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

李世民說出這話,其實是有些露骨了。

因爲李世民說的不是卿家有經世大才,而是說朕聽說。

這裡頭雖只相差兩字,實際上差別就很大了。

朱文燁顯然感受到了陛下對自己的敵意。

雖然這敵意還隱藏在表面上的客氣之下。

可朱文燁心知肚明,方纔羣臣的表現,令皇帝很是不喜。

只是……

這又如何呢?

朱文燁心裡想笑,卻是淡淡的回答道:“草民愚鈍,哪裡有什麼才幹呢?所謂大才,不過是別人代爲吹噓罷了,不值一提。”

顯然,他越是表現出此等不屑名望的樣子,就越令李世民惱火。

李世民隨即道:“你的報紙,朕也看過一些,大多是認爲精瓷會暴漲的。”

朱文燁則回答:“草民的文章……有許多錯誤之處,實是不堪入目,懇請陛下指摘一二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這二人,你一言,我一語,看上去一切都在祥和的氣氛之下,可實際上,卻是脣槍舌劍。

大臣之中,許多人看着朱文燁,面上露出欽佩之色。

反而是朱文燁請李世民指摘自己文章中的錯誤,卻一下子令李世民啞火。

因爲……這話看上去很謙虛,可實際上,李世民當真能指摘嗎?不說李世民的文章水平,遠不及像朱文燁這樣的人,就算指摘了,稍稍指摘錯了,那麼這個皇帝的臉還往哪裡擱?

李世民隨即失笑,他心裡不由的想,自己今日卻不知怎麼了,竟和一個平民百姓置氣。

這時倒是有人道:“陛下,臣在禮部,聽聞各國使臣,大多傾慕朱相公,都說朱相公乃是高才,言談之間,無不露出羨慕之色,說是大唐有這樣的人才,實在是大唐的幸運啊!”

說話的,乃是禮部尚書。

其實這禮部尚書也是好心,眼看着有些尷尬,局面有些失控,所以纔出來斡旋一下,一方面誇一誇朱文燁,另一方面,也說明大唐人才濟濟。

只是他不知道,這馬屁卻是拍到了馬腿上,令李世民很不是滋味。

這天下人都說朱文燁乃是個人才,可這樣的人才,朝廷徵辟他,他不爲所動。若當真是一個姜子牙一般的人物,卻不能爲李世民所用,這隻讓他尷尬罷了。

李世民只點點頭,順着禮部尚書的話道:“朱卿可願入朝嗎?”

朱文燁笑着道:“草民哪有什麼才幹,不過是別人的吹噓罷了,實在不登大雅之堂,廟堂之上,羣賢畢至,我不過區區一山野樵夫,何德何能呢,還請陛下另請高明。”

這又是不軟不硬的頂了回去。

名望到了他這個程度的人,入朝爲官,實在不是一個好選擇,哪裡像現在,雖然好像只是一介草民,可是隻要靠着筆桿子,寫下一篇文章,便可震動天下,甚至可以影響國家的大政。而且平日裡不知多少達官貴人將他列爲座上賓,受萬千人的吹捧。最重要的是,還不必受上官制約,可謂是優哉遊哉,只得好處,卻不負有任何的責任。

李世民於是作罷,他想了想道:“朕有一個疑問,就是精瓷爲何可以一直上漲呢?”

“草民的文章之中已經寫明瞭,陛下若是看過,一定明白草民的意圖。”朱文燁說着,又笑了,他目光不禁落向陳正泰的方向:“當然,也有人不認同老夫的看法,譬如朔方郡王殿下,當初還和草民有過一些爭執,當然,這是很久遠的事了,如今想來不值一提,不過是意氣之爭而已,今日在這殿中,有緣幸運郡王殿下,草民在此有禮,當初草民有些得罪之處,還請郡王殿下千萬不要見怪。”

他的姿態放得很低,這也是朱文燁高明的地方,畢竟是世家大族出身,這綿裡藏針的功夫,彷彿是與生俱來一般,他笑着朝陳正泰行過了禮之後,反而讓陳正泰尷尬了。

舊事重提。

這等於是對陳正泰說,當初我們是有過爭執的,至於爭執的理由,大家都有記憶,只是……

當初陳正泰一直認爲精瓷這樣上漲很不合理,一定會跌,可現在回頭來看呢?若是大家信了你陳正泰,哪裡還能賺來這天大的財富!

當然,他故意揭開這層記憶的同時,又一副萬分抱歉的樣子。

此時,陳正泰若是說,沒關係,我原諒你,可實際上……大家都會禁不住要嘲笑你陳正泰說啥啥不中。

可若是陳正泰惱羞成怒,人家朱相公如此謙虛,先給你賠了個禮,你居然還怒目相視,這……豈不正坐實了你陳正泰這個人睚眥必報,且沒有涵養嗎?

當然……在大家眼裡,陳正泰本就不是一個沒有涵養的人。

陳正泰自是一眼就看破了朱文燁的路數,這傢伙和那些爲他搖旗吶喊,還有這人的徒子徒孫們,可沒少在外頭說他的壞話,以至於現在陳正泰如過街老鼠一般。

果然,朱文燁此言一出,這殿中六七成的大臣們,都忍俊不禁,已經想要嘲笑了。

陳正泰居然沒有動怒,只點點頭:“噢,沒關係,你自己也說是意氣之爭嘛,世上的事,本就是不打不成交,你有你的道理,我也有我的道理嘛。”

這話一出口,那些忍俊不禁的人,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赤裸裸的打臉啊,都到這個時候了,居然還好意思說你有你的道理,我也有我的道理。

尤其是那崔志正,笑的要岔氣,捂着肚子,捧腹大笑,不過他很快意識到過了頭,便忙咬着牙,不使自己笑出來,一副便秘一般的樣子。

陳正泰今日居然出奇的平靜,他看着嘲笑自己的衆人,居然沒有一丁點的憤怒,心裡油然而生的,是同情!

也是那朱文燁莞爾一笑,道:“那麼現在,郡王殿下還認爲自己是對的嗎?”

陳正泰笑着道:“當然。”

朱文燁不由失笑起來。

他當然不敢放肆的嘲笑陳正泰,只是點點頭:“殿下能堅持自己的看法,令學生佩服。”

可這殿中,卻已有人開始竊竊私語了。

雖然陳正泰聽不到這些人說的是什麼,不過自然能想到,他們評價自己時,肯定不會有什麼好話。

於是,他索性自飲自酌。

只是更多人,面上露出得意的樣子。

在這裡的許多人都認爲自己跟着朱文燁,身價翻了不知多少倍,酒菜已經上來了,許多人恨不得自己的身子挪的離朱文燁更近一些。

李世民坐在金鑾殿上,這羣臣的不同表情,都盡收眼底,對他們的心思……大抵也能猜測一二。

這令李世民又不禁有些惱火,這羣臣之中,大世族子弟佔了八九成,而這些人……越發的猖狂了。

只是此時,他即便爲天子,也需耐着性子。

耳邊,依舊還可聽到嘈雜之中,有人對於朱文燁的溢美之詞。

朱文燁一一的拘謹點頭。

這是他最風光的一日。

哪怕是在天子面前,也依舊沒有人可以分去他身上的光彩。

此時不知是誰起的哄,道:“還請朱相公闡述一下,這精瓷之道吧。”

有人已經開始吃酒,帶着幾分微醉,便也乘着酒興,帶着法不責衆的心理,跟着起鬨起來:“我等聆聽朱相公金口玉言。”

李世民繼續微笑。

眼眸裡卻好似掠過了一絲冷厲,只是這鋒芒很快又斂藏起來。只有案牘上的瓊瑤佳釀,映照着這銳利的眸子,眸子在佳釀之中盪漾着。

朱文燁便笑着道:“諸公既然非要草民來說,那麼草民也就獻醜,說上幾句吧。所謂精瓷……是何物呢?精瓷的本質……在於……”

一下子,整個大殿已是鴉雀無聲,許多人屏住了呼吸一般,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響,像是生恐少聽了一字。

只是……就在這時……殿外有宦官急切的朝殿裡探頭探腦。

這小宦官的舉動,一下子被張千捕捉。

張千似乎感受到陛下對朱文燁的不喜,他靈機一動,此時趁着這機會,便唱喏道:“何人要入殿?”

他這一打岔,頓時讓朱文燁沒辦法講下去了。

羣臣頓時露出了不悅之色。

心裡都忍不住吐槽起來了,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,還想讓朱相公帶着大家發財呢,這張千真是敗興。

只是………畢竟在皇帝的跟前,此時自是沒有人敢明目張膽地指責張千。

那張千一呼喚,那在外探頭探腦的宦官便忙是匆匆入殿來,在所有人的注目下,惶恐地道:“稟陛下……外頭………宮外頭來了許多的人……都是來尋覓自己家人的。”

李世民此刻的心情不大好,只抿着脣,沒有搭話。

張千倒是笑着道:“找家人居然找到了宮裡來,真是……可笑,難道這世上,還有比陛下大宴的事更要緊嗎?”

衆人都笑了起來。

其實大家心裡想的是,世上還有什麼事,比今日能有機會聆聽朱相公教誨要緊?

這宦官捱了罵,卻戰戰兢兢的道:“可是他們說非要尋自己的主人回去不可,說是發生了大事,家裡沒人做主。”

聽到這裡,一直不吭聲的李世民倒是來了興趣。

居然還真有比朕大宴賓客還重要的事?

他不由問:“所爲何事?”

羣臣也是一頭霧水,也不知是誰家找人,居然找到了宮裡來,還是在這種皇帝的宴會之上,這可是千古未有的事啊。

這宦官道:“奴……奴也不知……不過……好像和精瓷有關,奴聽他們說……好像是什麼精瓷賣不掉了,又聽他們說,現在有人報了一百八十貫了。這消息,是他們說的,看他們的面上都很急切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衆人都忍不住大笑起來,這怎麼可能呢!

兩個時辰之前,大家入宮的時候,精瓷還是穩穩當當的二百五十貫呢,這纔多久?一百八……瘋了……

張千也覺得好像有些匪夷所思,他料想極可能是這小宦官危言聳聽,所以厲聲呵斥道:“胡說八道,什麼一百八,你這混賬,連傳話也傳不好。”

李世民倒是道:“不妨就讓那幾個來找家人的人親口來說吧,傳他們進來。”

衆臣覺得有理,紛紛點頭。

於是,這小宦官連忙退出去,飛快的去了太極門,沒多久便將十幾個人引了進來。

這些人一進殿,就立即有人認出了他們。

“子玄,你怎的來了。”率先站出來的,乃是崔志正。

他口裡稱呼的叫子玄的年輕人,恰恰是他的次子崔武吉。

崔武吉臉色一片慘然,他一見到了崔志正,竟然連殿中的規矩都忘了,旁若無人的樣子,慘然道:“父親,父親……不得了,不得了啊,精瓷大跌,大跌了……到處都在賣,也不知爲何,市面上出現了許多的精瓷。可是……卻都無人對精瓷問津,大家都在賣啊,家裡已經急瘋了,定要父親回家做主……”

他這一聲淒厲的大喊,讓太極殿內,一下子鴉雀無聲。

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個年輕人。

若說宦官可以傳錯話,可是這崔家的人,親自入宮來報訊,那還會有假的嗎?

還有一人也站了出來,此人正是韋家的子弟,他瘋狂的尋找着韋玄貞,等見到了目瞪口呆的韋玄貞之後,立即道:“阿郎,阿郎,不得了了,出大事了……”

韋玄貞手中還端着酒盞,在這時……他覺得自己的腦袋似棉花似的。

竟在此刻……徹底的宕機了。

他隨即,暈乎乎的看着這韋家子弟問:“那崔家人……所言的到底是真是假……不會是……有什麼人造謠生事吧?”

這韋家子弟則是哭喪着臉道:“千真萬確,是千真萬確的啊,我是剛從東西市回來的,現在……到處都在賣瓶子了……也不知怎的,清早的時候還好好的,大家還在說,瓶子今日說不定還要漲的,可突然之間,就開始跌了,先前說是二百貫,後來又聽說一百八十貫,可我來時,有人報價一百七十貫了……”

一百七十貫……

這怎麼可能,和二百五十貫相比,等於是身價一下子縮水了三成多了啊!

這是絕對無法接受的啊!

【領現金紅包】看書即可領現金!關注微信.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現金/點幣等你拿!

要知道,雖然前期世族們都囤積了大量的瓶子,可是後期大家又籌措了一大筆資金,買的可都是一百多貫的精瓷。

更重要的是,在所有人的印象之中,精瓷是不會跌價的,這也是爲什麼大家如此自信滿滿的原因,更是爲何……大家敢押注上所有身家的緣故。

而一旦……當大家意識到……精瓷原來是可以跌價的。

那麼……率先出現的,就是信仰的破滅。

這麼一個不能吃不能喝的玩意,它唯一可取之處就在於它能金雞下蛋哪。

此時,殿中死一般的沉默。

其實大家依舊還是無法願意接受這個事實。

這個事實太可怕了。

連李世民也不禁震驚了,什麼……精瓷還真能下跌的?

可就在這個時候……有人突的嚎啕大哭起來:“天哪……天哪……”

衆人下意識的看過去,這一張張既麻木,又無法置信的臉,此時又發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。

因爲嚎啕大哭的人……竟是陳正泰。

當然,陳正泰實在是沒有流出眼淚來,畢竟長安不相信眼淚。

所以……他更多的只是乾嚎。

嚎叫過後,陳正泰沙啞的聲音,一臉悲痛萬分的樣子道:“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,怎麼會如此啊……我早就勸誡過大家的,千萬不要抄告精瓷,一旦精瓷的價格高不可攀,這……這便是滅頂之災了啊。多少人的財富要毀於一旦,多少人世代的積累,一下子要化爲烏有,又有多少人……痛不欲生。可是爲什麼,爲什麼當初大家就是不聽我陳正泰一言呢,爲什麼大家非要如此,便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呢!天哪……這簡直是滅頂之災啊,我……我太痛心了,我最見不得的就是這樣的事啊……這是生靈塗炭,萬事皆休,萬事皆休啦。”

此時,許多人依舊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。

他們的臉上,還帶着幾分麻木,因爲亂糟糟的心,已經沒辦法來指導自己的表情變化了。

於是,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痛不欲生的陳正泰。

然後腦子有點沒辦法轉動了。

因爲這涉及到了一個角色的問題,這……到底誰該哭來着?

可陳正泰越發的悲痛,甚至不斷的捶打着自己的心口,心痛不已地道:“如今……大難臨頭,終於要來了……我陳正泰當初是苦口婆心,是頂着萬千人的唾罵,也希望大家能夠冷靜的啊。哎……這些日子,我唯一的事,便是不斷的祈禱,祈禱我所擔心的事,永遠不要發生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最令我心痛的事……它竟當真發生了。不成……我陳正泰應該承擔起責任,我決不能對此坐視不理,大家不要哭,也不要傷心,明日就是過年了,大家若是吃不上飯,就到我陳家去吃,我陳家擺流水席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,最近劇情,說真的,老虎是用了心琢磨的,老虎也很勤快,努力的每天一萬五,可是,月票沒有,訂閱也沒有,心痛。

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九章:敕封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
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九章:敕封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