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

這些商家們,現在已急的如熱鍋螞蟻一般。

實際上,大家都盯着這一次的開售了。

不只是他們大量僱傭人去排隊,也在二級市場上拼命的收購。

有多少收多少。

這倒不是他們一時發了瘋,而是在幾日之前,突然有大量的資金開始涌入精瓷的市場,這巨大的資金,猶如一股暗潮,或許許多人是後知後覺。

可對於這些專門負責買賣精瓷的商人而言,卻已有所感知了。

只是他們還是想象得過於美好,正是因爲他們有大量收購精瓷的需求,卻又恰恰讓這旺盛的需求造成了精瓷的上漲,一上漲,這精瓷就更加難求了。

商賈們急的跳腳,卻是無濟於事,只好四處求購。

此時,一個商賈到了韋家。

韋玄貞坐在正堂,焦灼的等着消息,那商賈一到,韋玄貞便劈頭蓋臉的道:“如何了?”

“回韋郎君的話,只收了三十七件,且大多都是二十一貫收來的。”

韋玄貞直接忽略了精瓷的價格,而是皺眉道:“只三十七件?此前你不是承諾能收來三百件嗎?”

“這……誰曾想人家壓根不賣哪,現在市面上的人都在說,精瓷還要漲,若不是急用錢的,誰還肯將精瓷賣出來?他們不賣,總不能去明搶吧。”

韋玄貞急的上火:“那還囉嗦什麼,繼續去收,能收多少是多少!”

“是,是……”這商賈擦了擦汗,他可是不敢承受韋家人怒火的:“只是……依我看,現在二十一貫……”

“那就二十二貫。”韋玄貞呷了口茶,勢在必得的樣子:“若是再收不來,往後可沒辦法關照你了。”

“鄙人一定竭盡所能。”這商賈覺得壓力很大,即便是二十二貫,他也不敢確定。

畢竟這世上最可怕的就是上漲預期,多一貫少一貫,對於預期而言,真不算什麼。

這精瓷已經一度創造過上漲的奇蹟了,誰會在乎這一貫的小恩小惠?

這商賈一走。

韋玄貞豁然而起,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,揹着手,來回踱步。

世家在爭奪精瓷方面,並沒有太大的優勢,普通人還可以去排隊撿一些便宜,可世族子弟能親自去排隊嗎?

若是讓家裡的部曲去排隊,說實在話,一人可以買三件,你給人家二十一貫錢,人家若真買到了三個精瓷,這簡直就是六十多貫,六十多貫對於普通人而言就是鉅富了,誰能保證這些人買了精瓷,不會趁亂直接跑了?

終究……還是不放心啊。

唯一的辦法,也只能是從市面上收購了。

韋家現在需要精瓷,越多越好。

其實不只是韋家,之所以市場開始不斷的上漲,其根本原因就在於,天下各個世家,現在都在求購瓷瓶,越多越好。

韋玄貞想到這裡,不由低聲咒罵了一聲:“這該死的魏玄成!”

…………

李世民與李承乾相對而坐,足足等了一下午。

李承乾早就不耐煩了,可是當着李世民的面,他不敢隨意動彈,一副乖巧的樣子。

李世民則瞪着他,他對李承乾的智商,是頗爲失望的。

好歹也是個太子,怎麼就這麼的愚蠢呢?

“你等着看吧,精瓷……朕算過了,最多兩個月不到,這能買的人,人手都有幾個了。到時……你看誰還來買?你的心思該放在治理國家大事上,區區一個精瓷,固然能日進金斗,卻不可持續。朕並非是說你做的不對,而是凡事都有輕重。”

“可是父皇……”李承乾道:“師兄說,靠着這精瓷,可以解決天下最大的隱患,能夠爲父皇分憂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“他這樣說的?”

“是的,師兄的原話就是如此。”李承乾很認真的道。

李世民皺眉起來,顯然是不信的:“一個瓶兒,也能解決這個……你呀你……”

不是李世民看輕了陳正泰,實際上,他是很重視的,只是靠這玩意,就能解決國家的大問題,在他看來,這顯然有些言過了。

更多的可能是,陳正泰爲了拉李承乾下水,故意誇大了精瓷的作用。

其實這很正常,偏偏李承乾這個糊塗蟲,還真信了。

他不得不在心裡說一句,太實在了,一點也不像朕啊,朕是何其聰明的人,怎麼就生了這麼個玩意?

這時,張千終於匆匆而來,李世民擡頭看了張千一眼,便問:“張力士,如何這樣晚回來?”

張千氣喘吁吁的樣子,忙是點頭哈腰道:“陛下,奴萬死,奴中途有點事,耽擱了。”

李世民沒有繼續糾纏,而是瞥了一眼李承乾,隨即淡淡道:“怎麼樣了,那精瓷的價格,已經暴跌了吧?”

“哪裡是暴跌。”張千繪聲繪色的道:“漲了,至少漲了一貫,現在簡直是有價無市,到處都在收,可就是沒有人肯賣……奴聽說……不少收購商都急眼了,不斷攀比價格,除此之外,還親自去尋訪有瓶子的人家,一個個的登門去求購。大家好像吃錯了藥一樣,甚至還有人不知是不是昏了頭,居然直接二十二貫收,有多少收多少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“陛下……實在太可怕了,人們都瘋了,現在大家都在罵陳家呢,說陳家肯定是存了許多的貨,不肯拿出來賣,說陳家囤貨居奇……還有人說,要治陳正泰的罪。”

李世民本是帶有得色的表情漸漸的消失了。

李承乾眼珠子一瞪,連忙道:“你看,你看看。父皇,可不就是如此嗎?兒臣說過,陳正泰即便教兒臣吃糞,肯定也有他的道理的,兒臣沒有說錯吧。這瓷瓶就是得漲,它沒有不漲的道理。賣的越多,漲的越厲害。哈哈……”

一萬多件存貨啊,直接投入進市場,結果沒有讓價格暴跌,反而……直接引發了價格的上漲,這換做是誰,都覺得無法理喻的事。

可偏偏……它在現實中就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。

令人細思恐極啊。

李世民看了看李承乾,卻是惱羞成怒了,不高興地道:“好了,不要再說了,給朕滾出去。”

李承乾卻依舊坐着不動,略帶得意地道:“可是父皇,你不是說,要教兒臣加減之法的嗎?”

李世民虎目猛地瞪大,不耐煩地道:“叫你滾便滾,哪裡這麼囉嗦。”

李承乾不甘心的道:“可是明明……”

“走。”李世民直接手指殿門。

李承乾只好遺憾的點點頭:“好吧,那父皇好好養病,兒臣告辭。”

李承乾一走,李世民面上的尷尬才緩和了些許。

張千則弓着身,站在一旁一言不發。

李世民緩了緩,卻是激動的道:“世上居然還有這樣的咄咄怪事?這陳正泰……到底又暗地裡使了什麼法術?”

張千哭笑不得地道:“奴也不知道啊。”

“是啊,不知道。”李世民苦思冥想着:“朕總覺得……這背後一定有玄機,可是玄機是什麼呢?這個傢伙……真是讓人大開眼界,世上竟還有這樣匪夷所思的事。這世上只怕只有管仲纔可以和他相比了。”

管仲乃是經濟方面的天才,他輔佐齊桓公,實施了許多破天荒的經濟政策,大獲成功,也迅速的讓齊國富強起來。

以至於後世,許多人都視管仲爲自己的楷模。

李世民此時腦海裡,只覺得這世上只有管仲才能和陳正泰相媲美了!

他忍不住道:“這樣的人,若是爲相,定是大有可爲。”

張千咳嗽:“陛下,要不……”

“罷了。”李世民道:“朕還要拭目以待,再看看接下來……他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吧。這些日子,給朕好好地盯着陳家的舉動,有任何消息,都要奏報上來。”

…………

“漲了,漲了……”

此時,在陳家裡。

陳福興沖沖的跑到了書齋外頭,卻不敢進去,他激動莫名,朝着書齋裡頭道:“殿下,大漲……咱們的精瓷……越發暢銷了。”

而坐在書齋裡的陳正泰,此時心裡的一塊大石終於落地。

不過他面上,卻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,寵辱不驚,好似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一般,只是嘴角掛着戰神一般的笑。

【書友福利】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,還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關注vx公衆號【看文基地】可領!

武珝正在旁計算着什麼,聽到此處,不由得大驚失色,以至於手中的算題都直接糊了。

她錯愕的擡頭,不可思議的看着陳正泰:“恩師……真……真的漲了……可是在我的模型之中,分明……分明……”

陳正泰微笑道:“所以你的數學模型,該改一改了,因爲這看不見的手發生了作用,所以……需要引入新的變量。”

“呀……”武珝感覺此時……聰明如自己,居然已經變成了智障一般的蒙學生,於是求知若渴地道:“還請恩師賜教。”

太刺激了,居然還可以這樣玩的?

在武珝的上半生中,她的生活是平淡的,自從跟了陳正泰,彷彿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。

此時的她,滿懷着對於未來的期待和憧憬,有着無數求知的慾望。

恩師的身軀並不強壯,甚至談不上高大,可在武珝眼裡,卻是偉岸無比。

這身軀之中,到底藏着多少學識。

陳正泰看了武珝一眼,其實……對於陳正泰而言,武珝纔是自己真正的弟子,自己已經教授了她太多的東西。將來……等她成長起來,不知會變成一個什麼樣的妖孽。

甚至有時候,陳正泰不知道,自己教授武珝這些,最終會讓整個天下變成什麼樣子。

可人都有一種好爲人師的慾望,尤其是遭遇一個這樣聰明伶俐的人,難免希望這世上有人能夠得到自己的衣鉢,使自己從另一個世界所帶來的思想和學問,能夠發揚光大。

陳正泰定了定神,道:“看不見的手,其實就是你的玄成師兄。我來問你,你的玄成師兄整肅股市,會造成什麼?”

武珝想了很久,才道:“一定會有許多從前在股市中興風作浪的人,不得不收斂起來。”

陳正泰卻道:“這不是重點,因爲股市一旦規範化,那麼從前牟取暴利的手段便消失不見了。而能在漏洞中牟取暴利的人,都是什麼人?”

武珝又想了想道:“有這麼多的錢,而且還敢於在背後搞鬼的,想來也只有那些名門望族了吧,尋常百姓,哪裡有這樣的見識和資金呢?”

“正是如此。”陳正泰欣慰的看着她道:“所以你的玄成師兄,等於是直接斬斷了他們興風作浪的機會。”

武珝頓時眼眸一亮,笑了:“恩師,學生已經明白了。

陳正泰欣慰地點了點頭,很多時候,只要他輕輕一點撥,武珝就能立即領會,這種學習能力,真如妖孽一般!

陳正泰便道:“好,接下來你來說。”

武珝正色道:“他們已經習慣了從中牟取暴利,股市恢復了正常,雖有漲跌,但是卻再無暴利可言,對於這些習慣了一本萬利的人而言,是無法接受的。既然如此,他們自然而然會將資金抽調出股市。學生若是猜測的不錯,這些世族的資金,一定是一個天文數字吧。”

陳正泰滿意地道:“不錯,你繼續說下去。”

武珝又道:“可是世族們現在卻犯了難。他們手頭有許多的資金,股市對他們而言,已經沒有了吸引力。可若是投資去做生產,對他們而言,費時費力……畢竟……對於這些一本萬利的人而言,他們更希望的是躺着將錢滾出錢來,這倒不是說他們貪婪,而是這些人,一旦習慣了暴利,那麼就無法再接受去掙那些蠅頭小利,又或者……去費心費力的去掙些小錢了。”

陳正泰感慨道:“佩服,佩服,想不到你已想的如此深遠了。而後呢……”

“而後就是……他們比任何人都要急迫。因爲手中的資金太多了,放在手裡,就會日益的貶值,畢竟……市面上的銅錢和欠條,是越來越多,他們不可能放任大量的錢財堆放在家,最後越來越不值錢。因而……他們必須想盡辦法,去尋一個可以投入的渠道。現在土地的產出太少,再購置土地,已經無法滿足他們的慾望了。股市裡,有了玄成師兄,就令他們有了忌憚之心,玄成師兄行事果斷,雷厲風行,做事是不會計較後果的。思來想去……現在市面上能讓這些貪婪的世族們產生興趣的,也只有這些精瓷了。我明白啦,原來……原來……”

武珝敬畏的看着陳正泰,興奮不已地道:“這其實……是一個連環的計策,恩師先弄出精瓷,而後想辦法讓精瓷的價格上漲,這精瓷的前期投入市面的數量較少,以恩師的財力,想讓它上漲並不是一件難事。這其實……就是做了一個局,在這個局裡……其實就是不斷的鞏固人們對於精瓷有上漲預期的印象。而在這個時候,再命玄成師兄去交易所,其實也是這個計劃的一部分,從一開始……恩師就想將世族的資金鎖入精瓷之中了,是嗎?”

此時……真相已經呼之欲出了。

這從頭到尾,根本就是陳正泰設好的一個圈套。

“只是……恩師難道不怕……有人看出這個陰謀嗎?”

“這不是陰謀啊。”陳正泰耐心地解釋道:“事實上,這是陽謀!何謂陽謀呢,陽謀就是,無論對方是否覺得這是不是匪夷所思,對方是不是已經看穿了你的路數,可只要你將局做好了,無論他們願意不願意,都得往裡頭鑽。因爲他們手裡有錢,所以就不得不想辦法讓錢增值!”

“而打壓住了交易所,就一定會讓一部分資金涌入,就算有的世族不願意將錢投入進去,可是你想想看,當你手裡握着大量的錢財,卻看着手中的錢越來越不值錢,而那些當初投入進去的卻藉此大發橫財,手中的資產越來越多,這個時候……你就算知道這是一個騙局,克你還能坐得住嗎?所以爲師一點都不擔心,因爲現在大勢已成,他們觀望也好,投入其中也罷,都已經不重要了。”

武珝聽罷,醐醍灌頂:“大勢?原來如此!就算現在只有幾個世族的資金前期投入進去,造成了精瓷的上漲,而其他的世族,手握大量資金作壁上觀,可他們還是無法抵擋那些前期投入的世族獲得那巨大的利潤,是嗎?他們在二十貫的時候,可以坐得住,到了二十一貫的時候,還能保持定力,可將來到了二十五貫,到了三十貫的時候呢?其實說穿了,恩師所利用的,不過是人的貪慾而已!這世上……一切的計謀,都在圍繞着貪慾來進行的,所以……所謂的計謀,其實就是試探人性,將人性深處根本的慾望勾起來,到了那時候……他們便不得不被恩師牽着鼻子走了。”

“哈……”陳正泰笑了笑道:“很有長進,再這樣下去,你這弟子要亂拳打死我這老師傅了,連爲師自己都總結不出這麼多的話來。”

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七十章:人才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九章:敕封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兩百章:馬賽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
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七十章:人才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九章:敕封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兩百章:馬賽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