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

韋節義整個人已如爛泥一般。

他堂堂韋家子弟,是絕對想不到有人敢對自己動粗的。

可此刻……卻發現整個世界都顛覆了。

此時他覺得自己腦袋上都那一隻腳狠狠都踩在自己都臉頰上,這已不只是疼痛,而是巨大的羞辱。

韋節義口裡大呼:“陳正泰……”

“叫爸爸。”

“……”

陳正泰這時纔想起,好像對方文化程度比較低,可能並不知道爸爸是什麼意思。

無論如何,陳正泰今日也是不能認慫的,因爲一旦韋家可以以追索逃奴的理由跑來二皮溝,那麼他日,豈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要來這二皮溝?

二皮溝若是軟弱可欺,那麼自己的生意,也就別做了。

陳正泰冷冷道:“方纔你是用哪一隻手揮鞭子打了人?是這隻手嗎?”

陳正泰的腳抽離開韋節義的腦殼,隨即踩在了韋節義的胳膊上:“來人,將他的胳膊給我卸了。”

“你敢!”

“韋公子或許還不瞭解狀況,這二皮溝的人,現在都是我陳家的人了,我陳家想要怎麼安置他們,就怎麼安置他們,可若是有人敢跑來我這兒動手打人,我今日便告訴你,我陳正泰不許,來人……誰砍了他的胳膊,賞錢五百貫!”

“……”

陳正泰雖然對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個道理頗有一些理解,可是他認識的還不夠深刻。

當陳正泰的話落下,立即無數猶如喪屍一般的人有人取了地上的石頭,率先朝着那韋節義的胳膊砸下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韋節義發出了慘呼,瘋了一般的在地上扭曲嚎叫。

這石頭直接砸在胳膊上,血肉模糊。

韋節義哪裡想到,自己只是追擊幾個逃奴,來到這二皮溝,卻惹來了這彌天大禍。

他帶來的那些隨扈,原本還在叫着保護公子,可此時,鼻青臉腫的他們,看到了眼前的一幕,便害怕的瑟瑟發抖,再不敢出聲了。

“這一次是取你一隻胳膊,下一次,就要你的狗命,急着,我叫陳正泰。”

陳正泰收了腳,不管這韋節義的呼號,回頭,看着無數本是溫順如綿羊,現在卻激動如餓狼的人,道:“都記着,以後誰敢來二皮溝鬧事,就給我往死裡打,出了事,我陳正泰擔着。來人……”

衆人凜然,帶着幾分恐懼的看着陳正泰。

陳福忙道:“在。”

陳正太指着地上方纔被韋節義抽打在地的逃奴道:“給這個人治好傷,而後給他五貫錢,而後將他趕出二皮溝去,二皮溝的人,捱了打不敢還手,留着有什麼用。”

衆人心中凜然,似乎此時,陳正泰已開始對他們進行調教了,外來人敢來打人,得還手,不還手,就不是二皮溝的人,還了手,就有賞錢。”

“是。”

陳正泰隨即揮揮手:“散了,都散了,還在此做什麼,這麼喜歡看熱鬧,信不信我讓你們看竹竿子舞。”

“還有,方纔動手打了人的,統統領賞錢去。噢,這裡還有一個,砸了人胳膊的,記着,五百貫,陳家有的是錢,就看你們有沒有膽子拿。”

陳正泰一揮手,所有人歡呼雀躍的散去。

這些流民,半輩子都是挨餓受凍中度過,猶如豬狗一般被人驅使,甚至爲數不少,本就是世族的奴僕,從他們有記憶起,便已自行區分出什麼人可以招惹,什麼人是自己惹不起的。

這已成了他們記憶中的一部分,形成了條件反射。

因而……他們很順從,哪怕是給他一口粥,他們也表現的感恩戴德,哪怕是你讓幹活時,不用鞭子去抽打他們,他們也禁不住對你生出感激,自覺地他們遇到了一個好主人。

今日……是他們第一次……在鉅額的賞賜之下,暴露出了自己狂野的一面。

絕大多數人,雖然歡天喜地,可是他們卻是知道,自己的噩夢即將到來了,敢對韋家公子動手,這是找死。

所以他們立即回到了自己的茅屋,面上還帶着難掩的喜色,忙將自己的老父和妻子叫來。很親暱的摸一摸自己孩子的臉蛋,隨即當着家人的面,掏出了許多貫陳家的賞錢。

顯然,這對於他們這個家庭而言,這輩子顯然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錢的,於是一家人禁不住淚目,這一串串的銅錢,代表的將來的幸福生活,而後,男主人告訴自己的父母妻兒,很快自己就要死了,不是韋家來捉人,就是差役來拘捕。

於是……家人們又陷入了悲痛之中。

可是即將要死的人,卻是高興的,他挺着胸,一副慶幸的樣子,雖然很快命不久矣,可自己的一家子,可以快快活活的在二皮溝好好的活下去,用自己這區區性命,去換來這麼一筆鉅款,對他們而言,顯然並不是壞事,反而值得慶幸。

陳正泰這邊已讓人發出了賞錢,而後二話不說:“備馬……”

“公子這是去哪裡。”陳福一臉擔心,這事兒太大,那韋節義受傷極重,是被他的扈從們擡着走的。

陳正泰道:“去哪裡,還能去哪裡,蠢貨,當然是立即去京兆府,狀告韋家人欺負我陳正泰,你看,我腿都傷啦。”

陳福嚇了一跳:“傷了,哪裡,哪裡,公子你別嚇我,呀,你的傷呢。”

“畜生,是內傷。”陳正泰一臉無語,他懷疑陳福這個狗東西是內奸。

“噢,噢,內傷……”陳福明白了什麼。

“還愣着做什麼,去雍州治衙。”

“哦,哦……”

“取擔架啊,取擔架啊,笨蛋,我腿傷了,難道不要取擔架,難道還要走着去。”陳正泰氣的飛起一腳,要將陳福踹死。

陳福下意識的躲開:“明白了,明白了,取擔架。”

於是,陳正泰就這麼病懨懨的擡着,直接到了京兆府。

這雍州治衙可不是尋常的地方,別看和其他州的職能差不多,可實際上,因爲是在天子腳下,地位很是顯赫。

此時大家雖都將長安稱之爲京兆府,可實際上,這長安在這個時期,真正的名稱爲雍州牧管轄。直到開元年間的時候,朝廷纔將雍州牧改爲了京兆府,設置府衙。

因而,雍州牧往往都是近親的親王兼領,當然,實際上只是兼職而已,親王這樣的天潢貴胄,怎麼會成日去管理這些瑣事呢。真正負責處置牧治事務的,其實是雍州長史。

此時的雍州長史是個叫唐儉的人,唐儉這個人可不是平常人,幾年之前,李世民還是秦王的時候,就曾領着雍州牧,也就是說,這雍州牧曾是李世民的一個官職,而這唐儉呢,就已經是雍州長史了,之所以李世民願意將如此重要的天子腳下,交給唐儉治理,實在是因爲唐儉這個人不但深受李世民的信任,而且此人爽直豪邁,不循規矩,也就是說,他是一個狠人。

於是,這位長史今日當值不久,就聽聞了有人來狀告,隨即,便見陳家人擡了一個人來,稟明之後,才知道原來傷者竟是郡公陳正泰。

唐儉嚇了一跳,昨夜他還見陳正泰活蹦亂跳的給突利可汗跳舞打拍子呢,那畫面,到現在都讓他吃不進早飯,好不容易覺得自己胃舒服了一點,想吃點啥填填肚子,而今又聽到陳正泰來了,於是……又一次覺得自己得繼續餓下去。

他打起了精神,命人將陳正泰等人請進來,陳正泰躺在擔架上,不做聲。

唐儉繞着陳正泰轉了三圈,不明所以。

這個時候,陳家的人便開始哀嚎:“不得了,韋家人仗勢欺人,跑去二皮溝,動手行兇,我家公子現在重傷,幾乎不治。”

唐儉一聽,臉色繃緊。

若如此,這可不是小事。

韋家不是善茬,陳家新近也躥升起來,也不是好惹的。

他們怎麼打起來了?

還有這陳正泰重傷不治嗎?不像啊。

他眯着眼,想要詢問案情。

可這時,外頭又傳出來了嚎哭的聲音。

唐儉臉拉下來,覺得厭煩,怎麼今日什麼事都湊到了一起,命人去問,那人回來覆命道:“不得了,韋家人擡來了一口棺材,說是韋家公子重傷不治,死了,說是郡公陳正泰打的,特來討還公道。”

這一個重傷不治的躺在擔架上,另一個更狠,直接重傷不治,躺在了棺材裡,死了,唐儉臉拉下來,這事兒很大啊。

這時候,躺在擔架上的陳正泰一聽,一下子站了起來,怒氣衝衝到:“胡說,這是污衊,走的時候,他還活蹦亂跳,哪裡死了,唐長史,韋家人欺我們陳家太甚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”

唐儉不吭聲,陰沉着臉。

這時,韋家人則擡着一口棺材進來,那韋節義在棺材裡,血肉模糊,韋家人頓時大哭:“請唐長史做主,若是不做主,我等只好去御前哭訴了,這韋節義,好端端的一個讀書人,從不作奸犯科,向來與人爲善,今日就這般被打死,冤哪。”

“好了,你們都住口。”唐儉冷着臉,先看陳正泰:“陳郡公,你不是說你重傷嗎?你這麼站起來了,快躺下去。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這樣躺下去,好像會有點不好意思的。

唐儉又去棺材裡查看,這韋節義其實還有一絲氣息,於是怒道:“人未死,就搬進棺材裡做什麼,將他搬出來。”

韋家人:“……”

唐儉隨即又道:“爾等將話講清楚,不要在此喧譁,韋家的人傷勢重,你們先說。”

於是韋家人便開始添油加醋,一把眼淚一把鼻涕,說着韋節義在二皮溝被陳正泰無端毆打,幾乎致死的經過。

唐儉一面聽,一面皺眉。

能成爲雍州牧長史的人,沒一個是省油的燈,這是因爲……長安城裡實在太複雜了,唐儉隨即看着陳正泰:“陳郡公,你先躺下說話,別到時真有什麼重傷,賴了老夫。”

“我比較喜歡站着,躺着就不會說了。”陳正泰無語。其實他本來是真打算躺着來鳴冤叫屈的,可誰想到,韋家棋高一着,直接把棺材都擡來了,這也就是陳正泰漸漸成熟穩重了,若換做以前,他得將陳家上上下下上千口人的棺材都擡來,碰瓷誰不會?

唐儉冷冷看着陳正泰,人都有同情弱者的本能,韋家的公子這樣慘,你陳正泰還有什麼話說。

“唐長史,敢問,他們自稱他們捱了打,那麼爲何,這姓韋的竟是在二皮溝捱打,根本原因,在於此人竟是上了我陳家的地頭滋事啊。”

唐儉頷首點頭,覺得有理。

棺材裡,那韋節義要氣暈過去,口裡噴出一口血,撕心裂肺的大呼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噗……”又吐一口血:“我是去追索逃奴。”

一聽到逃奴二字,唐儉臉色瞬間繃直。

大唐的律令之中,對於逃奴和包庇逃奴的人懲罰都十分的嚴厲。畢竟……這牽涉到了所有世家大族的根本利益,世家的優勢在於知識、土地和人口,一旦這些利益被觸犯,勢必要羣起而攻之。

“怎麼,陳郡公包庇了逃奴?”

“正是,我們有人證。”

唐儉眼角的餘光,瞥了陳正泰一眼,隨即,他就不客氣起來,正色道:“陳郡公,你如何說,我可以暫不傳喚人證,但是你需說個明白,包庇逃奴,乃是重罪。”

“今歲的時候,關中蝗災,陳家在二皮溝賑濟百姓,這是天下皆知的事,大量的流民涌入二皮溝,偶爾混雜幾個逃奴,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“可律令就是律令。”唐儉臉色很沉,這在唐儉看來,是極嚴重的事,哪怕是眼前這個人,是天子門生,如何得陛下的愛護,他也絕對要依法嚴懲陳正泰不可,因爲這涉及到了利益太大了,若是今日二皮溝可以尋找這個理由,明日豈不是人人都可以以這樣的理由包庇逃奴,到了那時,天下可就要大亂了。

唐儉繼續道:“很快,韋家人只是追索逃奴,進入了二皮溝,這本是合情合理的事,可你將人打到如此面目全非的地步,也幸好這韋公子還有一息尚存,如若不然,你要如何收場?”

陳正泰隨即道:“唐長史要講道理啊,之所以我收拾他,是因爲他在農學館附近騎馬。”

“騎馬?騎馬又如何?”

www ¤ttκд n ¤C ○

“那農學館附近,有一些莊稼,價值萬金,卻被韋家人糟踐了,這莊稼……便是一百個韋家,也及不上,我當時情急,生怕此人囂張跋扈,繼續踩踏了這莊稼,所以才動了手。”

那韋家人一聽,頓時怒不可遏,棺材裡的韋節義暴跳如雷,竟是生生從棺材裡爬出來,冒出他面目全非的腦袋,大怒道:“好啊你個陳正泰,你不但打我,竟還如此羞辱我韋家,一百個韋家,還不如你那莊稼,你……你……唐長史,你要爲我做主啊,我……我……”

似乎此刻,他好像喉頭被什麼堵着似的,整個人又躺回了棺材裡。

韋家人頓時亂作一團,口裡大叫:“不得了,公子要死了。”

陳正泰一臉同情的看着唐儉,道:“唐長史,你可是自己親眼看到的,他是和唐長史說話時纔要氣死,若是他現在死了,那該是唐長史氣死的,怪不得我。”

唐儉:“……”

唐儉忙氣咻咻道:“快請大夫來,讓韋家公子不要暴怒,怒則傷肝。”

說着他看向陳正泰:“陳郡公,你仗着是天子門生,不但將人毆至如此,竟還出口傷人,你莫不是以爲,老夫治不了你?我大唐,是講王法的地方,你爲了區區一些不值錢的莊稼,就如此殘害韋家子弟,你以爲,誰可以保你。”

陳正泰愣住了:“誰說我這莊稼不值錢,我方纔不是說了……”

“夠了。”唐儉面如死灰,說實話,他本來還是想給陳正泰一些臺階的,人打成這樣,判一個毆人致傷,這不算什麼重罪,可陳正泰如此百般的抵賴,而且這抵賴之詞,竟還如此的可笑,這令唐儉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極大的羞辱,今日不治了你陳正泰,那我唐儉還如何執掌雍州,讓人心悅誠服,今日就算是陛下,也保不住你。

“事到如今,你還要狡辯,老夫見你從前爲朝廷立下不少功勞,倒也看重你,給你知錯能改的機會,可你一錯再錯,這是侮辱老夫嗎?”

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,今天出去和朋友吃了個飯,很晚纔回來,於是立即瘋狂碼字,好險,終於第三更來了,求訂閱和月票。

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二十章:急奏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
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二十章:急奏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