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

可李世民發了話,李承乾是不敢拒絕的。

他本是指望陳正泰幫自己轉圜一下,可陳正泰卻在這個時候沒有吱聲,於是只好乖乖吩咐了宦官。

很快,宦官便抱着一沓賬簿來。

李世民顯得很有興趣,他讓人將賬簿放在案牘上,而後跪坐下,李世民雖對經營一竅不通,可是看賬的本事可非常驚人,他直接略過那些密密麻麻的賬目,尋找自己想要尋找的數據。

老半天的埋頭之後,他擡起頭來:“上月的盈利乃是二十三萬貫?”

李承乾頓時臉垮了下來,還以爲這麼多的賬目,父皇一定看不明白呢。

李世民隨即冷哼:“看來在朕面前,你沒有說實話啊,不是說一個月,才十萬的盈利嗎?”

“這個……這個……賬不是這樣算的。”李承乾忙道:“這只是毛利……”

“少來。”李世民道:“你以爲朕看不懂,這是純利!”

李承乾終於老實了:“父皇,不能只看掙錢,還得看花銷啊,接下來,還要投入不少錢呢,比如……爲了未來的擴張,下月需興建十一個報亭。還有,淘糞車也需更換一些。除此之外,便是衣物了,這衣物影響乃是廣告收入,所以兒臣在想,不能讓他們穿青衣了,得讓每一個人,走在街上引人注目,才能吸引人,因而已託付了紡織作坊,裁剪一種全新的新衣,走在大街上,能一眼讓人看出來,只有這樣,再張貼和縫製廣告標記上去,客商們才肯給錢。”

“噢,還有這自行車,兒臣已下單了一萬輛,未來……還需繼續定製,將來還要涉及到維修和零件更換。再有……就是需新設郵筒。這些……哪一樣不需花錢呢?到了明年,若是鐵路能修通,兒臣甚至還需讓人前往朔方和西寧開拓業務。對啦。還有洛陽和揚州,這也是兩座大城……”

李承乾似乎還覺得不夠:“現在正是這買賣需要擴張的時候,不將這駐點覆蓋到每一個角落,就辦法開拓新的市場,而這些……統統都是錢哪。”

李世民道:“這和欺君罔上是兩回事,朕非要罰你不可。”

李承乾:“……”

陳正泰站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咳嗽:“陛下啊,兒臣以爲……殿下這樣做,也是情有可原,畢竟……前些日子,查抄的太過分了。陛下一方面希望太子殿下能苦民所苦,可現在殿下所做的事,不正是如此嗎?天下這麼多的乞兒和流民,若是不安置他們,他們就成了我大唐的禍源,殿下將他們召集起來,給他們衣穿,給他們飯吃,讓他們有微薄薪水可領,這何嘗不是大德呢?陛下想要讓殿下獨當一面,便非要讓他自己做一些主不可,如若不然,太子殿下便再有火熱的心,也要被澆熄了。”

李世民瞪陳正泰一眼:“你在教朕做事?”

“哈。”陳正泰立即露出人畜無害的樣子:“沒有的事。兒臣細細想來,陛下也說的對。太子殿下縱有千般的不滿,可是欺君罔上,終究是大罪,所謂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此乃天理也,若是不稍加懲戒,今日之小過,明日就要釀生大過了,決不能讓太子殿下繼續思想滑坡下去,一定要好好嚴懲,才能給殿下一個教訓,我看至少也要罰殿下五十萬貫纔好,要不,一百萬貫也成。”

李承乾方纔還感激涕零,轉過頭見陳正泰毫不猶豫將自己賣了,心情便如過山車一般,一下子到了雲端,一下子便又落入了地獄。

李世民隨即道:“罷了,這一次就算啦。”

似乎……陳正泰的話還是起了一些效果,李世民道:“不可有下次。”他低下頭看着這賬目,觸目驚心,太可怕了,這些零零散散的所謂業務,居然有如此的暴利。

其實李世民並不知道這些業務,幾乎是後世許多業務的雛形,而這些業務若放在後世,足以誕生幾個巨頭了。

現在還只是初創期呢,業務還未真正拓展開,若是將來隨着鐵路以及其他的便利,拓展開來,再加上源源不斷的人脫離農耕,進入作坊,隨着工商的發展,這些業務,都將水漲船高。

李世民此時倒是滿意了許多:“朕許多年前,就曾見識過你這買賣,不過當時,並沒有過於關注,可萬萬沒想到,這些年你竟不聲不響,將事情做成了,由此可見,孺子可教。朕方纔心裡還在想,每日見你神魂不屬的樣子,卻不知成日是不是在東宮遊手好閒,不曾想,你還是肯做一些事的。事無大小,重要的是是不是肯沉下心去做,太子今日,倒是令朕刮目相看了,朕心甚慰。”

李世民難得的誇獎了李承乾一通。

這在李世民看來,確實是很難得的事,想那李祐,和李承乾相比,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。

李承乾莫名其妙的得了一頓誇獎。

李世民隨即目光落在那幾個惶恐不安的青衣人身上,饒有興趣的道:“爾等平日都在給太子做事?”

一個青衣人戰戰兢兢的道:“是。”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草民……草民王四。”

“王四……”李世民失笑,這名兒不雅,不過百姓們取名都很隨意,畢竟絕大多數人,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。

李世民猛地想起什麼:“王四,你識字嗎?”

“草民此前務農,後來家裡遭了災,來了長安,因爲沒有一技之長,因而流落街頭,是太子殿下收留了草民,草民以前不認得什麼字,不過……後來倒是勉強能認得幾個了,就是不多。”

看這個王四的舉止,居然應對還算是不錯,可見這傢伙已經慢慢見過一些世面了。

想想一個行將餓死的流民,能有今日……倒是令李世民心裡頗爲安慰。

他突然皺眉,厲聲道:“你方纔說,太子比你親孃還親,這話是有的嗎?”

“陛下明鑑,這是肺腑之言哪。”王四嚇得臉色變了:“俺親孃因爲俺家快餓死了,所以早早便改嫁走了,太子殿下卻活了俺的命,當然比俺親孃還親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陡然之間,李世民突然發現,這些人……也未必就是卑鄙小人。

這些穿着青衣的,絕大多數都是失地或者是失去了生計的百姓罷了。

於是李世民臉色頓時緩和:“原來如此,你的手爲何藏在袖裡?”

原來這王四的一隻袖子,卻是空蕩蕩的。

王四忙道:“逃難的時候,遇到了山賊,斬了一條胳膊,僥倖才活下來。”

李世民不禁生出了同情之心,他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麼。

王四便紅着眼睛道:“正因爲失去了一個胳膊,是個廢人,根本沒有人僱傭俺,所以到了長安,只能乞討度日,有了上頓沒有下頓,成日挨餓受凍,後來太子殿下,招攬了俺,讓俺在路邊,支起了一個攤子,俺只有一隻手,可是照看一個攤子卻是夠了的,專門駐點負責聯絡。到了後來,這攤子又變成了報亭,一邊賣報,一面蒐集沿街路人要發出去的信件還有一些跑腿的訊息,後來因爲幹得好,便將俺提到了十三當家的位置,專門負責報亭的業務。”

原來還是……當家的。

李世民一時無語。

王四卻道:“我是個無用的廢人,本來以爲,遲早要餓死在街頭,若不是太子殿下看俺可憐收容俺,讓俺有一個生計,此後又熟悉了業務,將俺提拔到了當家的位置,俺心裡……不知對殿下有多感激,俺來了長安,還娶了媳婦,置辦了宅子,宅子雖小,卻也有了個遮風避雨的地方。不只如此,俺現在也勉強讀了一些書,識了一些字,更學了一些計算……太子殿下於俺有活命之恩,便是現在教俺去死,俺也不皺眉頭。”

他說的很樸實。

而在此時,李世民頓時覺得方纔的肉麻吹捧,其實並沒有他想象中的誇張了。

李世民不由道:“這樣說來,許多人都似你這般,患有殘疾的?”

“有不少。”王四道:“若不是因爲這個,來了這裡,何至於淪落到這個地步,也有不少青壯,他們都是負責跑腿的,反正在咱們這裡,缺了胳膊少了腿的負責看報亭,有勁的負責跑腿,聰明的就教他們簡單的識字,而後讓他們分揀書信和餐盒。分揀之後,還要負責做上標記。畢竟大多數人還不識字,因而,都有規矩的,譬如,這地址是平安坊,就做一個平安坊的標記,在三步街,於是後頭再做一個標記,而後再標記號碼。如此一來,這跑腿之人,不需要識字,只需記住各坊還有各條街道各處作坊的標記,便可將東西送達。”

“這麼多,記得住?”李世民想不到,對方竟是這樣的土辦法。

王四倒是認真的道:“其實很簡單的,因爲每一塊區域,都有專門負責的人,收揀信息的專門做標記,而後送各坊的人員,只需要記住每一個坊的標記就好,譬如蒐集了平安坊的東西,一起送過去,到了地方,會有專門平安坊的人員去跑腿,這些平安坊的人,則只需記住自己平安坊各街的標記。大家各自記各自的,這樣也不怕亂,而且各處區域,多跑幾次,大家便熟悉了,讓老人帶幾日新人,便可勝任。”

李世民聽罷,恍然大悟。

他萬萬沒想到,這些人居然發揮了這麼多土辦法。

【看書福利】關注公衆..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每天看書抽現金/點幣!

而很顯然,越是這種辦法,恰恰是最有效的。

“你從前在報亭的時候,一月有多少錢?”

“不多,只有一貫。”王四很老實的道:“不過,殿下在各處街坊,購置了不少堆放信件的宅子,這些宅子既是用來辦公,也給沒有住處的乞兒和流民們容身,只要入了我們這個行當的,夜裡的時候便都可去那裡住下,吃的也有……按着人數發口糧。所以……平日沒有什麼花銷,而且也有遮風避雨的地方,能吃飽飯。”

李世民聽到這裡,便再沒有詞兒了。

他突然覺得自己的問題很可笑。

李承乾這個傢伙,能驅使三萬多人給他賣命的幹活,讓這些人井然有序,各司其職,當然不可能讓這些人風餐露宿,畢竟……皇帝都不差餓兵呢,太子又算老幾?

“明白了。”

李世民點頭,此時心裡頗爲欣慰,能組織三萬人,且讓這些人死心塌地,這樣的人……其實已算是很有能力了,放出去做將軍,領個五六萬兵馬絕無問題,哪怕是執掌一州,管理一地,也絕對能夠勝任。

ωωω▪ттkan▪CΟ

這一點李世民比任何人都要心知肚明。

就好像他一樣,能夠帶兵,百戰百勝,轉行做了天子,一樣遊刃有餘,如魚得水。

因爲做的事可能不一樣,可是辦事的手法,其實是可以融會貫通的。能做好一件事的人,在另一個領域,一般不會做的太差。

李世民感慨道:“朕一直教訓衆皇子,讓他們勿忘百姓,可現在想來,反而是太子真的聽了進去。”

李承乾只聽李世民不罰錢,又難得的誇獎了自己一通,頓時心裡鬆了口氣,連忙道:“父皇,兒臣所爲,不過是小事而已。”

“不是小事。”李世民卻是板着臉,極認真的道:“安置流民,給他們衣穿,給他們飯吃,讓他們能夠自食其力,還能製造盈餘,這哪裡是小事,這纔是天大的正經事。你謙虛個什麼?”

“啊……”李承乾心裡想,謙虛也要捱罵,這世上,果然只有太子是最難做的。

李承乾想了想,還是乖乖道:“其實……這裡頭許多東西,都是師兄教我的……尤其是不少的業務,兒臣本是想都想不到,兒臣也想不到會有這樣多的盈利,原本……真的只是玩玩,誰曾想,到了後來,越玩越大了。”

李世民聽着,不由笑了:“陳正泰最大的本事就是鬼主意多。不過你也有你的本事,你能靜下心,把事辦好。這世上的事,其實說來容易,做來卻是難。當然……若是有人點撥你,事情也可事半功倍了。你們兩個,倒是很能互補,這倒是令朕能放不少心了。”

李世民心情很不錯,目光又落在自行車上:“這東西,倒是挺有意思,朕能騎騎嗎?”

陳正泰剛想說,陛下……這玩意開始的時候可不好騎。

可話沒出口,李承乾給他使了個眼色,卻聽李承乾道:“父皇,兒臣騎一下就會了,要不……你來試試。”

李世民興致勃勃,他腦海裡記得李承乾的騎法,所以點點頭,去抓了龍頭。

幾個青衣人臉都綠了,個個垂頭不語。

照着李承乾的方法,李世民踏着踏板,而後人呼的一下,翻身上下,雙手緊握龍頭,龍頭拐了拐,居然……平衡住了。

而後李世民繼續踩着踏板,自行車便在他的騎乘下,在殿中轉動起來。

李承乾見此,頓時驚爲天人。

他本來想做一個惡作劇,自己剛學的時候,沒少吃虧,摔了好幾次,後來讓宦官抓着自行車的後橋,慢慢的學,才保證不會摔倒的。

本以爲父皇這一騎,十之八九也要狼狽的摔一跤,而自己則可以趁勢上前將父皇扶住,既表現了自己的孝心,又好見一見父皇狼狽的樣子。

可哪裡曉得。

李世民一學就會,居然在自行車上穩如磐石一般,他一邊踩着踏板,一邊溜圈,居然很愉快和享受的樣子,在車上道:“此車有趣,兩隻輪子,人在上頭竟也可穩穩當當,不費什麼氣力,便可走這樣快……承乾啊,你看朕這騎法,有什麼不對?”

李承乾頓時無言以對,老半天,才佩服道:“父皇真是英明神武啊。”

陳正泰也在旁看的目瞪口呆,他越發的明白,在這個世界,和這些天下絕頂聰明或是生來就有萬夫不當之勇的人打交道,壓力實在太大了,這些變態們,什麼都玩得轉啊。

李世民騎了許多圈,渾身冒出汗來,腳一踩地,將車停住,而後道:“只是朕穿着這身衣衫,踩踏起車來頗爲不便,下次改穿馬衣馬褲來。此車甚好,和那蒸汽機車一般,都很有趣味,也有大用,正泰,過幾日,給朕送幾輛到宮裡來,朕可以解解悶。”

“啊……”陳正泰回過神,便忙道:“好,好的,要專門定製幾輛上等的自行車,過幾日便送去。陛下喜歡便好……”

李世民下車,此時已渾身冒汗:“這書信還可郵寄嗎?朕還是沒明白,書信如何郵寄。要不,朕來試一試,開,取朕的筆墨來,朕要修書一封,給誰呢……不妨……就給長孫卿家吧。”

他讓人取了筆墨紙硯,當真認真的修了一封書信,而後道:“接下來該如何?”

“要貼郵票。”李承乾吩咐一聲,忙有人取了郵票來,李世民按着方法貼上。

他很想知道,這東西到底如何運作。

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
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