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

長安城裡,足足鬧了兩個多月,陛下巡行的事,竟也一點動靜都沒有。

倒是此時,李世民特意將陳正泰詔入了宮中來!

見了陳正泰,李世民卻是踟躕不言。

陳正泰默了半天,只好先開口道:“陛下……”

李世民才恍然回過神來,朝他笑一笑:“此前,朕本以爲,你說的那個人乃是裴寂,可現在看來,卻是朕想差了。”

“陛下的意思……”陳正泰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李世民。

李世民道:“朕對外宣稱要巡行朔方,表面上是兩萬軍馬護衛。可是背地裡,卻命那裴寂預備三千人馬的口糧。你可知是爲何?”

陳正泰其實也想過一些可能,只是這些事畢竟沒有確鑿的證據,所以索性也不會去多想,便下意識的道:“陛下此舉,想要引蛇出洞,當初陛下巡行揚州,便是背地裡去的,所帶的人馬不多。現在大張旗鼓的要去朔方,朝中反對的聲音極大,所以陛下是要給裴寂製造一個假象,即陛下可能私巡,因而只需帶着三千精兵出關即可。因此陛下才秘密調動了三千人至邊鎮,又一副深居簡出的樣子,讓他誤以爲,陛下大張旗鼓巡行是假,真正的目的,卻是和當初揚州一般,私巡大漠。”

李世民頷首:“正是,這是密旨,只有朕與你,還有張千,再就是裴寂知道了。朕在想,裴寂此人,倘若當真是你說的那個人,那麼……若是朕私下出關,被他的人所擒獲,此人豈不是又可謀取大利了?你陳正泰重建朔方,能讓他如鯁在喉,而朕這些年來,天下開始大治,遲早要橫掃大漠,甚至可能察覺到裴寂的罪責,他對朕如何不是如鯁在喉呢?所以朕一面如此佯動,做出一副朕其實已經暗中出關的樣子,一面呢,卻又命百騎胡人各部打探,可是……迄今爲止,胡人們一點異動都沒有,正泰,看來你我是想岔了,至少裴卿家是絕無可能的,他這些日子,還是如往常一樣,每日提籠逗鳥,日子過得很是平常,他老了,是頤養天年的時候了。”

陳正泰不禁苦笑道:“是啊,起初的時候,兒臣也是懷疑他的,可現在看來,可能真是誤會了。只是……若不是他,又能是誰?”

“誰都有可能。”李世民神情認真地道:“便是你們陳家,也脫不了關係。”

怎麼又提到他家,陳正泰表示很冤!

見陳正泰哭喪着臉,又要哀嚎,李世民立馬壓壓手道:“固然現在還沒有找到這個人。只是……朕已下旨,說要巡行朔方,朕既開了金口,豈有不去的道理?朕思來想去,還是該去一趟纔好。只是現在天下人反對的厲害,確實也不宜大張旗鼓。太子那裡,朕已招呼過啦,自然會令他監國,朕去朔方看幾日便回,也不必興師動衆。”

陳正泰倒是擔心起來,便忍不住道:“草原之中,確實兇險。”

李世民大笑道:“這算的了什麼呢?你可知道當初朕臨陣,每每都只帶幾個扈從,靠近敵方的營地觀察敵情?這天下,誰能傷朕?只要朕坐在馬上,即是萬人敵,你不必多心。”

這種話別人說出來,可以叫吹牛逼,亦或者是目空一切。

可自李世民口裡說出來,居然一丁點的違和感都沒有。

陳正泰便再不好說什麼了,畢竟自己只是區區凡人,岳父大人的事,自己也不懂,岳父大人要做什麼,他更是攔不住!

此時,長安城裡已經匯聚了不少舉人,衆人議論紛紛,其實從各道來的舉人,初來長安,大多是興奮的,想着明年開春便要科舉,而到了那時,憑藉着自己的錦繡文章,便一舉成名天下知,這幾乎是每一個讀書人的夢想。

對於長安城,他們覺得一切都是新奇的,當然……高傲的讀書人們,總難免會有許多的議論,大家呼朋喚友,彼此結交,很快打成一片之後!

來了長安,才知道了關於大學堂的事,心理震撼於大學堂的實力之餘,也不免心裡生出忌憚之心,可內心深處,他們認爲讀書不該是大學堂這樣的,讀書固然枯燥,可似乎大學堂這般……便有些功利性過強了。

說來也奇怪,人的性情最難捉摸之處就在於,分明芸芸衆生,都是爲名利奔忙,有人爲科舉而千里迢迢趕考,日夜讀書。也有人爲了做買賣,而揮汗如雨,錙銖必較。可越是如此,這樣的人,偏又愛說自己不慕名利,斥責別人有功利心。亦或者自詡自己並不愛財貨,一副人高於衆的模樣。

名利被這樣的人佔據了,便免不得要標榜點什麼,不但該得的好處,他們一文都不能少,可與此同時,他們還要佔據道德上的高地。

就在讀書人們議論紛紛的時候。

李世民卻已帶着上百鐵騎,分爲三路,清澈從簡地出了宮城,而後……他抵達了二皮溝。

二皮溝比之從前地方,多了幾分煙火氣,這裡行走的,大多都是商賈和匠人,過往的人們都是腳步匆匆,不願多做停留的樣子,甚至這裡人行走的步伐,都明顯的比長安裡的人要快上不少。

此時還是上工的時間,所以街道上行人寥寥,不過遠處的許多工地,都是喧囂一片,靠着大學堂,一片片的宅邸正在修建,塵土漫天。

某種程度而言,在李世民看來,此地相比於長安城而言,是有些不太適合人生存的,塵土太多了,可依舊有人蜂擁而來,似乎都想在這一片土地上,尋覓自己的出路。

李世民坐在馬車裡,專注地看着街頭的景象,張千則坐在車廂的角落裡,專職伺候。

突的,李世民開口道:“這木軌,不知鋪設得如何了。”

張千便恭謹地道:“奴聽說,已經鋪了數百里了。據說他們是分段施工的,數千上萬人,分頭並進!這邊源源不斷的生產木料,那邊則源源不斷的鋪路,進程倒是快的很,只是聽說花銷十分巨大,每日就好像是將錢丟進水裡一般。”

李世民聽到這裡,不由苦笑着道:“是啊,這麼多的錢啊!這可是近百萬貫,整個朝廷,一年養兵的錢糧,也不過如此了。正泰行事,歷來如此,風風火火的……他還年輕,不曉得錢的珍貴,揮霍無度,說到底,還是掙錢太容易了。”

一說到掙錢太容易,李世民心裡就不禁泛酸,最後苦笑搖頭。

張千小心翼翼地看了李世民一眼,便順着李世民的話道:“這倒是確有其事,其實奴實在想不通這木軌有什麼用,說是上頭能走車,可是這道路上,難道就不能走車馬了嗎?實在是多此一舉,奴不是想說駙馬的壞話,實在是……看着這樣花錢,太讓人心疼了!陛下登基以來,大唐百廢待舉,正是用錢的時候,這些錢,用在什麼地方不好啊……”

李世民卻是拉下了臉,道:“好了,不要再說了。”

張千顫慄,忙道:“奴萬死。”

李世民則久久繃着臉,他覺得張千這個傢伙,說的這番話,頗有幾分火上添油的味道,讓他本能的生厭。

不過細細想來,張千的話是有道理的。

本來就能走的路,非要在路上鋪木軌,是吃飽了撐着嗎?

有錢也不是這樣糟蹋的!

當初的時候,李世民就覺得心疼,現在舊事重提,更令他有些不快了。

李世民心情鬱郁起來,不過很快就與陳正泰會合了。

陳正泰自是早已準備好了行裝,其實他對朔方,也是滿懷着期待。

畢竟爲了這個地方,他耗了不少的心力、人力、物力,更別說這朔方……可是陳氏的未來,千百年之後,人們對孟津陳氏的印象,可能再不是孟津了,而是朔方陳氏。

陳正泰爲整個陳氏家族,鋪設了一個未來,家國天下嘛,若說一個人只一心爲國爲民,脫離了低級趣味,這也有些過了頭,人要有公心,卻也需有私慾!只是……陳正泰盡力將家族的未來,與天下蒼生的未來捆綁在一起而已。

在朔方投入了這麼多,陳正泰自然也想去看一看的。

於是,陳正泰與李世民碰了頭,君臣也沒有太多的寒暄,陳正泰直接領着人,馬不停蹄地到了一個臨時的車站。

這車站乃是專門爲木軌修建的。

而後讓人卸下李世民的行裝,這行裝不少,上百個禁衛,加上李世民的日用之物,足足有三萬斤之多,前前後後,有七十多輛車裝載着。

勞力們卸下了貨物,便開始裝上木軌上停放的車馬上。

李世民從四輪馬車上下來,便也站在站臺上,他看見這地上鋪設的木軌,只見這些木軌上,停着一個個特製的車廂,因爲還只是在裝載貨物,所以還未套上馬,一個個車廂都是四輪的結構,車廂的體積頗大。

勞力們拼命的將貨物裝載進去。

只是……李世民本是對木軌沒有絲毫的興趣,卻也發現了一些異樣,於是道:“正泰。”

“兒臣在。”陳正泰笑呵呵的迴應。

李世民奇怪地道:“裝這麼多?”

他所謂的多,其實是有道理的。

此前三萬斤的行裝,尚且馬拉着如此的吃力,可這些勞力們呢,卻絲毫不顧忌重量,原本該七十輛車裝載的貨物,居然只十輛車便將行裝統統堆放了上去,這顯然對於李世民而言,就有些匪夷所思了。

從前七輛車裝載的貨物,就裝在這麼一輛車上,行嗎?

“這馬,吃得消嗎?”李世民忍不住問!

這是實在話。

馬是有負重的,李世民固然知道陳正泰的四輪馬車確實裝載的重量要多不少,可現在……裝的是太多了。

陳正泰自信滿滿地道:“陛下放心,這都是區區小事,到時便知道了,還是請陛下先登車吧。”

張千則在四處的張望,陛下帶着百來個禁衛來,不過此前張千是比較放心的,因爲他曉得此次陳正泰也會同行,這關外,乃是陳家的地盤,陳正泰少不得要安排數百上千個護衛,隨行保護的。

可是現在看陳正泰這個傢伙的樣子,好像只他和薛仁貴以及十幾個護衛過來,再就是一些馬伕了。

這不大對吧?

他張口想說什麼。

陳正泰卻已將李世民引進了一個巨大的車廂!

只見這車廂裡,佔地不小,居然足以容納十幾人,裡頭竟還專門進行了陳設,四周都是木壁,地上鋪上了毯子,與車廂固定的桌椅,也都是現成的,看着令人感覺整潔舒服!

只是瞧這大車的樣子,放在其他地方,只怕沒有五六匹馬,也是別想拉動的。

李世民走進去,視線在這車廂裡轉了一圈,覺得寬敞無比,不由道:“朕還想騎馬急行呢。”

陳正泰就笑道:“在這裡,比馬上舒適,速度也並不慢的。”

李世民坐下,早有人給他奉了茶,他呷了口茶,卻道:“幾時成行?”

“現在就可以。”陳正泰隨即就道:“陛下稍待片刻,兒臣……這便去吩咐一聲。”

李世民頷首,覺得這行程有些快了。

人和馬並不是機器,正因爲如此,所以任何一次長途的旅行,都需有完全的準備!

李世民是帶兵出身的,自然曉得兵馬未動,糧草先行的道理。因爲人和馬都需吃喝,沿途的衣食住行,一樣都需事先準備。

可到了陳正泰這裡,這出關的上千里路,看着倒像是出城踏青一般,興之所至,說走就走?

李世民是沉穩的人,雖是心裡狐疑,不過他並沒有立馬提出自己的疑問,只是一面喝茶,一面等着看陳正泰想故弄什麼玄虛。

倒是一旁的張千不禁道:“陛下,奴覺得這樣不穩妥,是不是推行一下陳駙馬,否則……”

李世民淡定地道:“再看看吧。”

“喏。”張千不敢再說什麼,他方纔已惹了陛下不快了,生怕陛下又對自己大怒,所以只好賠笑:“那就……再看看。”

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
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