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

長孫家難得有過這樣的溫馨。

或許是今日的明月格外的照人。

那明月的月輝灑落進來,使這佛堂裡的油燈,竟也變得黯然。

可對於佛堂中的人而言,卻是另一種感受。

長孫無忌在控制了自己的情緒之後,便看着長孫衝,很是溫和地道:“你好好讀書,讀書……終究還是有用的。爲父不在乎你學到什麼東西,只是你能今日這般的懂事,爲父便已欣慰了。這兩日,州試就要放榜了,你才入學不久,此前虧欠的學問又太多,爲父就說一句實話吧,我自然是知道你是考不中的,外間因爲你參加了州試,也有一些閒言碎語,有些話並不好聽,可又如何呢?”

長孫無忌面帶欣慰的笑容,接着道:“讓他們罵去吧,爲父此前還覺得羞愧,可現在卻不羞愧了,因爲你能如此,就足慰平生,當着這佛祖的面,爲父已不再奢求什麼了。”

說着,他便站了起來,帶着關切道:“已經很晚了,我知道你每日都要早起,你看,你的身體也結實了不少了,還是早一些睡吧。”

長孫衝其實已是睏意襲來,畢竟每日早起,早就讓自己習慣了早睡,從前不良的習慣,早就變了,天一黑,便來了睡意,於是他起身,朝長孫無忌和長孫夫人行了個禮,便告辭出去。

長孫無忌看着兒子走出去的背影,依舊露出欣慰的樣子。

“起初他回來的時候,嚇了我一跳,還以爲不是自己的孩子呢,現如今……”

長孫夫人面帶微笑,她一面給佛祖上了香,一面道:“現如今,聽了他在學裡的許多事,方纔知道原委,看來說來說去,是我們爲人父母的過錯,從前對他實在太寵溺嬌慣,差一點就誤了他,倒是多虧了陳正泰啊,若不是他,真不知衝兒將來怎麼辦,人家都說,人有了德行,比萬貫家財要重要,如若不然,就算給他萬貫家財又有什麼用呢?最後不還是要一乾二淨的都敗落掉了,現在……我是真安心了,三郎啊,無論如何,你都要去謝謝那陳正泰啊。”

長孫無忌聽到此,下意識的頷首,只是…

兒子的這番改變,的確是領他很心滿意足的,可是想到親自去感謝陳正泰那傢伙,卻又覺得心裡怪怪的。

…………

房家大抵也是如此。

房玄齡突然覺得自己幹勁十足了。

昨天夜裡,房遺愛居然找上了他,和他說了不少感人肺腑的話。

一下子,房玄齡竟覺得好像自己一輩子沒有白活一般,房遺愛的改變,以至於家裡的河東獅吼,竟也眉開眼笑,房家難得有了幾日安生的日子,還天天有着笑聲,舒坦啊。

眼看着要年關了。

因而閱卷官們匆匆閱卷之後,終於定了榜文。

雍州這裡有考生三千七百多人,在各州之中,人數是最多的,幾乎佔了所有童生的十分之一。

可是因爲涉及到的乃是功名,所以必須精挑細選,錄取的考生,卻只限定在二百名之內。

看上去,好像高中的人少,至多有十幾分一的概率。

可要知道,這三千多的童生,卻也是經過了縣試選拔出來的,因而,算是優中選優,已是十分難得了。

此乃國家大事,因而在閱卷之後,哪怕是錄取的試卷,不到最後結果,依舊還是採用糊名的方式,爲的………就是防止有官吏上下其手。

禮部尚書豆盧寬,對此自是十分看重,他很清楚,一旦牽涉出弊案,那麼這第一場州試就完蛋了,而隨之而來的,乃是陛下的雷霆之怒。

從最近的許多事可以看出,現在陛下駕馭臣下,早不似從前那般的寬厚,後果一定十分慘痛。

所以豆盧寬在整個過程之中,幾乎每一處都盯死,功名是什麼?功名固然不能當作爵位,但是關係的乃是特權,任何一個正常的王朝,對於特權都是十分謹慎的。

就好似是漢朝一般,沒有軍功,就無法封侯,無論你表現得如何出色,沒有就是沒有,因而免不了就有人有了李廣難封的遺憾。

可一旦到了王朝末期,爲了維持人心,於是開始大量的封賞爵位的時候,那麼這個王朝的氣數,也就差不多了。

正因爲如此,所以朝廷上下,格外的看重。

把事情辦好,豆盧寬便入宮覲見皇帝,具言閱卷已經結束,雍州錄取秀才一百七十三人。

李世民聽到這個數目,頗感滿意,而後再下詔,放榜。

李世民是很聰明的人,他沒有要求提前將這一百七十三份試卷來讓他看看。

這就是要做出一個表率,爲的是告訴大家,在放榜結果出來之前,就是連皇帝都不可過問。

畢竟,他這當今皇帝陛下固然可以公正。

誰知道他的後代們,那些後繼的天子在提前看卷和結果時,會不會因爲對某一個人的好惡,而隨意改動科舉的結果呢?

於是,豆盧寬奉詔而去。

這一天,晨曦輕輕灑落大地,清晨的寒意更濃一些,長孫衝就起來了,而後飛快的洗刷穿戴整潔後,就興沖沖的出了門。

猶記得放假前,他已和同窗們約定了,要一同去看榜。

而此時,國子監那裡,已是人山人海,場面喧鬧非常。

陳正泰似乎也興趣盎然。

他也一大清早的,就帶着薛仁貴一同出現在了這裡。

至於爲何還特意帶上薛仁貴?當然是爲了防止不理智的人出現。

薛仁貴對於讀書人的事,其實並不感興趣。

可陳正泰施施然地塞給了他一個香噴噴的肉餅,他便高興了。

一面跟着陳正泰,一面小心翼翼的捧着肉餅,他先小心翼翼的咬肉餅的邊沿,而後將裡頭的肉餡留在最裡頭,視若珍寶一般將邊沿的餅吃的差不多了,最後一口將裡頭的肉團一口塞進嘴裡,滿口肉香!

啊……這就是幸福的味道。

當然,幸福總是一閃即逝的,當肉團咕嚕一下入腹,樂趣便消失了。

可畢竟他對陳正泰有了更好的態度,本是吵嚷嚷着要和蘇定方一起去操練士卒,現在卻終於肯腳踏實地的負責衛戍。

很快,陳正泰便在人羣中陸陸續續的遇到了許多自己學堂的門生。

衆人見了他,紛紛聚了來,都恭謹地給陳正泰行了禮,而後便隨陳正泰一道看榜。

片刻之後,這裡竟聚了一百多人。

學堂裡,雍州的考生一百四十餘人,其餘還有一批考生,是需回原籍地參加考試的。

長孫沖和房遺愛自也是來了,房遺愛如今顯然已經不太稀罕長孫衝了,他覺得其他的學兄,纔是他的榜樣。

長孫衝卻是在尋鄧健的消息,問了幾個同窗,方纔知道鄧健今日不能來。

聽說他拖了人尋了一個短暫的差事,好似是在作坊裡給人計件,因爲是短工,所以機會難得。

“這個傢伙。”長孫衝搖搖頭,有些遺憾不能一起看榜。不過,他還是能理解鄧健的。

那些在學堂裡的時日,他和鄧健接觸最多的,自是與鄧健再熟悉不過了,平日也會各自閒聊,對於他的家境,長孫衝瞭解得十分清楚,所以對於鄧健任何一丁點爲了改變家境也要不惜代價的行爲,甚至這行爲顯得有些短視,他也只是苦笑,埋冤不起來。

“要不,等看完榜,我們一起去看看他?”

長孫衝突的提議。

倒是立即有許多人跟着附和起來。

不過此時更多人的心情一陣緊張,心心念念着自己能不能高中。

等和陳正泰會合時,長孫沖和房遺愛幾人卻也不扭捏,一同給陳正泰規規矩矩的行了師禮。

事實上,陳正泰的門生太多了,記不住這麼多人。只是長孫衝,他依稀還是有些印象的,看着如今這傢伙溫順的樣子,他只頷首,朝着長孫衝點點頭,這種時候,見面好像有些尷尬,還是什麼都不說爲好。

好在這不自在也就是一會,過了片刻,就終於開始放榜了。

這放榜的規格,甚至不亞於此前科舉的放榜。

一個個官吏魚貫而出,而後……開始張貼榜單。

陳正泰的心裡其實有點急,因爲他也很看重這次的考試,可他並不清楚學堂裡有多少人能中榜。

於是他突生一計,高呼道:“二皮溝大學堂裡見着自己名字的,都喊一聲。”

“是,師尊!”衆生轟然應諾。

這立即引起了許多人的側目。

又是二皮溝大學堂,還真是……一點都不謙虛啊,是要叫學堂裡的人見了自己名字的人,都喊一聲。

有人不禁透出幾分嘲弄,調侃道:“二皮溝能中幾人,倒是拭目以待。”

這完全是玩笑的語氣。

不過這人說完之後,頓時就醒悟過來,猛然想起了那陳正泰好似就在此,於是本着防止捱揍的覺悟,連忙閉上嘴,立即沒入了人羣之中。

只是這裡,已宛如沸騰的如菜市口一般。

幾乎三千多個考生,來了一大半,再加上還有各種親眷,於是人頭攢動。

烏壓壓的人,無數的眼睛,皆是不約而同地盯着貼出來的第一張榜。

這第一張榜,還標了數字,從一百七十三名開始,至七十三名。

也就是說,這是入榜的後一百個名單。

於是,人們開始焦灼的在榜上仔細地尋覓自己的名字。

只是……對於絕大多數人,卻是有些失望了。

可是……另一邊卻不同。

陳正泰的周遭,有人率先道:“師尊,學生中了。”

“師尊,學生也中了。”

“師尊……”

一個又一個的人,竟開始高呼。

此起彼伏。

這說話的人,聲音中都帶着明顯的喜悅。

哪怕是有的人名次並不高,可能中的,也不過是一百七十多人啊,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功名啊?

長孫衝直直地盯着榜,一個個的看,卻是越看越焦急。

尤其是耳邊,許多同窗不斷的高呼。

這令他壓力倍增。

若是同窗們都沒中,那麼可能未必是自己的問題。

可身邊的同窗紛紛高中了,只剩下一個他沒有,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他覺得一下子,自己有些透心涼,還有點羞愧。

甚至,他看到了九十七這個數字的時候,竟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。

長孫衝身軀一震,半響地看着那三個字,房遺愛!

房遺愛竟也中了。

而且還在百名之內。

這對於長孫衝而言,是極爲震撼的。

因爲他很清楚長孫衝是什麼人,而且這傢伙在學堂裡年紀最小,若不是因爲伴讀的身份,其實這樣的年紀,是沒有資格入學的。

房遺愛極有可能是全天下最年幼的秀才,而且排位並不算低。

長孫衝整個人竟顯得有些呆滯,心裡的忐忑又濃了幾分,於是連忙又繼續看榜,可怎麼看,都沒有看到他的名字。

只是二皮溝大學堂這邊,終於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這第一張榜,一百個人,居然他們聽到的報數聲,就有六七十個。

有心人察覺到不對勁,心裡早就在默數了,這一數,已是魂飛魄散。

怎麼可能,後頭一百名,幾乎要給二皮溝大學堂包圓了。

還在大家震驚又愕然的時候,第二張榜也被張掛了出來。

這是從第一名至七十四名的榜單。

這一次,人們下意識的想看看這頭名是誰。

於是,無數人擡頭,紛紛翹首以盼地忘榜單的最高處看去。

而後……一個絕大多數並不熟悉,可長孫衝卻是再熟悉不過的名字赫然出現。

鄧健!

鄧健名列雍州州試第一,而雍州的考生最多,難度最高,這意味着……這個叫鄧健的人……

厲害了……鄧健……

長孫衝頓時暈乎乎的,看到鄧健的名字,他心裡既欣慰,卻又更加的焦急。

他口裡喃喃念着:“鄧健,你來看,快來看,你高中第一了。”

可隨即……他猛的覺得心裡空落落的,因爲他突然想起,鄧健並不在自己身邊,他今天沒有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四章送到,繼續努力,順便,認真求月票,大家支持吧。爭取眯一下,早一點起來繼續寫。

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
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