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

孔穎達說的理直氣壯,可話音落下,就有點後悔了。

倒不是因爲他覺得自己和別人是一樣的。

而在於……他覺得自己不該氣急敗壞!

自己是熟讀經史的大儒,是名門之後,就算是講道理,那也該是高屋建瓴,應當引經據典。

可這陳正泰動輒就來一句爲什麼呀,實在讓人討厭和心煩,於是……

他發現自己被陳正泰拉到了和他他一樣的層次,而後用胡攪蠻纏的辦法打敗自己。

只是陳正泰聽到孔穎達說老夫不一樣時,眼睛一亮。

在家裡呆了這麼久,每天修書給恩師都沒有得到迴應,差一點都要憋出病來了,如今好不容易出來,此刻他覺得自己猶如猛虎下山,立即道:“那孔公如何不一樣?”

孔穎達決定不和他糾纏,於是撇嘴,一副不屑與之辯論的意思。

現在陳正泰正興致勃勃的時候,哪裡肯放過他!

陳正泰道:“看來孔公自視甚高,不將其他人放在眼裡,就連我的恩師,固然也讀書,可讀書的目的是上馬平天下,下馬治萬民,而孔公只是爲了讀書而讀書,還自覺得高人一等,孔公,做人萬萬不可如此啊,你聽我一句勸,人切切不可滋生傲慢之心,今日在這殿中的文武大臣,無一不是國家棟梁,他們爲輔佐陛下治理天下,嘔心瀝血。孔公怎麼能連他們都看不起,卻將讀書……當作自己的最終目的呢?”

孔穎達聽到這裡,要吐血。

他本來不想回應了,可陳正泰這般胡攪蠻纏,這不等於是說,自己將天下人不放在眼裡嗎?若是這個時候,不再來說幾句,非要引起什麼誤會不可!

於是孔穎達氣惱的道:“污衊,這是污衊,老夫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“那意思是……孔公認爲,其實讀書只是過程,而治天下和保境安民,纔是目的?”

“可是太子他……他……他不該如此……”

陳正泰樂了,這個時候,一定要表現得輕鬆,這樣纔可以形成威懾力。

其實……雙方的辯論,本身就是不對等的。

陳正泰和孔穎達相比,反正他是出自臭名昭著的陳氏家族,名聲也是稀爛,所謂渾身都是漏洞,就是沒有漏洞。

而孔穎達不一樣,孔穎達乃是名士,越是這樣的人,一旦抓住了他一個漏洞,就可瘋狂的攻訐,擴大戰果。

表面上論嘴皮子,孔穎達佔據了優勢,可實際上,陳正泰這渾身漏洞的人,其實早已立於不敗之地了。

想明白了這個關節,纔是陳正泰決定痛打落水狗的原因,你妹,什麼屎盆子都想往我陳正泰的頭上叩,老虎不發威,你當我是病貓?

陳正泰隨即道:“孔大人認爲太子殿下不該如何?又該如何?不該去夏州,該將突厥人的襲擊放任不理?”

“哼。”孔穎達覺得現在是不得不應戰了!

他深吸一口氣,覺得在這個問題上糾纏,根本是沒有結果的,這是雞生蛋、蛋生雞的問題,而一旦自己氣急敗壞和他爭論,其實一開始,自己就已經輸了!

於是,他決定轉移話題:“老夫說的是,太子這些時日,被你陳正泰所誤導,太子當初是何等純善之人,現如今呢……”

陳正泰聽到此處,眼裡閃動着別樣的光澤,因爲他知道……孔穎達已經露出了最大的破綻。

陳正泰就道:“孔公的意思是……太子現在並不純善?”

“這……”孔穎達不過是想證明陳正泰是個敗類,誤導了太子罷了,可哪裡想到陳正泰居然如此一問,他心裡頓時警惕起來。

陳正泰突然大喝道:“太子殿下怎麼就不純善了?孔公,你說這話,就實在不太厚道了。你乃東宮屬於官,食君之祿,你想想,是誰養活了你,給了你高官厚祿。你教導太子,本是責無旁貸的事。爲人師尊,更應時刻與太子站在一邊。可是你在這大庭廣衆之下,如此誹謗太子,這……實在不是一個忠臣應該做的事,難道就因爲你在乎你的名聲,爲了你個人的私利,便處處指摘太子嗎?孔公啊……我勸你善良,你到底站在哪一邊的啊?”

孔穎達老臉抽了抽,他不禁意識到……自己失言了。

自己是屬官,時時刻刻都要維護太子的利益,原本……他應該將陳正泰和太子切割開,而後全力攻擊陳正泰。可結果……陳正泰這個狗東西,居然將自己和太子綁得死死的,而後反將一軍,直接將自己逼到了牆角。

他陡然意識到,自己這一次……已是一敗塗地,因爲理由很簡單,就算太子他不是人,作爲屬官的自己,也該與太子的利益一致,而一旦讓人覺得你吃裡扒外,大家會怎樣想呢?

李世民果然眼眸一閃,似乎對孔穎達略略表達了一絲不滿!

是啊,太子是朕的兒子,你是他的老師,孔卿家你左一句太子不好,右一句太子不好,若只是關心太子,倒也罷了,可若只是單純爲了自己的名聲,這就有些可惡了。

李承乾更是死死的盯着孔穎達。

李承乾的世界觀就比他的父皇要簡單了許多,陳正泰和孔穎達脣槍舌劍,而對李承乾而言,這二人只有一個黑,一個白,陳正泰是好人,他幫自己說話,孔穎達不是東西,他拆孤的臺。

百官們本也有人想上前呵斥一下陳正泰的,譬如陸德明,可在這一刻,他退縮了,自己若是也站出來,和陳正泰口辯,贏了沒臉,輸了就更沒臉了。

陳正泰還不依不饒:“孔公,所謂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啊。你看我陳正泰,就沒你這麼多花花腸子,我雖領取的俸祿不多,卻知道陳家能有今日,都拜恩師所賜,恩師父子便是我的衣食父母,我陳正泰讀的書沒有你多,明白的道理,可能也不如你,可我只謹記着一條,我無論如何,都站在太子一邊……”

李承乾聽到此處,心裡舒坦無比,師兄真是實在啊!

誰料陳正泰似乎覺得這一句未來可能有被打臉的可能,於是下一句道:“誰是太子,我就站哪一邊!”

孔穎達這下是氣得臉都白了,道:“老夫不和你爭辯,老夫要講的是……”

“這哪裡是爭辯?孔公,這是立場啊,這就如突厥人要南下,我大唐要橫掃大漠一般,在突厥人看來,他們南下有理,在我大唐看來,橫掃大漠也有我們的道理,我是大唐的臣民,便覺得大唐有理,覺得突厥人不過是一羣強盜,至於他們的道理,我不願去聽,也懶得去理,孔公,我們現在說的,就是這個……立場問題,敢問孔公,你的立場在何處呢?”

孔穎達:“老夫自是心向太子的。”

“心向太子,卻這也不滿意,那也不滿意,處處貶低太子,還是當着滿朝文武的面嗎?太子去擊突厥,在你眼裡有錯,太子去了幾趟二皮溝,還是有錯,那麼太子做什麼,孔公才能滿意呢?”

孔穎達:“……”

他已沒什麼可說的了,方纔還在講道理,此後你又要談立場,老夫表明了立場,你又開始說道理了。

而且這道理,簡直就和街面上的潑婦吵架一般,老夫……老夫……

陳正泰隨即正色道:“恩師,學生以爲,太子無過。若是有過,那麼確實是學生的問題,學生當初不該向太子進言,痛陳突厥人對我大唐的危害,更不該向太子痛陳邊患日益嚴重,對百姓的危害。若是太子往夏州有過,就請恩師懲罰太子之餘,也請懲處學生,學生無話可說。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悲哀的看了孔穎達一眼。

與孔穎達推諉過失相比,陳正泰直接就把格局給拉高了。

李世民本覺得陳正泰這個傢伙……各種唧唧歪歪個沒停,還心裡有些不耐煩,可聽到這裡,卻也不禁意動了。

這世上,其實根本沒有人在乎你的能力問題,能力本質上是次要的,甚至,當你能力越大時,對於李世民這樣的天子而言,還要懷疑你的忠誠,因爲能力越大的人,若是不忠,對於秩序的危害也最大。

李世民心裡吁了口氣,不禁在想,朕取陳正泰的,就是這一份知恩圖報、士爲知己者死之心啊。

此後再看孔穎達,只見孔穎達已經臉色慘然!

其實這個時候,孔穎達也極想立即表示自己忠於皇帝,忠於太子的,只是這個時候,陳正泰已經將這條路堵死了,人家陳正泰已經表明了心跡,你若是也來一句我也一樣,這不但顯得自己格局太低,水平太次,只怕也難讓人產生什麼好的印象,只覺得你這人投機取巧罷了。

所以……他只臉色慘然着不做聲。

李世民頷首點頭,其實等李承乾回來之後,他的氣就已消了大半。

陳正泰的表現,也令他極爲滿意。

李世民本身就是弒兄上位,他最害怕的,恰恰是自己的兒孫們也如此效仿。

正因爲如此,李世民極爲珍視這嫡長子繼承製,太子既然已經是太子,豈有輕易更換的道理?

更不必說父子之間,本就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既然不能換太子,而太子又作出這樣的事,這纔是李世民舉行朝議的原由,他是要讓李承乾當着文武百官的面說清楚,不使百官們暗中猜測,引發天下人的議論紛紛,最後傳出各種流言蜚語,動搖太子的威信。

而陳正泰再三袒護太子,這恰恰就是李世民所需要的。

李世民頷首點頭道:“太子去夏州,本也是心繫萬民,可見太子還是有愛民之心,只可惜他畢竟年少,固有愛民之心,有匡扶天下之舉,可此去……卻是徒勞無功,不見取下一個突厥人的首級,這終究是有失朝廷的體面啊。”

這一番話,令所有人打起精神,陛下這算是定下了調子了,心是好的,那麼……

太子算是躲過了一個大劫!而至於能力不足,似乎也可理解,畢竟……人家還是一個孩子,不能強求。

“陛下所言甚是。”

第一個站出來的乃是長孫無忌,長孫無忌乃是太子的親舅舅,此時見陛下從輕發落,心裡一塊大石落地,連忙站了出來支持!

只是他心裡不禁吐槽:一羣娃娃,太不知天高地厚了,你看那姓陳的,就是聰明的人,遇到動刀動槍的事便躲在他的二皮溝,等到了要耍嘴皮子的時候,他便第一個跳出來。哎…太子還是…太年輕……

衆臣見狀,亦紛紛道:“陛下所言極是。”

可隨即,李世民臉一拉,他狠狠的看了一眼李承乾,這一次胡鬧,雖是該袒護的要袒護,可若是不敲打,下一次還做出這樣胡作非爲的事,如何是好?

“太子乃國家儲君,如此無能,將來如何能夠保境安民,治理天下呢?儲君,乃是天下仰仗之人啊,生死榮辱盡都繫於一身,如此無能,定要嚴懲不貸,命太子拘禁宮中三月,不得出入。還有你……陳正泰……你不是說自己與太子休慼與共嗎?“

陳正泰有點懵,他很想解釋,學生只是誰是太子,學生便支持誰而已,學生真正袒護的是恩師你啊。

只是這話,他終究不敢說出來,於是忙道:“是……是的……”

李世民就冷笑道:“那也有罪,你們是一丘之貉,明明無能,偏要逞強,你也一道拘禁三月吧。”

陳正泰其實從頭到尾都感覺這是無妄之災呀,很是委屈的道:“恩師……學生……”

“好了,朕還有事要和大臣們商量。”李世民大手一揮:“太子與陳正泰都退下,來人……請你們下殿。”

這個懲罰,比原本想象的算是輕了,倒是令李承乾的心頭大石落了下來,此時一身輕鬆,他早想跑了。

陳正泰卻依舊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,你妹,我只是炮嘴了一下裝了一個bi而已,天吶,三個月,陳家還靠我掙錢的呀,分分鐘幾貫錢的損失啊。

二人被趕了出去。

一出宣政殿,陳正泰便耷拉着腦袋。

李承乾卻眉飛色舞的道:“師兄,你是沒見我……當時是多麼英武,只是可惜取不來首級,哈哈……師兄實在是太仗義了,你放心,從今往後,我將你當自家兄弟看。”

陳正泰的心情很失落,不禁道:“師弟的親兄弟不是李泰嗎?”

李承乾臉一黑:“不許提他。”他頓了頓:“不管怎麼說,我們師兄弟也是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了,就相當於……相當於……”他搜腸刮肚的想了很久:“就相當於我的大伯與我那死鬼四叔的關係。”

陳正泰聽到此處,頓時整個人都來了精神,猛地打了個寒顫。

李承乾的大伯是太子李建成,四叔乃是齊王李元吉,二人確實是好到穿了一條褲子,問題是……這二人後來一併被李世民在玄武門砍了!

這話……聽着很不吉利啊。

“還有你那飛球和火藥,真真厲害,你那書裡……真如寶藏一般,以後孤好好跟着你學,聽你的。”

“噢,我的飛球呢?”陳正泰看着李承乾道。

李承乾很老實的道:“放火燒了,奇襲了突厥人之後,降落時出了一點小意外,已經殘破不堪,孤索性就……”

陳正泰忍不住心疼:“你可知道……那是花了大價錢的。”

這敗家玩意,燒的都是銀子呀!

“哎呀,你我兄弟,不必談錢,三個月之後,我們還是一條漢子,到時我來尋你。”

二人一面說,一面回頭,一隊禁衛亦步亦趨的跟着。

走了沒多遠,卻見前頭有一人孤零零的站着。

不是李泰是誰!

李泰見了李承乾,忙上前道:“見過皇兄,皇兄能平安歸來,弟喜不自勝。”

李承乾一見到他,就板着了臉:“你又在此做什麼?”

“父皇說……待會兒要考校我的學問。”李泰小心翼翼且知書達理的樣子回答:“今日做的功課,便是如何戰勝突厥人,我花了幾日的功夫,尋了許多的經史,才找出了一些辦法。”

李承乾這才注意到,李泰手裡正拿着一沓書冊。

李承乾一副不屑的樣子,想鄙夷幾句,一旁的陳正泰卻笑呵呵的道:“越王師弟真是用功啊。”

“哪裡。”李泰謙虛的道:“我才疏學淺,哪裡能有什麼高論,只是多用一些心思,纔不至讓父皇嘲笑罷了。”

陳正泰很佩服李泰,小小年紀,就這樣的穩重,無論是言談舉止,還是行爲,都比李承乾這個渣渣強多了。

正說着……此時卻有銀臺的宦官匆匆朝宣政殿狂奔。

這銀臺乃是一座皇宮的小城門,卻因爲此處專門負責傳遞宮中和宮外的消息,負責傳遞消息的宦官,便被稱之爲銀臺值守!

爲了以示區分,在遇到急報時,確保傳令和急奏能夠順暢的傳達,所以銀臺的宦官,往往穿着紅衣!

此刻這紅衣宦官風風火火,一面撒腿飛跑,一面大呼:“捷報,捷報,夏州大捷,大捷……”

李承乾和陳正泰一聽,不禁面面相覷,陳正泰下意識道:“怎麼,李靖將軍就大捷啦。大軍不是纔剛剛出發嗎?”

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五十章:大禮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
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五十章:大禮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