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

到了傍晚,衆臣在驚訝和激動中散去。

李世民等這宣德殿裡的人走乾淨了,朝一旁的張千使了個眼色。

張千會意,匆匆去了。

而李世民獨自坐在御案之後,他繼續低頭翻看着長安鹽鐵使司的賬目。

這個數目,實在太令李世民震驚了,他所震驚的是……一個長安鹽鐵使司可以如此,那麼天下如此多的鹽鐵使司呢?

一個鹽稅是如此,那麼其他的賦稅呢?

大唐許多的弊病,李世民心知肚明,只是……有些東西,有了隋朝的前車之鑑,他不能去觸碰。

而陳家煉鹽,卻讓李世民突然感受到,有些事,雖然不可硬碰,卻是可以迂迴的。

“陳正泰……陳正泰……”

李世民低聲呢喃的唸了這名字……

一個多時辰之後,張千躬身入殿,朝李世民行了個禮:“陛下……”

李世民擡眸,看了張千一眼:“如何?”

“二皮溝那兒,確實都在煉鹽,而二皮溝鹽業的買賣……做的極大,煉出的白鹽供不應求,甚至許多的商賈,徹夜在鹽鋪外頭等候,他們大量的購鹽,要轉售到天下各處,奴以爲……將來二皮溝鹽業獲利會越來越多,遠超當下所得。”

將來這買賣還能做的更大?

這豈不是意味着,長安鹽鐵使司所徵的鹽稅還要不斷增長?

李世民心頭火熱。

張千小心翼翼地看了李世民一眼,繼續道:“除此之外,奴還得知一個消息,二皮溝的買賣……不只陳家在做,似乎遂安公主殿下也摻了一腳。”

“她?”李世民驟然震驚起來。

他萬萬料不到,自家的女兒,居然也和這二皮溝鹽業有關。

李世民眉一挑,心裡越發覺得此事變得很不簡單起來。

他打起精神:“召她來。”

張千點頭稱喏。

……

片刻之後,遂安公主只宣政殿,她萬萬想不到,父皇會突然想起自己。

雖然此前父皇狠狠的誇獎了自己一通,可畢竟……那只是父皇感念自己的孝心,若論親密,自己還是遠遠及不上長樂公主和豫章公主的。

所以遂安公主顯得很是小心翼翼,誠惶誠恐的到了殿中,行禮:“臣見過父皇。”

李世民打量着遂安公主,尤其是見她誠惶誠恐的樣子,心裡反而多了幾分憐愛:“往後見了朕,不必如此多禮,朕是你的父親啊。”

張千聽了這話,心裡篤定了,不等李世民發話,便討好似地取了錦墩來,請遂安公主坐下。

遂安公主欠身坐下,心裡既有幾分歡喜,又有幾分擔心,不知父皇召喚自己來,是爲了什麼事。

李世民突然道:“你近來做了什麼?”

遂安公主完全沒想到父皇會問自己的近況,她有些錯愕,一時竟是語塞了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和陳家一起做了買賣?”

遂安公主一聽,忐忑點頭:“是。”

“是那二皮溝鹽業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會做買賣?”

“呀……”遂安公主一面搖頭,一面期期艾艾的回答:“我……我……臣……臣不會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二皮溝的買賣做的這樣的大,而作爲兩大東家之一的遂安公主的表現,卻讓李世民有一種……二皮溝鹽業快要倒閉的感覺。

李世民耐着性子,他先呷了口茶,慢條斯理道:“是陳正泰拉你入夥的吧,這白鹽如何煉就,你知道嗎?”

“臣不知。”

李世民又問:“每日盈利幾何,你知道嗎?”

“臣……臣不知。”遂安公主此刻楚楚可憐,幾乎要哭出來,她覺得自己在父皇的凝視之下,猶如不見天日的小老鼠突然見了光,心裡很慌亂,這樣的感覺讓她不知所措,竟有種想逃的衝動。

李世民不禁咳嗽,臉憋得有些紅:“那麼……二皮溝鹽業的鋪子在何處,你知道嗎?”

“臣……不知。”

“那你是如何做這買賣的。”

李世民問得問題,遂安公主一個也答不上來,此刻她的心像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,偷偷瞥了一眼父皇,立即又垂首凝視着自己交握在一起的纖纖玉手,咬着朱脣,如實道。

“臣……臣……臣只是簽了一個契約,師兄便說,這買賣做成了……臣……”

李世民一時無言。

世上還有這樣撿錢的?

沒有天理啊。

李世民依舊微笑;“好啦,朕知道啦,你不必害怕,朕只是隨口問問,你且去吧。”

遂安公主如蒙大赦,忙是起身行了個禮,匆匆去了。

看着遂安公主離去的背影,李世民出了一會兒神,他若有所思,一旁的張千不敢打擾李世民地思考,只小心翼翼的給李世民換了一盞茶。

李世民突然道:“有意思。”

“啊……”張千錯愕地擡頭。

李世民隨即道:“朕明白陳正泰的意思了,他那買賣,即便是徵了重稅,可依舊牟取了暴利,是以……才拉了朕的女兒入夥,明面上是拉了她,實際上,卻是將這暴利……分了朕一份啊。”

張千眨眨眼,乾笑,他笑得有點難看,卻又努力要作出自己笑得很真誠的樣子。

李世民心裡高興,這個陳正泰行事作風還是很符合朕的心意,李世民抿了抿脣角,不由滿意地笑道:“朕有這樣的門生,不是壞事。”

“是,是……”張千尷尬的應諾。

李世民突然凝視着張千道:“你對陳正泰父子的評價果然沒有錯,此二人,確實堪稱爲忠良。”

張千:“……”

李世民目光一轉,露出狐疑之色:“你有什麼話想說?”

“啊……”張千突然覺得自己心不在焉,老半天才笑吟吟道:“陛下,奴在想……陳家父子,如此忠良,奴定當努力以此父子二人爲標榜,定要盡心竭力,爲陛下分憂。”

李世民用一種別樣的眼神看着張千,突然從牙縫裡擠出三個字:“你也配?”

張千:“……”

李世民不再理張千,卻是打起了精神,居然興致盎然的開始提筆演算起來,他想算算二皮溝鹽業大致的利潤幾何,而遂安公主能夠分取多少。

這倒不是李世民貪婪。

實在是這利潤太豐厚,二皮溝鹽業賺的錢太多了。

天色漸漸暗淡,李世民已有了幾分倦意,長身而起,準備動身前往內廷。

張千道:“陛下欲往承香殿,還是紫蘭殿。”

此二殿,一處是皇后的住所,一處是貴妃們的所在,是李世民最常去就寢的地方。”

李世民本想脫口說去觀音婢那裡吧。

這觀音婢正是長孫皇后。

可是話到了嘴邊,他心念一動,突然凝視着張千道:“遂安公主的母親……在何處?”

“這……”張千居然回答不上來。

李世民便道:“今日……就去她那兒吧,還有……預備一些珠寶,前些日子,不是有進貢來一些翡翠嗎?挑一些好的,隨朕來……”

張千不敢怠慢:“奴遵旨。”

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
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