

近來針對陳正泰的彈劾越來越多,這一點李世民心如明鏡,此事還是和那孔穎達有關,孔穎達乃是名士,又是名門之後,家中門生故吏遍及天下,何況那大學堂,已經讓世族不滿了。說到底……陳正泰沒有什麼過錯!

李世民道:“自是說你勾結突厥人。”

陳正泰頓時就苦起臉來,道:“學生冤枉……”

李世民不以爲然的道:“朕知道你冤枉,好啦,你隨太子去赴宴吧,朕需先去太安宮,請太上皇。”

……

宴會到了申時三刻開始。

在太極殿舉行,這裡寬敞,足以容納數百的賓客!

此時,無數的宦官穿梭,將一道道的酒菜奉上。

突利可汗已帶着他的幾個隨從官員來了,與房玄齡人等相對而坐。

大殿的上首,則設置了兩個御座,李世民陪着太上皇李淵出現,衆臣見了,紛紛拜倒行禮。

李淵身子乾瘦,穿着吉服,似乎因爲老邁,所以頭上的冠冕令他的腦袋有些支撐不住,以至身體有些佝僂。

他給人一種平庸的印象。

可是這殿中文武,幾乎所有人對於這位太上皇,卻都不敢怠慢!

雖說太上皇最終被皇帝奪取了大權,可畢竟是開國皇帝,他比不上自己的兒子,其手腕要碾壓尋常人卻是足夠的。

太上皇與李世民低聲細語的說着什麼,李世民則一副恭順的樣子陪笑,李淵也顯得與李世民其樂融融的樣子,父子二人上了御座。

李淵便努力睜開他已昏花的眼睛,他似乎顯得氣色很差,沉默了很久,乾癟的嘴脣方纔動了,道:“哪一個是突利可汗?”

突利可汗站了出來,拜倒道:“小汗便是。”

“好,好,好。”李淵勉強笑了笑:“朕……朕認得你……你的父親……”

突利可汗臉一紅,卻沒有迴應。

李世民雖是心裡憂心忡忡,聽到這句話,卻終於露出了笑容!

突利可汗的父親,當初可是逼迫李淵稱臣的人,當初大唐在突利可汗的父親那兒,可沒少遭受屈辱。

而如今,自己成了天子之後,形勢卻是逆轉了。

李世民便對突利可汗道:“爾能順應天命,歸順於朕,朕自當以禮相待,來,請突利卿家歸座。”

突利可汗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心裡卻是忐忑不安。

實際上,這一場大宴,每一個人都懷着各自的心事,氣氛一丁點也不熱烈。

李世民擔心將來突厥人反覆,最後這一場榮耀,要變成一個笑話。

房玄齡等人也有此擔憂,只恐今日過於殷勤,他日遲早被打臉。

而對於突利可汗而言,又何嘗不是如此?自己永遠無法取得中原人信任的,他們今日設宴,誰知明日不會改了主意,殺死自己?

只有太上皇李淵,似乎樂在其中的樣子,身邊有宦官取了一盞酒,他抿了一口,淺嘗即止,不過他顯得身子有些不好,沒吃多少酒菜。

陳正泰坐在李泰的下手,李泰從前對陳正泰是頗熱情的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陳正泰最近在士人中的名聲太臭,還是他和李承乾的關係太好,以至於今日李泰一改常態,沒有和陳正泰過於熱情的打招呼。

角落裡,陳正泰擡眸的功夫,便見孔穎達幾個文臣聚坐在一起,那孔穎達朝自己閃過一絲笑容。

當然,也不知是不是陳正泰的幻覺,讓陳正泰總覺得這傢伙的笑容裡別有意味!

這羣傢伙最近沒有少敗壞自己的名聲啊,居然還上彈劾了。

卻在此時,孔穎達突然站起來道:“突厥來朝,可喜可賀。”

李世民只笑了笑,頷首點頭。

孔穎達又道:“臣見突厥可汗入宴之後,似乎有些水土不服,怏怏不樂……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打起了精神。

這場宴會,只是李世民的一次功宴罷了,不過是給天下人看的,他才懶得管是否熱鬧呢。

可孔穎達一提醒,這意味就不同了。

李世民沒有吭聲,其他人則看向孔穎達,似乎覺得孔穎達接下來,會有其他的意圖。

果然,孔穎達道:“臣聽聞,突厥可汗自來了長安,與陳正泰關係最是莫逆,不如就讓陳郡公與突利可汗同座,如此……方纔可以賓主盡歡,豈不是好?”

衆人一聽,就明白了什麼意思。

這是諷刺陳正泰和突厥人關係太親密了,說句實在話,突利可汗雖然是客人,可是你陳正泰和人家關係這麼親近,確實有些不對頭!

雖然不可說你勾結突厥人,可至少……你行事有些浪是實打實的。

李世民聽到此處,臉就拉了下來。

這孔穎達……仗着自己是名門之後,處處針對自己的弟子,真以爲朕不會處罰他嘛?

李淵聽罷,不禁擡頭,一頭霧水道:“皇帝,誰是陳郡公,我大唐有個這樣的人嘛?”

李世民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此時,卻見陳正泰坦然地站了起來,他手裡端着酒盞,笑哈哈的道:“孔公所言,不是沒有道理,我陳正泰和突利兄確實相交莫逆,若是能令突利兄高興,便是陪他喝酒,也是無礙。”

說着,居然當真大剌剌的朝着那突利可汗的酒案而去,和突利可汗跪坐一起。

衆人一見……不禁無語!

這陳正泰……還只是小孩子的性子啊,他竟不怕丟醜。

李承乾就算再傻,也聽出了弦外之音了,突然也起身,胡咧咧地道:“孤也去。”

說着,徑直走了過去。

這一下子……氣氛卻是更加緊張了。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竟覺得匪夷所思,太子殿下這是……

李世民則陰沉着臉,想要呵斥這兩個傢伙坐回去,你們一個是太子,一個是朕的弟子,而突利可汗的身份何其敏感,朕現在尚且騎虎難下,你們這是做什麼?

他心裡既覺得太子和陳正泰不曉事,又責怪這孔穎達惹是生非,只是今日這樣的場合,必須得強笑着,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。

而此時……那突利可汗卻是站了起來:“大唐皇帝這般看重小汗,小汗感激不盡,我聽陳郡公所言,太上皇和皇帝最愛看人舞蹈,不如今日,小汗獻上一舞,以助太上皇與皇帝的酒興……如何?”

“跳舞……”

所有人驚呆了。

還沒等李世民反應,卻又聽突利道:“只是我這舞,需得有一根結實的竹竿子才成,卻不知這宮中有沒有。”

…………

求月票、求訂閱。

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七十章:人才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九章:敕封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五十章:大禮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
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七十章:人才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九章:敕封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五十章:大禮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