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

那周濤說了幾句,已是上氣不接下氣,因爲失血過多,臉色已是蒼白,最終……整個人轟然倒了下去。

晉王府的大殿,頓時鴉雀無聲,此前那還帶有些許憤怒的人,見了刺史的下場,頓時低頭,再不敢做聲了。

李祐面上帶着微笑,而後顧盼這太原所有的文武,慢悠悠的道:“刺史周濤,真是不識好歹的人哪。”

他說罷,便有人吹捧道:“此等大奸大惡之人,實是罪該萬死,今日殿下爲國除奸,順應民意。”

李祐隨即站了起來,按着腰間的劍柄,厲聲道:“還有誰要效仿周濤嗎?”

他厲聲大喝,殿中人一時又是鴉雀無聲。

魏徵穩穩的坐在末席上,面帶着微笑,似是在看戲一般。

站在一側的陳愛河已是心驚膽寒,他輕輕拽了拽魏徵的袖子,壓低聲音道:“此時該怎麼辦?”

魏徵只嘴脣輕輕動了動,用幾乎蚊吟的聲音道:“作壁上觀。”

陳愛河已是心亂如麻,這個時候,還能怎樣作壁上觀啊,再這樣下去,這李祐就要開始謀反了!

到了那時,太原城就會盡都被李祐所掌控,這對於朝廷而言,肯定不算什麼,不過是點齊兵馬平叛就是了。

只是叛軍和官軍過處,這太原城內外的人,便是生靈塗炭,便是魏徵和他的性命,也未必能夠保全。

可看魏徵穩如磐石一般的坐着,似乎一丁點也不以爲意的樣子,這令陳愛河的心裡更慌了,這樣下去,可怎麼得了啊。

其餘文武,或有的早就是晉王李祐的死黨,此時大爲振奮。而有的則是猶豫不定。有的已知大禍臨頭,可……此情此景,也只能被裹挾,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陰弘智在旁已拿起了酒盞,面帶着微笑,他似乎在觀察每一個人的反應,謀反之事,乃是陰家謀劃了許多年的。

陰家與李家本就是世仇,若不是因爲陰家早就佈局,讓陰弘智的姐姐嫁給了李世民,此時的陰家,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。

只是這等仇恨,怎麼能輕易的化解呢?

現在有了晉王在手,不但有晉王衛率,還有太原城的兵馬,更不必說這陰家有不少的部曲,何況還招募了不少的死士。

在陰弘智看來,這太原城因爲是龍興之地,所以城牆格外的高大,當初李淵可以興兵反隋,而今日……自己和晉王未必不能反李世民。

陰弘智此時笑着道:“我聽聞……陛下以精瓷而敲詐天下的世族,天下的世族,早已苦其久矣,今日我等若是興兵討伐,必定會得到天下的響應,諸公不必心慌,我太原精兵兵鋒所指,勢必天下影從,待我等入了關中,爾等就都是大功臣。”

他話音落下,李祐已是精神奕奕起來,這李祐隨即將腰間的劍柄拔出,厲聲大喝道:“陰公所言,正合孤意,今事已至此,已經容不得諸公猶豫了,順天討賊,奉還上皇大政,且在今日。今諸軍聽我詔令,從現在起,徵發城中十五歲以上的男子爲編入軍中,孤自任統帥,兼上柱國、開府儀同三司。現在開始,給孤開府庫以行賞,佈置官署。陰弘智何在?”

陰弘智立馬起身道:“在。”

李祐隨即道:“孤封你爲拓西王。”

陰弘智行禮道:“臣蒙殿下厚恩,敢不盡全力。”

李祐又道:“燕弘亮何在?”

一人站出,大聲道:“在。”

“孤封你爲拓東王,節制太原兵馬。”

這叫燕弘亮的人,忙是行禮:“喏。”

李祐又道:“其餘人等,都有封賞。”

於是他念出一個個名字,這個封了宰相,那個封了尚書,又有人封爲大將軍。

到了最後,李祐居然念出一個名字:“張彥何在?”

這張彥,正是魏徵在太原喬裝的名字!

魏徵徐徐站出來,道:“在。”

李祐和陰弘智對視一眼,顯然二人對於魏徵的印象極好。李祐道:“孤封你爲戶部尚書。”

魏徵不吭聲。

李祐眉一挑:“卿爲何不言?”

“不敢接受。”魏徵淡淡的道。

此言一出,衆人譁然。

顯然這有點出乎意料了!

大家都以爲魏徵乃是李祐的死黨,和陰弘智更是相交莫逆。

他一個區區商賈,被封爲了戶部尚書,本已是李祐極大的讚許了。

雖然這殿中數十上百個人,幾乎人人都是王侯,個個都是宰相和尚書,在這裡……王侯顯然並不值錢,可好歹……也是戶部尚書啊,這名字,對於一個商賈而言,是何其的響亮。

更不必說,太原刺史周濤都已殺了,現在誰敢不從?

李祐勃然大怒,他沒想到,最後的意外,會出現在這個叫張彥的商賈上,於是不滿的看了一眼陰弘智。

陰弘智心裡也是大驚,畢竟張彥乃是他向李祐推薦的,在陰弘智心裡,早已將張彥引爲了自己的心腹死黨,哪裡想到會在這重要時刻出這樣的岔子。

【收集免費好書】關注v.x【書友大本營】推薦你喜歡的小說,領現金紅包!

陰弘智便冷笑道:“張彥……你瘋了嗎?”

“正因爲我沒有瘋。”魏徵很認真的道:“所以纔不敢接受,有一件事,我至今都沒有想通,殿下乃是陛下的兒子,可是爲何卻要謀反呢?殿下乃天潢貴胄,謀反對於殿下有什麼好處?”

“你……大膽。”李祐怒不可遏。

有人更是拍案而起,道:“殿下勿怒,臣取此人狗頭。”

說話的人,正是那‘拓東王’燕弘亮,這燕弘亮與陰弘智一樣,都被封爲王,自然是因爲他乃是李祐的死黨,除此之外,還是晉王衛率的大將軍。手中掌握着上萬晉王衛率的兵馬,乃是李祐重要的爪牙。

燕弘亮正想借此機會,表達自己對於李祐的忠心,此時已是拔出劍來,疾步朝着魏徵走去。

魏徵不爲所動,依舊還佇立着,面帶笑容。

陳愛河卻已嚇得魂飛魄散了。

你心裡的百萬兵呢?

現在死亡就在眼前了啊。

跑又不跑,從賊又不肯從賊,現在好了,這不是等於甕中之鱉,不是白白送了自己的性命嗎?

就在陳愛河兩股戰戰的時候。

燕弘亮大喝道:“張彥,今日讓你死個明白,你膽敢不順從晉王殿下,死有餘辜,今日取你頭顱,他日待晉王殿下定鼎天下,便盡索你的族人,誅你全族。”

這話帶着威脅。

顯然是說給殿中其他人聽的。

燕弘亮提劍,幾乎要欺身上前了,彼此距離,也不過是一丈而已。

魏徵卻是擡頭看着燕弘亮,不禁道:“你真的愚蠢啊,到了現在……竟還無恐懼,還在此做着春秋大夢,爾等在此,如兒戲一般,玩弄着謀反的把戲,卻不知道死亡就在眼前了。”

說着,魏徵嘆了口氣。

這話幾乎將李祐和陰弘智還有燕弘亮諷刺了一遍,頓時引起一片罵聲。

燕弘亮已是怒火沖天,揮舞着長劍,便要斬下。

這劍在半空劃過了一道弧形,宛如驚鴻一般。

眼看着魏徵便要殞命。

可是……長劍幾乎靠近魏徵頭顱數寸的時候,卻突然戛然而止。

魏徵擡着頭,面帶微笑。

而燕弘亮這魁偉的身軀,卻是禁不住顫了顫。

他手中的長劍,似乎再沒有了提起的氣力,哐當一下落地。

而站在他的身後的,卻是一人,此人一身甲冑,已將一柄匕首,狠狠的自他的後胸刺入,直刺心臟。

“呃……呃……”燕弘亮發出了古怪的聲音,而後噗通一下,倒在了血泊裡。

站在他身後的人,收了匕首,面帶着猙獰,不屑的看了地上的燕弘亮一眼。

衆人已是大驚。

堂堂拓東王燕弘亮……這纔剛剛聽封……就已死了。

而斬殺燕弘亮的人,正是一直默默地待在角落裡,人們所忽視的一個人物。

禁衛衛率的校尉……趙野。

趙野此時面帶獰然之色,讓人不敢直視,卻是徐徐的走到了魏徵的身後。

李祐大驚失色,卻是忍不住罵道:“趙野,你瘋了嗎?你是本王的校尉!”

趙野目光冷銳,則淡淡的迴應:“自殿下要造反時起,卑下就不是殿下的校尉了,卑下乃是唐臣,現在乃是朔方郡王賬下討賊軍校尉。”

李祐和陰弘智二人的臉色此時已是難看至極,趙野這個人,是衛率之中讓人忽視的存在,沒有人喜歡他,若不是因爲此人帶兵有一套,早就將此人治罪了。

原本李祐今日要反,因爲身邊畢竟有許多的心腹死黨,所以並不擔心趙野敢亂來,因爲造反這等事,本來絕大多數人只是被裹挾而已。

可是……卻不知誰給了趙野如此的勇氣,而且此人自稱……朔方郡王……

是陳正泰……

李祐一時慌張起來,現在被殺的可是自己的心腹,是他原本覺得可以倚仗的人!

於是李祐忙道:“來人,來人,將他們統統拿下,快……杜行敏,杜行敏你趕緊去拿下……拿下他。”

他喊了一人,這杜行敏乃是太原驃騎府的將軍,一直都是李祐拉攏的對象,又是李祐的心腹。

李祐又補上一句:“拿下此二人,孤封你爲拓東王。”

杜行敏隨即聽命,起身,直接拔劍,他此時就站在陰弘智的身邊,卻是二話不說,一劍刺到了陰弘智的身上。

這一劍,卻是直刺了陰弘智的咽喉,於是一團血箭隨即濺射出來。

陰弘智本是在旁觀測着局面,他顯然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麼棘手,他更沒想到身邊與自己交好的杜行敏,卻是毫不猶豫的對自己下手,而且快準狠!

於是……陰弘智甚至連悶哼都沒有悶哼的機會,直接一劍斃命,身軀頓時萎靡下去。

嗡嗡嗡……

殿中頓時引起了混亂,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,誰也沒有料到,這個被李祐委以重任的杜行敏,居然先將陰弘智殺了。

陰弘智距離李祐不遠,那濺射出來的鮮血,頓時灑落在了李祐的冕服上。

李祐見自己的親舅舅被殺,又見了血,像是見了鬼似的,臉一下子煞白得可怕,身子下意識地忙是後退,整個人戰戰兢兢起來,卻是怒視着杜行敏道:“杜行敏,孤待你不薄,你也要反嗎?”

杜行敏面帶笑容,陰惻惻的看着李祐,雙目帶着不屑之色,而後道:“待我不薄?這怎麼說好呢?嗯,殿下平日確實是待我還不錯,每一次賞我歌姬,每次還賜我錢花,出手還算闊綽,每次都有數百貫,還給我在太原置了宅邸。可是……朔方郡王殿下給的更多啊,他一出手,就以我的名義,在長安的錢莊裡給我存了三十萬貫,又在長安給我置了三十畝的大宅,還許諾只要平了叛亂,定要向朝廷請封,讓我做名正言順的將軍。殿下這區區幾百貫,和三十萬貫相比,孰輕孰重呢?我也想效忠殿下啊,畢竟平日受了殿下這麼多的恩惠,可是我受不了啊,他們給的太多了。”

李祐張大着眼睛,眼裡卻是透出明顯的惶恐不安。

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親舅舅,還有倒在血泊中的拓東王,那二人的屍體似都已僵硬和涼透了。

像是不受控制似的,他的身軀不斷的打顫起來,可他聽着杜行敏的話,卻又忍不住不甘心的道:“來人……來人,救駕……救王駕……”

這一切其實都發生在短短的時間裡,可這殿中的人,其實已是明白了,局勢已經大變。

李祐最大的兩個依仗,已是伏誅,而這李祐,現在不過是甕中之鱉了。

方纔還猶豫不定的人,現在似已有了主意,只見一個校尉率先站了起來,大喝道:“誰敢造反,我不答應。”

而後,其他人也紛紛響應。

那些本是李祐死黨之人,早已嚇得瑟瑟發抖,他們左右張望,似乎是在想,殿下的護衛爲何還不出現救駕?

可是……護衛們沒有來。

隨之而來的,卻是一隊官軍,這些官軍,雖是晉王衛率的甲冑,卻是將這裡團團圍住,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音。

李祐驚慌失措地不斷後退,一直退到屏風處,身子撞翻了屏風,整個人也摔了個嘴啃泥,他口裡罵道:“你們呢,你們呢……爲何還不動手?快拿下這幾個賊子,孤平日………厚待你們都不薄啊……死士……死士呢……”

魏徵看着丟醜的李祐,面上不禁露出了幾分悲哀之色。

這就是大唐的天潢貴胄,哪裡想到,竟是如此的狼狽不堪。

於是魏徵忍不住道:“殿下就不要垂死掙扎了,那些死士能夠給殿下收買,同樣也可以被我收買啊,任何人都有價碼,殿下這點身家,怎麼可以買人效命呢?殿下還是束手就擒吧,你是陛下的兒子,隨我去長安請罪,或可留下性命。”

李祐依舊不甘心,忍不住大吼:“孤的衛隊呢,衛隊都在哪?”

所有人只是冷漠的看着他。

去除掉了他晉王的光環,去除了他身上高貴的血液,和平日裡高高在上的威嚴裝束,此時的李祐,和一個狼狽的乞兒,並沒有什麼不同。

哪怕是堅定的死黨,現在也已意識到大勢已去,此時都一個個的垂頭喪氣着,再不敢發出一言。

魏徵見李祐如此,便回頭看了一眼陳愛河,卻是道:“這些日子,跟着老夫學習,可有什麼收穫?”

陳愛河道:“有……有一些……”

魏徵笑了笑道:“慢慢的學吧,你很有潛力,只是……還是太生疏了,即便懂了道理,可是懂是一回事,做是一回事,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,卻需多試試,才能做到。現在你去將這李祐拿下吧,也算是一場功勞了。”

陳愛河訝異地道:“魏公何不自己拿?”

魏徵神色平靜地搖搖頭道:“功勞對我而言,已經沒有意義了,我只想窮盡餘生,學習一些更有益的東西!去吧,大丈夫行事,豈可猶豫呢?”

看着魏徵淡然的神色,於是陳愛河再不多言,取了一把劍,一步步上前去。

李祐大爲驚恐,披頭散髮着,身上的冕服,早已是髒亂不堪,等到陳愛河到了面前,便頓時淚流滿面:“不要殺孤……不要殺孤……”

陳愛河一把將他拎着。

這李祐顯然素來養尊處優慣了,可陳愛河不一樣,陳愛河是挖過煤的,氣力大,此時就如拎着一隻小雞一般,便將他拎了起來。

李祐一丁點的掙扎都沒有,此時只是痛哭流涕。

這令陳愛河有一種奇怪的感覺。

原來……尊貴的親王,竟是如此的弱不禁風,平日裡見到這樣的人,只能遠遠觀看,見他們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尊貴之氣,可現在……真正將人拎起來時,才發現不過是個孺子罷了,這樣的貨色,自己是一拳可以打八個了。

魏徵則是掃視了殿中諸人一眼,衆人在他的目光之下,像是碰上劍鋒,不敢碰觸一般,連忙低着頭。

魏徵臉上神色淡淡地道:“好啦,酒宴結束了,只是……雖是曲終人散,卻還需勞煩一下諸公……有些事……需辦妥了纔好。”

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。

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
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