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

竇家不是別人,這是真正的皇親國戚。

這樣的人家,捕風捉影是不成的。

因而竇德玄面色很輕鬆,似笑非笑的看着陳正泰,很鎮定自若的樣子。

他面上彷彿在說,就這?

李世民凝視着陳正泰,似乎還在等。

陳正泰聽了竇德玄的話,卻是樂了:“其實竇御史說的沒錯,憑藉這個就想要定罪,卻是很難。所以……就在方纔,我的叔公,帶着人,抄了你們竇家……”

此言一出……

連李世民的臉色都變了。

羣臣譁然。

竇家……被抄了。

而且是在沒有聖旨的情況之下。

你們陳家,也太過大膽了吧。

竇德玄果然臉色霎時變了,他惡狠狠的瞪着陳正泰,厲聲道:“你……你好大的膽子,你瘋了嗎?陳正泰,我與你往日無怨,舊日無仇,你含血噴人便也罷了,可是……你竟膽大包天到了這樣的程度。今日你若是不給一個說法,我竇家上下,絕不與你干休!”

竇家不是好惹的。

哪怕他們如今不被皇帝所器重。

也哪怕陳正泰現在權勢滔天。

可是並不代表,你們想抄誰家就可以抄誰家,陳家做了這樣的事,勢必要付出代價。

“陛下……”竇德玄說着,朝李世民行禮,這時……他真被惹怒了:“陳正泰方纔的話,陛下難道沒有聽到嗎?我竇家,在開國也算是立下了些許的功勞,更不必提,陛下與我們竇家,打斷了骨頭連着筋哪。他陳正泰,沒有得到陛下的恩准,竟敢做這樣的事,臣敢問陛下,難道陛下就這樣縱容他們嗎?倘若這樣,陛下都不追究,那麼……還要王法做什麼?他陳正泰到底是何居心,又有誰撐腰,竟然猖獗到了這樣的地步?陛下今日不除此獠,臣今日……寧死!”

寧死二字,餘音繞樑,久久不息。

房玄齡和長孫無忌等人,臉色也不禁變了,一時竟不知說什麼是好,不禁哭笑不得!

你說你陳正泰是不是吃飽了撐着,怎麼去捅這個馬蜂窩?若是真的有真憑實據還好,可若是弄錯了呢?到了那時,便連陛下也要揮淚斬馬謖了啊。

畢竟……這事太大,等於是觸犯了所有人的利益啊!想想看,今日陳家可以抄竇家,明天……開了這個先河,是不是也可以以懷疑的名義,將程家,將裴家都抄了?

這大唐的天下,是一個個世家的支持,纔有了今天,現在陳正泰此舉,等於是在挖朝廷的牆角啊。

此時,甚至不少人都顯得義憤填膺,想到一個寵臣,居然如此膽大包天,便也氣的厲害,畢竟……這已冒犯到了所有人的切身利益了。

李世民皺眉,似乎也覺得陳正泰有點過頭了。

於是他看向陳正泰道:“陳正泰……你這又是何故?”

“兒臣自知……”陳正泰道:“兒臣自知這樣做,確實是罪無可赦,只是……兒臣還是想賭一賭,兒臣賭的是……這竇家就是傳聞中惡名昭彰的青竹先生。兒臣賭的是……他們參與了走私,勾結突厥人和高句麗人。青竹先生一日不除,我大唐一日不安,青竹先生若是一日還在我大唐快活,那陛下一日便不得安寧。所以……若是兒臣因此獲罪,兒臣……願承擔這個責任。可是……如果……竇御史果然就是這青竹先生呢?”

他一聲喝問,大義凜然,此時陳正泰也怒了。

去你的王法。

你們敢玩,敢勾結突厥人襲擊皇帝和我陳正泰,還想責怪我陳正泰不講江湖道義?

真以爲我陳正泰是吃素的?

李世民聽罷,不禁動容。

竇德玄則是冷笑道:“那麼敢問,陳駙馬可查到了什麼?”

這纔是問題的關鍵。

這時候,陳正泰的與其居然心平氣和:“什麼都沒有查到。”

這竇德玄方纔的臉色就很平靜,現在聽到陳正泰說什麼都沒有查到時,更是平靜了。

顯然……他早就有把握,陳正泰肯定什麼都查不到的。

竇德玄道:“既然如此,那麼陳駙馬,該當何罪?”

李世民面上也不由的露出了幾分失望之色,他還以爲陳正泰查出來一點什麼呢,否則方纔如何還這般的大義凜然,原來只是打腫臉充胖子啊。

羣臣一臉懵逼。

陳正泰卻是氣定神閒地繼續道:“竇德玄,你能不能讓我將話說完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陳正泰接着道:“這青竹先生,做事謹慎,怎麼可能將罪證藏匿在自己家裡呢?此人做事,可謂是滴水不漏,若是能查出來了什麼,反而是咄咄怪事了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羣臣繼續一臉懵逼。

你既然知道查不出來,你還抄人家的家?

陳正泰隨即道:“可是正因爲這青竹先生做事滴水不漏,卻終於露出了馬腳,陛下請看,這是竇家的賬簿,而這賬簿,就是鐵證!”

衆臣聽罷,又不禁看向陳正泰手裡的簿子來。

這簿子乃是方纔宦官送進宮來的,一直捏在陳正泰的手裡。

衆人狐疑,心說……不是說什麼都沒有查出來的嗎?

竇德玄的臉色更是出奇的平靜,顯得老神在在的樣子。

於是有宦官匆匆走到了陳正泰面前,陳正泰將簿子交給宦官,宦官取了簿子上殿。

李世民接過了簿子,他臉色凝重,隨手開始翻閱。

這顯然是竇家的賬簿,是陳正泰從竇家查抄來的。

李世民生怕錯過了任何的細節,細細地一頁頁的翻開,越看,越是一頭霧水,只是正因爲如此,他看的便越發的仔細了。

羣臣都屏住呼吸,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罪證。

良久,李世民擡頭:“這簿子……朕看着很平常,並沒有什麼證據。”

竇德玄冷冷的瞥了陳正泰一眼,淡淡道:“陳駙馬,我已說過,任何事都要講真憑實據。”

“陛下是不是覺得這簿子,可謂是滴水不漏?”陳正泰笑着道:“那麼敢問陛下,這簿子裡,竇家近些年來的收支如何?”

“略有盈餘。”李世民很認真的回答。

這是實在話。

可以說,竇家的賬簿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,裡頭將竇家的收穫和開銷,一五一十的記錄的很詳細,這些年來……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。

而這……恰恰也是竇家這樣的大家族,本該有的財務狀況。

雖然依靠土地和其他的零碎開支,獲得了不錯的收益,當然,因爲家中的人口和部曲比較多,再加上畢竟是世家大族,所以迎來往送的開銷也是巨大,所以賬簿裡的開銷大致可以和收穫相抵。

這樣的賬簿,竇家是如此,其他家族也大抵是如此,除了變態的陳家之外。

“陳正泰,這簿子既沒有什麼問題,你還有什麼可說的?”竇德玄不客氣的道。

接下來,就該是他和陳正泰好好的算一筆賬的時候了!

可陳正泰卻突然道:“陛下,既然竇家一直都是略有盈餘,那麼……兒臣敢問,竇家的積蓄,只有這麼多,可是爲何……卻能一下子拿出七十多萬貫的真金白銀,突然吃進那麼多的股票呢!”

陳正泰這一聲大喝。

一下子,驚醒了夢中人。

殿中一下子出奇的安靜起來。

而此刻,竇德玄的臉色也驟然變了。

“沒錯。”陳正泰正色道:“竇家的賬簿確實完全沒有問題,因爲我很清楚,青竹先生是個極注意細節的人,他能藏匿這麼久,還能如此的無聲無息,做這麼多的佈局。所以兒臣可以保證,這個人……一定會將所有的事都做的完美無缺,就比如這竇家的賬簿,他們竇家常年走私,乾的是見不得光的勾當,自然而然,會想盡辦法將財富藏匿起來,絕不肯示人。可是既然財富藏匿了起來,那麼在表面上,他們的賬簿,一定做的漂漂亮亮。想來他們另外還有一本私賬,只是這私賬,卻是不敢示人的。也絕不會輕易讓我們陳家人查抄到。”

陳正泰說到這裡聲音越加的冷:“可是……青竹先生千算萬算,都不會想到,我陳正泰要查抄的,根本就是他們竇家這本做的天衣無縫的公賬,而這本公賬,纔是他們走私貨物,勾結突厥人的鐵證。敢問陛下,天下哪一個家族,可以短時間內拿出七十多萬貫錢來,並且迅速的吃進股票?要知道,這噩耗來的十分的突然,根本沒有給人足夠準備的時間,而大量吃進股票,需要的是真金白銀,天下除了陛下,還有陳家,還有人可以做到嗎?”

羣臣頓時議論紛紛起來,一時殿中如菜市口一般。

李世民臉色也變了。

不錯……七十萬貫,這絕對是個天文數字。竇家主要的財富是土地,而土地的收益,主要是糧食,世家大族,往往會將田地裡的收益儲藏起來,這些多是實物,譬如糧食,譬如布匹和絲綢,當然他們也會賣一些,可是……七十萬貫,這個數目太大了,根本沒有人可以輕易籌措到。

當然,竇家這樣的人家,若是早半年前知道有股票抄底,自然可以提前通過大量出售土地以及房產還有家中古玩奇珍的方式,來籌措這些錢的。

可問題是,偏偏現在這個情況,根本無法做到。

竇德玄可能還可以進行其他的辯解,不過……這竇家的賬簿裡,不是寫的明明白白嗎?他們不過是略有盈餘而已!

這麼多年來,都只是略有盈餘,那麼……七十萬貫錢,是從哪裡來的?

竇德玄不由打了個激靈,他顯然也開始察覺到不對勁了。

陳正泰卻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竇德玄,而後道:“想不到吧,青竹先生!抄你家的目的,就是要你這本動過手腳的賬本,就是要證明,你們竇家,根本拿不出這麼一大筆錢。藉此來證明,你們這七十萬貫的錢財,根本就是來路不明。來來來,現在你來告訴我,這七十萬貫,究竟是從何而來的?”

竇德玄臉色依舊還想強行保持着平靜,可此時,他的眼睛其實已經出賣了他,竇德玄下意識道:“此乃祖宗積攢。”

“你不必辯解了。”陳正泰嘲弄地笑道:“你們竇家的賬,現在我都查抄在手裡了,積攢個屁,你以爲七十萬貫錢,是這般小兒科嗎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這根本就是來路不明的錢,那麼我又想問,這些年來,竇家上下的錢財都是有數的,而這一筆鉅款,你們竇家,到底從何而來?好吧,你不肯說是嗎?那麼我便來說了,這些錢,根本就是你們竇家走私得來的,只是這些錢,你們竇家見不得光,而青竹先生你行事又縝密無比,所以一直以來,你們將真正的賬簿以及你們走私所得,統統藏匿起來,無人察覺。你還覺得這不保險,依着你的性子,自然而然還要做一份假賬,以備不時之需。”

竇德玄打了個激靈,此時他發現,自己有些百口莫辯了。

陳正泰自是不可能就這樣放過他,繼續步步緊逼道:“你們竇家和宮中的關係本就深厚,這些年來,憑藉着竇家的實力,你們自然也做了無數大逆不道的事。你自然清楚,遲早有一天,事情會泄露,當你得知陛下私自出關的時候,你就意識到,機會來了。所以你勾結了突厥人襲擊聖駕,在你看來,若是陛下被突厥人殺死,正好裴寂這些人,會扶立太上皇歸政!到時,你們竇家,自然而然也可藉此機會水漲船高了,從此之後,滿門富貴,封侯拜相,貴不可言。”

“可倘若是陛下沒有死,你也不擔心,因爲你是青竹先生,你比任何人都先得到消息,當噩耗傳來的時候。你那時就已知道,陛下根本沒死。可是你沒有阻止裴寂他們,因爲你正好借這裴寂,來做你的替罪羊,可在暗地裡,這股票暴跌的誘惑,讓你實在無法忍受了,你生出了貪念,於是暗中開始瘋狂的收購股票。”

說到這裡,陳正泰又笑了:“你真的打了一手好算盤啊,無論最後是什麼結果,你們竇家都可得到天大的好處。而至於其他人,包括了裴寂,包括了太上皇,包括了陛下和我,還有那突利可汗,其實都不過是你是棋子而已,無論棋盤裡的棋子是勝是敗,你這棋手,卻永遠立於不敗之地!”

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
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