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

韋玄貞在地上打了一個滾。

出身於世族韋家,身爲韋家家主,他這輩子都不曾受過這樣的侮辱。

而在百官眼裡,陛下今日可謂是兇相畢露!

他們甚至可以毫不懷疑,現在誰敢阻攔陛下,陛下定會毫不猶豫地親自拔出刀來,將人砍爲肉醬。

短短三年,人們已經習慣了李世民待人的和顏悅色,也慢慢的適應了陛下是一個寬宏大量,總能適當做出妥協的人。

可是現在……這一幕,卻讓他們驟然想起了當初這個皇帝親自上馬,在敵陣中殺的七進七出,也看到了在玄武門裡,策馬伏擊太子衛隊,身先士卒的那個人。

於是,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了,竟是大氣不敢出。

房玄齡和杜如晦等人,也沒心思去顧及眼前這個御審了。

這御審確實很重要,甚至可以說,表面上只是一場鬥毆,可實際上,牽涉甚廣,這分明影響到了所有世族的利益。

可如今……房玄齡和杜如晦已將這件事徹底遺忘了,相比於畝產千斤,那狗屁的御審還算個什麼?

房玄齡非常清楚畝產千斤意味着什麼,若是當真能夠實現,那麼……自己必定也可隨之名垂千古,可以成爲千年來最富盛名的賢相。

因爲在經歷了數百年的戰亂和困苦之後,糧食將增產到極致,數倍的糧食增產,就意味着朝廷的國庫將塞滿數不盡的糧食!

到了那時,用兵、賑濟這數不清的事,都已不在話下了。

而至於韋玄貞,此刻已沒有人理會他了。

甚至許多人覺得,韋玄貞這個傢伙現在已是個多餘的人!

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攔在這裡做什麼,你下賤不下賤!

大家都沒心思了,哪怕是今日想要看陳正泰笑話的人,也沒有了絲毫的心思。

他們現在心心念唸的只有……畝產千斤啊。

這不會是騙人吧?

這可是欺君之罪啊!

大家帶着迫不及待的心情,都急匆匆的出了明倫堂。

李世民卻覺得腦袋暈乎乎的,見了日光,更是感覺這個世界變得不真實起來!

他感覺自己的腳踩在了棉花上,此時他想起了什麼,回頭道:“陳正泰,你那莊稼在何處?”

陳正泰便道:“請陛下隨我來。”

“當真是千斤?若是沒有千斤,朕一定治你欺君之罪。”

李世民聲音嚴厲而緊迫,他十分害怕,到頭來都是一場空。

這就好像,一個在大漠之中幾乎要渴死的人,你擺了一壺水在他面前,此刻他已生出了求生欲,心中狂喜,而後你告訴他,其實我是在逗你的,壺裡沒有水。

而此時,陳正泰的心裡其實是有些發虛的。

其實……他只知道土豆的理論產量非常高,此前經過了幾次培苗,也可以確定,確實能種植出大量的土豆!

可真正進行試驗田來耕種,卻是第一次,鬼知道能不能湊足千斤之數。

自己登山包裡帶來的土豆,按理來說,應該是千年之後最好的品種,有耐寒、耐旱,能應對一定的蟲害,並且產量高的特點。

只是……話是這樣說,可他也知道南橘北枳的道理啊。

若不是因爲這一次御審,陳正泰還打算再多耕種幾輪,看看實際效果,這纔是最謹慎的做法,可現在……顯然已來不及了。

陳正泰想了想,比較保守的咳嗽道:“恩師……這個……這個……學生盡力而爲之。”

李世民一聽,心沉了下去,這傢伙……真的爲了脫罪,敢欺君?

後頭的百官聽到這番話,尤其是見陳正泰底氣不足的樣子,頓時也恍然了。

對呀,世上哪裡有什麼畝產千斤的玩意?這糧食要是能畝產五百斤,都可以報祥瑞了!

而畝產千斤,千年以來所未有,就算是上古的典籍裡,也不曾出現過。

陳正泰這個狗東西……

陳正泰還是領着大家到了試驗田,他雖是有着幾分不確定,可萬一真的實現了呢?

這試驗田是用培土隆起,中間乃是田埂,大致這裡種植了數畝莊稼。

每一畝地前都掛了牌子,做了標記。

附近還特意的挖了壕溝,將這幾畝地圈起來,防止有人隨意出入,甚至在這裡,還有專門的人進行看守。

此時,土地上已覆蓋了大量的枯黃植物。

這是土豆生於地面的枝葉已枯萎,放眼看去,很是殘破。

李世民只看到了葉子,卻不見果,不由皺眉起來:“這馬鈴薯的果實在何處?”

“在地裡。”陳正泰老實的道。

李世民道:“現在已成熟了嗎?”

“已經成熟了。”

李世民頷首點頭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這馬鈴薯地,竟是發現,自己此刻已將所有的事都忘了,他全神貫注的道:“給朕收割,來人,丈量出一畝地來,朕要親眼看着它收割出來。”

李世民一聲令下,連忙有人取了長繩來,開始丈量,等量出了一畝地,再將這土地圈起之後,陳正泰便指使着農學館的文吏以及農夫們開始動手。

對於如何收割,他們早就耳熟能詳。

事實上,馬鈴薯收穫比之尋常的穀物收割起來容易得多。

數十個人早就拿好了各種盛具,接着進入地裡,便開始輕輕刨土,而後便見從土裡露出了一個個如拳頭一般大小的馬鈴薯,人們毫不費力的將這馬鈴薯撿起,丟入盛具。

隨着地裡的土一點點被刨開,放眼看去,這地中浮土之下的果實,層層疊疊,個頭都不小!

這時候,李世民的神色更顯得有些緊張。

百官們已開始議論紛紛起來。

李世民似乎對於農學館還不全然放心,朝張千使了個眼色,張千會意,親自指揮着宦官們去取大稱來。

而後……他們擡着稱,將所有收穫上來都土豆進行承重。

“陛下,三十二斤……”

“六十九斤。”

每稱一次,宦官們都需呼喚一聲,他們心知陛下此刻急於知道結果,所以一點表現的機會都不願意浪費。

李世民依舊佇立不動,目光依舊在地裡的土豆上!

這是天大的事,他需死死的看着,不願出現絲毫的作僞。

要知道,歷來地方州牧們,爲了虛報自己的政績,都愛在這作物上頭作僞,而後大張旗鼓的宣告大唐出現了吉兆,又或者是祥瑞。

而今日……李世民親自監督,他想看看……這一畝地裡,到底能種出多少糧來。

“一百三十七斤。”

說到大唐的斤,其實相當於後世的六百克,所以分量要比這個時代要高一些。

當唸到一百三十七斤的時候,李世民眼裡更顯激動起來。

因爲他看到……還有許多馬鈴薯沒有收穫,再過一些時候,這產量就要超過尋常小麥和稻米的產量了。

“三百二十斤。”

宦官們已是氣喘吁吁起來,他們擡着大稱,不敢馬虎,此時額上已全是汗液。

韋玄貞捱了打,依舊不服氣,卻還是灰溜溜的跟了來,他想看看,陳正泰是如何欺君罔上的!

可看着眼前的這一幕,他渾身就如遭雷擊般,臉色一片蒼白,甚至感覺到兩腿發軟。

這臭小子,到底走什麼運,難道……天要亡我?

房玄齡和杜如晦已開始低聲議論着什麼了。

“五百三十九斤……”

李世民聽到這個數目,整個人戰慄。

他親眼去查看那些稱重過的土豆,拿着一個土豆,捏在手裡,像捧着寶貝似的,這是朕的……是朕的啊,朕若是得了此作物,十年,只需十年,便可讓自周天子以來的所有君王,都在朕面前黯然失色吧。

從此之後,還有誰還會記得玄武門之變,還有誰會記得太上皇將皇位禪讓給了朕?

他們只會知道,朕乃千古第一君,古之聖君,在朕這豐功偉績面前,也需黯然失色。

他的手不斷的在土豆的表皮上摩挲着,眼睛依舊還直勾勾的看着那一壟馬鈴薯地。

農夫們還在地裡賣力地幹活,刨出了一個個土豆,這土豆……就像是取之不竭一般。

“七百五十四畝。”又一道叫呼聲……

要達到千畝了。

實際上,對於這七百五十四畝,李世民已經十分滿意了,不……是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。

百官之中,突然有人跪倒在地,嚎啕大哭起來:“上天有德啊,上天有德啊……”

此人太激動了,已完全的精神失常,七百多斤啊,一畝地七百多斤,這意味着什麼,意味着原來可以養一戶人家的土地,現在卻可養三戶。

在以農爲本的時代,這幾乎是神蹟,莫說是增產數倍,便是增產一兩成,若是放在上古時代,這樣的人,也是可以和神農、黃帝相媲美的。

這天下,已經飢餓了太久了,飢餓的記憶,已經自上古貫穿至今,幾乎每一代人,都有飢餓的印記!

每年數不清的人,因爲糧食而生生的餓死,庶民們的臉上,永遠都離不開那種營養不良的菜色,可見糧食對於這廟堂,還有尋常的庶民而言,有多麼的重要。

只是陳正泰不禁在想,爲啥是上天有德?

這就有點不太厚道了啊……這馬鈴薯,是我種的呀。

“九百七十四斤。”又一道叫呼聲!

李世民已覺得自己受到了大大的刺激,他渾身血液沸騰,可對他來說,也只有在沙場上,才曾有過這種激動的要眩暈的感覺。

他身子竟有些搖晃,於是大手猛的拍在了陳正泰的肩上,這才穩住了自己的身軀。

百官們已窒息了,他們現在連呼吸都已停止一般。

“一千一百三十一斤……”

此時,數字已經變得不重要了。

地裡的土豆越來越稀疏,可農夫們還在拼命的翻找着浮土,希望將漏網之魚拾取出來。

可對於所有人而言,這已是天文數字,夠了,夠了,數目若是再加,心臟要無法承受了呀。

“一千二百二十九斤。”

這是最後的數目。

一千二百二十九斤是什麼概念?這是這個時代尋常作物產量的近六倍,原來養一戶人家的地,現在可以養六戶人口了。

噗通,房玄齡跪下了。

大唐的禮儀之中,除非特殊的情況,大臣是不需向皇帝行跪拜之禮的!

可此時,房玄齡可謂是激動過了頭,直接跪在了塵土裡,他仰頭,看着高大的李世民,眼淚已滂沱而出!

此刻,他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,什麼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鎮定,什麼不形於色的氣度,此刻統統見鬼去!

他控制不住地哽咽道: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我大唐盛極有望啊。”

這話聽着有點誇張了,可這絕對不是虛言,也不是騙人的。

糧食莫說增產六倍,就算只是增產一倍,朝廷就足夠將軍隊的規模增加三倍以上,將戰馬擴充至五倍了。

何況……

房玄齡繼續道:“自此之後,天下再無饑饉,此全賴上天厚德,陛下鴻福。”

於是,一個個人學着房玄齡的樣子跪下,有人喜極而泣,有人哭完了又笑,有人若癡呆狀態。

那韋玄貞覺得眼前一切都不真實了,腦子渾渾噩噩的,最後身子一歪……直接栽倒在地。

他現在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。

自己的侄兒被打了,韋家的逃奴被陳正泰包庇……這些還重要嗎?這些就是屁,當初以爲是天大的事,現在卻是渺小到了極點,這也配和這馬鈴薯相提並論?

想到這些,韋玄貞終於找到了點力氣,然後跪着……他滿心的戰戰兢兢起來。

此時,他的心裡只有一種惶恐的感覺。

他甚至覺得……就算今日陛下將他直接誅殺了,這天下的臣民在這個時候,也絕不會有人爲他說一句話!

韋家顯赫了數十代,這顯赫的家業,哪怕是到現在徹底被滅族,此刻也絕不會有人給他們說一句公道話。

他叩首,急切之下,忙道:“臣萬死,萬死……陳……陳郡公打臣侄,打得好啊,打得好,打得好。”

韋節義見了自己的叔父如此,也懵了!

今日震撼的事太多,而此刻,他眼裡都是奪眶而出的淚水,這……就是努力……就是奮鬥吧。

陳兄果然沒有欺我啊,人果然只要努力和奮鬥,就可以作出無人可以匹敵的大功業,陳兄……我想和你一起努力……

李世民深吸一口氣,他閉着眼,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人,可他沒心思去管顧房玄齡等人,他的目光,又落在了那一筐筐的土豆上!

他此刻極力使自己冷靜,而後纔看向陳正泰,臉色異常嚴肅的道:“若是此物當作主食,可行嗎?”

陳正泰很認真的點頭:“陛下,可以的。此物營養豐富,便是尋常的白米,也未必有它好,當然……這還要看個人的習慣。”

這是實話,在後世,美洲和歐洲人都將這馬鈴薯當作主食,馬鈴薯因爲含有大量的澱粉,所以能爲人體提供豐富的熱量,且富含蛋白質、氨基酸及多種維生素、礦物質,尤其是其維生素含量是所有糧食作物中最全的,當作主食,完全沒有問題。

而至於口味的問題,這倒不必過多去擔心,大家連飯都吃不起了,你偏愛不偏愛白米,和這根本沒有任何關係。

何況這玩意,只要在老祖宗們的手裡,肯定能發揮各種想象力,弄出幾十上百種吃法都沒有問題,總會有一款適合你。

李世民總算輸出了一口氣,心裡有着莫大的喜悅,連連點頭道:“好,好,好得很哪,若如此,朕就放心了。”

他下意識的將土豆放在自己的鼻下嗅了嗅,將這土豆當作珍寶一般,歡喜的道:“不錯,這莊稼確實是價值連城,價值連城啊,朕寧願將長安和洛陽拿來換取此物,更莫說是百萬金了。”

陳正泰嚇了一跳,連忙道:“恩師,就算恩師要拿長安和洛陽來換取這莊稼,學生也不敢收啊。”

李世民瞪了陳正泰一眼,他此刻情緒很激動,所有任何的喜怒都變得極化了:“朕不過是以此類比,怎麼,你還真想要長安和洛陽?”

陳正泰渾身抖了抖,頓時覺得自己脖子涼颼颼的,這是你自己說的呀,你特麼的要打個比方,爲啥不事先提一下,搞得我現在反而被動了。

陳正泰正色道:“恩師,這作物雖是學生所發現,可沒有恩師的言傳身教,又怎麼會有學生呢?所謂飲水思源,說到底,這作物既是學生的,也是恩師您的啊,只怕是恩師的愛民之心,感動了上天,因而上天賜下了學生,便是爲了來給恩師獻上此物,恩師要取便取,爲何要說換呢?恩師這個換字,真是寒了學生的心,原來在恩師眼裡,只取這區區的馬鈴薯,竟還要用換字,難道恩師與學生的師生之情,竟是可以用這區區馬鈴薯可以取代和替換的嗎?恩師以後若是再提及換字,學生固然對恩師尊敬有加,也不禁要違逆恩師了,這是恩師對學生的羞辱啊,學生一定要仗義執言,批評恩師竟將君臣、師生的情分,看的如此不值一錢。”

…………

推薦一本書,桐棠的《霍格沃茨萬事皆三》,這本書原名是《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》!

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九章:敕封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章:吃了嗎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
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九章:敕封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章:吃了嗎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