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

鄧健得了陳正泰的鼓勵,頓時信心百倍起來。

他頷首,隨即打起了精神。

他與尉遲寶琪都到了殿中。

衆人竊竊私語,似乎都在猜測,陛下爲何要讓鄧健來此練手。

若只是單純的考驗這鄧健,似乎覺得有些不合理,要知道鄧健乃是讀書人。

讀書人只要身體還算康健即可,又何必在乎他的體魄如何呢?

當然,也有一些城府較深的,沒有與人私下密語,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殿中的這兩個人。

李二郎的性情,和其他人是不同的。

因爲有軍中的經歷,所以他對武人有很深的好感。

可是李二郎也比任何人都深知讀書的緊要,在李二郎的雄韜偉略之中,大唐絕不只是一個尋常的王朝,而應當是鼎盛到極點,對於李二郎而言,人才應當文武兼備,不會行軍打仗,可以學,可若是沒有一個好的體魄,如何行軍打仗?

一個人能夠高中舉人,甚至可以高中進士,就證明了這樣的人,有着出衆的學習能力,有了出衆的學識,方纔能學會思考!

能思考的人,體魄又強健,那麼將來大唐布武天下,自然就可以用上了。

天下任何一個名將,絕沒有一個是大字不識的,也不會有人天生下來便能打仗,這其中便涉及到了一個培養體系的問題。

這個時代,文武之間的區分並不明顯,上馬提刀,下馬治民的人大有人在。

李世民聽聞鄧健還會進行操練,心裡頗爲欣慰,他當然就想試一試鄧健了!

而尉遲寶琪這個傢伙,歷來隨扈在他的左右,正好和鄧健比試一番!

只見那二人在殿中,相互行了禮。

而後尉遲寶琪大喝一聲,隨即揚着拳頭上前,一拳便朝鄧健面門而去。

鄧健居然反應很快,側頭輕鬆地避過,不等尉遲寶琪反應過來,便發現這個傢伙,一下子欺身上來,一把抱住了尉遲寶琪,而後……雙手便箍着了尉遲寶琪的脖子。

尉遲寶琪:“……”

怎麼是街頭下三濫的把式?

事實上,鄧健可是真正有過實戰的。

當初在學而書鋪,可謂是經驗豐富了。

他貼近了尉遲寶琪,身子便如八爪魚一般,將尉遲寶琪死死地抱住。

一隻手伸出,開始扯尉遲寶琪的頭髮。

尉遲寶琪吃痛,髮髻頓時散開,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咆哮。

可鄧健撕扯得更厲害。

這尉遲寶琪,原本以爲鄧健不過是一個讀書人,自己一拳便可將其輕易打倒,可哪裡想到……這個傢伙……身子竟是格外的結實,就像一頭小牛犢子一般,雖然拳腳完全是野路子,和他這等正規練出來的人完全不同,可仗着身子好,他被鄧健撕扯着頭髮吃痛時,幾次肘擊,對方也紋絲不動。

這時候……痛得齜牙咧嘴的尉遲寶琪才意識到,自己面對的對手,遠不是自己想象中那般的孱弱。

這傢伙皮糙肉厚,氣力極大啊。

於是雙方貼近,彼此不斷的捶打對方,可這樣的打法,真就毫無觀賞性可言了。

可李世民卻看得津津有味。

只見此時,二人的身子已滾在了一起,在殿中不斷翻滾的功夫,又彼此出擊,或是用腦袋撞擊,又或是手肘彼此捶打,或是趁機膝蓋頂撞。

須臾功夫,二人已是鼻青臉腫。

尉遲寶琪雖自小練習武藝,可畢竟處於溫室之中,錦衣玉食,固然身體結實,可哪怕是此後進入宮中,也只是負責站班而已,一番打鬥下來,渾身淤青,已撲哧撲哧的喘氣。

待二人終於分開。

卻見鄧健雖顴骨腫的老高,卻是沒事人一般。

尉遲寶琪雖是狂怒的模樣,可敦厚的身體,卻胸膛起伏着,似是被激怒,卻又痛不欲生的樣子。

二人站定片刻,重新調整了呼吸。

尉遲寶琪大怒,發出了怒吼,他怒不可遏地提起拳頭再次上前。

而此時,鄧健顯然比他冷靜得多了。

畢竟他是遭受過毒打的人,此時,他卻再不欺身上前,而是同樣蓄力握拳。

二人也不閃避,拳頭各自落在了對面的身上。

咚。

尉遲寶琪一拳砸在鄧健的左胳膊上,鄧健身子一顫,面上毫無表情。

可下一刻,鄧健一拳砸中尉遲寶琪的肩窩。

這一拳卻仿如千斤重擔一般,令尉遲寶琪敦厚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了顫,那一股說不出的沉痛感令尉遲寶琪這如鐵塔一般的身體晃了晃。

而後……他似乎再也無法承受,直晃晃地躺倒了在地。

鄧健依舊還站着,這時他呼吸纔開始急促。

衆人看到此,頓時發出了驚呼。

誰也沒有料到,到了最後,二人竟是以力搏力,這名將之後的尉遲寶琪,竟是輸了。

尉遲寶琪的這一拳,挨的可不輕。他想要掙扎着站起來,心裡不忿,想要繼續,可此時,衆人只同情地看着他,心知他已輸了。

李世民見此,滿是詫異的樣子,他不由道:“好氣力,鄧卿家竟有這樣的氣力。”

鄧健慢慢的調勻了呼吸,而後艱難的擡起胳膊朝李世民行了個禮,才道:“學生的氣力,在學堂之中,不過是中等之姿而已。”

在衆人幾乎要掉下下巴的時候,鄧健隨即又道:“學生乃是貧寒出身,自幼便習慣了力氣活,自入了學堂,這食堂中的菜餚豐盛,氣力便長得極快,再加上每日晨操,夜操,連學生都想不到自己有這樣的氣力。”

這是實話。

身體都是打熬出來的,不過一般的平民,平日連蛋白質都無法得到有效的供應,越是打熬身體,對於身體的傷害越大。

可那些富貴人家,雖是營養豐富,偏偏欠缺的卻是吃苦耐勞,如尉遲寶琪這般,看上去身材唬人,可實際上……遠不如鄧健這樣的人筋骨結實。

“自然,這位校尉大人的體魄已是很強健了,氣力並不在學生之下。”

鄧健說的是老實話,尉遲寶琪畢竟是將門之後,自也是不可能太差的。

鄧健接着道:“所以學生不敢等閒視之,起初欺身上去,和他扭打,其實就是想試一試他的深淺,與此同時故意激怒他。”

“故意激怒他?”李世民恍然,他想到起初的時候,鄧健的打法不一樣,完全是街頭毆鬥的把式,他原以爲鄧健只有野路子。

現在聽了鄧健的話,李世民一臉詫異!

竟是故意的欺身上去扭打?

衆目睽睽之下,這其實是最讓人丟臉的打法,尤其是對於尉遲寶琪而言。

可……

“學生激怒他之後,已知道他的氣力有幾分了,何況他耐心已到了極限,開始變得心浮氣躁起來。於是到了第二合的時候,學生並不打算避讓他,而是直接與他硬碰硬。只是他心浮氣躁之下,只曉得出拳,卻沒有意識到,學生讓出來的,並非是學生的要害。可他只急着想要將學生打倒,卻沒有顧忌這些。可一旦他全力出擊時,學生這一拳,卻是奔着他的要害去的,這叫有謀對無謀,有備對無備,他便是身體再結實,也就完全不是學生的對手了。”

一時之間,所有人都不禁哭笑不得起來。

這傢伙的氣力大,最重要的是,皮糙肉厚,身子捱了一通打之後,依舊可以做到冷靜客觀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還有腦子,開打之前,就已開始有了一套打法,並且在打鬥的過程之中,看上去彼此之間已動了真火,可實際上,激怒的只是尉遲寶琪而已。

鄧健自始至終,都是冷靜的。

這已不只是力氣的勝利了。

而是有腦對無腦的勝利了。

李世民聽到此,不由對鄧健刮目相看。

這不正是將軍所具備的重要能力嗎?

無論任何時候,都保持清醒的頭腦,隨時能掂量自己和對手的實力,並且在合適的時間,果然的出擊,一擊必殺。

李世民開懷地大笑起來,道:“不愧是大學堂裡出來的,來,你上前來。”

鄧健於是上前。

李世民豪邁地道:“來和朕飲酒三杯。”

鄧健倒是凜然無懼,他臉上依舊還有浮腫,不過這些,他不在乎,畢竟從前什麼苦沒有熬過?

說實話,在大學堂裡吃的苦,可以說是這裡的數倍,更不用說,在入學之前他所吃過的苦,又不知是大學堂裡的幾倍了。

表面上,他是貧民出身,可要知道……其實大學堂的生源實力都是十分強的。

一羣目不識丁的人,卻生活條件困苦的人,想要考入大學堂,憑藉的不過是大學堂裡發出的幾本課文書,卻要求你通過大學堂入學的考試!

這其中就必須要這些貧民子弟們,擁有堅定的目標,能夠忍受常人所不能忍的痛苦,甚至……還需要超出常人的學習能力。

反觀似那些世家子弟,自小優渥,這學識等於是喂入他們的口裡,憑着血緣關係,便可得到他們享受的一切。這和鄧健這樣要在千軍萬馬之中殺過獨木橋的人,完全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。

張千爲鄧健斟滿了酒,鄧健一臉坦然,毫不猶豫地飲下了!

只是飲了一杯後,便道:“學生不擅飲酒,學規本是不允許飲酒的,今日陛下賜酒,學生不得不破例,只是只此一杯,便是夠了,若是再多,縱使能勝酒力,學生也不敢輕易觸犯學規。”

李世民心裡甚是滿意,一臉欣慰地道:“如此也好,似卿這樣的人才,真是難得啊!”

鄧健鼻子突然一酸,臉抽了抽。

李世民詫異地道:“怎麼,卿似有話要說?”

鄧健便行大禮,哽咽地道:“學生世代務農,爲人牛馬,此後家中遭了大災,這才流亡至二皮溝,蒙受師尊的厚愛,纔有今日!今天子口出人才難得的感慨,於學生而言,學生能有今日,實是師尊的大恩大德,陛下不誇獎師尊,而只誇獎學生,令學生惶恐難安,只覺得如芒在背。”

李世民瞥了一眼陳正泰,陳正泰則莞爾一笑,沒說什麼。

後世的人,因爲知識得來的太容易,早就不將師承放在眼裡了,還是這個時代的人有良心啊。

當然,時代不同嘛,陳正泰的要求也不高,只求等這些生員們畢業之後,別成羣結隊的打自己一頓就很滿足了。而至於鄧健這般感激涕零的,已是意外收穫了。

李世民將鄧健拉至一側,酒宴之中自是詳細詢問學堂之中的事。

其他衆臣不少人心裡難免泛酸,此時再沒有人敢對大學堂的生員有什麼微詞了。

倒是長孫無忌若有所思之後,拉扯着陳正泰低聲詢問:“吾兒是不是也如這鄧健這般?”

“我想,應該也差不多吧。”陳正泰道:“一個師尊教出來的,這一筆寫不出兩個陳嘛,那還能有什麼分別?”

長孫無忌便來精神了:“我看衝兒,不但性情變了,學問也有了,確實連言行舉止,也和這鄧健差不多。聽你一言,我也便放心了,我們長孫家,若能出像鄧健這般的人,何愁家業不興呢?”

陳正泰便笑呵呵的飲酒。

當日,酒宴散去。

李世民醉醺醺的由張千攙扶下殿,與一些老臣一面說着閒話,一面出了太極殿!

這太極殿外,早已停駐了一輛四輪馬車。

衆臣都醉醺醺的,紛紛道:“陛下,這乘輿倒是別緻,怎麼有四個輪?”

李世民只是微笑:“此奔馳也,說了你們也不懂,此中滋味,唯有朕才知道。”

說着,張千打開了車門,兩個小宦官攙李世民登車。

有人忍不住探頭探腦,見這車廂裡寬大,李世民在車中竟還有轉圜的空間,一時也不知這車是什麼,心裡只是覺得怪異,你說這後頭的車廂這麼寬大,還有四個輪,咋只有一匹馬拉着?

可李世民入座之後,車門已關了,衆人卻只好抱拳行禮,恭送李二郎回後宮去。

還有人心裡仔細的回味着,這陛下說什麼奔馳,這又是什麼緣故?

一時之間想不明白,卻見那馬車隨即平緩行去,絲毫沒有任何阻力一般。

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九章:敕封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
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九章:敕封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