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

因而在開考這一日,幾乎是家家打起了爆竹。

這爆竹,如今已是漸漸風靡起來了。

人們發現這玩意很喜慶,而且二皮溝爆竹作坊宣傳也很得力。

其實主要還多虧了當初賣鹽所建立的經銷系統。

許多商賈都是二皮溝的經銷商,二皮溝出了任何新鮮的玩意,都會採取搭售的方法讓商賈們去推廣。

譬如這爆竹,想買鹽,可以!白鹽是有利可圖的,而且不愁銷路,賣給你就等於送錢給你,可是先別急,進十斤鹽的貨,得搭售幾掛爆竹去,你進的鹽越多,搭售的爆竹就越多。

商賈們得了鹽,還進了一批的爆竹,總不能爛在手裡不是?

因而,他們爲了將爆竹賣出去回本,就會竭盡全力地推銷和售賣爆竹!

商賈們在賣,下頭的夥計們也就得拼命的推銷,這世上但凡涉及到了有利可圖的事,就沒有不能辦成的。

果然……整個關中便有了年節放爆竹的習慣。

現在幾乎開考的人家,都放了爆竹,家人們一邊放着二皮溝的爆竹,一面囑咐自己家裡要開考的子弟,一定要將二皮溝大學堂的生員打得滿地找牙。

現在矛盾,已算是公開化了。

畢竟許多秀才都捱了二皮溝生員的揍,那一日過去,幾乎家家都在哀嚎,這樑子便算是結下了。

既然不能揍回去那就只能在考場上見真章了!

那吳有靜的傷已大好了,這一天,他三更天的時候,就抵達了貢院。

等到黎明時的曙光露了出來,便見許多的秀才或孑身一人,或帶着僕從,又或者和家人,帶着清晨的微風,一道抵達了貢院。

人們見到了吳有靜,頓時露出了喜色。

萬萬料不到,吳先生有傷在身,竟還專門來此送大家入場考試。

許多人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,紛紛上前來見禮。

吳有靜只微笑着頷首,此時他又恢復了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沉穩氣度,雖是面上的一些還沒有退去的瘀傷,總給人一種滑稽之感。

吳有靜帶着淡雅的微笑,對來人道:“功課,你們都做了,平日裡做的文章也不少,文章大有精益,此次老夫對你們是有信心的。”

衆人忙恭謹地說不敢。

當然,讀書人是應該謙卑的,哪怕內心裡都認爲老子天下第一,覺得這頭榜頭名的會元若是不是自己,便是考官瞎了眼,可表面上,還是要有一副謙卑的姿態。

吳有靜很欣慰地看着他們繼續道:“大家心裡不必緊張,此次考官,依舊還是虞世南大學士,虞學士於我乃是故交,他固然是再正直不過的人,絕不會徇私。可是他的性情,老夫是略知一二的,前幾日,讓你們寫了幾篇文章,做了指導,其實也有讓你們投虞學士所愛的意思。”

這話頗有幾分暗示。

文章這個東西,畢竟是沒有衡量標準的,除非彼此之間的差距太大,若是這文章的水平都差不多,那麼就要看不同考官的風格了。

衆人聽了,便更有信心了,於是又一番作揖。

隨即,秀才們便在這貢院外等候開門。

再過了一會兒,遠處便聽來歌聲。

一羣二皮溝大學堂的生員們個個高歌,整齊劃一的過來了。

這些人穿着一樣的綸巾,一樣的儒衫,列成隊伍,宛如行伍一般,一齊高唱,很有氣勢。

這一下子,讓其他人都紛紛皺眉。

有人眼帶鄙夷地道:“這是要做戲子嗎?”

又有人不屑地道:“成日就知道整這些花裡胡哨的玩意。”

那些目光裡透出的意味很明顯,不過生員們顯然不以爲意,畢竟一個人一旦融入了某種環境,許多在外人看來不合理的事,他們也覺得合情合理。

何況清早的時候,生員們晨跑唱歌,雖是耽誤了學習的時間,卻有許多人發現,自己整整一天的精神,都變得充沛,不似許多成日讀書的人那般萎靡。

年輕俊逸的陳正泰,則騎着高頭大馬而來,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!

衆人見了他,紛紛避讓,雖然這個傢伙,平日裡已在秀才們口裡被打死了幾百次,可真正見到了這傢伙,想到上一次在學而書鋪所發生的事,依舊令人頭皮發麻,不由自主的心怯起來。

陳正泰施施然地坐在馬上,見着了吳有靜,竟朝吳有靜打招呼:“吳先生,咱們又見面了。”

吳有靜立馬別過了臉去,很有漢賊不兩立的氣魄。

陳正泰的客氣,顯然也已點到即止,隨即頭微微一轉,便朝生員們大喝道:“今日大考,有沒有信心。”

生員們臉上一正,擡頭挺胸,聲音激昂地道:“有。”

這聲音就更顯氣勢如虹了!

此時,陳正泰又道:“考的不好,當如何?”

“再無面目見師尊。”

“好好考,不要給這羣渣滓們機會。”陳正泰陰陽怪氣,順帶同時又看了那吳有靜一眼!

衆生員現在精神十足,他們是一路晨跑來的,入城之後不便跑了,便列隊行走,沿途唱歌,現在渾身精神百倍。

而站在旁觀者看來,這些生員們簡直就像一羣小丑,都是一副不屑於顧的樣子。

就在此時,貢院的門終於開了,秀才和生員們再不遲疑,紛紛魚貫而入。

貢院外頭的人煙,開始稀少起來,不過陳正泰後頭,還有薛仁貴,所以他也不擔心會遭受伏擊,卻是打馬到了吳有靜的面前:“吳先生的傷好了嗎?”

“與你何干?”吳有靜咬牙切齒的看着陳正泰。

他的好氣度也只有面對陳正泰的時候纔會有龜裂的跡象。

陳正泰則是一臉匪夷所思樣子道:“這是我親自打的傷,怎麼與我無關呢,你這話好沒道理啊。”

這就有點罵他是白癡的意思了!

吳有靜:“……”

吳有靜的臉色又黑了幾分!

“聽聞吳先生成日也在讓人背誦四書五經,還出題讓人寫文章?”陳正泰嘲笑道:“看來,用的也是我們大學堂的法子啊。”

其實這是實話。

大學堂已經很好地證明了這種死記硬背的方法是有用的,因此……雖然所有人提及大學堂都是一副不屑的樣子,可暗中學習的人可是不少。

吳有靜也是如此。

他對於秀才們還是很有信心的。

在他看來,秀才們的功底因爲有家學淵源,所以還是很深厚的。何況他們歷來比較崇尚血統,除了二皮溝大學堂的生員,能中秀才的,大多還是世族子弟!

在隋唐的時候,世族自視甚高,他們自以爲自己高貴,因而大多認爲,二皮溝大學堂那些寒門子弟居多的地方,之所以能夠大放異彩,不過是因爲有死記硬背的緣故,可這些人,本質不過是投機取巧,一羣愚鈍的人,只不過僥倖地利用了科舉的漏洞而已。

故而他們很自信地認爲,若是大學堂的方法用在他們的身上,他們必然比大學堂的那些賤民們強得多。

所以對於陳正泰這麼明顯的諷刺,吳有靜表現得出奇的平靜,口裡道:“備考不過是術,你陳詹事可用,其他人用了,又有何不可?這區區雕蟲小技而已,既然可助人中榜,用了又有何不可?”

陳正泰覺得這傢伙簡直就是不要臉到了極致,既要清高,又特麼的還能抄襲!

不過細細想來,世上不就本是很多這樣的人嗎?

裝逼是一回事,討生活也是一回事嘛。

陳正泰並不是一個喜歡糾結的人,一下子就想開了,於是便笑道:“那麼就拭目以待了,小心別又添新傷了。”

這笑,配上這話,就有點不一樣的意味了……

“你還敢威脅老夫……”

吳有靜顯然又怒了,正待要罵,陳正泰卻已帶着薛仁貴,再不搭理他,騎着大馬直接走遠了。

…………

貢院的明倫堂裡。

作爲這次大考的主考官的虞世南,今日顯得很有精神。

作爲大學士,此次陛下又點了他爲主考,這令虞世南頗有幾分自得。

虞世南是個比較淡泊的人,不喜朝中爭權奪利的事,喜歡和一些文人雅士交往,平日裡閒暇下來便讀讀書,似這樣的事,正合他的胃口。

此時,他坐在主位上,手邊放着一盞透着熱氣的茶,而他則雙目微闔,手指輕輕地敲擊着案牘,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。

其他幾個考官,也都是位高權重的人,分坐兩邊。

即將要開題了。

因而一個主考便笑着道:“下官此時也很期待,不知虞學士此次出的是什麼題?”

聽罷,衆人就都笑了。

事實上,這考題乃是主考官出的,早早就出了題目,而後封存了起來,便是皇帝也不能提前知道!

虞世南出了題,便要在貢院裡獨自禁閉一段日子,顯出自己的公允,也防止泄題。

可以說,在今日題目放出來之前,除了他,這天下沒人知道題目到底是什麼。

只是此時這考官問起,虞世南卻是露出悠然自得的神態,脣邊勾起了微笑,道:“爲了出題,老夫也是煞費苦心啊。這畢竟不是州試,此乃鄉試啊!鄉試乃是大考,而能入考的,無一不是秀才!這些人,肚子裡都是有墨水的。若是題目太輕易了,說不得便難考察出真才實學了。爲了此題,老夫也算是絞盡腦汁,可是頗費了一番功夫了。”

衆人又笑了起來,心裡便忍不住更是期待起來。

虞世南是什麼人?這可是和房玄齡齊名的大學士啊!

何況在許多人心目之中,虞世南的才學,其實要比房玄齡更要高一些!

房玄齡畢竟出名的是在治世上,可說到了才學文章,天下又有幾人可以和虞世南相比?

此番大考出題,連虞世南都費了許多功夫,想出來的卻不知是什麼題,真是期待中,又莫名的有了幾分緊張!

片刻之後,便聽到一聲響亮的銅鑼響,而後便有書吏拆開了封存的試題!

考官們心裡的好奇更被提到了極致,下一刻,便聽書吏唱喏:“題:季公鳥娶妻於齊鮑文子”。

這題一出,許多考官就都懵了。

顯然,這個題但凡有些印象的人,都曉得是出自於《春秋》。

這其實講述的,乃是魯昭公二十五年的事,只是記載了當時發生的一些歷史而已。

而至於這個題,其實也很簡單,不過是一樁婚姻而已!原句是‘季公鳥娶妻於齊鮑文子,生甲。公鳥死,季公亥與公思展與公鳥之臣申夜姑相其室……’

當然,這個題最大的陷阱,其實不是這個題,因爲題目是一目瞭然的,可若是對這一段典故有一些瞭解的人,就都能知道這題目的背後,還暗藏着一樁隱事,因爲這位季公鳥的妻子,與人私通,因而引發了一連串的政治事件。

這個題妙就妙在,它裡面牽涉到了春秋時期的政治生態,還涉及到了婚娶,關係到了外交,甚至還有某些血脈噴張的情愛故事,甚至……還涉及到了一樁公案。

可以說,要啥有啥了。

就這麼一個題,你們去作文章吧,不但要把典故添加進去,要閱讀理解之後,還得洋洋灑灑的寫出一篇錦繡文章。

當然,這錦繡文章裡,還要暗合聖人之道,畢竟這不道德的題目裡,你得作出道德文章來。

幾個考官一看這題,就直接的個個目瞪口呆了,此時……竟有些懵了!

這題……太難了。

在座的考官,哪一個不是滿腹經綸的人?可面對這樣的題,於他們來說,都是一個難字!

於是一時之間,大家居然都皺着眉頭,陷入了深思,心裡則在琢磨着,若考生是自己,該怎麼下筆?

可一時之間,他們竟都發現自己有些無從下筆,稀裡糊塗作一篇文章容易,可要作得出彩,作得切合題意,而且還要在有限的時間,這可就真的非常不容易了。

萬萬想不到,這位虞公居然直接劍走偏鋒,這樣的難題,你確定你不是故意刁難人的嗎?

難,太難了。

許多人都忍不住在心裡暗暗搖頭起來。

虞世南看着衆人的一番反應,卻頗爲自得的樣子,他顯然爲自己苦思冥想出了這麼一個題而洋洋自得。

出了難題,才顯出考官的水平嘛,若是四平八穩的題,還要自己這考官做什麼?

他見這些考官個個皺着眉頭若有所思,默不作聲起來,心裡自是樂了!

其實這些日子,他也在想這個題目,甚至自己也忍不住的在心裡作了幾篇文章出來,卻還是覺得不盡興,總覺得還差一點什麼。

而今天的這些考生,會有人寫出一篇合心意的文章出來嗎?

……

鄧健如往常一般的進了考場,血脈噴張的一場毆鬥之後,他又沉下了心,這些日子……依舊還是讀書,以及日復一日的作文章。

雖是今日大考,昨夜他卻睡得很香甜,畢竟這樣的考試,他遭遇了太多次了,慢慢的,這心也就定下來。

和其他人一道進了考場後,發現考場裡的佈置居然和模擬考場時差不多,所以他半點慌亂都沒有,很輕鬆地就尋到了自己的考棚,在考棚裡安然落座,悠閒自在的開始磨墨。

若說壓力,他其實還是有的,畢竟自己身上肩負了太多的期望,可他終究還是調整了心態,靜等出題。

而後,舉着牌子出題的書吏終於來了。

鄧健聚精會神地擡頭一看,心裡隨着上頭的文字念道:“季公鳥娶妻於齊鮑文子。”

他的腦海裡,瞬間就涌上了關於春秋,昭公二十五年的文章。

這題……呃……很容易啊……

鄧健居然輕鬆地長呼了一口氣。

他還以爲考官會出像教研組那樣的難題怪題呢,要知道這題,既沒有搭截,也沒有故意生僻,其實就是一段很簡單的典故而已。

似鄧健這樣,早就受了教研組無數難題怪題折磨的人而言,說實話……這樣表面上只是典故,卻只暗藏了一個小陷阱的題,看上去好像有難度,其實……好吧,不過爾爾。

什麼題,我鄧健沒有作過?

就這……

雖然這題很容易,甚至鄧健覺得那主考官虞世南很有放水的嫌疑,這樣的水平,放去他們大學堂教研組,只怕都得墊底了。

不過,每一次考前,教研組都會派專人對考生進行一些約談,大多是讓大家不要緊張,讓人放鬆之類的談話,在教研組看來,考試的心態也很重要,不能驕,不能躁,要穩!

所以鄧健打起了精神,沒有半點對這道容易的題輕視的意思,嗯,他要慎重以待。

於是他開始寧心靜氣,一面磨墨,一面若有所思。

只須臾的功夫,他眼睛一張,有了!

於是題目,先取一張白紙,一手捏筆,一手挽着自己的長袖,而後手腕輕動,筆走龍蛇。

只一下子的功夫,一豎豎的字跡,便赫然在目。

鄧健一面下筆,一面心裡還是忍不住的感嘆了一聲:“太容易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感謝‘張衛雨最帥’同學成爲本書新的盟主,真的太感謝了,很慚愧,最近手殘,對不起可愛的讀者。

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
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