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

魏徵每日回到了宅邸,總是醉醺醺的。

當然,他這醉醺醺的模樣,等到了自己的寢室時,便又變得清明瞭起來。

而後,陳愛河則小心翼翼的進來,便總能看到魏徵此時提筆,神采奕奕的揮灑着墨跡。

這一行行字裡,記錄了今日所見的一些人名。

而後,這些人名再憑藉着魏徵對其的印象,有的直接劃除,一般劃除的,都是魏徵認爲完全沒有用處的人。

也有一些人,若是極爲重要,則在他們的名字上畫一個圈圈。

有一些,他會在下頭進行一些備註。

這是一個極艱苦的工作,每日一兩次的宴會,所見識的人都要記下來,許多人已經見上了很多次,他們的性格,他們的言行,都需在喝酒的同時,記憶到腦海裡。

觀察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判斷。

只有對每一個人進行準確的判斷,纔是最重要的。

因爲任何一丁點的忽視,都可能導致難測的結果。

因而,魏徵除了對着這無數的人名發呆,更多的時候,他是閉着眼睛,似乎在冥思,無數的畫面,似乎如走馬燈一般的劃過他的腦海,他偶爾會張眸,像是有了什麼發現似的,盯着某一個名字發呆,似乎突然想到這個人……和什麼事有了牽連和瓜葛。

“魏公,你每日這般,對平叛有用嗎?”

“有大用。”魏徵擡頭看了一眼陳愛河,很確定地道。

在相處之中,魏徵發現陳愛河是個不錯的人,此人吃苦耐勞,行事也很穩妥,雖然看上去像是個糙漢子,可實際上又有心細的一面。

當然,這也和陳愛河的成長經歷分不開關係,以前的時候,他是陳家的族親,日子過的不錯,還讀過書,心思細膩,乃是年輕時培養的。而到了後來,他被送去了挖煤,於是吃苦耐勞的特質也就出現在了他的身上。

不管怎麼說,魏徵喜歡這樣的人,世族子弟,大多愛誇誇其談,若是謙遜一些的,又往往城府很深,這些陳家人,卻完美的規避了這些。

魏徵見他提出了疑問,於是微笑着耐心地道:“這有大用。老夫歷經過亂世,世道爲何會亂呢?世道之所以亂起來,首先是人心先亂了。老夫曾做過隋臣,也做過李密的部下,還做過王世充和竇建德的部下,此後還做過隱太子李建成的臣屬,而如今效忠了陛下,也效忠恩師。”

魏徵頓了頓,又接着道:“根據老夫多年的閱歷,發現任何人想要反叛,首先要做的,就是收買人心。可是人心隔着肚皮啊,太原城內外的這些文武官員,他們的性情各有不同,有的是對李祐和陰家死心塌地。也有人呢,不過是敷衍他們而已。有的完全沒有主張,不過是今朝有酒今朝醉。而有的,則是野心勃勃,希望在混亂中能撈取一把好處。只有熟悉他們的性情,才能分辨出李祐反叛之後,他們的反應。什麼人可以接觸,什麼人可以拉攏,什麼人可以收買,又有什麼人……是在反叛之時,必須剷除。可要剷除,又該動用什麼人,他身邊是否早有對他不滿的人,如此種種,只有梳理清楚了,一旦李祐叛亂,就可以立即遏制下去。”

陳愛河聽的雲裡霧裡,卻不禁咋舌道:“原來這樣的複雜。”

魏徵笑了笑,站起來道:“我來細細教你吧!就說今日的酒宴,我與七八個太原的文武官員吃過酒。這上頭就是他們的名冊,其他的人不論,這個叫趙野的人……我記住了,你知道爲何嗎?他勸酒的時候,見有人喝酒時踟躕,便惱羞成怒。可見這個人的性子,如烈火一般。此人在晉王衛率中擔任校尉,是個好酒卻又性急的人,我聽聞,他從前在開國的時候,還立過大功勞呢。”

陳愛河下意識的點頭:“哦,只是……只是此人有什麼關係嗎?”

“關係可大了。”魏徵微笑道:“既是開國的功臣,可現在卻還只是一個小小的校尉,那麼顯然,和他的性情有關係,這就說明此人的性子,讓身邊的上官和僚屬們都不喜歡,不容於自己的上司。他能立功,說明他是個有能力的人,卻沒有成爲太原的大將,可見晉王和陰弘智二人,一定提防着他,而且對他很是輕視。”

“可是老夫有個疑問……”魏徵沉吟道:“既然此人乃是眼中釘,爲何不乾脆裁撤他呢?所以,我故意與他喝酒,在宴會散去之後,也一直留心觀察他,卻發現,他回軍營的時候,卻是自己騎着馬的,身邊只有一個老卒作爲護衛。你看出來了什麼了嗎?”

陳愛河摸摸頭,不解地道:“沒發現。”

顯然魏徵也沒打算他能給出答案,隨即就道:“隨身帶着的是個老卒,說明此人不愛張揚,而且這老卒,一定是他信任的人,而且對這老卒頗有照顧。沒有帶着許多親兵來,說明他極有可能體恤自己的將士,不願讓將士們跟着自己受罪。那麼……我的判斷應當是,此人雖然不容於陰弘智,被視爲眼中釘,可此人一定深受衛率中的將士們喜愛,因爲這是一個愛兵如子的人。一個這樣的人………晉王和陰家雖然反感,卻是不會輕易裁撤掉的,因爲……他們害怕將士們心寒,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
經魏徵這般細細分析,陳愛河才恍然大悟:“原來如此,那麼……我們接下來又該怎麼辦呢?”

魏徵顯然早就有了主意,於是道:“明日你送五千貫的欠條到這個趙野那兒去,若是他不肯收下,那麼……過幾日,我要親自登門拜訪他。”

“倘若收了呢。”陳愛河狐疑道。

“老夫覺得他不會收。”魏徵自信滿滿的道,隨即他又道:“其實,這些人……有數十上百個之多,這些是有用的人,每一個人的性情都不一樣,比如昨日,我不是讓你送了三萬貫給一個將軍嗎?此人貪財,那用錢財去利誘他就沒錯了。而趙野這個人……他不好財……卻可以用忠義去拉攏。”

魏徵頓了頓,又道:“早些睡了吧,明日還有許多事做,我從陰家那裡已預感到……這叛亂將近了。這晉王和陰家,已是急不可耐了,因而……留給我們的時間……已經不多了。”

陳愛河行禮,他覺得自己長了許多的見識,而且……跟着魏徵很有趣:“喏。”

次日,陳愛河果然帶着錢去見那趙野,而趙野直接將陳愛河打了出去。

再過幾日,魏徵則去拜訪了趙野,在他的家裡,坐了一個多時辰纔出來。

陳愛河在外頭候着,等魏徵進入了馬車,陳愛河也溜了進來,低聲道:“如何?”

魏徵平靜地道:“沒有如何啊。”

“不是去拉攏他嗎?”

“這樣的人是不需要拉攏的。”魏徵笑吟吟道:“我只是去和他隨口說了一些家常話,真正到了叛亂的時候,他自然知道該怎麼做了。”

陳愛河一臉懵逼,老半天才道:“今日還有宴會嗎?”

“有,今夜是在陰家,所以……準備好五萬貫禮錢吧,我要親去陰家看他剛滿月的孫兒。除此之外,有一個叫劉昕意的軍將,你給他送三萬貫錢去。”

“這麼多?”陳愛河有些捨不得。

魏徵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陳愛河:“這很多嗎?這只是見面禮而已。”

陳愛河:“……”

陳愛河又開始惆悵起來了。

送錢送的很爽,可……這都是陳家的錢哪。

一連許多日子,魏徵都是如此,吃飯,喝酒,回府,拜訪,送錢,偶爾調撥一些糧食來太原。

只兩個多月,一百萬貫,很乾脆地花了個精光。

魏徵依然還是沒事人一般,可陳愛河有些吃不消了。

可魏徵卻很淡定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直到有一日,魏徵回來,見到了陳愛河第一句話:“叛亂要開始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雖說早就有了心理準備,可陳愛河的心裡還是免不了咯噔一下,隨即驚異地道:“我們是不是應該立即回長安去?一旦叛亂開始,這太原城裡……天知道會是什麼景象!對,我們應該立即前往長安……請朝廷發兵。”

魏徵卻是看不出一點的慌亂,則是淡定地道:“不必怕,老夫這裡,也有百萬雄兵。”

於是陳愛河忙道:“雄兵在何處?”

“在老夫心裡。”魏徵十分嚴肅的回答道。

陳愛河的心涼透了。

他很想說,你將你的雄兵掏我看看哪。

當然……他知道這是文人們最愛用的所謂修飾用語。

見陳愛河愁眉不展,魏徵微笑道:“明日,晉王殿下會召大家到王府裡飲宴,到時,你扮作我的僕從和我同去,你放心,此事十之八九,不會有什麼危險的。”

“若是恰好碰到了這十之一二呢?”陳愛河忍不住道,很是憂心忡忡。

魏徵便嘆了口氣道:“那就很不幸了。”

陳愛河:“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次日一早,魏徵已帶着陳愛河出發。

二人坐上了四輪馬車,隨即到了晉王府外,這王府之外,早已是車馬如龍,府前張燈結綵,彷彿有大喜事似的。

魏徵下車,擡頭看了一眼這巍峨的王府高牆,這裡雖是張燈結綵,偶爾也能傳出笑語,魏徵卻似乎能隱隱看到刀兵之氣。

只是……他嘆了口氣,卻是信步到了王府門前,一個宦官已經笑意盈盈地迎了上來,對魏徵顯得十分殷勤:“張公今日來的早,嘿嘿……”

顯然,就這個宦官,魏徵也是在他身上使了不少的錢,魏徵只朝他微笑,宦官殷勤的引着魏徵和陳愛河進去。

一路輾轉,終於來到了一處大殿,二人入內,只是魏徵雖和陰家關係莫逆,似乎連晉王殿下也聽說過他,可他畢竟只是商賈的身份,只能屈居末座,而陳愛河只能恭順的站在他的一邊。

許多賓客已來了,太原刺史人等……紛紛抵達,文臣武將個個就坐。

那殿中最深處,坐着一個年輕人,穿着親王的袞服,紋絲不動,他面上沒有什麼表情。

那陰弘智則坐在他的一邊,正低聲和年輕的晉王說着什麼,晉王只微微頷首,不置可否的樣子。

…………

太原城內。

一處隱秘的宅邸。

一人匆匆進來,口裡低呼:“出事了,出事了,晉王衛率……調動頻繁……出事了。”

隨即,一個老者迎了出來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李公啊,晉王有異動……”

這老者打了個冷顫:“還有其他的動靜嗎?”

“晉王今日恰好大宴賓客,將這太原內外的文武都請了去。我聽晉王衛率的人說,說是他們今日得到了一個奇怪的命令,到了午時,立即關閉城門……要控制刺史府。”

“刺史府……”老者大驚失色,連忙道:“刺史何在,快去給刺史報訊。”

“刺史已去了晉王府了。”

“完了。”老者忍不住長嘆:“沒想到……狄仁傑那小兒所言,竟是當真……快,快,我們立即出城,前往長安……不,老夫年紀老邁,只怕走不脫了,你去……你快去,一定要及早報知長安……哎……這太原城……算是完了,完蛋了……”

來人再沒有猶豫,辭別了老者,已是匆匆而去。

而老者顯然已是老淚縱橫,他已想到了最可怕的後果,此時一步步的回到了府邸的大堂,痛不欲生的樣子,吩咐自己的僕從道:“尋……尋一條白綾來……尋來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而此時在晉王府裡,已奏起了音樂。

而差不多這個時候,衆人已分別落座了。

晉王李祐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,他手輕輕的壓了壓。

而後……樂聲停止。

李祐目光先落在了刺史周濤的身上:“周公。”

周濤立即起身,恭順的行禮:“不敢。”

李祐微笑道:“孤要問你,我大唐國運如何?”

周濤不及多想,立即道:“自陛下治理之下,天下太平已有十三載,百姓們安居樂業,天下並沒有大的戰事,使他們得以安養生息,這是難得的太平之世啊。”

李祐點頭:“言之有理。”

他頓了一頓,隨即道:“不過周公有一句話,孤卻頗有些不認同。”

周濤一愣,隨即臉色又恢復了平常,面帶微笑道:“敢問殿下,有何不妥?”

李祐道:“孤的祖父,還困在慶安宮中啊。”

周濤一聽,臉色驟然變了。

殿中頓時引發了些許的混亂。

周濤勉強笑着道:“殿下,太上皇年邁,在宮中養病,陛下事太上皇至孝,何以稱其被困?”

李祐面無表情,口裡道:“公道自在人心,父皇爲人子,不忠不孝,這樣妥當嗎?任用奸邪,發天下的青壯,出關去修築鐵路,在千里之外修築大城,這叫百姓們安居樂業嗎?用詭詐去詐取世族們的財物,使其不能料生,這是爲人君的道德嗎?”

周濤一時慌亂,他臉色慘然,於是下意識的看向其他文武。

這些文武,有的面帶笑容,似乎早就和李祐一夥了。

也有的人,低着頭,不敢冒頭,顯然他們也察覺到了異樣,此時心裡恐懼,知道事情不好,眼下唯一的命運,就是被裹挾。

也有人面帶怒容,不過顯然此時孤立無援,也是作聲不得。

李祐繼續微笑的看着周濤道:“周刺史不認同本王?”

“不敢苟同。”周濤嚴詞厲色地道:“這是犯上之言,殿下理應立即收回方纔的話,上表向長安請罪,事情或有轉圜餘地。殿下與皇帝乃是父子,這是割捨不開的骨肉至親,何以能出此大逆不道之言呢?”

“這是我李家家事也。”李祐鄙視的看着他。

而後他道:“李家的家事,容你在此教訓本王嗎?”

周濤煞白着臉,連忙躬身行禮道:“殿下啊,不能再說了。”

陰弘智只在一旁,冷笑着看他。

李祐卻不爲所動,他隨即淡淡道:“孤欲發兵,至長安,與朝中的奸佞,一爭雌雄,周刺史可願隨孤前去?”

周濤厲聲呵斥道:“大逆不道!”

李祐嘆了口氣道:“孤本讚賞你的才幹,哪裡知道,你竟如此昏聵,不知好歹。周刺史啊,你要知道,你若是不去,孤便不能留你了。”

周濤下意識的,已準備拔劍了。

此時的文武官員,都喜配劍在身,以示榮耀,只是他的手握着了劍柄,還未拔出……

卻在此時,一枚弩箭,飛快地劃過長空,而後自他身後貫穿了他的前胸。

只見他身軀猛地一震,努力回頭,卻見身後的一個武士,手指弓弩,面無表情的看着他。

“咳咳……”周濤身子打了個趔趄,隨即撞翻了酒案,他面上露出了痛苦之色,隨即猙獰着,任口裡的血溢出來,卻是一面咳血,一面道:“殿下……此舉……必要引發彌天大禍,還請……咳咳……還請三思而後行啊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,求月票。

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二十章:急奏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
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二十章:急奏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