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

鄧健說着,便不禁怒了:“從一開始,其實根本就沒有欠債,也不存在所謂的贗品,這都是經過他們各種移花接木,藉此來侵吞了竇家的財產。”

劉力士小雞啄米似的點頭:“不錯,不錯,正是。”

鄧健隨即又道:“我現今終於明白了,可惡,可恥,這些畜生不如的東西,我鄧健與他們不共戴天,數百萬貫錢哪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鄧健的眼裡,竟是溼潤了。

他聲音嘶啞,嚇了劉力士一跳。

這……至於嗎?

又不是你的錢。

只見鄧健昂首道:“現在我終於明白,爲何陛下要將這麼重要的事託付給我了。”

深吸一口氣,鄧健繼續道:“若是這些錢追不回來,我鄧健,不配活在這個世上。”

劉力士便小心翼翼的道:“理是這個理……只是……”

“沒有隻是……”鄧健目光透着堅定,道:“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,便是將這些錢統統追索回來,一文也不能少。”

劉力士便苦着臉道:“可是他們的賬目無懈可擊,還有人證物證……許多證據,過去了這麼久,想要找出破綻……只怕比登天還難了。”

“不難。”鄧健又深吸一口氣,似乎做好了一切的決定:“你還沒有明白嗎?律法是他們制定的。一切的僞證,都是他們佈置的。他們是大理寺,是御史,有刑部,是天下最精通律令的人。他們有許許多多的世族作爲靠山,這些人人才輩出,哪一個人都比我們聰明一萬倍。所以……若是在他們的規則之下,去找回這些錢,我們就算是出動幾萬的人力,就算是苦思冥想十年一百年,也未必能找到他們的破綻。他們太聰明瞭,他們所佈置的一切,都無懈可擊。”

劉力士點頭,表示認可ꓹ 因爲這位小正泰,顯然並不像是很聰明的樣子。

以他的智商ꓹ 想要在這天羅地網裡,尋覓出破綻和突破口,真的比登天還難。

劉力士便道:“可是……我們如何拿回這些錢呢?”

“賬目裡ꓹ 不是已經告訴我們了嗎?”

“啊……告訴了我們什麼?”劉力士顯得很匪夷所思的樣子。

他覺得鄧健這個人,性子古怪ꓹ 好像……腦子有點問題。

尤其是此刻,鄧健激動莫名的樣子ꓹ 這就更讓人覺得奇怪了。

吃錯藥了?

只見鄧健凜然正色道:“就在那賬目裡ꓹ 說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誰拿走了多少錢,你自己不會看?”

劉力士一怔,隨即就聽懂了,乾笑道:“那麼……接下來做什麼呢?咱們繼續查賬,還是……鄧欽差你說一句話ꓹ 奴正好回宮去稟告。”

“不用查了,也不必稟告了。”鄧健這樸素的外觀之下ꓹ 卻突然多了幾分虎氣:“來的時候ꓹ 師祖就交代過ꓹ 一定要將這事辦妥。以往ꓹ 我並不知道爲何要將這事辦妥,辦妥了又是爲了什麼ꓹ 而現在我一切都明白了ꓹ 所以我們現在開始ꓹ 就去追查錢財。吳能,吳能……”

他一呼喚ꓹ 立即有人從隔壁的廂房裡出來道:“學兄,有何吩咐?”

鄧健道:“去。蒐集一些資料來,現在正好天黑,是最好動手的時候……對了,我先去修一封書信,留給師祖。”

書信……

劉力士看了鄧健一眼,他覺得有些難以理解,陳家不就在不遠處嗎?有什麼話,爲什麼不直接登門去說,留什麼書信啊。

可是看着鄧健大義凜然的樣子,劉力士卻不便說,這個鄧健,雲裡霧裡的,倒是攪得自己煩躁。

…………

當夜。

陳正泰與遂安公主剛剛睡下不久。

這遂安公主即將臨盆,因而需要格外的小心。

追查竇家家產的事,陳正泰已沒興趣去管顧了,畢竟自己的子孫後代更加重要,這些天每天看着遂安公主拱起的肚子,陳正泰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。

這即將而來的孩子,讓陳正泰對這個時代終於有了一種歸屬感,前世的事,似乎已離他很遙遠了,他原以爲,穿越來這個世上,像是一場夢。而如今,卻覺得前世更像是一場夢,遙不可及。

他興沖沖的讓人制了一百三十多種尿布的式樣,以及各種小孩子的玩意,現在萬事俱備,就等遂安公主肚子疼了。

誰曉得,就在此時,外頭有宦官壓着聲音叫喚:“國公,國公……”

陳正泰被吵醒,朦朦朧朧的張開眼,不禁道:“深更半夜的,你不要睡的嗎?進來吧!”

“奴在當值呢。”

陳正泰恨不得拍死他,深吸一口氣,此刻……胎教要緊,我陳正泰是個有素質的人!

陳正泰坐在牀上,看着在他睡榻前不遠處站着的宦官,露出笑容道:“噢,何事啊?”

這宦官便低聲道:“鄧健那裡,送來了一封十萬火急的書信,說是要立即拆閱。”

睡在牀榻裡頭的遂安公主也已醒了,禁不住道:“鄧健,是不是那個髒兮兮的……”

陳正泰打斷她道:“這叫不拘小節,好啦,你現在身子重,快睡吧,我去看看。”

“在這裡看也一樣。”遂安公主道:“待會兒去了書齋,會着涼。”

陳正泰心知遂安公主的好意,便點點頭,趿鞋而起,讓那宦官將信拿來。

遂安公主也和衣起來,夫婦二人取了書信,打開,移近了油燈細細看着。

陳正泰此時皺起眉來。

遂安公主似乎也看的驚心動魄,不由道:“他……這是想做什麼?”

“天知道。”陳正泰道:“這傢伙……果然很像我,太像了。”

遂安公主狐疑的看了陳正泰一眼,忍不住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父親他……”

“啊呸!”陳正泰無語地看了一眼遂安公主,忍不住暴起:“我說的是精神意義的像,啊……公主殿下,有禮了,方纔說的話,沒有教孩子聽着吧,爲夫的意思是……”

遂安公主不由蹙眉,倒不是因爲陳正泰,而是因爲這書信中的內容……顯然有些人命關天。

遂安公主略帶憂心地道:“他不會惹禍吧,畢竟他乃是你的學生……”

陳正泰不想讓遂安公主太擔心費神,便道:“管他呢,先睡覺吧,明日起來再說。”

陳正泰幽幽嘆了口氣:“還好他只是叫小正泰,不是真的陳正泰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崔家位於長安的宅邸便是最靠近太極功的平安坊,佔地很大,清河崔氏,與博陵崔氏爲鄰。

平日裡,兩家也不甚有過密的往來,不過到了年節,都需一同去祭祖,而後再分祭自己其他的祖先。

幾乎從博陵和清河來的崔家子弟,若在長安,都在這裡居住。

因爲出了崔巖的事,所以清河崔氏的門前,冷清了不少。

而博陵崔氏,也受到了一些波及。

現在崔巖還在獄中,繼續審理,這使兩家費了許多的功夫,都想擺平這件事,崔巖顯然是沒得救了,必死無疑。可盡力不讓他波及到崔家,卻是至關重要的。

甚至崔家這邊,已經決心讓人想辦法讓這崔巖死在獄中,也免得他牽扯出什麼。

現在天色已晚,如往常一樣,長安一百多個坊的坊門會緊閉,杜絕有人在各坊之間亂竄,這某種意義而言,其實就是宵禁。

只是此時,卻有飛馬而來,急促的敲開了博陵崔氏的大門。

門子大怒,說實話,崔家的門子,脾氣一般都好不到哪裡去,因爲來此拜訪的人,哪怕是尋常的官員,都得乖乖在外候着,等門子通報。

這夜半三更,拍個什麼門?

門子怒氣衝衝的將側門開了一個小縫,而後語氣不善地道:“是誰?”

“我來送駕貼。”

“駕貼?”

門子上下打量着眼前這個人,只見此人一身儒衣,器宇軒昂,不過看他的樣子,像個讀書人。

“什麼駕貼?”

那人將書信往這門子面前一塞。

門子忍不住道:“給誰的?”

“你們家誰當家,就給誰。”

簡單粗暴。

門子以爲自己聽錯了:“你不會玩笑吧,你隨意送一封什麼駕貼,就想讓我送去給阿郎?”

此人道:“我奉了鄧欽差之命,快去,我等着回話。”

欽差……

門子倒是有些敬畏了。

他再不敢怠慢,忙是進了去,畢竟涉及到了欽差,所以很快,崔家的後宅便燈火通明起來。

崔志正近來脾氣都不好,自己的兒子算是沒得救了,好在他有七個兒子,倒也無妨,且這崔巖畢竟乃是庶出,倒也無礙大局。

他連夜和衣起來,打開了駕貼,一看……有些懵了!

老半天,他才忍俊不禁起來:“這真是那個鄧欽差送來的?”

門子便道:“阿郎,千真萬確。”

“要不要去知會一下隔壁的大宗……”

崔志正不以爲然地搖搖頭道:“不必理會,這個姓鄧的,區區一個翰林,不起眼的七品小卒而已,還想深更半夜請動老夫去他那談一談事,他也配嗎?莫說是他,便是他背後的陳正泰親自來,老夫也不多看一眼。”

崔志正面上帶着幾分怒氣。

這姓鄧的,確實是有些壞了規矩了。

門子應了一聲,便知趣地退下了。

不過很快,崔家聽到了響動的其他人卻來了。

率先來的乃是崔志正的三弟崔志新,崔志新關切地道:“大兄,出了何事?”

“小事而已。”崔志正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道:“二皮溝出來的,都是瘋子,拿了陛下的一份旨意,便四處攀咬。”

“是竇家的事?”崔志新不禁道。

“正是。”崔志正淡淡道:“不過你不必擔憂,從中得了好處的,又不只是我們一家,真要攀咬,得多少人搭進去?陛下明白這個動靜,所以光打雷,不下雨。這天下也不是陛下一個人說了算的。所以,不必理會此人,該怎麼樣就怎麼樣。老夫唯一擔心的,倒是崔巖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嘆了口氣,似乎爲這個庶子的命運而擔憂,可很快,他又冷酷起來!

相比於小小一個崔巖,這諾大的家業,纔是重中之重。

於是他道:“明日找一些人,狠狠彈劾這鄧健吧,他敢如此放肆,就讓他知道厲害!還有,讓人查一查這鄧健的所有底細,聽聞他是一個寒門?”

“連寒門都不是。”崔志新不屑的樣子道。

崔志正莞爾:“那便是了,無礙,總而言之,查一查他所有的親屬,無論近親遠親,找一些名目,讓地方州府宰幾個,殺一儆百。他鄧健敢給老夫這駕貼,便是羞辱老夫,羞辱老夫的代價,必須得讓他付出來,如若不然,誰還會高看我們崔家一眼?再有……他身邊跟着查案子的,買通一個,到時候……揭發此人舞弊,貪贓枉法,管他什麼罪呢。讓大理寺和刑部去查。”

“說到大理寺那裡……”崔志新頓了頓,皺着眉頭繼續道:“那孫伏伽,似乎有些不滿了,他覺得咱們吃幹抹淨了,反教他衝撞了陛下。”

崔志正笑了笑道:“有了利,肯定有人分的多一些,有的少一些,他們孫家又不是什麼大族,平日的開銷能有多少?而且真拿錢給他,他敢要嗎?他不滿只是想讓人塞住他的嘴而已,過些日子,尋一些人,給他歌功頌德便是了。他做他的能臣,我們得我們的實利。”

崔志新也跟着笑起來:“大兄說的是,既如此,就沒什麼好在意得了。我可睏乏了,明日還要去潁川陳氏那裡拜訪。”

“去吧。”崔志正擺擺手。

到了後半夜,見無動靜,那送帖子的人便泱泱而回。

而在另一頭,冉冉的燭火之下,鄧健又是一宿未睡,身邊數人圍繞他的四周,手中拿着一份輿圖指指點點。

等這位叫吳能的學弟匆匆趕回來。

吳能道:“駕貼送去了。”

鄧健顯得很激動,問道:“如何?”

吳能有些鬱郁地道:“沒理會我們。”

鄧健眼裡帶着憤恨,這真是滔天的恨意了,以至於許多人都覺得奇怪。

他們沒有辦法去理解,到底是什麼驅使着鄧健對此如此激動。

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十章:大禮第九十章:大宴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
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十章:大禮第九十章:大宴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