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

陳正泰很快就去而復返。

回到了車廂,乖乖坐到車廂的角落。

張千則不甘願地給陳正泰斟了茶。

陳正泰微笑着接過張千遞過來的茶,輕輕呷了口茶水,方纔對李世民道:“陛下,已經知會了,這一條線路,已開通了四百里。兒臣之所以採取用木軌,就是因爲木軌比較容易鋪設一些,只要捨得花錢,工程的進度便不會慢。”

陳正泰隨即如數家珍的道:“當然,這只是前期,先將路基和木軌鋪設出來,等到了往後,還可以採取鐵皮包裹木軌,甚至將來,直接替換成鐵軌……”

李世民和張千都聽得瞠目結舌,在心裡深深的感嘆,鐵軌,瘋了,鋼鐵這玩意,在這個時代,還是十分稀缺的,某種時候,若是因爲銅缺乏,這鐵甚至可以直接鑄造成鐵錢,鋪設一條上千裡的鐵軌,這不就等於是將錢鋪在地上,繞着大唐差一點要轉一圈嗎?

只怕這造價,是眼下木軌的三十倍不止。

太可怕,木軌已經將錢當紙一樣的撒了。

陳正泰還要鋪鐵軌。

可從這陳正泰的口氣裡,倒好似……這鋪設了木軌,還省了錢似得。

李世民一雙眼睛瞪得老大,錯愕地看着陳正泰。

陳正泰沒在意李世民怎麼想的,而是繼續道:“這木軌也有壞處,就是必須小心的養護,不過……只要將來徹底的貫通,沿途勢必有數不清的車馬,只要有人行車,反而不必太過擔心,這養護的費用,將來可以通過各處的站點掙過來。”

正說着,馬車卻是動了。

這偌大的車廂,在木軌上,發出了咯吱的聲音,頗有一些震動。

車廂是兩匹馬拉着的,在短暫的震動之後,而後……李世民目光一轉便見這水晶窗外頭,無數的景物開始朝後移動。

車廂內部,顯然因爲有軟物包裹的緣故,所以雖有噪音,卻還處在可控的範圍。

李世民便禁不住站起來,到了水晶窗外頭,身後傳來張千尷尬的聲音:“怪嚇人的。”

確實有些嚇人,跑的有些猛。

兩匹健馬,拉動了車廂之後,車廂似是一下子,沿着巨大的慣性,拼命的隨着馬兒狂奔。

這速度……比李世民想象中快得多,要知道……這車廂理應是很沉重的,畢竟車廂頗大,裡頭也有陳設。

可在滾動軸承的帶動之下,一旦車廂拉動起來,車輪便瘋狂的轉動,又因爲車輪與下頭的木軌契合的緣故,這幾乎沒有了摩擦力之後,車子就好似也如脫繮野馬一般,沒有任何的阻礙。

李世民驚詫的發現……前後的車……也是這般一路疾奔,這些車馬,有的是裝載着大量的護衛,也有的……是裝載了許多的行裝,可速度也是驚人。

當然,這個速度對於陳正泰而言,並不算什麼,後世哪怕是落後的蒸汽小火車,速度也比這個快一些,只是對於李世民而言,心裡卻頗爲震動。

前後的馬車,載重量可是尋常馬車的數倍,可怕的……卻是他們竟能以這樣瘋狂的速度奔跑,這……便很不簡單了。

李世民心裡震撼的不行,一時他便來了興致,一臉認真地問道。

“此車可日行多少?”。

陳正泰娓娓而談:“每隔百里,都會有專門的車站,提供換馬和補給,若是沿途不歇,只是不斷的換馬的話,一日下來,可行三百里。”

三百里……

李世民身軀一震。

其實這個速度,若只是一個人,沿着官道,使用驛站,傳遞訊息的話,在大唐其實是可以做到的。

可若是一羣人,再加上這些人的給養,能做到日行三百,這就太可怕了。

李世民可是帶兵的人,他深知帶着兵馬和給養,哪怕是急行,一日能行三十里,便已算是一支精兵了。

而在廣袤的草原,可能因爲沒有阻礙,突厥人倒是可以做到日行百里,再多,便聞所未聞,畢竟……這是大量的人馬,要運載大量的馬料,人也要負重許多的乾糧,人要歇,馬也要歇。

可人坐在車上,顯然一直處在休息的狀態,這沿途可能會顛簸,但是倒不至騎手在馬上一直駕馭着馬匹這樣勞累。

至於沿途換馬,設置了車站,這倒不算什麼,畢竟草原之中,最多的便是馬。

日行三百,這簡直如《莊子,逍遙遊》中的鯤鵬一般了。

李世民的興致高漲了起來。

起初的時候,他能感受到馬努力拉動車廂,再到後來,便覺得這車廂只是沿着木軌,自己在狂奔了。

他不禁喃喃地道:“日行三百里,日行三百……”

一旁的張千也不禁臉色驟然變了,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。

心裡不禁佩服陳正泰,真是了不起。

陳正泰坐在一旁,卻一副很平靜的樣子。

他心裡甚至想,日行三百,還是裡……

想當初,自己的那神車五菱宏光,一腳油門下去,一天二十四小時,我能跑三千里。就這……中途還需睡覺和下車吃喝。

只是對這個時代而言,這幾乎是奇蹟了。

若非親身體驗,李世民絕對不會相信,他甚至覺得陳正泰在誇誇其談。

而此刻李世民親身體驗,沿路的風景瘋狂往後移動,他確信陳正泰的話不摻任何假,他頓時興致盎然起來。

因爲馬車一直在急行的緣故,直到百五十里左右,才停下來,似是到了一處站口,李世民下車,而車站的人開始替換馬匹,恍然之間,李世民竟已發現,再過不久,竟要抵達草原了。

這關中距離草原,本就不遠,而木軌,採用的乃是直道,盡力修的筆直,沒有過多的彎彎繞繞。

身後一長串的車馬,也都穩穩停住,車中的禁衛,也紛紛下車歇息,這些禁衛們,似乎也沒想到,此次的旅途,如此的順利,因而興致勃勃的下車,而換馬的過程是很短暫的,因爲車站中的人,顯然已有了經驗,他們訓練有素,片刻功夫,便又有人通知大家登車。

李世民甚至在車廂裡打了個盹兒,一覺醒來,便發現自己竟已到了草原上,窗外,是茂盛的青草,在大風的吹拂之下,起起伏伏,宛如綠色的汪洋大海……

此時的草原,其實並不能稱之爲後世的大漠,因爲唐朝時期,雨水充沛的緣故,所以草長勢很猛,遠處……竟可見到一些零星的牛羊,也不知是野物,還是牧人們走失的。

李世民甚至可以看到,偶爾,這木軌旁,有巡路的一些人,他們騎着馬,優哉遊哉的模樣,甚至有人似還趕着自己的牛羊。

瞧他們的樣子,竟是漢人的裝扮,三三兩兩。

陳正泰瞧出李世民的好奇,便笑着解釋。

“每一處車站附近,都建立了牧場,這牧場的人,除了放養牛羊之外,也擔負了一些警戒和保衛的事。自然……路軌漫長,也不可能讓他們專職做這些,只是讓他們確保,附近不會出現馬賊和宵小之徒。陳家在這沿途,甚至的牧場有十七個,未來還會更多,牧人多是漢人,從關中招募來的。”

李世民越發覺得驚奇,一雙眼眸裡滿是不解,他看着陳正泰。

“漢人牧馬?”

陳正泰頷首,隨即微笑道。

“陛下,漢人牧馬當然困難,可此前只聽胡人能牧馬,只是因爲,胡人們沒有其他的生計而已。說實話,誰願意在這草原之中反餐風飲露,不過現在陳家這裡,對於牧場的牛馬,都設置了一個收購的價格,確保他們的牛馬長成之後,能夠隨時換成錢財,除此之外,圍繞着朔方和鐵路的沿線,也有一些商賈,聚集起來,因爲牧人們有錢,所以他們也願意再集市中兜售關中運來的蔬果和貨物,未來有了這木軌,貨物的運輸就便利了許多,對於牧人們而言,牧馬只是職業而已,平日的衣食住行,其實並不會比關中要差。漢人也是人,與胡人沒有什麼分別,他們能牧馬,漢人怎麼不可以呢?主要還是看如何保障他們的生計和利益,他們自然也就肯踊躍去做了。”

陳正泰頓了頓:“這裡牧場的牛馬,會運至朔方或者關中去,將來可以補充給關中畜牧,也可提供大量的皮毛和肉食,彼此之間互通有無,其實中原一直缺少的就是畜牧和肉食,只是這草原被胡人所佔據,因而牛羊和馬匹,本就被他們所壟斷,朝廷的互市,交易量並不高,倘若能讓大量的牛羊和皮毛涌入,這對草原和中原,都是好事。”

李世民頷首,只是他對於漢人牧馬,還是頗有些放心不下。

只是此時,他對朔方倒是心裡多了幾分期待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大汗。”有人匆匆進入了突利可汗的大帳。

突利可汗雖是對大唐稱臣,被封爲了歸義王,可實際上,在草原上,他依舊自稱大可汗,統領東突厥各部。

只是……因爲突利可汗的內附,實際上,當初被東突厥所控制的各個胡人部族,其實已經四分五裂,突利可汗利用大唐給予的支持,也不過是勉強的控制住了東突厥本部人馬而已。

突利可汗這些日子,可謂是心神不寧。

越來越多的漢人涌入了草原,這令他的心態,徹底的改變了。

原來的突利可汗,尚且認爲,他和大唐是可以共存的,只要得到大唐的支持,自己便可重新一統草原,便可如自己的先祖啓明可汗一般,成爲草原上的共主。

只是漢人進入草原,這等於是大唐將要實際控制這些草場,起初,他並不擔心,甚至他認爲,這些根本無法適應草原的人,不過是一羣肥羊而已。

而這一兩年過去,他卻越發的覺得,自己的如意算盤,徹底的打錯了。

這些蜂擁出關的漢人,迅速的佔據了草場,建立了牧場,修築起了城池,甚至嘗試在城外開墾農耕,漢人的人口,本就不少,這一兩年的時間,不但站穩了腳跟,而且規模也越來越的可觀。

長此下去,會發生什麼?突利可汗無法想象。

他甚至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,一旦這些漢人的勢力繼續膨脹下去,那麼……這天下真無突厥人的容身之地了。

雖然屢屢有許多的衝突,他與漢人之間的矛盾開始深化,只是此時,他依舊還是無法下定決心。

畢竟突利可汗很清楚,這些漢人的背後,乃是如今日益強大的大唐王朝,一旦自己決心反叛,那麼大唐的軍馬,將迅速的進行報復。

他甚至並不畏懼大唐,只是他很清楚,現在草原上各部並起,若是遭受大唐的打擊,那麼突厥部可能會被隨之崛起的其他胡人各部所吞滅。

因而突利可汗只能隱忍不發。

而此時……一封書信送了來。

一看這書信的封啓,突利可汗臉色驟然之間凝重起來。

似乎對於書信的主人,突利可汗帶着本能的敬畏,他肅然而起,而後將書信拆開。

書信大抵的看過了一遍之後,突利可汗竟顯得有些不可置信。

他喃喃道:“大唐皇帝,竟是進入了草原,不只如此,連本汗的那個‘兄弟’,竟也來了。他們身邊,並沒有太多的扈從。”

突利可汗不由詢問帳中其他人:“其他地方,可有這樣的消息傳來嗎?”

突厥人在長安,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,若真有什麼動靜,理應會有消息傳來的。

其他諸將紛紛搖頭,一來迷茫的樣子。

“這會不會是漢人的詭計?”

“不。”突利可汗搖搖頭,嘆息道:“此乃青竹先生的手書,不會有假,這樣說來,此事本就是極機密的事,即便是在大唐,知道這些事的人也不會太多。”

“青竹先生……”

衆人肅然。

尤其是一兩個瞭解內情之人,有人不禁問道:“書信中還說了什麼?”

“他說……若是能拿下大唐皇帝,那麼突厥部對大唐,便可予取予求了。這李世民,實在是太狂妄了,竟敢孤身深入大漠,所帶的隨扈,至多數百人,我深知他驍勇,但是如此行事,實在讓人看不透。”

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
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