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

李承乾此時腦袋裡冒着疑惑的泡泡。

因爲今日東宮裡的氣氛怪怪的。

遇到的每一個人,臉色都不太好,只有見了他,方纔臉上露出些許的笑容。

等他走到了陳正泰辦公的詹事房時,卻見陳正泰正在奮筆疾書着什麼。

這令李承乾覺得更加詭異了。

“師兄,你這是在做什麼?”李承乾覺得像是見了鬼似的。

陳正泰緩緩地擡頭起來,只瞥了李承乾一眼,一本正經地道:“我乃東宮少詹事,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,自然在此伏案辦公。”

李承乾一愣,隨即興沖沖地伸着頭盯着桌案上的東西,口裡道:“來來來,我看看,你辦什麼公。”

陳正泰看了她一眼,隨即直接將自己跟前寫了一半的紙撕了,揉碎了,作勢要一口吞下去:“你別過來,你過來我將它吃了。”

李承乾哈哈一笑:“好,不過去,你來了東宮好,從前都是我往二皮溝去,今日我們玩什麼?”

“玩?”陳正泰搖頭道:“不玩,我得先熟悉一下東宮的事務,這是李詹事的吩咐。”

李承乾立即露出了不滿之色:“你搭理他做什麼?孤固然崇敬他,可孤歷來對他的話是左耳朵進,右耳朵出的,你不必理他。”

“這可不成。”陳正泰很認真地道:“李詹事說的好,我初來乍到,理應本分,不能讓師弟將我帶壞,不,到底是誰帶壞誰來着。不管啦,反正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師弟有沒有聽說過這句話。”

李承乾聽着,頓時氣得自己的心肝疼,回首問站在一旁的文吏道:“李師傅這樣說的?”

文吏面無表情地道:“是有這樣說過。”

李承乾頓時臉上憋紅了,隨即深吸一口氣,又無所謂的樣子,他這樣的人……骨子裡就是粗枝大葉的。

陳正泰此時卻是道:“殿下,你來,其實我有一個想法。”

李承乾便坐下,宦官給他斟茶來,先給李承乾斟一杯,再給陳正泰斟一杯。

陳正泰正要去喝,宦官忙道:“陳詹事,小心燙嘴,再等一會。”

“噢。”陳正泰點點頭。

宦官才退到一邊去。

李承乾性子急,忙道:“到底什麼事,你說便是了。”

陳正泰道:“我今日來,看到東宮上下人等都生活得很是拮据,哎……你看他們窮的,有的屬官,一個月才七八貫的俸祿,小吏呢,就更慘了,還有那些衛士……他們都是師弟的心腹啊,是一家人,我本來想拿一些錢給他們補貼一些家用的。可這又不太合規矩,師弟乃是太子,是他們的君主,怎麼不可以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呢?”

李承乾一愣,不明所以地道:“那你想怎樣做?”

陳正泰就道:“你也曉得,現在的二皮溝那兒有了大學堂,又有了交易所,對吧。不少商戶都在那搭建酒樓和茶肆呢,長安城裡有的東西,將來都會有。還有那兒的民宅,價格也是日益剛漲,你想想看,這麼多達官貴人和商賈都要到那進出,有的地方,可比長安城裡尋常的街坊要熱鬧。”

李承乾咧嘴:“這是,這是。”

陳正泰隨即道:“既然如此……這麼多東宮之人,許多人手頭並不寬裕,他們有妻兒老小,可能連住的地方都沒有,居長安,不大易啊。若是沒有一個容身之地,這讓人家怎麼過日子。他們能僥倖在東宮裡職事,可他們的兒孫們呢?你是太子,理應要爲他們多想想?”

“我思來想去,咱們可以在二皮溝劃出一塊地來,專門給這東宮的人營造房屋,當然……價錢要多給一些折扣,如此,也可使他們將來有個容身之處。”

一旁的文吏聽得怦然心動,他覺得自己身體在顫抖,竟覺得自己兩腿像踩在棉花一般。

李承乾託着下巴,猶豫地道:“可是未必就有人願意花錢去買宅子啊,你自己也曉得他們拮据。”

陳正泰笑了:“這個容易,有錢的,自然得了咱們的優惠,拿個六七成的錢,就將宅子買了。沒錢的……可以轉賣給別人嘛,多少人急着在二皮溝買房產呢?許多商賈,他們時常要去交易所,還有掮客,從長安去交易所多麻煩啊,這牌價瞬息萬變,耽誤了一個時辰,不知耽誤多少錢。給他們六七成的折扣,他們九成轉賣給別人,這不就是實打實的錢了?”

陳正泰頓了頓,又道:“師弟,做人要善良,尤其是對自家人,你是東宮之主,不曉得下頭人的難處,若是做太子的,尚且都無法體諒下頭人,那麼將來做了皇帝,又怎麼給天下人恩惠呢?這賬,我算好啦,這東宮各自有自己優惠的面積,便是東宮裡的狗,啊不,狗就不必啦。便是這斟茶遞水之人,也都有份。如此一來,大家都有實惠!”

說到這裡,陳正泰露出了遺憾之色,幽幽地道:“哎……其實我想發錢來着,可惜發錢不合規矩,就只好如此了。”

站在一旁的文吏覺得暈乎乎的,另一邊的宦官,竟也覺得有些把持不住了。

他們死死地盯着李承乾,想李承乾的答覆,他們感覺心臟已經猛跳得厲害,等待總是最磨人的。

李承乾則是哈哈一笑,很是豪邁地道:“反正都由着你就是。”

陳正泰卻道:“我先拿出一個章程來,務必要使咱們東宮上下都有恩惠。只不過……這事我還做不得主,想來便是你也未必能做主,凡事要講規矩,到時送至李詹事那裡,給李詹事過目,想來李詹事會體諒大家的。”

方纔聽着太子算是應承下來,身旁的宦官興奮得都想歡呼了,可一聽到李詹事,這宦官的臉便黑了,另一邊的文吏更是如死了NIANG一般,垂頭不語。

李承乾道:“好好好,你看着辦,走,和本宮去玩……”

陳正泰搖頭:“不玩,我先將這頭等大事辦了,下午再說。”

看着陳正泰無比認真的樣子,李承乾沒法子,便道:“好吧,你忙吧,那孤回去睡個回籠覺得了。”

……

李承乾失望的出了詹事房,幾個宦官小心翼翼的跟着他,李承乾回頭,見幾個宦官都走的慢,竟好像有心事一般,沒有追上來,於是駐足原地,罵道:“幾個狗奴,都在想什麼,這樣心不在焉。”

“太子殿下。”那隨侍的宦官快步跟了上來,道:“奴……奴有事要稟告。”

“稟告什麼?”

宦官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承乾:“太子殿下,奴聽說……李詹事近來對殿下多有怨言。”

李承乾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樣子:“有便有。”

“李詹事上一次……上一次好似向陛下的奏疏裡……”

“奏疏……”李承乾一臉詫異:“他若是對孤有什麼意見,大可以直接和孤說,便是教訓孤,孤也是認的,爲何還要向父皇密奏?他奏了什麼?”

“奴也只是聽說,具體密奏了什麼,便不得而知了。”

“是啊,是啊。”另一個宦官道:“奴雖未見密奏,不過也聽說了一些事。”

李承乾眉一挑:“嗯?”

李承乾頓時開始怏怏不樂起來,李師傅平日對自己挺和顏悅色的,哪怕是有時候嚴厲一些,李承乾也不介意,只是暗地裡向父皇告狀,這可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………

詹事房裡。

李綱深吸一口氣,此時……一封向李世民的彈劾奏疏已經完成。

他看不慣陳正泰,覺得這個傢伙……怎麼看都符合奸臣的氣質。

此前因爲陳正泰,就排擠走了孔穎達,孔穎達乃是他的密友,此後呢,太子成日往二皮溝跑,越發的不像話了。

而現在,陳正泰竟成了少詹事,這是他無法容忍的。

他修了一封彈劾奏疏,決定將這個傢伙趕出去,這個傢伙無論在哪做官都好,可只要別在詹事府就成。

這封熱情洋溢的彈劾奏疏,李綱很有把握,他知道陛下十分的關注太子殿下的教育,所以只要從此入手,陳正泰勢必要被趕出這詹事府。

奏疏擬定了,他心裡鬆了口氣,擡頭厲聲道:“來人,來人……”

卻是老半天的沒回音。

那文吏不曉得到哪裡去了。

這令李綱大爲惱火。

越發的覺得,詹事府裡,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。

…………

在詹事府的茶房裡,這裡是供官吏們喝茶和閒坐的場所,平日公務之餘,大家會在此喝喝茶,說一些閒話。

可此時,一個消息卻讓這茶房裡像是炸開了一般。

“真是這樣說的?”

“是啊,說是立即擬章程,只要李詹事那裡沒有問題,便立即實施。我聽說……二皮溝那兒,現在不少人想要置業呢,就算不買,拿了這麼大的折扣,轉售給人,隨隨便便都有不少好處的。”

有人聽到還要送去給李詹事過目,頓時心都涼了,有一種好像到手的鴨子要飛了的感覺。

也有人腦子裡拼命的計算着,畢竟……他們這是一個小朝廷,一個後備的班子,後備的班子,跟現在的三省六部這等班子完全不一樣的地方,那便是人家是真正的治天下,而他們呢,則是在假裝自己在治理天下。

窮哪。

…………

本月最後一天,求月票,不投就浪費了。

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九章:敕封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
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九章:敕封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