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

陳正泰搖搖頭:“不必驅趕他,隨他去吧。”

說着,吩咐車伕走了。

狄仁傑這種人,是一根筋的。

這個時候,李世民都擺明着要準備着收拾此人了,他竟還想着跑來陳家胡攪蠻纏。

不過這並不打緊。

因爲就在今日,魏徵已經出發前往太原了。

對於此次太原之行,魏徵沒有什麼怨言,臨行時,也只帶了幾個童僕,當然……陳正泰也沒啥可以表示的,人嘛,出門在外,又是二五仔的活,當然不能缺錢。

因而……陳正泰直接塞給了他一個皮箱子,箱子裡的錢也不過百來萬貫的欠條而已。

隨便花,拿錢砸死那些太原文武官吏。

魏徵不是沒見過錢的人,在交易所裡,每日不知多少金錢交易,有人爲了讓魏徵網開一面,也有不少人想送大錢到魏徵手裡,可魏徵一概拒絕。

只有恩師的錢,他卻坦坦蕩蕩的接了,陳家有錢,幫恩師花一點,也算是成全了師生的情誼了。

至於那李祐到底會不會反,眼下卻是未知的事,不過是防範於未然而已。

而這狄仁傑……還是太年輕了,陳正泰對他的印象談不上好壞,只是暫時來說,覺得這個人……有點犟。

當然,少年人大抵都是如此,陳正泰不也如此嗎?

眼下對於陳正泰而言,至關重要的卻是遷居河西的事,崔家以及大量的人口需前往河西,前期若是不能妥善安置,是要出大問題的。

因而,他早早讓河西那邊向胡人大量購置糧食,畢竟鐵路還未修通,無論從哪裡調糧,都需大費周章,河西那一塊還未開荒,這就意味着,前期所有的糧食,都需通過貿易獲取。

好在精瓷的買賣居然依舊出奇的好,也不知是不是朱文燁的文章起了作用,那河西之地,不只有吐蕃人,有波斯人,還有西域諸國的商賈,據聞已經開始出現了不少天竺人和羅馬人了。

這倒是讓陳正泰大爲意外,天竺商賈歷經艱險,帶着大量的寶貨到河西,一方面是在吐蕃和泥婆羅國的推廣之下,人們似乎對於這等能保值且做工精美的瓷器格外的喜愛,另一方面,也是吐蕃精瓷的價格,居然格外的高,爲了免得被吐蕃的中間商賺差價,索性直接轉道河西,畢竟……河西本就和吐蕃毗鄰。

而羅馬商賈也大抵如此,當然這個羅馬……理應是東羅馬,他們佔據着歐亞大陸的交匯之處,扼守要害,本身就是中間商,似乎也在求取難得的精瓷,希望能夠憑藉地利,將貨物轉銷西方內腹。

等到商賈們齊聚於此的時候,他們很快發現,精瓷並非是河西的唯一特色,因爲這河西之地齊聚了四海的商賈,這些商賈爲了換取精瓷,卻也吸取了四海的特產,無論是哪裡的貨物,來河西買就對了。

這對於許多商賈而言,是極大的利好,因爲一個羅馬的商賈,除了購買精瓷,還可將一些天竺和大唐的特產帶回,勢必也能回去賣個好價錢。

而天竺國的商賈除了精瓷,也喜愛大唐的寶貨以及羅馬和波斯的特產,既然來都來了,帶一些回去,也可牟利。

甚至開始有不少商賈常駐於河西,尋覓機會。

崔家人已經開始有一部分部曲抵達了西寧城外五十里之處,陳家已給他們確權了四塊土地,不過眼下對於崔家而言,最值得開發的便是此處了,他們在土地的邊緣,也就是最靠近西寧城的地方,且此處靠近規劃的一處車站,相聚也不過十幾裡,數千部曲先行抵達這裡,陳家也給他們分撥了一批奴隸。

他們在巡視了自己分得的土地之後,便開始在最靠近西寧城的地方營建大量的房屋。

這方面,崔家顯然是很有心得的,畢竟是經營土地起家的嘛,有數十代經營土地的經驗,而且家族之中,也有大量管理土地的人才。

而且……他們家裡的宅邸,絕不是尋常的村落,而是先營造塢堡。

所謂塢堡,其實是世族們特有的民間防衛性建築,這塢堡最初是在西漢末年開始出現雛形,大約形成王莽天鳳年間,當時北方大飢,社會動盪不安。富豪之家爲求自保,紛紛構築塢堡營壁。

世族們擁有豐富的應對亂世時的經驗。

畢竟亂世之時,民不聊生,盜賊四起,胡人入主中原,天下將傾,到處都是兵災人禍,而在這個時候,爲了保護自己的財產,大戶們的建築,都會選擇類似於堡壘的形式!

他們在自己的莊園裡,壘砌高牆,並且設置大量軍事的防衛措施,平日裡,就讓部曲們耕種莊園裡的土地,所獲得的糧食,統統儲存於塢堡的糧倉之中,而一旦發生了變故,便立即召集族人和部曲聚集於塢堡之內,保全自己的財產,並且確保能夠抵禦亂軍的襲擊。

塢堡之內,不但有高牆,還會在外圍挖一個護城河,會設置箭樓,囤積弓箭,亂石,火油以及一切可以防守的措施,宛如銅牆鐵壁一般。

就如清河崔氏在清河的塢堡,就很知名,因爲當初胡人入關之後,曾無數次打過崔家的主意,可最後他們發現,這樣的世族,比石頭還要難啃!

這些人雖然有錢有糧,可錢糧都囤積在堡壘之中,堡壘可以供應裡頭的崔家族人以及部曲吃喝三五年以上,而且那城牆,高不可攀,一旦攻擊這裡,又因爲堡壘內大多都是崔家的血親,以及世代依附的部曲,所以遭遇到的都是最爲頑強的抵抗。

原本到了大唐,天下太平,這關內的塢堡防衛功能已開始減弱,可現在在這河西,考慮到四處都有胡人虎視眈眈,因而對於崔家而言,既要遷居於此,第一個要營建的就是這樣的堡壘了。

除此之外,莊園的建設,河渠的疏通,未來要開墾的土地……這些,對於崔家而言,都是手到擒來之事,他們視土地爲資產,且尤其擅長經營。

這些崔家人還有部曲,本是對於遷徙河西十分不滿意的,其實這也可以理解,畢竟……誰也不願意離開原本舒適的環境,而到千里之外去。

不過真真切切的來了這裡後,倒是不少人安分了。

變化最大的,乃是那些本是有些離心離德的部曲。

部曲的本質,其實就是依附於崔家的奴隸。他們在關內,乃是被崔家盤剝的對象。

可現在他們發現,到了這裡,自己的地位居然有了極大的提升,因爲……那些粗苯的活,有了突厥和胡奴們來幹。而崔家的親族抵達這裡後,自然最信任的還是他們這些漢人組成的部曲,因而以往壓榨盤剝的對象,現在卻成了需團結的對象了。

部曲們的待遇,明顯比在關內要好了一個檔次,而且爲了防範部曲們逃了,跑去西寧討生計,崔家也開始計劃爲他們營造一些房屋,給與他們一些不錯的待遇。

反是那些陳家送來的奴隸,顯然就取代了以往部曲們的地位了。

而對於崔家的親族們而言,關內的經營已經不能永續,絕大多數的土地已經質押了出去,崔家想要長存,就不得不在這河西重新經營。

而他們發現……河西的土地確實肥沃,尤其是在這個雨水充沛的時代,他們在河西所獲得的土地,並不比關內時擁有的土地要少,五十里外的西寧城,雖還在營建,所需的生活物資,卻也是應有盡有。

他們完全可以想象得到,將來西寧城徹底營造出來後,定是一座大城,崔家子弟……依舊可以享受西寧的繁華與熱鬧。

不只如此,崔家還敏銳的察覺到,這裡的胡人,對於大唐的寶貨很有興趣,崔家因而打算在這裡經營幾個作坊,如此一來,便可直接和西寧的胡人們進行貿易,這在未來,定是一個可以開拓的財源。

人就是如此,一旦接受了現實,憑藉着他們以往在關內的經營,許多事也就開始有了新的計劃,一些書信陸續傳回關內,原本還表示死也不肯離開故土的清河崔氏,似乎也開始起了變化。

…………

穿過了大食人的領地,此時大食帝國,正在急速的擴張之中。因而,一行人馬想要穿行於此,其實是格外困難的,這到處都是戰火,無數的村鎮變成了斷壁殘桓了呢。

不過似乎玄奘一行人……歷經了艱難險阻,終於還是挺了過來。

當然,這也與大食人聽聞他們來自於東土,源自於一個只有傳聞中才出現的巨大王朝有關。

人們對於未知的事物,總不免好奇,因而彼此接觸之後,再加上玄奘的形象頗好,給人一種溫和的印象,大大的減輕了大食人的警惕。

甚至這羣相貌古怪的東方人,獲得了許多當地領主們的接見,玄奘的隊伍裡,已經多了幾個波斯人,波斯與大食現在勢同水火,因而這些波斯人的翻譯,對於大食的語言和習俗十分精通。

當然,危險也不是沒有的,好幾次……他們遭遇了馬賊的襲擊,不過陳愛香爲首的陳家人,毫不猶豫的進行了反擊,他們裝備了火器,戰鬥經驗很豐富,武器精良。

而最重要的原因在於,他們多是礦工出身,吃得了苦,意志力很強,而那些盜賊,其實大多就是欺軟怕硬的主兒,一旦察覺到對方是個硬茬,便很快沒有了戰鬥力了。

而這位玄奘大師,大多數的時候,都是懵逼的。

他經常默默地想。

自己穿越了沙漠,穿越了隔壁,穿越了波斯的高原,可是……爲什麼自己會來這裡?

看着這些比馬賊還要馬賊的夥伴,看着他們爲了警告馬賊,將馬賊的首級割下來,而後用木棍插了,擱置在道旁,玄奘覺得不是來取經,而是來殺戮的。

當然……他選擇了忍耐。

因爲無數次經驗告訴他,和陳愛香爭辯沒有任何的意義,陳愛香是個只認死理的人。

而現在……當他們穿過了大食人的區域,最終……卻抵達了一處海峽。

橫跨着海峽的……乃是一座巨城。

他們抵達的時候,不知何故,巨大的城市裡迴盪着鐘聲。

“你聽,這是不是寺廟裡的鐘聲?”陳愛香興致勃勃的樣子,隨着嚮導的引領,看着遠處高大的城牆。

通過嚮導的交流,他們很清楚,他們即將進入新的領域,是一個羅馬帝國在東方的都城。

玄奘此時則垂着眼簾,手保持着佛禮,面上波瀾不驚,只是徐徐道:“此廟非彼廟。”

陳愛香就道:“都是廟,沒什麼不同的,就是不曉得這廟裡的又是什麼經。”

玄奘於是很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氣,拼命地忍耐。

他覺得自從西行之後,他的脾氣是已經越來越好了,居然越發的接近了佛祖所說的心如菩提樹,心如明鏡臺,無我無相的境界。

“不一樣就是不一樣,這經取錯了。”這話其實已經不知道說過多少回了,他舒出了一口氣,然後看似風輕雲淡的解釋:“此地的廟,非天竺的廟。”

陳愛香隨即咧嘴,樂了:“有什麼不一樣的?不都和那婦人一般,吹了燈,都是一個模樣的嗎?我說玄奘啊,你能不能不要總是這樣的較真?其實對我而言,這都是一個意思。”

玄奘又繼續深深的吸氣,依舊保持着冷靜和清明,慢條斯理地道:“我們西行已有數千裡了,經了此地,是不是該回鄉了?”

“你不取經啦?”陳愛香瞪大眼睛,非常不贊同的樣子道:“當初是你要來取經的,現在要回去的也是你,這經都還沒取到呢,你這像什麼話?你好歹也是得道高僧了,豈可半途而廢呢?”

“這樣走下去,我們永遠取不到真經。”玄奘苦笑道:“我想回東土,至於取真經的事,再另做打算吧。”

陳愛香一臉認真地搖頭道:“這樣不好,人不能這樣做事的!再走一程吧,正泰說啦,非要走到天涯海角纔可以回去。做人,怎麼可以半途而廢呢?你看我們這一路上,不是領略了許多風情嗎?”

玄奘憋着臉,不吭聲了。

陳愛香看了看他,其實一起相處了這麼久,他也算是摸清這位大師的脾性了,便道:“好好好,不囉嗦了!我等先遞交國書,而後就進城去,到時……只怕又要勞煩高僧了。我等實在憋得太狠了,進了城,少不得要尋一些胡姬樂一樂的。可你也是曉得的,將你一人留在客棧裡,終究不放心的,俺叔交代過的,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離開我們的視線的,到時,你好好在青樓外頭給我們守着。”

玄奘粗重的呼吸,想說點啥,最後發現說了好像也沒有意義,於是又垂下眼簾,口裡低喃佛經。

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。關注VX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領現金紅包!

終於到了一處大城,隨行的人早已歡呼雀躍起來,這些髒兮兮的人,很快通過嚮導的溝通,與城門的守衛交流了好一陣子,最終城內有一羣騎兵出來,上前與之交涉。

隨即,衆人入城安頓,畢竟是使節,大家平日裡也往日無怨,近日無仇,即便不受殷勤的款待,卻也往往不會刻意的刁難。

一番花天酒地之後,心滿意足的陳愛香與玄奘同住一起,他很擔心玄奘會半路跑了,因而非要同吃同睡不可。

不過這次……陳愛香卻是給玄奘帶來了一個好消息。

“我們在此駐留一月之後,也該返程了。”

這個消息其實對玄奘來說有點突然。

於是玄奘便問:“是嗎?這是何故?”

陳愛香便道:“從這羅馬的東方都城,便可打探到更西方的虛實,所以……只要在此刺探情報,不,在此打探了消息,這天涯海角的訊息,便可知道。我與這羅馬人溝通了一番,他們似乎對我大唐頗有興趣,也願派出使節與我們一齊回大唐去。除此之外,到時只怕還有大食人,還有波斯的使節,以及沿途諸國……這一次……我們只怕帶上的使節,要有數十上百之巨,說也奇怪,這羅馬和大食倒也還好,稱的上是大國,其餘諸國,方圓百里就可以稱雄,就這……不過是一個縣侯罷了,竟也可自稱爲王。”

頓了頓,他又道:“總而言之……我們的輿圖,即將要繪製完成,沿途該勘探的也都探勘了,再帶上這些使節,足夠可以回去交差了。至於你,可還想取經嗎?”

“不取了,不取了。”玄奘像是怕他再說出什麼嚇人的話一般,連忙用力地搖頭。

陳愛香嘆了口氣,還是惋惜的看着玄奘道:“那就可惜了,畢竟我們是來取經的嘛。”

玄奘很認真地道:“來日方長。”

陳愛香點點頭,而後真摯地道:“倘若下次,高僧若還要去取經,還請告知一下,下次我們再來。”

玄奘面如止水,沒有迴應。

他不想騙人,畢竟出家人不打誑語。

可是……他也不想告訴陳愛香,自己就算是遁入地獄,也絕不肯再和陳愛香同來了。

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,求月票。

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
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