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:一家之主

三叔公嘆口氣道:“可見,陛下對你放心了,咱們陳家,總算是躲過了這一場大禍,哎,這多虧了正泰呀,誰讓他是陛下的弟子呢,陛下有這麼多兒子,可是門生,卻只有這麼一個。”

三叔公眉飛色舞起來:“萬萬想不到,咱們陳家還有鹹魚翻身的一天,正泰,你一定要抓住這一次機會,能不能振家聲,光耀門楣,就看你的了。”

陳正泰下意識的道:“三叔公,不是說,我們陳家人不能爲官嘛?”

三叔公眯着眼睛,努力的使自己的眼仁裡閃出智慧的光芒:“此一時,彼一時也。李二郎最好名聲,沽名釣譽之徒,所以……只要咱們咬定了你是他的門生,陳家便可安心入仕,如此,纔是不辱門楣啊。老夫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咱們家正泰太老實,不曉得溜鬚拍馬,難免遺傳了我們陳家剛正不阿的風骨,到時得罪了那李二郎,哎……正泰啊,你要曉得,做人最緊要的是曉得變通。”

陳正泰道:“我一定努力學習。”

三叔公很欣慰,發出嘖嘖稱讚的聲音。

接着,三叔公看向陳繼業道:“繼業,如今你要去鹽鐵使司當值,只怕這家裡……是顧不上了,老夫思來想去,正泰長大了,是該承擔起家業啦,不妨召各房的叔伯長輩,大家聚在一起,當着大家的面,讓大家做一個見證,將這家業,交正泰打理。”

陳繼業覺得三叔公說的話都很有道理,忙是應下。

次日,陳家人又匯聚一堂。

他們都聽到了風聲,許多人腰桿子挺直了許多。

許多年過古稀的老人也來了,到了宗祠,子孫們跪拜了祖先,隨即陳繼業正兒八經的將家業傳至陳正泰手裡。

熱鬧了一陣之後,許多人統統散去。

三叔公則拉着陳繼業和陳正泰在祠堂享房裡高坐,他很欣慰的樣子,口裡反覆說着祖宗有幸之類的話。

陳父也打起了精神:“那麼三叔公,如今,侄兒需打理鹽鐵使司,正泰既然來當了這個家,那麼您說,接下來……”

“接下來......”三叔公闔目:“這一方面,鹽鐵使是肥缺,自然要格外的謹慎,萬萬不可讓人抓住了把柄。這第二方面,當今太子李承乾地位穩固,將來遲早要克繼大統,若能交好李承乾,咱們陳家復興,指日可待。”

呼......陳父想了想,心頭又熱了起來,說實話,當初他挺害怕秋後算賬的,所以生怕陳家人爲官,可現在,好像不一樣了,似乎......陳家的榮景又要回來啦,他頷首點頭:“三叔公深謀遠慮,什麼都懂。”

陳正泰站在一邊,一臉懵逼,臥槽......

三叔公和爹也就昨天雄起了一回,今日智商就掉線啦。

自己難道要告訴他們,歷史上的李承乾,試圖逼宮造反,最後被落了個幽禁的結局?而李承乾當黨羽,最後都被一網打盡?

天坑哪這是!

陳正泰板着臉,道:“三叔公,大人,說夠了嗎?”

“啥?”

陳正泰道:“皇帝既然敕封大人爲鹽鐵使,那麼大人受君之祿,自然要勤於王事,安心當值就好。至於三叔公,你年紀大,該頤養天年啦,這家中的事,還是不要操心的好。”

陳父有點懵。

三叔公臉色變幻,憑着他多年勾心鬥角的經驗,情況似乎有些不妙呀。

陳正泰說罷,突然大吼一聲:“陳福,陳福呢,你這狗東西,給我過來。”

這一聲大吼,瞬間讓陳父和三叔公身子一顫。

陳福忙是小跑上前:“公......公子有何吩咐?”

陳正泰道:“從現在起,跟着我將這家裡的人丁、土地都清一清,家裡的管事,賬房,統統要把賬目理清楚,一分一毫都不能少。”

陳福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陳父。

陳父有些尷尬,卻沒有吭聲。

三叔公似乎覺得自己面子有點落不下,不過大丈夫能屈能伸,無論怎麼說陳正泰也是嫡系長房子孫,何況現在……好像陳正泰來打理家業了,這是陳家上下都做了見證的。

可是……怎麼感覺正泰在過河拆橋……

陳正泰也不理他們,卻朝陳福努努嘴:“跟我來。”

主僕二人,一前一後,走了。

陳正泰其實也不想不給自己的爹和三叔公臉色看,可是之前要裸奔吃糞,之後又琢磨着去依附太子李承乾,這兩個天坑,遲早要讓自己將來淪落街頭,他們是指望不上了,陳家非要自己做主不可,要掌握主動權,就必須顯出自己剛強的一面,反正我陳正泰當了家,咋的,誰敢不服?

陳正泰一走,只留下了陳父和三叔公留在原地。

二人對視了一眼,面面相覷。

陳父又尷尬又艱難的啓齒:“三叔,你說......”

“別理我。”三叔公瞪他一眼:“老夫現在不想理你。”

“這......爲啥?”陳父有點懵。

三叔公板着臉道:“老夫早看出來啦,你這個人優柔寡斷,除了讀書做文章,一無是處,正泰這一點比你強,哎呀,我早說正泰有雄武之姿,是我們陳家之虎!”

說罷,朝着陳正泰的背影大喊:“正泰,正泰我賢孫,且等一等,等一等。”

一溜煙,追了上去。

陳父:“......”

............

陳正泰現在感覺良好,三叔公高高興興的圍着自己,府裡的管事和賬房們,居然乖乖的聽話,跑去清查賬目了。

原來這就是一家之主的感覺......

三叔公興沖沖的呷了口茶:“正泰呀,都說三歲看大,五歲看老,古人誠不欺我也。當初你還在襁褓的時候,老夫就覺得你很是不凡了,有一件事,你也知道,你的堂弟陳正德,成日無所事事,你看......是不是給他找一點事做,免得他成天飛鷹走犬,看着心煩。”

陳正德是三叔公的孫子。

算起來是陳正泰的堂兄弟。

現在三叔公求告上門,面子還是要給的。

“三叔公放心,明日讓正德來,我自然給他安排一樁好差事。”

三叔公鬆了口氣:“他最擅長算數,我覺得管賬很合適。”

陳正泰皺眉:“這不成,我倒有一個好差事給他,明日叫他來就是。”

三叔公一聽,很是欣慰,不愧是老夫建議正泰來當這個家,這算起來,也是擁立之功了,正泰還是很講良心的。

比他爹強。

三叔公忙是小雞啄米的點頭:“好好好,明日就叫這小子來,不過,有句話,不知當不當問,不知這肥差是什麼?”

“養豬。”陳正泰一臉真摯的道。

三叔公臉色驟然一變。

“這一來嘛,現下母豬已有喜了,不久之後,就要生產。到時這仔豬需要照料之外,母豬的產後護理也很要。另一方面,這養豬利國利民,我們陳家乃簪纓之家,世代富貴,而今天下承平,可是民生凋零,百姓們衣不蔽體,食不果腹,陳家怎麼能坐視不理呢?所以三叔公,這養豬,乃是我們陳家頭等的大事,仔豬將來可都是珍寶啊,價值萬金,讓別人來照顧,終究不放心。馬周畢竟還要當值,也不能悉心照料,正德是我兄弟,我陳正泰對自家的兄弟,怎麼會虧待呢,這樣的大任,將來交給他最合適。”

三叔公覺得自己的頭有些暈,他張口想說什麼......卻覺得渾身乏力。雖說自己這一房不是嫡系,可老夫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哪,孫子去養豬......

這......

陳正泰現在很忙,沒空閒和三叔公去討論養豬致富的大道理,這可是榮昌豬,未來一旦養成,推廣開來,便是豬中之王。更何況,榮昌豬還有豬中白馬小王子的美譽。

想想看,在大唐的養豬界裡,突然一個新的豬種橫空出世,它們長得眉清目秀,一表人才,長肉快,同樣的豬草和飼料,得肉率還比那些又醜又瘦的同行要高的多,肉感還美味,這對於一年到頭都吃不上一口肉的大唐子民而言,是一件多麼可喜的事。

而誰養出這些豬,誰就是未來養豬界的王者,這一點,三叔公當然不懂,自己很難給他解釋。

陳正泰趁着三叔公一臉虛脫,整個人尚在神遊的功夫,一溜煙便跑了。

帶着陳福,查過了陳家的賬目。

果然,不出陳正泰所料。

陳家坐擁長安和孟津上萬畝土地,可實際上呢,土地的收益卻很低。

至於陳家在長安的鋪子,也多是經營不善。

可以說陳家雖然家業大,可花銷也大,事實上,賬目上已經出現虧空了。

自己的父親,根本沒有多少經營的基因,這樣下去,遲早要破產不可。

陳正泰看着賬目,不禁冷汗淋淋,又忍不住咬牙切齒......

次日一早,陳正泰便起來,領着陳福到長安在陳家的鋪子查看。

這裡位於永春坊,鋪子也是不小,賣的......只是一些雜貨,幾個夥計,居然頗有數學上的天份,蹲在地上數着螞蟻,百無聊賴的樣子。

陳正泰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這就是傳說中的磨洋工?

這糟踐的是陳家的錢啊。

於是板着臉,一副要殺人的樣子,裡頭的掌櫃忙是迎出來,給陳正泰行禮:“見過公子。”

陳正泰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沒辦法,自己年紀還小,不這樣做,沒辦法讓人敬畏:“鋪子的賬,我看了,非但沒有盈利,竟還虧了本,李曉,家父平日對你不薄,你就是這樣辦事的嗎?”

這掌櫃叫李曉,頓時硬着頭皮,一臉尷尬的道:“這個......這個......”

他其實多少知道陳家裡頭,好似現在這位陳公子開始掌握家裡的大權了,現在見這陳公子親自來這鋪面巡視,心裡便咯噔一下,莫不是.....一朝天子一朝臣吧。

李曉小心應對着:“近來買賣不是很好......”

陳正泰道:“前幾年,這鋪子每月還能盈利三十多貫,可現在,每月的盈利,竟是連以往的一成都沒有。”

李曉已是滿頭是汗,果然是了,這陳家公子是來收拾自己的。

陳正泰恨這些人不爭氣,一想到這羣傢伙吃陳家的飯,磨着洋工,心裡便恨得牙癢癢,忍不住道:“混賬東西,這麼好的鋪子,被你們這樣折騰嗎?”

李曉已有些慌了。

果然......

他忙是道:“公子,鋪子......”

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
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